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踏足北原 - 蛊真人

第二十一节:踏足北原

?嗷呜! 黑夜的草原上,毒须狼王仰起脖子,发出悠长的狼嚎。 在它身边的数百只毒须狼,耳朵动了动,身子如利箭一般射出去。 狼群分成两边包抄,组织严密,竟如军队一般。 少女葛谣拼命地向外奔逃。 但是她的马早已经丧生,红色的小皮靴踩在泥泞的沼地上,已经如灌了铅似的沉重。 奔腾的毒须狼群成功地将她包围住,然后迅速向内合拢。但又忌惮着少女的蛊虫厉害,只是围绕着转圈,不敢立即动手。 忽然,一只毒须狼不耐烦,猛地奔袭而出。动作之快,身躯已然化作一团黑影,向葛谣扑来。 葛谣娇喝一声,催动蛊虫,伸手一指,飞出一只淡蓝水箭。 水箭螺旋穿射,精准地射穿毒须狼的脑袋。 这只大胆的毒须狼顿时命丧当场,尸体摔在微微腐烂的草地上,一路翻滚后,静止不动。 猩红的血液,很快顺着伤口,流淌出来,浸染了周围的草地。 躁动的狼群因此一滞,但很快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又勾动了它们骨子里的野性和残忍。 一时间,数百头毒须狼纷纷嘶吼起来。 葛谣漂亮的脸蛋上,尽是绝望和后悔之色。 自己真不该独自一人,跑到这腐毒草原上来,寻找什么雪柳。现在自己已经陷入绝境,就要被狼群一口口撕成碎片,吞下肚子里去了。 “阿爸,对不起,女儿再不能孝敬您了!” “女儿知道,你给女儿说亲,是为了女儿好。但是女儿真的不想嫁人啊……” “长生天中的先祖啊,如果您在天有灵,能听到我的祈祷,就请派遣一位勇士来救我罢。” 刚刚那一击,已经榨干了葛谣空窍中最后一丝的白银真元。葛谣能做的,只剩下祈祷。 狼群终于不耐,狼王呼啸一声,所有的毒须狼立即向中央的少女发动了冲锋,声势骇人。 “我要死了!”葛谣脸色发白,呆呆地看着狼群快速突进,她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忽然闪现出强烈的碧光。 毒须狼群被这光一照,纷纷闭上双眼,发出呜嚎之声。冲锋的狼群,相互碰撞,一个跌倒牵连另一个,冲势瞬间崩溃,场面大乱。 “怎么回事?”葛谣吓了一跳,不顾双眼泪流,竭力看去。 碧光中,显现出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 碧光倏地消散后,葛谣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裸男。 “一,一个人?”葛谣双眼瞪大,嘴巴也张成o形,她不可思议地想着一个念头,“难道先祖在长生天,听到了我的祈祷,真的派下了救兵?!” 但为什么这个救兵,他不穿衣服?! 葛谣的心中顿时冒起一个大大的问好。 “北原到了?”光脚踩在草地上,方源迅速地打量周围。 “嗯?怎么有人……还有狼?”方源双眼眯起来,想不到自己刚刚踏足北原时,就出现了意外。 他此次北原之行,要保持隐秘,没想到刚刚来到这里就暴露了。 狼王嘶吼一声,忽然纵身一跳,狼嘴大张,锋锐如刀的利齿向着方源的脖颈咬去。 “哼,区区的百兽王……”方源双眼厉芒一闪,伸手推出一道金龙。 四转,金龙蛊! 吼。 四爪金龙咆哮一声,张牙舞爪,飞腾出去,直接撞在毒须狼王的身上。 这只百兽王,顿时浑身骨骼被撞碎,如破麻袋般抛飞出去。摔在地上后,哀嚎着,挣扎着,却始终爬不起来。 方源微微皱眉,再发一记金龙。这才将毒须狼王干掉。 狼王一死,狼群顿时崩溃,几个呼吸之后,逃出数里之外。 只剩下狼王的尸体,还有少女葛谣呆呆地看着方源。 方源将幽深的目光,转向这位少女。 少女穿着北原特有的皮袍,长袖的袍子蓝白相间,边角处绣着金边,显得纯洁而高贵。 她的腰间系着紫金色的腰带,乌黑浓密的长发上带着许多细碎而又华美的发饰。 双脚踩着朱红色的皮靴。 她的皮肤微黑,又透出红晕,是北原特有的肤色。身材窈窕而又健美,像是一头可爱的小鹿。 葛谣被方源的目光逼得后退一步,然后满脸好奇地问道:“你是谁?你是从长生天下来,救我的英雄吗?” 不待方源回答,她又接着道:“我是葛家部族的人,名叫葛谣,我的阿爸就葛家的族长。年轻的勇士,你救了我的性命,你将受到葛家最热情的款待。哦,还未请教您的尊姓大名。” 方源哈哈一笑:“美丽的草原少女,你就叫我常山阴好了。长生天那可是巨阳仙尊居住的地方,我怎么可能从那里来呢。我只是个普通的蛊师而已。” 说着,他从空窍中取出一只酒杯。 这酒杯上半边是金,下半边是银。高达五转,用于存储,乃是方源在福地所炼的推杯换盏蛊。 当即方源真元灌注进去,从中取出一套衣服。 这是一套黑色的紧身武服,方源穿戴完毕之后,显现出一股英武沉稳之气。 整个过程,葛谣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心脏砰砰直跳,脸颊泛出红晕。 草原的少女,就是如此热情开发。 方源穿好衣服,走向毒须狼王的尸体。 毒须狼是北原较为常见的一种狼。但和其他狼种不同,它浑身没有一根狼毛,浑身黑幽,狼皮像是涂了一层釉质。它没有双耳,两根长达五寸的触须。平时奔跑的时候,触须垂在身体两侧。战斗的时候,触须会高高地竖起来。 方源搜寻了一番,毫无所获。 这头毒须狼乃是百兽王,身上寄居着二转蛊虫。 这头狼的身上,有两只二转蛊,分别是酸水蛊、毒针蛊。 酸水蛊能让它喷吐绿色的酸液,腐蚀血肉甚至铁石。毒针蛊,则能射出毒针,打击敌人。 可惜的是,方源得到的只是这两只蛊的碎片。 狼王的身上,没有防御蛊,难怪会被方源这般轻易杀死。 一般兽王的身上,有可能寄生着驭兽蛊。譬如犬王的身上,有驭犬蛊。狼王的身上,就有驭狼蛊。 哪怕是二转的驭狼蛊,方源也需要。 就在方源搜索狼尸的当口,葛谣走了过来:“常山阴,你的名字有点耳熟。你是常家部族的人吗?不过看你的衣服,你好像是外来人吧?你是东海人?中洲人?还是西漠人?” 方源站起身来:“我就是北原人。” 少女咧开嘴,露出洁白的贝齿,笑道:“你骗人!咱们北原哪有你这样的口音。常山阴勇士,你不用担心。你救了我的命,就是我们葛家部族的大恩人,我们葛家部族不会排斥你的。” 不管在中洲、南疆还是北原等等,只要是外来人,都会受到排斥。 不等方源回答,活泼的少女又指着方源肩头的定仙游蛊,问道:“常山阴勇士,你肩膀上的这只蛊,真的好漂亮。这是什么蛊?就是这只蛊,带你过来的吗?” 方源目光一凝,仔细端详了少女的神色。发现她不似作伪,真的是见识浅薄,不认识这定仙游蛊,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他心中杀机涌动,表面上则展现出真挚的和善的笑意:“美丽的少女,你是云雀变得么?怎么总在叽叽喳喳地叫啊。呵呵呵,好了,我该走了。咱们再见!” 方源抬起头,靠着天空中的星辰,辨别了一下方向。 然后她越过葛谣,走向腐毒草原的深处。 少女连忙追上:“我才不是云雀呢。谁叫你这么神秘啊,又突然出现。哎哎哎,你别往那边走啊。往这个方向才能走出这片腐毒草原。” “我就是要进去。”方源头也不回地道。 “为什么要进去啊?腐毒草原越往深处,越是危险,你虽然是三转巅峰,但好汉的双拳也架不住群狼。”葛谣一阵小跑,跑到方源的身边,劝说道。 蛊师世界五大域相互独立,蛊师跨域,战力会被压下一转。 方源是南疆蛊师,人到了北原,异地作战,就受到了压制。虽然他的空窍中,还是四转巅峰的真金真元,但是效用只能相当于三转巅峰的雪银真元。 因此,葛谣感受到他的气息,就是三转巅峰。 而源自南疆的四转金龙蛊,此刻也只有三转蛊虫的威力。 若是在南疆,金龙蛊一击,必定就能将毒须狼王打爆。但是在北原,方源连催两次,才将毒须狼王打死,最后还完整地留下了狼王的尸体。 方源脚步一缓,望着葛谣,神色严肃,目光坚定:“我要去腐毒草原,自然有我必须去的理由。” 葛谣被他的气度震住,待方源又走了几步后,这才反应过来。 少女连忙追上:“常山阴勇士,我和你一起走吧,也好有个照应。” “上钩了。”方源的嘴角暗暗微翘。 他现在的战力,只相当于三转巅峰,要闯入腐毒草原深处,还有些不足。因此急需北原的蛊虫,来武装自己。 但杀了葛谣,也未必能得到她一身的蛊虫。所以方源略施小计,欲擒故纵,轻易地就将葛谣诱骗到了身边。 (ps:月中了,大家有月票的,就投给本书吧。排名已经从三十多落到五十多了。新旅程,必有新精彩!)(未完待续。) PS: 修改了一个距离小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