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五十三节:老族长之死 - 蛊真人

作品相关 第五十三节:老族长之死

?“阿爸!”那边葛光看到这样一幕,立刻嘶声狂吼,睚眦欲裂。 奋战蛊的效果消退了,夜狼王战意消散,放过了葛家老族长,被众人的攻势打退。 “就是此刻!”方源心中振奋,“苏醒”过来。 四转——驭狼蛊! 驭狼蛊化为一大蓬的轻烟,朝着夜狼王兜头而下,将其罩住。 这夜狼王战意消退,又身受重伤,意识已经近乎疯迷,现在又和方源的魂魄对拼。 方源的魂魄之强,已经高于百人魂。 夜狼王心中有强烈的抵触感,但是从方源的狼人魂中,它感受到一股同类的气息。 抵触感因此暴降,在方源的魂魄压迫之下,它没有坚持多久,被轻烟融进身体当中去了。 “成功了!”方源眼中精芒爆闪了一下。 狼烟蛊! 他旋即奔到这片战场上,喷吐出大股的狼烟,将夜狼王团团包裹。 夜狼王颇为严重的伤势,很快就稳定下来。 它发出悠长的狼嚎,在这叫声中,夜狼群混乱了一下,旋即掉头撤退。 葛家的危机,解除了! 但是幸存下来的蛊师们,却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他们纷纷围在一个深坑旁。 深坑中,躺着葛家老族长。 几位蛊师正趴在他的身边,拼尽全力治疗。 葛家老族长原本的身躯早就成为了一滩烂泥,但在这样的治疗下,他大半个身躯渐渐回复过来。 但是没有用! 他的伤势太重了,随着治疗的蛊师们的真元一一耗尽,救活老族长的微弱希望也彻底消失。 “阿爸,阿爸!”葛光跪在地上,抓着葛家老族长手,痛声疾呼。 “老族长……”其余的家老们,也都是泪流满面。 老族长回光返照,脸色涌现出一抹殷红,他也用力抓住葛光的手:“我的孩子,要小心……” 他刚想要说出常山阴这个名字,但就在这时,方源推开人群走了进来。 “葛老哥!”他的脸色尽是悲痛,双肩微微颤抖,洒下热泪。 老族长深深地望着方源,嘴巴翕动了几下,不得不话锋一转:“儿子,从今天起,你就是葛家的族长了!” “阿爸,你不能死,我还有很多的不足,我还要聆听你的教诲。葛家还需要你呀!”葛光呼唤着,眼泪磅礴。 老族长像是岸上的鱼,张开嘴巴无力地喘息着,他的目光涣散,浑身的知觉像是退潮的海浪迅速消失。 死亡的气息,已经浓郁无比。 “但是我放心不下啊!我真的有太多的放不下……” 心中的执念,让老族长鼓起最后一滴一丝的力量,他用力抓住葛光的手,涣散的目光也在一瞬间凝结起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让他微微浊气,晃动葛光的手:“孩子,你要记住你是葛家的族长。为了家族,你切勿莽撞,更忌意气用事!” 说完这话,老族长身体一僵,然后仰头软倒下去。 生命离他远去,这位尽心尽力,三十八岁上位,八十七岁战死沙场的葛家族长,为了葛家他鞠躬尽瘁,流尽最后一滴血。 在保卫葛家,抗击狼群的惨烈战斗中,他壮烈的牺牲了! “阿爸?阿爸!”葛光大吼着,不愿意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但事实就是事实,既然已经发生,就无法挽回或者篡改。 “阿爸……” “老族长……” 战场上,沉重的悲伤笼罩着,哭泣声萦绕在众人的耳畔。 …… 渐渐接近黎明,王帐中,明亮的灯光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 在拂晓时分,蛮图终于收到从前方送回来的信蛊。 “只要吞并了葛家,我们蛮家的势力就能扩大一倍!”怀着这样的期待,他展开信蛊,目光匆匆扫视。 很快,他的目光就黯淡了下来,眉宇间尽是失望之色。 “父亲大人,难道这一次我们蛮家几乎尽数出动,也没有成功吗?”蛮多坐在一旁,也守候了多时。 蛮图长叹一声:“原本夜狼群已经冲入葛家营地,但葛家族长和常山阴联手,汇集所有高阶战力,孤注一掷反攻。在狼群中,常山阴将夜狼王收服。使得原本糜烂溃败的局面戛然而止。葛家翻盘了……” “常山阴,又是常山阴……”蛮多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一忽儿,他眼前一亮,献计道:“父亲大人,我们还没有输,还有最后的第三波风狼群呢。我这里又有一计。” “哦?说说看。” “我们蛮家两次失败,真正的关键就在狼王常山阴的身上。这个人的确了得,只要摒除掉他,葛家等若是我们掌中的玩物。”蛮多道。 “你有什么计策,说吧,别卖关子。” 蛮多阴笑一声,侃侃而谈道:“常山阴这次收服了夜狼王,这是他的厉害之处,也是他的败笔。有了夜狼王,整个夜狼群都被收编了。这样强大的战力,已经超越了葛家全族。常山阴已经是葛家卧榻旁的猛兽,只要他稍稍动点坏心思,葛家就危险了。葛家族长这么精明的人物,肯定会忌惮,甚至会恐慌。我们就利用这个,散布流言,令葛家猜忌常山阴,离间他们双方。” 蛮图遗憾地叹息一声:“此计虽好,但已经无用武之地了。我刚刚没有告诉你,葛家的老族长已经战死在夜狼王的爪下。葛家已经由葛光继任了族长之位。” “什么?”蛮多惊愕当场,“那个老狐狸居然战死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葛家老族长这么一去,整个葛家就只剩下常山阴一位四转蛊师,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和他分庭抗礼。 再加上葛家经过两次大战消耗,而常山阴的狼群却暴涨到两万有余,双方的实力已经彻底倾覆过来。方源大势已去,威望之高,再不是区区流言就能撼动得了的。 “葛家老族长死了,但狼王健在,又收编了庞大的狼群。父亲大人,拿我们岂不是再无机会了?”蛮多十分不甘地问道。 蛮图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信蛊放到桌上,离开座位,背负双手,在王帐内踱步。 “还能怎么办?难道要让我们举族兴兵吗?葛谣的借口已经丟了,我们没有正当的理由。这次听了你的计谋,动用了家老,已经是稍稍越界了。常山阴,我们蛮家这次是败在这个人的手中啊。”蛮图长叹着。 “那接下来的第三波狼群……”蛮多迟疑,又问。 蛮图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已经进行到这一步,那就继续引过去。给葛家造成更多的损失吧。如果这些风狼群也被常山阴收编,那我就等着看堂堂狼王的笑话了!” …… 几天之后,方源主动出击,率领着大军,迎战风狼群。 在他的精心操纵下,获得大胜,除了斩杀了风狼万兽王之外,还收编了大量的千狼王、百狼王。 战后清点了一下,方源便发现,自己的狼群规模已经激长到三万五的庞大数目。 就像做生意一样,万事开头难,起步阶段是最艰难的,有了累积的资本之后,反而更容易扩张。 连续三场战斗下来,令方源的狼群大军已经基本成形。 但达到这种程度,葛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凡人死去上万的数目,大量的高层蛊师阵亡,家老只剩下一半不到,甚至就连葛家老族长也壮烈牺牲了。 “常叔叔,真是多亏了你,我们葛家才能真正脱离蛮家的掌控。”又过了几天,葛光主动拜访方源,并带了一只四转蛊无常骨。 “常叔叔对葛家的恩德,犹如山川大海。但葛家内外交困,想要报恩有力未逮。这只小小的四转蛊,是晚辈在族库中发现的,也许对叔叔有用,这就拿过来了。”葛光沉稳地道。 挫折使人成长。父亲死后,葛光就接任,成为族长。整个人像变了一样,沉稳了许多。 “你最近才开始担当族长,掌握族群,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跟我说一说。或者其他家老有没有不服的,也可以跟我说。”方源接过无常骨蛊,关切地问道。 “家老们有没有阴奉阳违的。只是如今家族里元石不足,粮草也损毁了大半,抚恤伤员等等令族库十分虚空。最近情况稳定了,之前几天甚至出现族人偷偷逃跑的情况。唉,尤其是食物这块,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半个月,粮食就消耗光了,整个部族都要挨饿。”葛光说到这里,看了看方源,目光有些闪烁。 方源呵呵一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贵族为了喂养我的狼群,的确负担很大。” 葛光连忙站起来:“晚辈惭愧,常叔叔有恩于我们葛家,但是现在却还要叔叔您……” “呵呵呵,无妨无妨。其实今天你就算不提,我也要说的。狼群数量的确过多,我也不愿拖累葛家。这样,接下来我会亲自率领狼群,出去觅食。同时在捕猎的时候,故意削减一些数目。产生的狼肉,可以做为葛家族人们的口粮。”方源温和地笑着。 “常叔叔,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能表达晚辈对您的敬仰之情!”葛光感动了,眼眶泛红,所谓患难见真情不外如此。 “说起来,你父亲的死我也有责任。毕竟这个想法,是我提出来的。狼群我会削弱到三王两千头。我会一路陪着葛家同行,我想葛家也需要这股力量护卫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侄明白。” 方源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努力,不要辜负你阿爸对你的期待。下去吧。” “是,小侄告退。” 望着葛光离开这里,方源心中冷笑一声。 年轻人就是稚嫩呐。若是葛家老族长在,恐怕这个时候,早已经开始千方百计地削弱狼群吧。 毕竟现在的方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