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夜袭 - 蛊真人

第五十节:夜袭

?天空中星辰稀疏。 夜晚的草原,寒风冰凉彻骨。 两只驼狼上,载着葛家的侦察蛊师,一老一少。 “呼呼呼,好冷呐。”年轻的蛊师蜷缩着身子,哈着热气。 “让你多穿一些衣衫,你偏不去做。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蛊师呵呵取笑着,他穿着厚实的皮袍,长袖长靴,还有毡帽,一点都不感觉到冷。 “大叔,我这不是第一次侦察,缺少经验嘛。”青年蛊师小声咕哝着,并且发誓,“他娘的,明天我外出侦察,一定穿上最厚实的衣服。” “也不要太过于厚实。过厚的衣服,会在作战中影响你的动作。而且过于温暖,就容易睡去。我们是葛家的眼睛,需要时刻的警惕。最好是稍微保暖,静止久了又会感到寒冷,这种程度最好,能无形地督促你不断侦察。”老蛊师表情严肃,传授着经验。 距离龟背狼群的防守战,已经过去了三天。 老蛊师原本的搭档,死在战场上,年轻蛊师补充进来,还显得稚嫩,需要老蛊师的引领。 “大叔……”年轻蛊师刚要开口。 “嘘!”老蛊师忽然伸手阻止,他双眼眯起来,盯着远方忽然亮起的光亮。 “那是什么?”老蛊师瞬间警惕起来,催动侦察蛊,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小子,快用你的手耳蛊听听!”老蛊师命令道。 “是!”年轻的蛊师不敢大意,连忙翻身,下了驼狼,伸出右手。 随着真元关注进去,他的右手掌心,像是青草冒出一般,生出一股肉芽。肉芽绽放开来,形成一只耳朵。 年轻人将右手耳朵紧紧地贴住地面,倾听动静。 “没什么啊,只有风声而已。”年轻蛊师侧耳倾听,毫无结果。 他笑起来:“大叔,你怪吓唬人的。什么屁事都没有。” “也许大战刚刚结束,是我太紧张了吧。”老蛊师叹了一口气。他刚刚又看了一遍,没有任何的异常,他觉得或许是方才自己眼花了。 “紧张什么呀。我族有老族长在,更有狼王常山阴同行。再来一群龟背狼也不怕啊。”年轻人谈到方源时,目光闪动,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崇敬之色。 “是啊,有狼王的帮助,的确是我族的幸运啊。”老蛊师回想起来当时战场上的情景,也是一脸的感慨。 嗖嗖嗖! 忽然,箭矢破空声迅速传来! “什么人?”老蛊师大喝一声,下意识地从驼狼背上跳下来,顺势翻滚了几圈。 哚哚哚…… 一连串的尖锐骨矛,插在地上。 “敌袭!”老蛊师的脑海中,第一时间蹦出这个念头。他连忙站起来,向年轻蛊师的方向匆匆一瞥。 年轻人已经被骨矛洞穿,惨死当场。 老蛊师心中抽搐了一下,来不及悲伤,立即从空窍中取出信号蛊。 但他还未来得及驱动,就遭到了致命的攻击。 他像是一座石像,呆立在原地。一条血线在他的脖颈上,渐渐地浮现出来,然后越来越明显。 最终,他的头颅一歪,从脖子上彻底脱离,掉落在草地上。 鲜血就像是喷泉,从他的脖颈处喷涌出来。 几道身影从阴暗中走出来,为首的正是蛮家外姓家老石武。他看着眼前的两具尸体,傲然地道:“这种程度的蝼蚁,杀他们易如反掌。” “家老大人威武!” “有家老大人出马,葛家的这些侦察蛊师,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几位随从蛊师立即大拍马屁。 石武受用地眯起双眼,将目光投向葛家大部队的方向:“哼,之前葛家能胜,是因为侦察得利,提前做了大量的准备。这次族长大人几乎将所有的家老都派遣过来,葛家这次在劫难逃!嘿嘿嘿,我真想看看,当上万头夜狼突袭营地时,葛家那些人惊恐慌乱的表情。” 葛家虽然已经迁徙了数天,远离了红炎谷,更成功地击退了龟背狼群,但是蛮家并没有打算放弃。 在距离龟背狼群袭击的三天之后,蛮家蛊师暗暗引领着第二波夜狼群,向葛家扑去。同时,蛮家的家老们也随之出动,斩杀葛家大量的侦察蛊师。 一场巨大的阴谋,已经针对葛家展开了。 当这支万狼群被发现的时候,它们已经距离葛家营地,只有一百里。 “狼袭!狼袭!”高塔上的侦察蛊师大喊。 嗖嗖嗖…… 数只信号蛊发射到上空,爆成一团团璀璨的烟火。 “都起来,有狼,上万头的夜狼!!”沉睡中的葛家营地,惊醒过来。 “速速报告族长!”侦察蛊师拼尽全力飞奔。 葛家营地各处,都渐渐走出人影,疑惑的问话,慌乱的呼喊声连成一片。 王帐中,葛家老族长得知这一消息后,脸色大变。 “这些侦察蛊师该死!”这是老族长的第一个念头。 但他旋即眉头深皱。夜狼纵然在夜色中难以察觉,但如此众多的夜狼,为什么没有侦察蛊师提前来汇报? 精明的他敏锐地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连忙将这些联想,摒除脑后。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夜狼群距离营地如此之近,想要搭建防御工事,已经来不及了!该怎么办?” 茫茫的黑夜中,敌情并不清楚。 葛家老族长只知道,这支狼群数量众多,至少是支万狼群。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狼群。蛮家蛊师会不会潜伏在周围? 急切之间想不出对策,葛家老族长只好大吼:“快传我命令,所有葛家蛊师汇集王帐!” 夜狼群速度极快,冲至葛家营地。 “狼群来了!” “挡住,一定要挡住它们!” “快,催动光球蛊。” 一位身处前线的蛊师,朝着天空,射出一只二转的光球蛊。 在光球的照耀下,密密麻麻的夜狼群显露出来。 这些夜狼,体型修长,身姿矫健,黑色油亮的皮肤,没有毛。黑色的狼瞳,和爪牙,都在散发着残冷的凶芒。 一头百狼王咆哮一声,冲撞过来。 “我的老天!”蛊师只来得及惊叫一声,就被狼王扑杀当场。 夜狼群如一股激流,将营地周围简易的木桩冲垮,然后狠狠地杀入到营地当中。 这时,葛家的蛊师们还在向中央的王帐汇集。 庞大的外部营地,则已经陷入到地狱当中。群狼兴奋的嘶吼声,人群濒死的哀嚎声,恐惧的惊叫声一齐爆发出来。 夜狼行动迅速,冲垮一个个的帐篷。很多凡人还在梦中,就被残忍地杀死。 他们用死亡和鲜血,做出了警示。 内部的营地,惊惧的人群汹涌而出,纠缠在一起,相互踩踏,疯狂奔走。 啸营了! 葛家老族长站在王帐外,看到这一幕,睚眦欲裂,心痛得滴血。 狼群屠戮的确会造成人员伤亡,但更大的伤亡,是人群踩踏造成的。如此混乱的局面,已经失控,让葛家老族长组织人群,进行反击的企图化为泡影。 大多数的蛊师,都被困在混乱的人群当中。 只有大部分的家老,少数的精英蛊师,成功地汇集到王帐这边。 “大势已去!” 葛家老族长痛苦地闭上双眼,手脚冰凉,陷入到深深的绝望和悔恨之中。 “经此一战,就算侥幸收拢残众,葛家也会沦落到小型家族!葛家是在我手中衰落的,我愧对列祖列宗!我是葛家的罪人啊!” 王帐中,家老们有的在大吼,有的则神情呆滞,有的一片慌乱。 “葛家还没有完,诸位,如今只有一法,才能力挽狂澜!”伴随着一个声音,方源闯进王帐。 葛家老族长双眼亮起,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贤弟快说!”他看着方源,急切地问道。 方源开门见山,斩钉截铁地道:“如今葛家大乱,根本就防守不住,局面已经崩溃。唯有以攻代守,才有一线生机。” “狼王你的意思是?”葛家老族长沉吟。 众人面面相觑。 方源淡淡一笑:“葛老哥,你忘了我的手中,有一只四转驭狼蛊吗?” 他环顾左右,将众人的脸色看在眼里,又接着道:“在王帐这里的,都是葛家的精锐,最强的战力。我们即刻出发,组成一只队伍,逆流而上,直取万狼王。战阵中,我将万狼王收服,整个局面都将翻转!” 众家老们脸色骤变。 这是个最糟糕透顶的主意了! 要知道,历来对方兽群,蛊师们都是凭险据守,打消耗战,即便这样也是伤亡巨大。现在居然要以血肉之躯,逆冲万兽阵势,于万千狼群当中直接刺杀万狼王,这简直是找死的行径。 这个办法风险太大,若是是其他人说了,恐怕都要找到愤怒的呵斥,以及无情的嘲讽。 但是现在常山阴提了出来的,众人只能沉默。 “疯狂,太疯狂了。”一位家老口中喃喃。 其他人表现犹豫不决的神情,逆冲狼群,简直是九死一生。说白了,就是要自己奉献出生命,换取整个家族的生存。 这些三转蛊师,成为上位者太久,平时养尊处优,各个都惜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