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别挡住我通往成功的路! - 蛊真人

第三十节:别挡住我通往成功的路!

?“不,常山阴,我就要你!”葛谣的声音掷地有声。 在篝火的映照下,她的双眸熠熠生辉,深情地凝视着方源:“常山阴,你是大草原上的英雄,你的威名,为人熟知。是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年龄根本不是问题。当年巨阳老祖宗,一千多岁的时候,不是每年照样娶无数的妙龄少女吗?” 方源脸色一沉:“好了,不要胡闹了。” 葛谣跺脚,声调一扬:“我才不是胡闹!常山阴,跟着你这一路,我的心已经深深地被你吸引住了了。就在刚刚我才发现,我已经彻底爱上了你。我愿意把我自己,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你,请你接受吧。” “年轻的姑娘,我已经有妻子了。”方源叹了一口气,神情复杂。 葛谣立即摇头:“你的妻子,早已经改嫁了!就算你夺回来,我也不介意啊。我不图正妻的位置,可以做你的小妾。巨阳老祖宗数十万的妃嫔,也不过只有一个正宫罢了。” 但方源的拒绝,也很坚定:“我不会再娶的。我的心已经沉寂,如这腐毒草原。你年纪太轻,还无法了解这种心情。在狼腹中的日子,我一动都动不了,我感到万分的痛苦。当我的魂魄漂泊在广袤的草原上时,我颠沛流离,但是心境却渐渐升华。我回想过去的一切,目睹许多人的生死。过去人生中的苦难或者幸福,都已经无法深入我心。我将展开全新的生活,我是新的常山阴,我甚至不会回归常家去。” “那就来我葛家吧。”葛谣双眼亮起来。 她十分诚恳地邀请,但方源仍旧拒绝,没有丝毫动心的迹象。 “常山阴!你的心肠,是铁石做的吗?你还在怀疑我吗?难道你要让我像那石人一样,把真心掏给你看吗?”葛谣低语哀求,眼眶泛红,伤心的就差要落泪了。 嗷呜!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狼群冲锋的声音。 有大批的毒须狼群,被火光吸引,向方源和葛谣二人迅速接近。 但篝火旁,也栖息着方源的大量狼群。 两支狼群,很快碰撞在一起,相互纠缠,展开惨烈的交锋。 “这是一支千狼群!”葛谣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面色凝重。 在之前,他们俩遇到这样规模的狼群,都会选择撤退逃离。但现在方源却冷笑一声:“无妨,今时不同往日,我们也有狼群助阵。葛谣,还要拜托你出手,牵制住千兽狼王。我的真元耗尽了,补充好了,就来支援你!” 少女点点头,但是却没有立即动身,而是目光灼灼地盯着方源。 方源看着她:“快去啊。” 但葛谣抿起嘴唇,目光坚决,仍旧一动不动。 方源只好软化态度,温声道:“好吧,这件事情让我考虑考虑。” “但我现在就想得到答案!”葛谣立即回道。 方源眼中厉芒一闪即逝,表面上则长叹一口气,提议道:“如果你能够独自斩杀了这头千兽王,我就答应你,娶你为妻。” “真的?” “呵呵,北原男人的话一出口,就算是烈风马也难追。” 这一刻,葛谣的双眼明亮逼人:“嗯,那你等着!” 少女满怀战意,冲向了战场,直取千兽狼王。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方源脸上的笑意迅速消失,目光一片冷漠。 他没有料到,葛谣会对他如此动心,简直是情根深种。不过爱情这种东西,向来就不可理喻,难以用常理来推断。当初古月阴荒攀登成败山,就遭到石人的追求。 据《人祖传》中记载—— 人祖救援大儿子太日阳莽失败,自己就要复活的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被逆流河冲入了落魄谷里去。 他的二女儿古月阴荒,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便想法营救自己的父亲。 然而要进入生死门,必须要有勇气蛊、信念蛊的帮助。 但是这些蛊虫,都在她的父亲人祖的身上。 古月阴荒无法进入生死门,却又想救回人祖,她想不出方法,只好向思想蛊请教。 思想蛊便告诉她两种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进入空穴,然后推开空门,直接来到人祖的身边。然后再通过空穴,逃离生死门。但是这个方法,只能救回人祖的魂魄,却不能令其重生。 第二种方法,是攀登道成败山的峰巅,找到唯一的那只成功蛊。只要向成功蛊许愿,古月阴荒就能救回人祖,并令其成功复活。 古月阴荒早就知道空穴的存在,但怎么也找不到进入空穴的方法。而且她也想,让父亲真正的复活,便来到成败山。 成败山并不高,简直就是一个小土丘。它很特别,是亿万颗的“鹅卵石”堆起来的。 这些“鹅卵石”,其实都是失败蛊。还有唯一的一只成功蛊,就在成败山的巅峰处。 古月阴荒来到山脚,开始攀登成败山。 她攀登的动静,惊醒了在附近睡觉的爱情蛊。 爱情蛊被扰了美梦,十分愤怒,便想报复古月阴荒。它用它独特的力量,点化了一块石头。 石头因为爱情有了生命,变成了石人。 石人高大威武,身上又长满了金银铜铁,十分华丽炫目。 石人出生后,第一眼见到了古月阴荒,便惊为天仙,立即被她的美貌征服了。 他一路跟随着古月阴荒,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心中被爱意充斥。 终于他按捺不住,跑到古月阴荒的面前,拦住她,大声地喊道:“美丽的姑娘啊,你的容颜是多么的夺目,你的身姿是多么的优雅,你的气质是多么的高贵。我一见到你,就被你征服了。你就是我的爱情,请您大发慈悲,接受我对你的爱吧!” 石人体型雄壮,完全挡住了古月阴荒的路。 古月阴荒微微皱起眉头,打量着面前的石人,语气冷淡:“爱情,那是什么东西?你让我收下你的爱,但爱又在哪里呢?” 石人立即将身上的铁块采集下来,双手捧着,递给古月阴荒,并且说道:“美丽的姑娘啊,这些是我身上的硬气。我都交给你,这就是我对你的爱。” 古月阴荒失望地摇摇头,她对这些铁块毫无兴趣。 石人一愣,将身上的铜块也都取下来,堆到铁块的上面:“漂亮的姑娘啊,这些是我身上的固执。我都交给你,因为这是我对你的爱情。” 古月阴荒不耐烦:“请你让开吧,我对你的爱毫无兴趣,我还要救活我的父亲。” 石人见心中的女神毫不动心,不禁慌了神,他跪倒在地上,下定决心,将身上的银块也取下来,堆到铜块的上面:“善良的姑娘啊,这些是我身上的尊严。我都交给你,这总可以表达我对你的爱情了吧?” 古月阴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听着,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耗费。” 石人愈加焦急,将身上的金块也取下来,堆到银块的上面:“可爱的姑娘啊,这些是我身上的自信。我都交给你,它们代表了我对你的爱意。” 古月阴荒深深的长叹一声,道:“石人啊,为了表达你的爱情,你不再硬气,放下固执,丢掉尊严,甚至舍弃了自信。但是我看到的,却是个丑陋不堪的石人啊。你起来吧,我不会接受你对我的爱,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 原来,石人失去了金银铜铁的装扮,变得灰不溜秋,甚至有些滑稽,再没有当初那样的华丽和威武了。 石人哭泣起来,对古月阴荒哀求道:“那我该怎样得到你的爱呢?” 古月阴荒心中焦急,但石人死活都跪在地上不起来,她念头一转,展颜笑道:“石人啊,既然你这么爱我,那你就把你的真心给我看看吧。” 石人毫不犹豫地破开胸膛,将赤红的真心奉献给古月阴荒。 古月阴荒得到真心,立即将其收了起来。 石人连忙叫道:“现在我可以得到你的爱了吧?” 古月阴荒摇摇头:“你就算付出真心,也换不了爱。” …… “常山阴,你看这是什么!”葛谣浑身浴血,伤痕累累,喘着粗气,手中提着千狼王的脑袋,站到了方源的面前。 失去了狼王,来犯的狼群正在崩溃逃散了。 方源缓缓地站起身来,点头承认道:“你杀了千狼王。” 葛谣超常发挥,伤势很重,满脸血污,真元也匮乏干涸,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方源:“常山阴,你是个英雄,你不会说话不认账吧?” “当然不会了。你的爱,让我感动。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子。”方源满含深情地望着葛谣,然后一步步走近,伸出双臂,将少女抱在怀中。 少女手一松,将狼王的脑袋扔在地上,热情如火地反抱住方源。她呼吸急促,小心肝怦怦直跳,这一刻竟然比她刚刚,和狼王死战的时候还紧张激动。 在方源温暖的怀抱中,她的心中充满了幸福,一双美眸都为之泛红。 哧。 忽然一声轻响。 少女脸色猛地一僵,她用力挣脱方源的怀抱,低头看着自己的心口。 那里正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致命的一击。 不管是对身体,还是心灵。 “为,为什么?”葛谣难以置信地望着方源,娇躯摇晃欲倒,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仇恨、震骇和疑惑。 方源凝神望着少女,面无表情地开口。 他说了《人祖传》上的故事—— “石人见古月阴荒将自己的真心收起来,不禁急了。他说:‘无情的姑娘啊,你的冰冷令我绝望。既然换不了你的爱,那就请你把我的真心还给我吧,没有了真心,我会死的。’” “但古月阴荒没有把真心还给他,看着他渐渐死亡。”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却要将我杀死!’石人临死前,万分疑惑地叫喊着。” “古月阴荒怜悯地看着他,声音却依旧平静:‘石人啊,我本来不想杀你。但是你阻挡我通往成功的路啊。’” “通往成功的路?”葛谣听到这个回答,再也支撑不住,颓然倒在地上。 死亡的浓烈气息,让她身体迅速冰冷。 少女仰起螓首,露出宛若天鹅般优美细腻的脖颈,她望着黑苍苍的夜空,发出凄凉的笑声。 她只笑了三声,却泪流满面。 然后她看着方源,目光依旧深情如初:“常山阴!我不知道,我怎么挡了你成功的路。但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恨你。也许你是想复仇吧?我一身的蛊虫,都留给你,希望能给你的成功带来一丝帮助。” “咳咳咳。”少女咳出满嘴的血迹,她惨然而笑,对方源哀求道,“我就要死了。在我临死之前,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抱抱我。我好想你温暖的怀抱……” 但方源一动不动,目光冷冽地看着少女。 他注视着少女,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坚硬,生命一丝丝的逝去。 最终,花一般的少女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方源看着葛谣的面庞,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Ps:这章写得我很冷,但也很满意。诸君若有同感,还希望多多支持些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