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你就从了我吧 - 蛊真人

第二十二节:你就从了我吧

?尽管方源的意图就是如此,葛谣也主动提出加入,但方源还是对她道:“照应?我需要你什么照应?” 说着,目光扫视她一眼,语气带着些微的傲然。 少女立即扬起脖子:“你知不知道,腐毒草原上飘散着紫色的毒雾,长期呼吸,就会中毒。我身上的蛊虫,正可以解毒。还有,越到草原的深处,毒雾就越浓,还有幽魂冤鬼。到那时,你不能分辨方向,只有我的归心蛊,才能指明正确的归途。” 咕…… 少女正说着,肚子忽然饿得发出声音。 方源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少女的脸瞬间红了。 她期期艾艾地解释道:“那个……人家的大胃马,被毒须狼吃了。元石还有干粮都在那里面。” 大胃马是一种骑兽,在北原尤为普及。它有两个胃,一个主胃用来消化食物,另一个副胃则能用来存储物资。 北原的蛊师,迁徙家园的时候,就大量地采用这种大胃马。 方源奇怪地问道:“你的阿爸,既然是葛家部族的族长,你身为他的亲生女儿,怎么用这种普通的骑兽?” “哎呀,还不是他收了我的蛊。我独自逃出来,能牵到一匹大胃马,还能准备这么多的物资,已经很了不起了!” 葛谣心直口快,话说出口后,她这才感到不妥,神情一滞,明白自己说漏了嘴。 “逃出来?难道是为了逃婚?”方源扬起眉头。 少女咦了一声,瞪圆了大眼睛,看着方源:“你有读心蛊吗?是怎么知道的?” 方源笑了一下,他也是猜测,不过并非毫无凭据。 北原上妇女的地位,要比男性上低许多,甚至可以在市场上当做货物,随意地买卖。在南疆,有女族长,但是在北原却无此例,女子是不能掌权的。 为什么会如此? 这个传统,还要追溯到巨阳仙尊的时代。 而记忆中,就在这三年内,北原群雄逐鹿,风起云涌。最后由黑家族长黑楼兰成功问鼎,成为王庭十年之主。也是后世最饱受争议的草原之主。 黑楼兰此人极为好色,称霸草原后,广搜各部族美女,纳为后宫。但另一方面,他又推广新政,提高女子地位,企图令男女平等。 这就严重触犯了各方面的利益,激化矛盾,引发北原各部的体制动荡。 因此黑楼兰仅仅当了两年的草原之主,就被自己内部的族人哄骗到王庭之外,加以暗害。随即,各部联合起来推翻黑家部族的统治,重新角逐王庭之位,掀起的腥风血雨足足持续了五年,这才渐渐平息。 此役之后,草原各族历经混战,元气打伤。也为日后,中洲进攻四大域的战役,埋下败笔。 因此,很多北原的少女,为了抵制包办的婚姻,常常选择逃婚。眼前的少女,既然是一部族长之女,却孤身一人来到腐毒草原。方源很自然便有此猜测。 方源从推杯换盏蛊中,取出食物,递给葛谣。 这位少女显然已经饿极了,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眼珠子转着,含糊不清地道:“想要娶我的,是蛮家部族的蛮多。他是蛮家族长的三儿子,人长得又瘦又小,像个猴子,而且体弱多病,只有二转的修为。平时的时候,仗着自己的老爹,在部族内欺男霸女,一点英雄气概都没有!我可不想嫁个这样的窝囊废。” “但蛮家势大,我们葛家刚刚迁徙过来,实力大损。蛮家给的聘礼也十分隆重,还许诺能将丰美肥沃的草地,让出一块给我葛家。阿爸看中了这些,就想把我嫁出去。我一气之下,就逃出来了。常山阴勇士,不如你将我抢了吧。” 北原民风彪悍,有个风俗,就是抢婚。 抢过来的新娘子,往往比明媒正娶的新娘更加金贵。 方源笑了一声:“我对你可没有兴趣,快吃,吃饱了我们赶紧赶路。” 葛谣的乌漆漆的眼珠子又转了转:“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入赘我们葛家。按照草原的规矩,只有勇士才能拥有美女。就算蛮家来找麻烦,也得按照规矩,让蛮多那瘦猴子和你单对单的战斗。常山阴勇士,你如此的强大,必然能把蛮多那小子揍成猪头!” 方源收起笑容:“我说过,我对你没有兴趣。” 葛谣却更显热情,彰显出北原女子特有的直接和奔放:“为什么没有兴趣?难道我不漂亮吗?我可是葛家的族花,蛮多那小子远远瞟见我一样,就神魂颠倒似的央求他爹提亲!常山阴勇士,入赘葛家对你也有好处啊。你是个外来人,不入赘的话,别人不会把你当成自家人,你在北原将会一直受到排斥和提防。” 方源肃容道:“我说过,我就是北原人。” 葛谣娇笑起来:“勇士,你骗不了我。你的口音泄露你的根底,你的食物也不是北原的茶饼和肉干。你就从了我吧,你难道不觉得,我们的相遇是长生天的安排吗?” 方源垂下眼帘,冷芒隐晦地闪了闪,随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 “让我先考虑一下吧,你也不用这么匆忙决定。”方源说着,又取出元石,递给葛谣。 葛谣点点头:“那你可要好好的,好好的,考虑好啊。” 她接过元石,又用慎重的语气道:“这些元石,我会还你的。” 方源点点头。 葛谣这才不再说话,而是集中精神,不断汲取元石,补充真元,尽快地恢复实力。 继续深入腐毒草原,空气中原本稀薄的毒气,渐渐变得浓郁起来。原先肉眼不可辨别,但此刻已经能看见淡淡的紫色。 “停,有狼群!”行走中的葛谣忽然停下脚步,目光中有掩饰不住的惊惶。 很显然,上一场和毒须狼群的战斗,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方源停下脚步,过了三个呼吸,这才通过蛊虫侦察到狼群的踪迹。 他为此瞟了一眼葛谣,不愧是部族之女,配备的侦测蛊虫倒是顶尖。 方源的这只四转侦察蛊,乃是他在狐仙福地中自己炼的。不过到了北原,受到压制,不及葛谣三转的蛊。 狼群兴奋的嗥叫声,越来越大。 很快,数百头毒须狼,出现在两人的视野当中。 “好多狼!”葛谣脸色发白,娇躯颤抖,倒抽一口冷气。这次的狼群数量,比上一次还要多出几倍来,有近千头了。 越强的兽王,才能约束规模越大的兽群。这就表明,这次的百兽狼王比上一头更加强大。 “哼,慌什么?你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方源冷哼一声,猛地顿足,迎着奔跑上去。 葛谣见此,忍不住惊呼一声,想要叫住方源,但方源已经一头扎进狼群之中。 许多毒须狼奔跑过来,冲向葛谣。 少女娇呼一声:“水甲!” 顿时水汽凝结,形成一层淡蓝色的铠甲,罩住全身。 “螺旋水箭蛊!” 她伸手连指,螺旋水箭飞射而出。 嗖嗖嗖! 顷刻间,射杀了三头毒须狼,伤了五六头。 但同时,还有十多头的毒须狼,奔杀过来。 少女慌了神,一边后退,一边手忙脚乱地应付。 “水龙蛊!”她双掌一推,一头三爪水龙,呼啸而出,横扫四周,带起澎湃的水汽。 水龙一出,葛谣这才堪堪稳住局面。 “常山阴勇士,你可不能死啊!”少女连忙想狼群中央看去。 这一看,差点呆了。 和她原先料想中的不一样,只见方源在狼群中横冲直撞,每一次冲锋都撞飞大量的毒须狼。 凶狠的毒须狼,在他的脚下,仿佛比绵羊还要孱弱。 他浑身罩着一层金光闪烁的衣甲,时不时催出一头金龙,横扫四周。毒须狼的数量是那么多,却制服不住他。 他凶猛无畏,打法勇悍至极,每一次的拳脚都撞破风声。他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毒须狼只要挨过他的拳脚,必定骨骼粉碎,倒在地上哀嚎,再不能起来。 不仅如此,他还和狼王激战。 这头毒须狼王,果然更加强大。它浑身闪烁着电光,不时地喷吐出绿色毒液,同时跑动极其迅速,奔跑的时候,甚至能带出一道残影。 “这头狼王的身上,至少有三只野蛊。”葛谣察觉出这点,心中一沉,为方源担心。 但很快,少女放下担忧,心中不由地升腾起对方源的敬佩之情。 方源打法极为聪明,他不断奔走,并不一味地和狼王纠缠,借助普通的毒须狼,阻碍狼王的移动。 狼王空有移动蛊,却反而被狼群束缚住,只能被动挨打。 方源拳拳到肉,攻势悍勇,葛谣看得不禁热血沸腾。 “这才是真正的男儿!”她心中赞叹,解决掉身边的麻烦后,她高呼一声,催出水龙,杀向狼群。 她到底是三转中阶的蛊师,不可小觑。狼群遭受攻击,顿时大乱,分出一大股冲向她去。 方源脸色顿变,开口喝斥:“谁让你来的?快一边去!” 少女被这狼群的反攻架势吓得脸色骤白,连忙撤退。 方源不断冲锋,夹裹无边气势,费了好大功夫,这才将狼群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片刻之后,他突然爆发,打出兽影,将狼王的防御击碎。 趁此机会,他猛地近身,将狼王的头颅按在地上,举起拳头狠狠暴揍。 场面凶悍暴虐,这头快要成为千兽王的狼王,就这样被方源活生生地打死了。 (Ps:感谢这两天来,冥枫魂、逍遥圣迹、卓名士、喜蛋一生推、幸运佑灿、真三无双群发、假道灭虢、牧★神、艹你妈先用了无敌的人、天天向上ybq、扬云飞同学、ill0919、dna288、z笑雨、一次60分、七℃冰火、兜兜DE兜兜等同学的月票!) (感谢冥枫魂兄弟的一万打赏,感谢邪而有余的圆梦,感谢hehe117老朋友的打赏,感谢不会飞的咸鱼、春光巷2号、穿着鞋的章鱼、五更o残梦、余空子、书友130223160926359、蓝色塔罗牌等同学的打赏!) (统计可能不完全,种植拜谢诸君了!哇呀呀,正在努力炼制月末三更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