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魂道蛊仙名鬼王 - 蛊真人

第四十一节:魂道蛊仙名鬼王

?夜空中,明月朗照。 一片庞大的阴云似缓实快,从方源等人的头顶掠过,向南急行五千里,飘到一处无名的小山丘的上空。 阴云遮盖了清丽的月光,投下大片的阴影,黑暗覆盖着这片山丘。 阴云悬停不动,从中飞出一道剑光,正是飞剑传书蛊。 飞剑传书蛊射到山丘上,忽然遁入某个空间,消失不见。 须臾,小山丘微微一震,一抹红光徐徐绽放而出。 红光灿烂,赤如晚霞,又凝成一团,仿佛夜里升腾出了一个红太阳。 一时间,方圆数百里都被照的一片红艳艳。 从这颗小红太阳中,延伸出一道碧玉拱桥。 一位六转蛊仙,青年模样,大圆脸,白白净净,踏上拱桥,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雪狐皮袍,满面红光,仰头对着头顶上的阴云朗笑道:“鬼王,别来无恙啊。” 磔磔磔磔…… 随着嘶哑难听的笑声,从滚滚的阴云中飞射出一道人影。 他散发着六转蛊仙的磅礴气息,正是鬼王。 鬼王飞速落下,眼看着就要撞上地面。忽然他的背后,伸出一对宽大的青黑蝠翅。 蝠翅缓缓拍打,使其悬浮在半空中,和桥上的六转蛊仙遥相面对。 “红玉散人,这是我答应给你的熔岩蝙蝠,总共三百五十万只,你点一点吧。”鬼王开口,他的声音十分沙哑难听,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 他的容貌也是丑陋不堪。披头散发,额头高高鼓起,眼眶深陷,双眼紧闭,耳朵又大又招风,一只耳朵几乎有他的脑袋的一半大小。 红玉散人闻言,便抬起头,望向头顶上空的阴云。 他原本棕色的双眼,开始渐渐发热发红,好像是铁丝烧热之后的那种颜色。 目光变得灼热,宛若实质,穿透阴云后,看到里面飞腾着密密麻麻的蝙蝠。 这些蝙蝠,浑身暗红,散发着巨大的热量。喳喳乱叫,拥挤在一起。 红玉散人目光一扫,满意地点了点头:“的确是三百五十万只,有了这些熔岩蝙蝠,我的红玉福地就不需要每月向地底排出熔岩,可以自我消化不说,还能得益。这些熔岩蝙蝠,我就都收下了。” “磔磔磔磔……”鬼王大笑几声,阴云破裂,蝙蝠失去束缚,立即飞腾而出。 这些熔岩蝙蝠并不四处乱飞,而是快速降落,仿佛是一道黑红色的瀑布,一头扎进小太阳当中。 每个福地的门扉,都各有奇异。 这小太阳,正是红玉福地的门扉。 带这些乱糟糟的蝙蝠大军,统统地飞进红玉福地之后,鬼王开口道:“红玉散人,你既然已经收下了这些蝙蝠,那么就是答应我共闯琅琊福地了。” “当然,我红玉散人什么时候失信过?一个月后,必定到达琅琊福地。不过琅琊福地中地灵犹在。单靠我们两个硬闯,恐怕有力未逮啊。”红玉散人担忧地道。 “这个你不用的担心,我还另外请了花海三仙助拳。”鬼王道。 “哦?正道的花海三仙都能被请动?”红玉散人稍稍惊奇了一下。 “哼,何谓魔,何谓正?不过都是利益罢了。琅琊福地中,贮藏着无数秘方。由不得花海三仙不动心。”鬼王对这些正道蛊仙嗤之以鼻。 “哈哈,说的也是!我还要好好安排这些蝙蝠,鬼王,我不送了。”红玉散人笑了笑道。 鬼王冷哼一声,背后一对青黑的蝠翅猛的一振,带动他的身形,如电般射入阴云当中。 乌云滚滚,向北飞去,一路上遮天蔽月。 行进到腐毒草原的上空,阴云猛地止住,鬼王停了下来,面色疑惑:“咦?怎么回事!竟然有仙蛊的气息?” 他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飞降而落,站着的地方,真是方源和葛谣第一次见面的地点。。 “虽然仙蛊的气息,已经清淡无比,但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仙蛊!古怪,单单有仙蛊气息,却没有蛊仙的气息。难道说这是一只野生的仙蛊?不,不对,这里有人为的痕迹。这么说,一个凡人蛊师得到了仙蛊?” 鬼王推测到这里,不禁喜上眉梢。 他晋升为蛊仙,已经有五十多年,但手中还没有一只仙蛊。只用着五转蛊虫。 仙蛊稀罕无比,很多蛊仙终其一生,都没有一只仙蛊。 “难道我鬼王辛辛苦苦了大半生,终于到今天,运气来了?”仙蛊的诱惑力是巨大的,鬼王也不禁怦然心动。 他蝠翅一振,顺着仙蛊的气息,飞行过去。 他要顺藤摸瓜。 片刻后,他停了下来,在他的面前是一片鬼脸葵海。 “想不到这里,居然生长着这么多的鬼脸葵。磔磔磔磔,都收了!”鬼王冷笑几声,他虽然紧闭双眼,但似乎并不妨碍他的视野。 他心念一动,头顶上空紧随着他一路而来的阴云,便滚滚流动,从空中落下来,宛若一个巨兽,一口咬在这一大片的葵花之上。 霎时,无数的鬼脸蛊,升腾起来,无数的鬼叫蛊,发出一阵阵的鬼叫声音。 “幽冥鬼爪!”鬼王伸手往前一探,一道巨大的绿色爪影,眨眼间生成出来,对准这些鬼叫蛊、鬼脸蛊大捞特捞。 一时间,无数的野蛊都被捕捉。 片刻之后,阴云重新升腾到天空中,地上的葵海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面积广大的凹坑。 “收获不错。”鬼王心情愉悦起来,相比较仙蛊,这算得上一个开胃的小菜了。 越过凹坑,鬼王眉头轻轻一皱:“怎么回事?仙蛊的气息变淡了?难道说,被封印了?” 他继续朝前飞行,一路上沿着定仙游的气息,速度极快。 一炷香的功夫后,他眉头微挑:“仙蛊的气息,从地面转移到上空了。怎么会有这般变化?” 他查探周围,几个呼吸后,弄明白了。 “原来这里是地刺鼠群的领地,这个凡人蛊师因此飞上空中去了。嘿,蛊虫倒是不错,居然有飞行蛊。” 鬼王嘿了一声,再度展翅,飞上天空。 他顺着方源曾经飞行的路线,在半途中自然也受到了影鸦群的攻击。 “一群杂毛小鸟。”鬼王不屑地冷哼一声,浑身轻轻一抖,顿时上百只苍白游魂,飞舞而出。 五转,百鬼夜行蛊! 游魂四下飞舞,撞在影鸦身上,就将其魂魄撞碎。影鸦肉身毫无伤势,一只只栽倒下去,摔在地上后,又被地刺鼠群迅速瓜分。 鬼王的恣意屠戮,使得这片区域血气浓郁,吸引了更多的影鸦群过来觅食。同时整个地刺鼠群也被惊动,无数地刺,顺着圆洞飞射而上,企图将鬼王洞穿。 鬼王磔磔大笑,不断催动百鬼夜行蛊,又催动数百只鬼脸蛊。 一时间,天空中无数游魂,混同鬼脸不断飞舞盘旋。仿佛是一个磨盘,绞杀一切。 成百上千的影鸦,像是饺子下锅,一个个栽倒到地上。地刺鼠群迎来一场饕餮盛宴,但飞下来的游魂鬼脸也会对其造成伤亡。 一根根地刺,打在鬼王的身上,被他身上覆盖的黑色玄光,尽数挡下。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影鸦,举着钢爪袭来。 鬼王不闪不避,径直飞行。 若换做任何一个五转蛊师,在这样的情形下,每分每秒都遭受无数的攻击,只坚持片刻,就会真元耗尽。 但蛊仙拥有仙元。一颗青提仙元,就能稀释成无边的元气,充斥整个福地数十年,上百年都不稀薄。 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位蛊仙,都拥有无尽的真元可以无限地,持续不断地使用五转蛊! 在牺牲了数千只影鸦之后,影鸦群惊惶撤退。 鬼王也不追击,飞过地刺鼠群的地盘后,在方源曾经落下的地方,也降落下来。 在这里,方源对皓珠蛊使用了蒙尘蛊。 “气息又变淡了!凡蛊怎么可能封印得了仙蛊?不,还有一种可能,这只仙蛊伤势很重,濒临死亡!看来我得抓紧了。”鬼王感到一阵紧迫的压力,他贴着地面,继续急飞。 又用另一只五转蛊虫加速,速度极快。 两柱香之后,他来到常山阴和哈突骨生死激战的战场。 在这里,方源取出了常山阴的尸身,又用了暗投蛊,将定仙游的气息再度压下去。 察觉到仙蛊的气息,已经微不可察,鬼王的耐心也快到达了极限。他稍微停留了一下,用侦察蛊查看了周围,没有任何重大的发现后,他就继续赶路。 “这只仙蛊,一定会是我的。活要见蛊,死要见尸!”鬼王低空飞行,心中暗暗发狠。 …… 酒宴已经进行了许久,有少女载歌载舞,有美酒美食,热烈的氛围中,方源已经和蛮图称兄道弟。 “蛮图兄,这杯酒我敬你。葛家的事情,还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多通融通融啊。”方源举起酒杯,一口喝下。 蛮图露出为难之色,把杯中的酒喝进肚子里后,他道:“常兄的酒,我不敢不喝。但是红炎谷地方狭小,我们蛮家扩张得比较快,人口庞大。若再加上一个葛家,恐怕……再者,葛家言而无信,明明答应的婚事,居然一再拖延,甚至反悔。实在令人气愤!” 蛮图语气气愤,实则心中早有谋算。 他一心想吞并葛家,但苦于找不到借口。同时葛家老族长也是四转蛊师,葛家元气还在,蛮族不可能一口吞下。 所以,当蛮多向他提出婚事的时候,他欣然同意。 后来葛家传来葛谣的死讯,蛮图丝毫不信。在他看来,这是葛家看出他吞并本家意图,所以想出来的对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