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英雄的呼唤 - 蛊真人

第五十一节:英雄的呼唤

?葛家老族长也在犹豫,他倒不是贪生怕死,到了他这个岁数,修为停滞不前,对生死也看淡了。 他犹豫的是,是否要采纳这个方法。 如今葛家大势已去,但并不代表灭亡。 凡人死光了,大不了就去抢,在蛊师眼中,凡人只是一个数字。只要蛊师在,家老们健在,家族的架子就在。 只是现在撤退,放弃其他人,只剩下葛家高层。恐怕暂时就得投靠蛮家了。 而蛮家早就有吞并葛家之心,这只夜狼群的到来,恐怕就是他们的一个阴谋啊! 但如果采纳方源的这个办法,那风险实在是太高了。一旦失败,葛家高层完了,再多的凡人也只是被外人吞并的羊群。 “父亲,诸位叔叔伯伯,我觉得常叔叔说的对,只有这样做才能拯救整个部族啊!”葛光开口道,看着犹豫的众人,他感到一阵心凉。 他还年轻,有着热血。关键时刻,见识到了众人的本色,他从未发现葛家竟然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方源心中冷笑一声。 当他得知狼群攻杀进来的时候,他先是一惊,旋即就是喜悦。 如果他趁势收服了这只万兽王,那么他的实力将再现有的基础上,再增一倍! 这是个绝世的良机,他当然想把握住。但是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奴役住万狼王,就必须要葛家众人的帮助。 冲阵的确是有风险,但对于方源来讲,危机不大。 他是四转蛊师,同时又有三转鹰翼蛊,时局不利,大不了就飞着逃走。 放任着葛家就这样败落,实在太可惜了。既然要利用,就要利用到最大化。 “诸位!”方源轻喝一声,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他舌战春雷,低吼道:“你们还在等什么?你们还犹豫什么?葛家的男儿就是这样贪生怕死吗?!” “你们听听外面,那是葛家的族人在惨叫。这些可恶的夜狼,在屠戮我们的父母,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妻子,我们的耳女!葛家如果在今夜灭亡,你们都成了丧家之犬。” “你们能忍心看着我们的亲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这样死去吗?我不能!虽然我常山阴不过是个外人,但是和你们相处的这段日子里,我感受到温暖,感受到葛家血脉中蕴藏的浓浓的爱。为了朋友,为了世间的正义,我要冲上去,为大家争取一份生机。” “葛家的男儿,你们的马刀还在不在?你们的先祖有灵,在看着你们。难道你们的血液里流淌的是懦弱和胆小吗?” 方源正气凛然,连番怒吼,声势惊人。 他的声音很大,连王帐外的蛊师都被吸引。众家老们都用惊异的目光,盯着他看。 什么是英雄? 挽狂澜于既倒,只是英雄的力量。 而每每在关键的时刻,危难的关头,挺身而出,迎难而上,带给他人自信与勇气。这才是英雄的风采! 葛光听着方源的低吼声,整个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 这一刻,方源的形象,是如此的高大,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里。 他双眼发亮,眼眶泛红,心脏砰砰直跳,只感觉热血在胸腔中沸腾。 刷的一声,葛光催动马刀蛊,右手紧紧握住,高举手中的马刀。 紧接着,这个年轻的葛家少族长大声吼道:“不!葛家的勇武还在。葛家的马刀还在!先祖在上,注视着我们这些子孙后辈!狼王啊,其他人怕死,但我葛光愿意随你赴死!!” 这番话,顿时将场中的几位脾气火爆的家老,刺激得羞恼怒吼。 “大不了是个死罢了,怕他个鸟蛋!” “狗屁的夜狼群,老子干死你!” “狼王,少族长,冲阵的队伍算我葛德一份!” 这几人不仅应和了,又用不屑、蔑视的目光,扫视左右。 更多的人被激起了杀性,北原人向来彪悍。 “杀!用我们的血来证明葛家男儿的勇武!” “死战,死战!” “算我一份,我也要参战!!” 狂热的氛围,渐渐充斥王帐。 即便是不想参加这个行动的家老,也声称要算自己一份。他们不想落得个贪生怕死的名声。在尚武的北原,一旦有了这个名声,那就会招人唾弃。 局面发展之快,令一直在犹豫的老族长措手不及。 他年老持重,不愿意赌博。 本来心中已经渐渐有撤退之意。只要有高层蛊师在,葛家就有底子,就可以重来。 但冲阵的话,风险太大了,黑夜茫茫不知道有多少头夜狼,除此之外,兴许还有蛮家的暗算,常山阴也未必能压服万狼王。就算众人冲杀出去,但万一夜狼王不硬拼,主动游走远离了呢? 方源的计划,漏洞太多,怎么也不靠谱。 “糟糕。”葛家老族长看到周围家老们通红的双眼,顿时明白先前的犹豫已经无用,如今只剩下一战。 “死战!死战!” “为了葛家,为了明天!” “生死存亡之际,正要看我等的热血豪勇了!” 王帐内外,一片喧哗声,士气暴涨,军心可用。 方源寥寥的几句话,就将局面引导到他想要的方向上。 众志成城,葛家老族长只好顺势而为,对方源深深一礼:“狼王,你是真正的英雄气概!今夜葛家的未来,就托付在你的手中。我们都会跟在你的狼群中,冲杀出去,直取万狼王。” 众人轰然领命。 方源目光一闪,葛家老族长的言外之意,就是要牺牲狼群,来保全葛家蛊师。 不过牺牲一些也无所谓。只要万狼王到手,怎么都是赚! “诸位,随我一起冲上去!”方源大吼一声,带领着全部的蛊师,杀出王帐。 一些百狼王、千狼王也汇集过来。 “常老弟,为何怎么只有这些?你的狼王呢?你的狼群大军呢?”老族长质问,心头猛沉。 方源肚中暗自冷笑,凭什么要牺牲自家的狼王,来减少你们葛家的牺牲? 万物都生活在这片天地下,众生皆是平等,从来就没有谁生来高贵,谁生来低贱。 狼和人的本质都是生命,抛开立场不谈,狼和人都是平等的。 凭什么要为人,而牺牲狼的性命?难道人生来,就比狼高贵吗? 不是的。 任何的高贵和低贱,都是阶级。而阶级都是力量差距的衍生。 不论地球还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法则就是优胜劣汰,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所谓的高贵,都有个基础那就是力量的强大。没有这个基础,再纯洁高雅的贵妇,也不过是人尽可夫的婊子! 方源先前需要葛家同行,是因为他狼群稀少,独自赶路,风险较大,困难较多。 但现在,他有万狼群,葛家的利用价值就少很多了。 狼群听命自己,让它们生便生,让它们死就死。但葛家人能做到吗? “为了外人,而牺牲自己的亲信?你当我真像你们一样,是热血上头的脑残吗?”心中虽然是如此的不屑,但方源脸上则自信温和地笑着,对葛家老族长道,“葛老哥勿忧,现在场面混乱,牧场也被冲垮,狼群都被分割了。我已经命令狼王们整合,不久后,我们将会有一支偏军支援的。” 葛家老族长深深地看着方源,正欲开口。 但方源已经不给他机会,大吼道:“诸位,葛家的生死存亡就在这一刻。跟我冲啊!” 说着,双腿夹紧,催促着胯下驼狼,一马当先。 “杀!” “杀死这些狼崽子!” “为了葛家,为了明天!” 众人跟着狂吼,少族长葛光紧随方源身后。 葛家老族长气得一把抓回自己的儿子,在他耳边大吼:“记住,你是葛家的少族长!” 然后父子两人,在众人的夹裹中,展开了对夜狼群的冲锋。 两位四转,十七位三转,以及二转精英若干,汇集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是一柄钢刀,直接插进战场。 他们气势汹汹,一路无狼可阻挡他们,很快就冲出营地,直指夜狼万兽王。 一出了营地,众人顿时感到压力大增。尤其是外围的蛊师,眼中全是夜狼。 风刃、水龙、拳石、金锥……种种攻势,像是廉价的烟火,猛烈地绽放。群狼被打得措手不及,牺牲无数。 众人杀出一条血路来。 嗷呜! 万狼王的一声呼啸中,十二头千狼王,数十头百狼王汇集起来,从四面八方向方源等人奔袭而来。 万狼王看破了方源的想法,针锋相对,以精英对战精英。 方源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缩到队伍的最内围,他狂热地高喊:“冲冲冲!加快速度,再不冲上去,我们都要完蛋!奴役了万狼王,我们就能反败为胜!” 片刻之后,百狼王、千狼王参战了。 队伍的前进速度,又下跌了一大截。许多二转精锐,都牺牲了。 “糟糕,真元不足了,只能发动自爆蛊……为了家族!”一位家老忽然高喊一声,越众而出,投身狼口。 狼王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将其咬住。 这位家老狞笑一声,轰的自爆,将这千狼王当场炸死! 这是冲锋以来,葛家首位家老的阵亡。 老族长看到这一幕,心中仿佛滴血。 这些家老都是葛家的根基,都是中流砥柱。看着他们死亡,老族长就仿佛看到葛家的王帐在渐渐坍塌。(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五十节:夜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