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鬼脸葵海 - 蛊真人

第二十三节:鬼脸葵海

?狼王一死,狼群士气崩溃,各自逃窜。 一场激战,骤然结束。 “你受伤了?!”葛谣跑过来,目光饱含关切之色。 “不妨事。”方源伤势看似恐怖,其实都在他有效的掌控之下。当即他催动自力更生蛊,让伤口迅速痊愈。 但自力更生蛊只是三转蛊,到了北原这里,只当二转效用。方源伤势减轻之后,它的效用立即就衰弱下去。 “常山阴勇士,让我来给你治疗罢。”葛谣扬手一洒,水汽升腾,在方源头顶凝成一团翠绿云朵。 从云朵中下起绿色的小雨,稀稀疏疏地洒在方源的身上,治疗着他的伤势。 “这是春雨蛊?”方源皱了皱眉头,“此蛊治疗范围广大,仅给我一人用,岂不是浪费?散去罢。” 说着,他随手一招,催动金风送爽蛊。 此蛊得自铁慕白,乃是四转治疗蛊,如今虽然只有三转功用,却仍旧是精品。 葛谣就看着方源身边,形成一团金色的旋风,绕着他旋转几圈之后,方源浑身的伤口都消失了。 “这是什么蛊呀?”少女好奇地问道。 方源却不回答她,而是转过身,蹲在地上,小心地搜刮狼王的尸体去了。 葛谣紧跟在他的身后,弯下腰盯着他看,口中赞叹道:“常山阴勇士,你是真正的大高手。阿爸总是说我,空有一身修为,进行战斗却相当糟糕。今天看到了你在狼群中冲锋,那么凶险的事情,却被你做得游刃有余,好像很轻松一样。我才知道阿爸说的话是对的呢。” 方源哼了一声,站直了身子。 自己有五百年的战斗经验,做到这点轻而易举。若非地域压制,这小小的一群狼,怎么能纠缠这么久? 刚刚检查了一下,狼王身上的野蛊有三只,但都死了。 没有战利品,让方源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瞟了一眼葛谣,没好气地道:“糟糕?你何止是糟糕?简直糟糕透顶!” 葛谣顿时气结:“喂!你说话这么直接啊!” “哼,刚刚你胡乱攻击,引走大量狼群,差点坏了我的局面。你头上长得是牛的脑袋么?”方源冷哼一声,责问道。 葛谣知道自己的确犯错,气势顿弱,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你吸引住大部分的狼群,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人家也是想帮你啊。” 方源叹了一口气:“算了,这次就不追究了。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为了防止你再拖后腿,我就勉为其难地教导你一下好了。” “谁要你教?”葛谣转过身去,不满地哼了一声。 …… “催动螺旋水箭蛊的时候,要冷静。胡乱射击,最大的成果就是快速地浪费你宝贵的真元。” “水龙蛊消耗真元很多,别没事就用它。难怪你真元总不够用!” “别用春雨蛊了,那是大范围的治疗蛊,我们只有两个人而已。” 接下来的一路上,方源不断指点葛谣。 少女之前的话,不过是赌气罢了。虽然的确有些大小姐的脾气,但是关乎到自身的处境,她还是很认真地听取建议,吸收知识,不断地改善。 两人在腐烂的草地上跋涉,又碰到了几波狼群,但葛谣的表现一次比一次好。 “哈哈,怕了吧,你们这群可恶的毒须狼,快滚吧。”又一次打退了毒须狼群,葛谣叉着腰,得意洋洋。 “真是天真呐。”方源望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寒芒。 他指点葛谣,当然不止是单纯地想要提高她的战斗力,更关键的是刺探她身上的蛊虫。 结果,少女将所有的底细,都泄露给了方源。 葛谣是水道蛊师,三转中阶修为。 有三转的雾雀蛊,用于侦察。三爪水龙蛊、螺旋水箭蛊用于攻击。防御上是水甲蛊,移动方面,有水迹蛊。治疗方面,是春雨蛊。 储存蛊没有,用来替代的大胃马已经惨死在狼群的手中了。 除此之外,还有濯洗蛊,用于解毒。归心蛊,用于辨识方向。 这套蛊虫,倒是符合她的身份。 雾雀蛊是三转中,十分珍稀的侦察蛊,能将雾气凝成燕雀,环绕着方圆四周飞行,侦察周围,范围很广。 防御、攻击上也都精品。 水迹蛊提升的速度,几乎可以媲美一些四转蛊。唯一的缺陷是,脚印会含有水迹,便于追踪。同时会沾湿鞋子。 不过,此蛊往上发展很有潜力。到了四转,可以成为浪迹蛊,效用更加强大。 到了五转,又有两种合炼方向。一种是便于临场闪避的萍踪浪迹蛊,另一种是能在水面快速行走的浪迹江湖蛊。 到了六转,就是大名鼎鼎的浪迹天涯蛊。 这些蛊,都是三转精品。再加上方源的细心指导,狼群的压迫,也难怪葛谣进步迅速,战力节节攀升了。 “常山阴勇士,你是了不起的智者。你的指教,比我族最棒的三家老都要厉害。即便你看不上我,也请你到我葛家做客。如果你有兴趣,我会竭力说服阿爸,让你成为我族的一名外姓家老!” 葛谣转过身来,走到方源的身边,神色诚挚地招揽道。 她到底是葛家的大小姐,见识不凡。知道方源的价值,不仅是他的个人勇武,更关键的还是他能教导别人。这是智慧的力量,若有他在,培养家族的下一代,就能令整个部族强盛起来。 “我可以去葛家做客,但是对于外姓家老的事情,毫无兴趣。”方源迈开脚步,重新启程,同时摇头拒绝。 葛谣劝说了几次,但方源的态度很坚决。 少女闷闷不乐地跟在方源的身后,用嗔怒的目光盯着方源挺拔的后背。 “会教人就很了不起吗,哼。我这么软语相求,都不动心。连我葛家的外姓家老都没有兴趣?你这是看不起我们葛家吗?” “常山阴,你这个大坏蛋!” 葛谣恨得牙痒痒的,心中又有一丝疑惑:“不过常山阴这个名字,真的有些耳熟,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的。究竟是在哪里听过的呢?” 腐毒草原常年阴云笼罩,在这昏暗的天色中,两人又跋涉了一段路。 方源停下脚步。 眼前,生长了一大片的葵花。 这些葵花,有着深紫色的枝干,宽大的花瓣漆黑如墨,脸盆大小的花心,是一张苍白的人脸。 鬼脸葵! 看到这一幕,葛谣连忙屏住呼吸,抓住方源的衣袖,极小声地道:“这里一定死过很多人,许多冤魂游荡,这才生长了这么多的鬼脸葵。每一棵鬼脸葵,就是一个冤魂啊。我们绕路吧,这么多的鬼脸葵,一定寄生了不少鬼叫蛊,甚至还会有鬼脸蛊。” 鬼叫蛊,乃是三转魂道蛊虫,能发出惊啸声,造成魂魄的震荡。 鬼脸蛊,则是四转魂道蛊虫,能对魂魄造成巨大的冲击。 “这么一大片的鬼脸葵,要绕路,绕到什么时候?”方源凝望着这片葵海,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心中欢喜。 这证实了他走的方向,并没有错。 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走,就会找到二十年前的那片战场,从而得到战场上遗留下来的蛊虫。 北原和南疆不同。 南疆多山,可以辨别方位。北原一望无际,都是草地,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所以,葛谣的身上会带着辅助用的蛊虫归心蛊。归心蛊能永远指向蛊师心中,家园的方向。 但归心蛊,只能指示方向,不能指点位置。 方源要确保路途正确,就要冒险穿过这片葵海。 好在他早有准备。 从少女的手中,轻轻地抽出衣袖,方源蹲下来,将双掌紧贴地面,然后调动真元,催动空窍中的蛊虫。 很快,地面上生长出绿色的草丛。 茂盛的草丛节节攀升,细长的草叶相互纠缠,渐渐形成人形傀儡。 奴道,三转,草傀蛊。 这是南疆才有的蛊虫,葛谣惊异地看着一个个的草人傀儡,接连生长而出,很快就集结成了一片。 这些草人傀儡,身躯低矮壮硕,草叶紧密编织,一手持着竹片似的大刀,一手擎着藤甲盾牌。 就是三转的藤甲草兵。 昔日,在三叉山,方源以一战七,铁若男就是用的这种蛊。后来方源在三王福地中,斩杀蛊师,缴获的战利品中就有草傀蛊。 草傀蛊在南疆比较常见。三转的草傀蛊,能结成藤甲草兵,有着能斩杀一转蛊师的战斗力。四转的草傀蛊,能结成草剑精兵,战力更强。 但是到了北原,草傀蛊也要受到压制。结成的藤甲草兵,变得孱弱。 不过方源弄了这批藤甲草兵出来,也不是用来战斗的,也就无所谓了。 片刻之后,近千名藤甲草兵,在身前开道。 方源牵着葛谣的手,在另外的上百名藤甲草兵的护卫下,进入了鬼脸葵海。 “呀——!” “咩~~~” “喋……” 鬼叫蛊每发出一声尖叫,前方的藤甲草兵就倒下一片。鬼叫蛊发出的声音,也不尽相同。有的是尖锐的惊喊,有的像是颤抖的羊叫,还有的仿佛幽怨的诉说。 “鬼,有鬼脸升起来了。”少女打着寒颤,看着苍白恐怖的鬼脸,从葵海中接连飘飞起来,害怕得娇躯都在颤抖。 方源温柔地拍拍她的手,然后不慌不忙调动傀儡。 很快,一些藤甲草兵脱离大部队,牺牲自己将鬼脸引到旁边。(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二十四节:影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