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有失有得 - 蛊真人

第十三节:有失有得

?方源从荡魂行宫走出来。 粉红色的水晶山,坑洞满布,碎石遍地,狼藉不堪。赤红的鲜血,黄褐的泥浆,狐群和螃蟹的尸体堆砌在一起。 荒兽泥沼蟹巨大的身躯,压在荡魂山的山腰上。仿佛是凸起的一座小山头,异常的显眼。 微风吹拂着方源的黑色长发,他那幽深的眸子,缓缓扫视战场。 刺鼻的血腥气味,刺激着方源的鼻腔。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地灵小狐仙,眼眶通红,粉嫩的小脸蛋上犹有泪痕,仍旧一噎一噎的抽泣着。 “主人,我们损失太惨重了。丧失了一百多万亩地,仙元只剩下六十八颗。四百七十万的狐群,只剩下三十一万。还有蛊虫,一下子损失了七十多万。” 狐仙辛苦经营了这么多年,经此一役,整个福地的发展倒退四十年。 但方源却不这么想。 他面色疲惫,目光中却难掩喜悦之情。 这场地灾,终究是叫他抵挡了过去。这是一个关口,如今过了这个关口,方源就有了喘息的时间。 面对第七次地灾,他将有更充足的准备时间。 “不要哭了,福地保住了,就是保住了希望。荡魂山也没有塌毁,更令我们有起步之资。虽然损失了一百万亩的广袤土地,但是短时间内,我们也用不到这些,并不妨碍我们的发展。” 方源拍拍地灵的小脑袋,继续安慰道:“你看,过不了多久,荡魂山上就会长满了胆石,我们又控制了石人一族。最关键的是,那道魅蓝电影被驱逐走了。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经营。狐仙福地,将会再次繁盛起来!” 这一场惨烈至极的激战,荡魂山附近死了无数的狐狸和螃蟹,同时泥沼蟹的魂魄,也被震荡成精粹,落入荡魂山上。 可以预见,今后不久,大量的胆石必将在荡魂山上层出不穷。 “主人说的话……也有道理。”小狐仙渐渐停止了抽泣,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个理儿。 地灾就像是一次洗礼。狐仙福地撑了过去,并非只有惨重的损失,事实上还有大量的收获。 “真是可惜,泥沼蟹身上寄生着大量的蛊虫,如今也都被荡魂山杀死了。”小狐仙嘟起嘴,恨恨地看着泥沼蟹巨无霸似的甲壳。 “庆幸吧。这头荒兽身上没有仙蛊,否则我们就未必能站在这里了。”方源长叹一口气。 这是他此次幸运的地方。 一只关键的仙蛊威能强盛,足以轻易的颠覆整个战局。 即便这头泥沼蟹身上寄生了仙蛊,也被方源杀死了,那么方源如何能捕捉到仙蛊,还是个巨大的问题。 说不得这只野生的仙蛊,会顶替魅蓝电影,成为狐仙福地的巨大内患呢。 能够撑过此次地灾,方源已经心满意足了。 毕竟他只是个四转高阶的凡人蛊师,却杀了连蛊仙都头疼的荒兽。 “地灵,把战场收拾一下。泥沼蟹尸可要保存好,我下去休息了。”方源巡视了一番后,放松下来,便感到了强烈的疲惫感。 他指挥数百万的狐群,魂魄、精神早已透支,急需要睡眠。 “好的。”小狐仙清脆地答应一声,她看向泥沼蟹庞大的甲壳,双眼放出晶晶亮的光。 每一头荒兽,都是一个移动的宝库。 它身上的血液、毛皮、骨骼、内脏等等,都是炼蛊的好材料。 “你这头该死的大螃蟹,人家要把你全部扒光!”小狐仙皱起琼鼻,嘴角咧开,露出小虎牙,一边走向泥沼蟹,一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 …… 这一觉,方源睡得十分舒爽。 三天之后,他苏醒过来,躺在床上,一时间都不想动弹。 他这次是真正的放松下来了。 第六次地灾刚刚过去,方源争取了不少的时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自第一次重生以来,他都是在辗转流离,挣扎抵抗。尤其是在三叉山时,更是殚精竭虑,拼尽了浑身解数。 现在,终于保住了福地。对于方源来讲,就有一个稳定的后方。 如果狐仙福地毁灭,那他就麻烦了。 他暴露了很多东西,别的不说,就说定仙游蛊吧。 方源还不是蛊仙,这只仙蛊无法收入空窍,气息就泄露出来,很容易就被蛊仙察觉,从而出手抢夺。 现在,定仙游蛊放到了狐仙福地当中,又有仙元,总算是能养住。 除此之外,还有第二空窍蛊的炼制。 没有小狐仙调动仙元,方源就不能炼制这只仙蛊。至少得等到他成为蛊仙。到那时,神游蛊恐怕就为他人所有了。一切都晚了。 保住了狐仙福地,对于方源来说,帮助实在太大了。 方源躺了一会儿,便起床简单吃喝。填饱了肚子,他又再次睡去。 这次睡了五个时辰,他悠悠醒转,感觉疲乏一扫而空,神清气爽,心境明彻,状态非常之好。 “地灵何在?”他跺跺脚,呼唤一声。 小狐仙嗖的一声,破空挪移,出现在他的面前。 “主人,我把那只大螃蟹都拆开了,咱们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小狐仙满脸通红,亲手拆解了罪魁祸首,让她既解恨又兴奋。 “对了,主人,这里有三封信。是地灾那天,有人从漏洞里塞进来的。”小狐仙说着,取出三只蛊,交到方源手中。 当漏洞大得成为通道之后,才能供人进出。在此之前,一些蛊虫可以顺着漏洞塞进来。 这三只蛊,都是信道蛊虫。 一只纸鹤模样,乃是三转电文纸鹤蛊。一只青鸟,栩栩如生,高达五转,是为传信青鸟蛊。一只小剑模样,三转的飞剑传书蛊。 方源目光闪了闪,先取了传信青鸟蛊。 青鸟一阵变化,化为一张信笺,竟是七转蛊仙凤九歌的来信! 不过方源倒并未吃惊,他看到这只传信青鸟蛊的第一眼,就有这个预感了。 凤九歌的来信中,语气缓和,先是表达了对方源的赞赏及恭喜,然后才说明他来信的用意——替他的女儿凤金煌约战! 原来凤金煌回到灵缘斋后,一直郁闷至极,难以抒发。这段时间,她不断地勤修苦练,就是要找回场子。约战是她主动提出来的,要和方源正大光明的来一场较量,赌上灵缘斋和仙鹤门的荣耀! “哼,你想战,我就要战吗?”方源嗤笑一声,十分不屑。 自己时间如此紧张,用来修行都不够,方源当然不会闲的没事干,接受凤金煌的这场挑战。 凤金煌是天之骄女,有蛊仙双亲,有门派支持。就算她有福地,来了地灾,也会有一大群人主动帮她扛下来。 但方源只是孤家寡人,什么事情都得靠自己打拼。根本就没有心情,陪同这种大小姐玩耍。 “她的念头不通达,她想找回场子,我就一定奉陪么?可笑!”方源冷笑几声。和别人不同,他并不忌惮凤九歌。在不久的将来,凤九歌就会被天庭征召,成功飞升,想要下界再入中洲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不过,这封信中,这对父女似乎将我当做仙鹤门的弟子,这是怎么回事?”方源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对方是蛊仙,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样说来,其中必有隐情。 方源又取来飞剑传书蛊。 点开一看,又是一篇挑战书! 但这信中,通篇都是咒骂方源的脏话,问候到方源八辈子祖宗,更用仙鹤门的门派荣誉挤兑方源,激将方源应战。最后更是威胁,如果方源不答应,他就将这封信的内容公之于众,使得全天下都知道方源是个胆小鬼、孬种! 方源仔细地看完,淡淡一笑:“原来是剑一生这厮。” 剑一生,乃是金道蛊师,长相和个性都十分猥琐,最擅长的就是偷袭,最讨厌的就是吃亏。 他是天梯山上的魔道蛊仙之一,十足的真小人。 方源前世五百年,被他偷袭过数次。终于惹得方源怒火勃发,掀起滔天血海,将剑一生堵在福地中,不敢出来应战。这一堵就是二十年,剑一生终于明白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最后,他实在受不了,直接向方源跪地投降,毫无蛊仙的风范。 至于这厮为什么要挑战方源,也算他倒霉透顶。 方源割弃福地之后,将魅蓝电影赶到天梯山上,好巧不巧,被剑一生撞个正着。 现在这时候,剑一生虽然已经是蛊仙,但却没有仙蛊在手,被魅蓝电影狠狠地痛扁了一顿。他狼狈逃窜到自家福地中,这才摆脱了魅蓝电影。 回到家,他算了算损失,顿时怒恨交加,气得跺脚。查明了此事的元凶之后,他就发了飞剑传书蛊,要约战方源。 “哼,他明明知道我还是凡人之躯,却以一届蛊仙的身份约战我。偏偏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标榜公平……这厮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无耻。不过,他怎么也把我当做仙鹤门的人?” 方源怀着加倍的疑惑,点开电文纸鹤蛊。 他展开稍稍一看,顿时瞳孔一缩,脸上流露出明显的诧异之色:“怎么!方正他还活着?” 再仔细浏览下去,他心中的疑惑终于消释一空。 “原来如此。这个仙鹤门的鹤风扬,也是精明人物,居然想到这个方法,来排除竞争对手。” “不过,他大大低估了我。我怎么可能加入仙鹤门?倒是信中提出的交易,正是我需要的。” 想到这里,方源定下心来。 他呼唤地灵道:“去,打开福地门扉,将那位和我容颜相似的年轻蛊师,挪移过来。”(未完待续。) PS: 修改了仙元总数的bug,感谢熊猫同学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