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风狼王 - 蛊真人

第三十二节:风狼王

?狼群进食完毕,方源便跨上驼狼的背,开始继续赶路。 “这些天来,我一直按照葛谣指示的方向行走。差不多已经快到腐毒草原的边缘了,再往外走,就会看到人烟。” 驼狼是天然的坐骑,两个驼峰形成舒适的座鞍。 方源坐在两个驼峰中间,一边赶路,一边探查空窍。 空窍中的蛊虫,只剩下十只左右。除去春秋蝉和推杯换盏蛊之外,就是北原的蛊虫。 原本来自南疆、中洲的蛊,都被方源送回狐仙福地去了。甚至连元石,都没有留下一颗。 南疆的元石,虽然在北原也能够使用,但是和北原元石到底还是有差别的。葛谣没有觉察出来,是她太年轻,太天真。事实上,只要经验稍微老辣一点的蛊师,都能品察出来。 “可惜推杯换盏蛊虽是五转,在北原被压到四转,只能装四转的蛊。若是能通过它,将定仙游送到福地,那就完美了。唉,希望我布置的手段有效吧。” 定仙游蛊若是被其他蛊仙取走,将是方源的重大损失。 但是方源也没有办法,他已经尽了最大可能,做到了最好。 “仙蛊的气息,大约持续一个月左右。如果这段时间内不出问题,那么定仙游蛊就安全了。” “接下来,就要碰到北原的蛊师。绝不能大意,最好在这段时间内,再收服一头千狼王。将狼的数量增长到两千多头。” 有时候人比野兽还要可怕。两千多头的狼群,可以震慑绝大部分的宵小了。 “我现在身上,还剩下一只三转驭狼蛊,一只二转驭狼蛊,必须谨慎使用了。今后我以常山阴的身份行走北原,得以驭狼为主。这样一来,就又有一个关隘,便是我没有三转、四转驭狼蛊的秘方。” 但凡驭兽蛊,几乎都是消耗蛊,爆成轻烟之后,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要消散掉的。 三转的驭狼蛊,能奴隶千狼王。四转的驭狼蛊,能奴隶万狼王,或者异兽。 没有这两种蛊的秘方,方源就没有大量的驭狼蛊。没有这些驭狼蛊,方源身边的狼群规模最多就只是数千头,根本上不了大的台面。 有了驼狼代步,接下来的形成快了至少三倍。 方源日夜兼程,头顶上一直笼罩的阴云,渐渐变得稀薄。 两天之后,他终于来到腐毒草原的边缘。 天空中,阴云离散成一片片的絮状。一道道的阳光,透过阴云的缝隙,形成光柱洒下来。 冤枉,青绿色的草地,一片欣欣向荣。或蓝或紫或黄的野花,竞相绽放。 低缓的山丘,好像是纯粹的绿色渲染,没有用任何的线条勾勒。 山丘旁还有一道小河,在阳光的照耀下,徐徐流淌,熠熠闪光,像是一条银色的项链。 “终于要走出去了。”方源感慨一声,骑在驼狼的背上,身旁毒须狼群环绕着,渐渐走到阳光下。 毒须狼群一阵骚动。 它们适合在昏暗的环境中捕猎,如今到了阳光下,战斗力受到不小的影响。 方源不以为意,这些毒须狼群只是一个过渡,迟早要淘汰掉的。 方源回望,身后的腐毒草原仍旧阴云密布,光线昏暗,阴风惨惨。腐烂的草地上,生长着紫黑色的毒草,歪曲怪异。 和阳光照洒的这边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仿佛是两个世界。 “狐仙福地的东部,也笼罩着深厚的云层。如果不及时处理掉,那片地方恐怕就要往腐毒草原的方向发展了。腐毒草原……我还会再回来的。” 方源低声喃喃,正说着,忽然浑身一轻。 从他一进入北原开始,他就感到不自在,有一种无形的束缚,笼罩着自身。 现在这层束缚,忽然削减了一部分,方源顿时感到自己,更贴近这个广阔的天地。 而他的气息也随之升腾,从原本的三转巅峰,上升到四转初阶。 喜悦的心情油然而生,令方源不禁哈哈一笑。 身体正在逐步适应北原,修为渐渐恢复,这对他接下来的计划大有帮助! “北原,我来了!”方源呐喊一声,两腿用力一夹狼腹,驼狼开始奔跑,率领着毒须狼群,奔向远方。 …… “杀!” 喊杀声回荡在山丘上,数十位蛊师和上千只风狼,展开惨烈的血战。 厮杀已经进行了一炷香的时间。 “这群该死的风狼!”首领葛光咒骂着,面目狰狞,手中马刀用力一挥,将面前一只风狼的头颅直接砍掉。 但砍下来之后,他的马刀折断成两截。葛光手中的半截刀刃,也早已卷起了口子。 嗷呜! 一头风狼,猛地跳跃起来,向葛光扑杀过来。 “少族长小心!螺旋水箭!”葛光身后的蛊师情急大喊。 听到这喊声,常年战斗产生的默契,让葛光想都没想,就猛地弯下了腰,看样子仿佛是把他主动把头送到了狼嘴下。 跳在半空中的风狼,将狼嘴张开,露出尖锐如刀的利齿。眼看就要咬到葛光的头颅,但就在这时,一只蓝色的水箭,带着强劲的旋转力道,从葛光的背后射过来。 随即,这只螺旋水箭狠狠地射入风狼的口中,顿时将其射杀。 趁着这个机会,葛光一夹狼腹,驱使着胯下的驼狼连连后退,退到众人的防御圈内。 马刀蛊! 他双手合十,压榨出空窍里的最后一丝真元,然后全部灌输到手掌心上的马刀印记。 刷。 葛光右手猛地一甩,一柄全新的马刀在刹那间形成,被他紧紧地握在手中。 “死!”他怒吼一声,声音已经变得嘶哑如铁。 新生的马刀,锋锐至极,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将侧面一头风狼,直接切成两半。 但这局部的小小胜利,实在难以对整个颓靡的大局有所积极的影响。 “该死,我的真元不足了!” “风狼实在太多,至少有三千多头啊。” “少族长,我们被彻底包围了!死战下去毫无希望,不如朝东面突围吧,那里的防御最薄弱!” 周围的蛊师纷纷呐喊着。 葛光虎目绽放神光,打量了一下,断然否决道:“不,东面有水洼。看似防御薄弱,实际上是风狼王故意制造的假象。我们一旦进去,就是钻入了它设下的陷阱!” “那我们该怎么办?”左右问道。 葛光咬咬牙,下定了决心:“调转方向,我们回去,往西突围。” “可是葛谣小姐还没有找到啊。我们这样回去,怎么向族长大人禀告呢?” 葛光冷哼了一声:“葛谣虽然是我的妹妹,但是她为了一己之私,不顾整个葛家的大局,竟然逃婚。为了区区一个女子,却要牺牲我们这些大好男儿,不值得!传令下去,我们突围!让那些下贱的奴隶,留下断后。是时候,让他们为主人贡献生命了。” “遵命!”左右连忙传达命令。 北原部族,常年征战。一些战败的蛊师,就成了奴隶。奴隶地位低下,必要时,就会被当成炮灰给无情地抛弃掉。 很快,蛊师分成了两队。 一对奴隶,留在山坡上,用自己的生命来阻敌。而另一队则在葛光的带领下,开始往西突围。 “杀杀杀!”葛光冲杀在第一线,骑着驼狼,马刀连连挥舞,狂野而又勇武。 “保护少主!”他身后的蛊师们,也都是五大三粗的北原男儿,骑着驼狼,紧密地团结在葛光的周围。 刷! 忽然,一道巨大的三叶风刃,飚射而来。 “少主!”一位忠心耿耿的蛊师,大声示警,首先反应过来。 他的空窍中没有一丝真元,干脆骑着驼狼猛冲到前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风刃。 没有任何的意外,他被风刃直接切成两半,命丧顷刻。 风刃衰减到两叶,仍旧向葛光斩来。 葛光反应过来,连忙举起马刀格挡。 砰! 风刃爆炸,马刀碎裂,葛光大吐一口鲜血,从驼狼的背上掉下来。 “少族长!”身后的蛊师连忙将其护住,但这样一来,突围也失败了。源源不断的风狼,从两侧包拢过来,重新将他们牢牢地包围。 风狼群静静地散出一条通路,夭矫健美的风狼王,缓缓迈步,顺着这条通道,来到众人的面前。 千兽王! 它体型庞大,犹如战马。一身爽利的深绿色狼毛,狼瞳如翠绿的宝石,它交替迈步,缓缓走来,竟然给葛光等人一种优雅高贵的感觉。 这时,留守在山丘顶上的奴隶蛊师,已经被彻底消灭。大批的风狼从身后杀到。 众蛊师早已真元匮乏,风狼王的到来引发了众人的一阵骚动。 有人要拖着葛光后退,但葛光一甩胳膊,挣扎地站起来,他大声吼着:“怕什么!没有真元,我还有拳脚和牙齿!勇士们,不要让这些畜生看轻了。用我们的血来证明,我们是勇敢的葛家族人!” 众人被他这么一鼓舞,顿时士气大振,皆萌发了死志。 风狼王脚步一缓,忽然掉转头颅,看向战场东侧。 一大群紫黑色的毒须狼,在迅速地接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