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蛮家邀请 - 蛊真人

第三十九节:蛮家邀请

?在以强者为尊,拳头为大的北原,蛮多居然还受着父亲宠爱,调动家老,挑战整个葛家。足以可见他的手腕和勇气,绝非普通的纨绔公子。 方源眼中含着笑意:“我常山阴有缘在葛家做客,也知道北原上的规矩,本不该多管别人家的事情。但我刚刚听到,这位老弟拿出了十万元石。我最近正缺元石,送上门来的钱财,我能不要么?” 石武听了这话,恨不得立即抽打自己的嘴巴。 “自己这嘴真是欠抽啊。竟然引来了一位四转高手。”他的心中充满了苦涩。 蛮多干笑几声:“这事情好办得很,前辈缺少元石,晚辈愿意奉上五十万块元石!” 言下之意,就是让方源袖手旁观。 一时间,葛家众人都紧张地看向方源。 方源虽然是传说中的英雄,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英雄还少吗? 更何况还有一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葛家落魄至此,而蛮家又如此势大。人家常山阴根本是个外人,没有出手相助的理由。 此刻,方源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他的态度将决定整个局面的走向。 众目睽睽之下,方源傲然一笑:“君子爱财取之以道。送上门来的五十万,我觉得轻飘飘的。但是通过战斗得来的十万元石,我却觉得沉甸可贵。来吧,按照北原的规矩,这场战斗我接下了。” 方源迈步走下场。 “常山阴叔叔!”葛光一时感动得泪流满面,不知道说什么好,在方源身后呐喊。 葛家一干家老,也无不感慨万千。 “不愧是常山阴,正道英雄!” “重利之下毫不动心,多么富有正义感的人呐。” “这世道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常山阴将是我族永远的客人!” 蛮多脸色阴沉,极为难看。他也知道多说无益,索性闭上嘴巴,看向石武。 石武感受到蛮多的目光,心中苦涩万分。 他刚刚归附了蛮家不久,成了蛮家的外姓家老,自然立功心切。蛮多虽然修为不足,但到底是族长的三儿子,又向他明说葛家老族长病重,他这才跟着蛮多过来挑战。没想到的是,却碰上了常山阴! 对方的气息虽然只是四转初阶,而自己已经是三转巅峰,看似相差不多。但石武深刻的明白,这个大境界落差下的实力鸿沟。 但现在情势已经骑虎难下,若是避战不出,会受到外人的强烈鄙视。在崇尚勇武的北原,是混不下去的。 石武暗暗咬牙,硬着头皮上场了。 “请赐教。”他向方源深深一礼,勉强笑着。 方源淡淡点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是身躯表面却是迅速地长出淡青色的狼毛。 狼毛覆盖了他的全身,耳朵上,脸部,甚至脚掌手掌,都是如此。 “这是天青狼皮蛊。”石武心头一沉,天青狼皮蛊是四转蛊虫中的大路货色。但就算如此,这层防御,也不是三转蛊能够轻易洞穿的。 方源身后的葛家众人,无不聚精会神,目光炯炯,期待着方源大发神威。 甚至还有人大喝:“干死这个家伙,他杀了我族的三家老!” 石武听到这话,心肝顿时一颤,暗中叫苦不迭,觉得自己大祸临头了:“糟糕啊!我之前战斗了两场,空窍真元不足三成。本来巅峰状态,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现在?” 望着动作僵硬,目光闪烁的石武,方源心中冷笑一声。这个人已经斗志全无,就算有十成的战力,也发挥不出一半。更何况他战过几场,本身真元早就不足。 这种对手,放在方源的眼中,简直就是引颈待戮的板上鱼肉。 但是方源却不想杀他。 杀他干嘛? 他是蛮家招来的外姓家老,杀了他,等若是给蛮家一记响亮的耳光。方源虽然不怕麻烦,但是也不想惹这些无谓的麻烦。 石武虽然杀了葛家家老,但葛家关他屁事! “来吧!”方源脚下一踏,催动狼奔蛊,整个人如利箭般猛地窜了出去,甚至拖出了残影。 石武早就心神涣散,看到方源气势如此凶猛,吓得连忙后退。 同时,他撑起三片飞旋的骨盾。 啪啪啪! 方源如影随形,近身缠斗,连续三次猛烈出手,依次将骨盾击爆。 石武一个驴打滚,又称起三片骨盾。 啪啪啪。 方源闪电般的进攻下,这三片骨盾再次崩溃。 他现在有二十钧的力量,虽然发挥不出全部,但击破这骨盾还是小意思的。 “还有什么,都使出来吧。”方源没有再进攻,留给石武一个喘息的机会。 石武满头的冷汗,暗自咬牙,双手一搓,搓出两柄铁骨板斧。 “哇呀呀!”他大叫着,手持板斧,抢攻而上。 “呵呵呵。”方源轻笑几声,却不进攻,直接将双手束在身后,单靠狼行蛊移动。 他走位飘忽不定,宛若风中柳絮,狼背蜂腰的身材更显得潇洒不群。 石武大声怒吼,不管双斧怎么舞动,都捉不住方源的一片衣角,完全成了方源的衬托。 “躺下吧。”方源轻声叹息,忽然伸出手指,似缓实快,轻轻一点斧头。 石武就被方源绕得晕头转向,受到这股力量,顿时失去平衡,一头栽倒下去,摔了个狗吃屎。 葛家众人看到他这番狼狈模样,顿时轰然喝彩,欢呼声震天作响,渐渐形成一个喊声:“杀了他,杀了他!” 石武满脸灰暗,斗志几乎消散殆尽。方源完全掌握了局面,简直就像是狮虎戏弄绵羊。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方源的对手,越是这样觉得,他的战力就越发挥不出来,现实情况就越加糟糕。 一旁的蛮多,心也沉入谷底。 “可恶,石武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真正发挥出来,已经被对方吓破了胆子!不过就算如此,这个四转蛊师也实在太强了。闲庭信步之间,就将石武家老击倒。唉,石武要死了。我此行折损了一个家老,恐怕回去之后也要受到兄弟们的责难!”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方源没有再出手。 “你不过区区三转,我以四转修为杀你,会让人误以为我堂堂的常山阴以大欺小呢。你走吧。”方源摆摆手。 “常山阴叔叔!不能放过这个小人啊。”身后,葛光叫着。 但方源却不理会他。 石武反应过来,立即爬起身,脸上全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喜悦:“谢大人不杀之恩,谢大人不杀之恩。” 方源皱起眉头:“快滚。” “是是是。”石武掉头就走。 “前辈,告辞了。”蛮多行了一礼,跨上战马。一行人在葛家的嘲讽喝骂声中,灰溜溜地走了。 …… “父亲,孩儿办事不利,这次来是向您请罪的。”蛮多跪倒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蛮家族长身躯雄壮,有四转巅峰的修为。他大马金刀地坐在虎皮座椅上,抬眼看了一眼脚下的蛮多:“这次葛家老族长卧病在床,你又带了数位三转的高手,居然也会失利?你的确办事不利,不过我听下人的汇报,说是葛家忽然请出了一位四转的高手?” “的确是这样的。石武家老就是被他所败。此人只是小试牛刀,就将我方最强的石武家老恣意耍弄,实在强得有些深不可测。不过,此事一直是孩儿负责,全怪孩儿情报功夫做得不到位,这才遭受失败。孩儿心中愧疚,请父亲快处罚孩儿吧!”蛮多满目通红,含泪哽咽。 蛮家族长听到蛮多这么说,反而语气缓和下来:“站起来,你这次虽然办事不利,但到底也是我的儿子。将具体的情况说一说吧。” 蛮多便开口,详细地叙述当日的情景。 但刚刚说了开头,蛮家族长就惊得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双目紧紧盯着蛮多道:“他自称常山阴?是哪个常山阴?你确定他的名字就是常山阴?” “给孩儿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欺瞒父亲啊。”蛮多连忙澄清道。 蛮家族长一阵愣神。 “父亲,父亲。”蛮多不得不轻声呼唤,“难道这个常山阴,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吗?” 蛮家族长脱离恍惚的状态,回过神来,目光凝重:“现在还不好说,也有可能是冒牌货。但如果是真的,那北原就又多出一个人物了……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我亲自处理。” 蛮多吓了一跳,父亲日理万机,居然要亲自处理这件事情,可见常山阴此人的重要性。 “常山阴,常山阴,你究竟是何等人物?” …… 几天之后,葛家。 “前些日子,多谢山阴老弟仗义相助。这里是五十万元石,聊表心意,还请收下。”葛家老族长满脸憔悴,失女之痛,让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方源没有推辞了几句后,收了下来:“这些日子一直住在贵族,出手相助也是朋友间应当做的。只是我的确缺少元石用度,这些元石就当是暂借的。” “山阴老弟高风亮节,不愧是北原的英雄好汉啊。”老族长正说着,就有下属过来禀告,还送来一份拜帖,还有一份礼盒。 老族长的脸色变得凝重,将这拜帖和礼盒递给方源:“山阴老弟,蛮家族长知道你在这里,这次是来邀请你去他族中做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