第一节:凤九歌 - 蛊真人

第一节:凤九歌

?九天后。 青葱山谷,一挂微小瀑布垂下,如一条银亮的丝绸。 瀑布之水激送到古潭当中,古潭深幽如玉,水面微起波澜。 水中,各色的鲤鱼游曳。 水边的白色岩石上,凤金煌盘坐着,双目紧闭。 她那娇美亮丽的容颜,映照在水中,使得这汪古潭骤然间多了许多动人的美妙姿彩。水中的鲤鱼,清澈的潭水,银色的瀑布,青色的山谷都成了陪衬之物。 然而,凤金煌好看的眉头却越皱越深。 尽管已经尽量的去静心平气,但每一次坚持不到三十息的时间,从她的内心最深处就闪烁出一个画面—— 迷幻的粉色水晶山峰,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用黑幽幽的眸子,俯视着她。 而她趴在山崖边上,仰望上去,将这男子浑身上下看个彻彻底底! 那破着血洞,正流淌着血迹的左臂,结实的肌肉,宽阔的胸膛,以及双腿之间的巨物……好像是刻在她心底一样。 记忆是如此的深刻,令这位天之骄女想忘都忘不掉。 尤其是接下来,这个男子竟然似缓实快地伸出右脚,踩在自己脸上!! 被人踩脸的感觉,凤金煌多么地想忘掉,但这种感觉却又是如此的清晰,甚至她到现在都能清晰地回忆出那种感觉。 “忘掉他,忘掉它!平心静气,平,平心,静气……”凤金煌呼吸越加急促起来。 她鼻息加重,鼓满的胸膛不断起伏,且幅度越来越明显。 在她的心中,羞愤、耻辱、仇恨交杂起来,形成一座火山。 “他怎么敢这样做?他居然敢如此对我!啊——!”凤金煌再也按捺不住,陡然睁开一双凤眼,身躯猛地站起,仰头长啸。 轰! 心中的火山喷发,怒火充斥她的胸膛,几乎要将她浑身都焦融! “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东西,居然敢踩我的脸,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凤金煌咆哮,双目中火光喷薄,拳掌胡乱挥击。 轰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好像是雷霆炸响,爆发开来,持续不断。 凤金煌双目喷火,绚丽的火焰将古潭蒸发,将青山炙烤。拳掌胡乱挥击,狂乱的攻击,更是打得周围飞沙走石,山崩地裂! 几乎短短几息的功夫,凤金煌就将这座山谷彻底摧毁。这番恐怖的战力,就算是十个方源一同出手,也达不到如此程度。 “啊啊啊啊啊!”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 “我要把你的肉,一片片的活剐下来!把你的骨头,一根根都踩成碎片!让你痛苦哀嚎七天七夜!” “我发誓,我要让你尝尽无尽的痛苦,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无比的后悔对我所做的一切。最终,我要把你烧成灰烬,随风扬洒!” 凤金煌咆哮不断,胸中的愤怒令她失去了理智。 几百里的远处,一座高峰上搭建者草庐。 透过草庐的窗户,一双美目静静地眺望着凤金煌,满含担忧之色。 “唉,我的小凤儿……”美目的主人,身着洁白丝衣,盘着青绿绶带,端庄雅贵,面容上和凤金煌有着七八成的相似之处。 正是凤金煌的亲生母亲——白晴仙子,六转蛊仙! “不要再看了,一盏茶的功夫,你都已经看七八遍了。我精心为你泡的碧海潮生茶,都要凉了,快坐下喝吧。”凤九歌坐在一旁,无奈地道。 “喝喝喝,你就顾着喝茶。凤金煌是不是你的女儿?你这个做父亲的,就连一点担忧都没有吗?”白晴转过身来,眉头紧皱,语气怨怼。 “唉,我们家的凤儿,从小就好强。天赋才情样样出色,门派比试没有哪场不得魁首的。现在忽然栽了跟头,狐仙传承是她人生的第一次失败,也是最重大的一场失败。你这个做父亲的,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喝茶?” “更关键的是,失败也就罢了,凤儿还吃了那么大的一个亏!居然被人用脚踩下去的!你想想看,凤儿性子那么高傲,从来不把任何同龄的男子放在眼里。现在居然被人用脚踩脸这种方式击败,而且,而且还是第一次看了同龄男子的身体。这,这……” 白晴仙子越说越急,关心则乱,眼眶渐渐泛红。 凤九歌瞧了,顿时便坐不住了,连忙起身,赶到白晴仙子的身边,将其抱在怀中,好生安慰道:“别哭,别哭,我的好晴儿。不是还有为夫在么?其实依我看,这件事情也不是不无好处。” “哦?什么好处?”白晴投来疑惑的目光。 “唉,凤儿是我们的心肝宝贝,一直以来我都为她骄傲,也为她担心。她太争强好胜了,凡事都拿第一。是,她天赋比我还高,也有悟性才情。但再高的才情,难道比天下所有英杰都高吗?再好的天赋,比之古月阴荒如何?”凤九歌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堂堂的古月阴荒,人祖之女,也要失败无数次。凤儿总能体会到成功和胜利,却品尝不了失败的滋味。这是她人生的缺陷,也是她的弱点啊。” “晴儿啊,你是六转蛊仙,我是七转蛊仙。但纵然是九转的仙尊、魔尊,也只是长生,不能永生。我们现在庇护凤儿一时,但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她远去。到那时候,就只有靠她自己生活了。让她品尝了失败,才能让她更成熟起来。” “鸟儿离开巢穴,独自飞翔,总要经受挫折之后,才能锻炼出双翅,搏击长空。将来凤儿离开了我们,我们也就放心了。” “凤儿是我的心头肉,我巴不得一辈子把她护在福地里……”白晴仙子偎依在凤九歌的胸膛,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她叹息一声,又道:“唉,你说的也对,凤儿总有一天会离开我们,让她多锻炼也是应该。不过她这次吃的亏也太大了。狐仙传承失去了不说,还被仙鹤门的小子如此欺负,你这个做父亲的怎么能不闻不问?” “哼。”凤九歌冷哼一声,狭长的双眼眯起来,冷芒一闪,“这次仙鹤门的确做的过分了,虽然是允诺赔偿我们其他九大派,给予补偿。但我凤九歌的女儿,岂是这么容易被欺负的?告诉你也罢,我早已书信一封,传了过去。如若鹤风扬不识抬举,我就亲自上门去找他算算账!” 这话叫白晴仙子心头一宽,原来丈夫早就有所行动。但旋即白晴又紧张地看向自己的爱郎:“夫君,你消消火,可别大动干戈。当年你打遍十大门派,仙鹤门也是苦主之一。人家知道夫君本事最大,但这种事情,你可别再做了。” “我知道,我知道。哈哈,晴儿放心好了。”凤九歌安抚着怀中的娇妻,双眼又不自禁地眯起来,在心中冷哼,“纵观如今中洲十大派,还没有一个值得为夫出手的呢。” …… 中洲南部,群山之上三万丈。 苍穹中,飞鹤山悬浮于茫茫云海之上,雄壮飞逸。 山上松涛阵阵,万鹤飞腾,一派生机勃勃的仙家气象。 而此时,在山顶处的上清阁中,却是一片凝重氛围。 “凤九歌,欺吾太甚!”太上大长老吹胡子瞪眼,双手捏着薄薄的一张信纸,气愤得都微微颤抖起来。 啪的一声,他将信纸一掌拍在昊天白玉石桌上。 在信中,凤九歌提出了相当过分的要求。但至始至终,太上大长老都不敢将这份信纸撕扯或者烧毁。 这信纸,流转着玄青之色,乃是五转报信青鸟蛊所化。一旦摧毁,凤九歌那边必定察觉,若引得凤九歌发怒,情况就更为麻烦了。 凤九歌此人,乃魔道出生。昔年,他得了奇缘,闷头苦修,不声不响到达六转蛊仙境界。而后出关,一鸣惊人,挑战天下英杰,无人能制。十派遣人单挑,接连败北,不得不联手抗敌。 凤九歌昂然不惧,一路转战三千万里,忽然调转兵锋,直捣黄龙,将十大派闹得灰头土脸,一片混乱,无可奈何。 幸而,有灵缘斋的白晴仙子,以情动之,终于将这魔头感化。 “昔日,凤九歌以六转修为,闹得十派震动,无法可想。如今他是七转修为,又背靠十派之一的灵缘斋。此人有天仙之姿,他的要求,虽然过分了一些,但却可答应下来。”太上二长老抽出信纸,看了一看,语气不急不缓。 “鹤风扬,你负责的这事情,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那个什么方源,根本就不是我们仙鹤门的子弟,你处于什么居心,如此袒护他?”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在上清阁中回荡,震得窗棂都微微颤抖着。 说话的此人,名为雷坦,六转蛊仙,乃是鹤风扬的对头。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仙鹤门内部同样也有派系的明争暗斗。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鹤风扬的身上。 鹤风扬面如少年,温润如玉。一对碧色长眉,垂到腰间。 他面色平静,目光悠悠转了个圈,这才徐徐一笑,道:“这个方源的确不是我门弟子,但他的亲弟弟方正,则是我门下之人,还是此代的精英弟子之首。” 雷坦冷笑:“一个小小的精英弟子的亲戚,就值得我们仙鹤门如此包庇他?!鹤风扬,你知不知道,为了维护这个方源,我们仙鹤门要赔偿其他九派多少的东西?” “我当然知道。”鹤风扬瞥了一眼雷坦,不屑地嗤笑一声,“不过这些东西,再增上三倍,也不及一个狐仙福地啊。更何况还有一只定仙游蛊呢?” 一时间,许多太上长老都隐有所悟。 “鹤风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雷坦皱起眉头,不耐地逼问。 (ps:第三大卷了,崭新的开始。最近几天恢复两更,也是到了情节高潮,好多人投了月票、推荐票,还有打赏。在此感谢“老号难得上”同学50000打赏,感谢书友130807155332014,冥枫魂,风隐听涛,dove_zq,ZHONGJOKER,蚊子公子,汾水鼎,北斗纹鱼,hellohcc同学们的10000打赏,其中几位打赏多次。还有其他很多同学,数目太多,我这里实在难以一一列举,万忘海涵!) (有些读者同学,我知道境况的,已经尽力支持了。还有许多同学,单单为了本书,注册起点号订阅。感谢你们的支持!很感动……我这个人不善表达自己的情感,有些木讷。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有诸位在,真好。) (第三大卷,是本书崭新的开始。对于我本人来讲,也是重新起航,奋发努力。不想再多说什么,看行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