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兄弟相见 - 蛊真人

第十五节:兄弟相见

?天梯山上,漏洞密密麻麻,极其频繁地接连出现。 不仅是仙鹤门的精英弟子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同样还有许多蛊仙,隐藏在幕后,密切地保持关注。 趁着这个功夫,方正又连续试了三次,终于将电文纸鹤蛊成功地射进福地中去。 一只青鸟,展翅飞来,旋即也顺着漏洞,钻进了狐仙福地。 “这是传信青鸟蛊!他凤九歌究竟想要干什么?”鹤风扬看到这一幕,面色一沉。 然后在下一刻,他的双眼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嘴巴猛地张大,脸上充斥着极端的震惊之色。 “我的天!这么大的一块福地,他居然都割了?!” 鹤风扬瞠目结舌,呆如石像。 方源割弃了整整一百万亩的福地,天梯山半山腰上都是福地的烟影,大片的草原覆盖了众人的视野。 一个蛊仙,最快地反应过来,剑光一闪,现出真身。 “哈哈哈,好大一片福地啊。它是我的,谁也别想跟我抢!”剑一生兴奋地大吼着,就要将这片版图,扯进自家的福地里,壮大自己的地盘。 但就在这时,一道电光飞射而出。 “我日!”剑一生猝不及防,爆了一句粗口,被魅蓝电影直接像颗炮弹似的打飞出去。 剑一生也不是易于的,当即和魅蓝电影战成一团。 声势猛烈,地动山摇,看得仙鹤门的一宗精英弟子全都傻了眼。 更令他们惊愕的是,紧接着十多个身影,出现在场中,像是一群饿狼,闪电般地瓜分了这一百万亩的狐仙福地。 “你们这群该死的贱货!” “老子引走了怪物,劳苦功高,你们居然不留点给老子!” “我操你们八辈子祖宗!” “我诅咒你们拉屎卡住屁眼,生儿子头上长鸡巴!” 剑一生气得哇哇大叫,他平生还未吃过这么大的亏,被魅蓝电影追赶得好不狼狈。 “还有方源小贼,真是恶毒,胆大包天,居然算计我!有种地就和我一战!”他射出飞剑传书蛊。 飞剑传书蛊速度奇快,且有破空之能,就算是没有漏洞,也能射进福地当中去。 仙鹤门众人一脸呆滞。 这,这就是蛊仙的风范吗? “这个剑一生,真给我们蛊仙丢人啊……”鹤风扬都不自禁以手掩面。 就在这时,亮起白金色的光芒。 光芒中有一道朱红色的门楼,高达十丈,有九彩门匾。 粉红色的祥云汇拢而来,七彩的虹光照在方正的身上。只是眨眼的瞬间,方正就消失在了原地。 将魅蓝电影,或者荒兽泥沼蟹直接挪移到福地之外,已经超出小狐仙的能力范围。但是要挪移一个方正,还是可以的。 “进去了!”看到这一幕,鹤风扬心头一振。 一道闪电霹雳,从天而至,正是魅蓝电影。但白金光辉带着朱红门楼,猛地收拢。 差了少许,魅蓝电影想要冲进狐仙福地的企图,没有得逞。 方正只感觉眼前一花,再定睛一瞧,周围的景象已经有了大变。 他身处草原之上,脚边都是绿草茵茵,头顶上云海重重,投下浓重的阴影。不远处还有几处湖泊,波光粼粼。 “到狐仙福地里了。”方正迅速反应过来,他身上的蛊虫都被禁锢了,一如他刚开始进入福地时的情形。 一团烟影在他的面前,升腾而起,扩张成落地镜面大小。镜中显现出方源的身影,他坐着,背斜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左手搭在翘起的膝盖上,而右手肘则撑在宽大的扶手上,手掌托着他的脸颊。 一头黑发恣意地垂下,双眼半眯着,闲适慵懒的动作神态,却给人一种危险的邪魅阴暗感。 “我可爱的弟弟,想不到居然能在中洲见到你。”方源开口道。 他的声音,对方正来讲,是多么的陌生,又是多么的熟悉。 方正身躯一颤,旋即双眼中爆发出浓烈至极的仇恨,低吼道:“古月方源,你个丧心病狂的恶魔,屠杀亲族的刽子手!我要亲手杀了你!” 说着,他冲向方源。 但这个“方源”只是一团光烟呈现出来的影像而已,方正扑扇了烟影。很快,散去的烟影又汇拢起来,形成完好无损的方源影像。 方正手指着方源,叫道:“方源,你连亲自见我的勇气都没有吗?你这个懦夫!无耻的叛徒,毫无人性的畜生!大不了是死而已,你却为了苟且偷生,将亲族都杀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你怎么能做得出来?!你还是人吗?!” “呵呵呵。”方源朗笑几声,惬意地靠着椅背上,“我亲爱的弟弟,想不到你还是这般的愚蠢。不管我动不动手,他们的下场都是死。既然如此,为什么我就不能活着?没有我的反击,你以为你会被人带回中洲?相反,是我救了你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放你的狗屁!歪理邪说,无耻至极!”方正听到方源自诩为他的救命恩人,鼻子都气歪了。 方源唇边的笑意渐渐止住,他叹息一声:“方正,我的弟弟,你真是令我失望啊。这些年来你一点长进都没有。你的修为再高,也不过只是个别人的棋子罢了。好了,谈正事吧。仙鹤门的来信,我已经看了。什么许诺我长老之位的鬼话,今后就不要再说了。反倒是交易,我们可以做一做。” 方正胸膛起伏不断,鼻息粗重,目光含恨,瞪着方源的影像。 这对兄弟,面貌如此相似,几乎一模一样,身上更有最亲切的血脉联系。可惜,他们却是生死的仇敌。 方正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终于按捺下心中对方源的澎湃杀意,想到门派对自己的命令:“狐仙福地中,狐群、蛊虫我派并不感兴趣。但是荡魂山上的胆识蛊,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我派会陆续调遣弟子前来,你将他们接引到荡魂山上……” “停下。”方正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方源打断,“我还不相信你们仙鹤门的诚意。” “这是我要的东西,你们先给我备上,尽快地交给我。元石我没有,不过我却有荒兽泥沼蟹的尸体可以代替元石交易。详情都在信中,回去好好看看。” 话音刚落,一道细小的电光飞射而来,落到方正的手中。 却是那只电文纸鹤蛊。 这只电文纸鹤蛊,已经被方源当仁不让地炼化,收为己用,里面的内容就是方源要的蛊虫、各种材料,以及泥沼蟹身上血、肉、骨骼、甲壳等等。 方正抬起头,刚想要张口说话,忽然眼前景象大变——他又被传送出去了。 “检查一下,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吧?”方正走后,方源却没有放松下来,而是叮嘱地灵。 福地是无法禁锢仙蛊的,方源没有亲自面见方正,就是担心他的身上藏着仙蛊。 仙鹤门家大业大,仙蛊绝不会少。 方正虽然空窍不足以装载仙蛊,容易让仙蛊的气息流露出来。但蛊师世界千奇百怪,将仙蛊气息隐藏的手段,也有许多。这点方源不得不防。 地灵检查了几遍,没有问题,方源这才放下心来。 “渡过了地灾,算是否极泰来么?”方源眯起双眼,考虑着自己的处境。 眼前的局面,比他原本料想中的,还要有利得多。 仙鹤门为了吞下狐仙福地,竟然为方源这个敌人打掩护。如此气魄,真不愧是中洲十大门派之一! 一切以利益为先,什么敌人、友人,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用俗话来讲,就是所谓的“大局观”。体制束缚下,大局观的要求下,方正就算再仇恨自己,又如何呢?还不是乖乖地和自己商谈交易? “一旦发觉拿捏不住自己,强攻会失去一切,仙鹤门就来和谈,来交易。就算被人发现,也不会说什么正魔勾结。因为仙鹤门已经承认,我就是他们门派中的弟子了!倒是算计得精细。” “不过,这也正是我需要的。哪怕这个弟子的身份如此虚假,却也足以震慑其他势力。看看剑一生和凤九歌的来信,就知道这个身份的宝贵之处。”方源心中思索,他并不介意这个身份。 实质上,他还是魔道,还是个人,行事还是潇洒恣意,没有人能束缚住他。 但同时,他又能交易,换取所需的其他资源。 “本来,我还是想着前往琅琊福地,抢夺通天蛊。现在有仙鹤门交易,却不用多此一举了。倒是我抢夺了狐仙福地,仙鹤门绝不会善罢甘休,此时和谈商讨,是对我投鼠忌器,没有办法。我绝不能大意麻痹,给他们可乘之机。” 方源暗暗告诫自己,至于弟弟方正,倒是次要的。 杀了他,最多是用血颅蛊,提升自己一些资质罢了。坏处却是交恶了仙鹤门,也将自己置于险境。 屠杀自己的亲弟弟,这是纯粹的魔道行径,一旦被外人所知,就会解读成方源背叛仙鹤门。到那时,十大门派还有无数魔道蛊仙,都会将贪婪的目光,集中在狐仙福地上。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事情泄露,就算是仙鹤门想要做戏,也做不成了。 方源目前的局面,提升资质已经是次要的了。 就算是提升再多的资质,也需要资源来修行啊。 所以关键还是如何稳住局面,充分地利用好福地中的资源,转换成自身的实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