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节:琅琊福地 - 蛊真人

第五十四节:琅琊福地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照射在北原广袤无垠的草地上。 巨大的铁壳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徐徐盛开。从花房中,蹦出一只粉皮小兔子来。 这是花粉兔,是草原上常见的动物之一。 它并不挖洞,而是居住在铁壳花的花心中。铁壳花的花瓣,如钢铁般坚硬,可以有效的抵御那些豺狼猛禽的攻击。 花粉兔一蹦一跳,将鼻子凑到野花上,先嗅了嗅,发现没有毒,然后一口吞吃下去。 忽然,花粉兔双耳颤动了一下,心中陡然升腾起强烈的警兆。 嗖。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铁羽如箭,将其洞穿,射杀在茵茵草地上。 两个侦察蛊师,骑着驼狼,从远处跑来。 “老哥,你的铁羽箭蛊,简直百发百中啊。” “唉,家中的粮食越发少了。不得不打点野味,给家里人充饥啊。” 两人谈论着葛家的近况,都显得忧愁。 虽然方源削减了一些野狼数量,死去的狼也制成肉干,但对葛家这个庞大的族群来讲,只能缓和一丝供需的矛盾罢了。 随着家族粮草越来越少,葛家族人们也人心惶惶起来。 两位侦察蛊师,继续前行。 不久后,葛家的大部队也如同一头老迈的巨兽,挪移到这里来。 凡人们,大多牵着大胃马。稍微富裕一点的家庭,会有弯角奔牛牵着板车,板车上载满了物品。 蛊师们则大多骑在驼狼上,因为不用战斗,驼狼的背上也同时捆绑着大量的物资。 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只蜥屋蛊,如同鹿群中的大象一般,迈动着四肢,交替而行。 方源就身处在一只蜥屋蛊中,闭目养神。 自从他收服了大量的狼群之后,魂魄的负担就很重。每天必须保证至少两个时辰的睡眠,除此之外,还要时不时的休息养神。 奴道蛊师不是这么容易当的。 每个流派的蛊师,都有风光的一面,都有长处,同时他们也有弊端,也有各自的苦楚。 身躯随着蜥屋蛊的走动,缓缓一起一伏着,方源将心神投入到空窍中。 空窍中,真金海面微微波澜,晶壁透亮清明。这种程度,放在狐仙福地中,已经可以冲刺五转了。 但此刻,方源身在北原,修为算是暂时停滞。 查看一下蛊虫。 本命蛊六转的春秋蝉,还隐藏着身形,在空窍最中央休养沉睡。 海面上空,一团狼形的乌云悬浮着。这是狼烟蛊,专门用来治疗狼群伤势。 真元海面上,五转的战骨车轮,仍旧有大量的裂痕,正追波逐流。 同样如此的,还有雪洗蛊。宛若水面上漂浮着的一片雪白柳叶。 而蛛丝马迹蛊,则像是乌贼一样,在真元海水里遨游。 海底,收藏着大量的驭狼蛊,二转的偏多,三转的偏少,四转的没有一只。 除此之外,还有两只十钧之力蛊。方源原本买了五只十钧之力蛊,如今用掉三只,剩下着两只。 一只狼头鱼肚的蛊虫,趴在海底深处,时不时地游动两下。 这是狼吞蛊,四转存储蛊。 方源的存储蛊,还有一只。它形如杯盏,正是五转的推杯换盏蛊。当然在原本,它的效用只有四转。 除了空窍中的之外,方源的左眼中,有隐约的重瞳,正是狼顾蛊。 咽喉处,藏着狼嚎蛊。 舌头底下寄居着鬼火蛊。 胸膛处有青狼纹身,正是天青狼毛蛊。 背部有一对鹰翅纹身,是三转鹰翼蛊。 原先有的骨竹蛊、狼魂蛊,已经用光了。 两只脚上,分别有一只四转狼奔蛊,用于移动。 仙蛊定仙游不能不提,如今埋在腐毒草原的地下。 “常山阴的一套蛊虫,基本上被我继承下来。如今手下又有数万狼群,可以说在奴道方面,已经有所小成。” 但这种程度,欺负弱小可以,要是对战高手,还有许多的不足。 奴道蛊师最忌惮的,就是斩首战术。方源之前是跟葛家合作,对付的也是智慧并不多的狼群。但是要和蛊师对战,那就困难多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会优先打击方源。 当初常山阴,能够越阶斩杀掉哈突骨等一帮马匪,除了本身千人魂外,还有数只万狼王,十几万的狼群,甚至还有一支完全由异兽白眼狼组成的王牌部队。 方源在奴道方面的实力,还不足正牌常山阴的五分之一。 “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陷入了瓶颈,各反面的修行都不得不停止。魂魄方面,已经养成了狼人魂,但要进一步壮大,最好的办法就是胆识蛊。可惜我身在北原,无法回去狐仙福地,而荡魂山也正在消亡,还要等待我的拯救。因为仙蛊和稀泥的作用,完好的胆识蛊也很少。” 几天前,方源就用了无常骨蛊,将自身骨骼全部转化成无常骨。 人的肉体宛若皮囊,装载魂魄。无常骨使得方源这副皮囊更加坚固,装载千人魂已经不成问题。 “我本身修为因为异域压制,已经停滞。魂魄方面的提升,陷入了瓶颈。力道上,连续用了三只十钧之力蛊,养成了三十钧力量,但也达到了身体的承载极限。” “除此之外,随着狼群数量暴涨,奴道的弊端也凸显出来。为了喂养这些狼群,每天都要将它们放出去,让它们自己猎食。或者由我亲自带领它们捕猎,运气不好就要饿肚子。负担太重,资源消耗也多。若不是依托葛家,单靠我个人绝对养不起。” 方源之前主动削减狼群总数,也是为他自己减压。 奴道蛊师太消耗物资了,往往只有大型家族才能养得起。就算是超级家族,也不过重点培养两三位罢了。 这几天,方源也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个喂养方面的麻烦。 和别人不同,他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掌握着一片福地。 如果将狼群送入福地中喂养,需要的时候,再传送过来,那这个问题就完美的解决了。 但狐仙福地位处中洲,洞地蛊的范围局限一域。也就是说,但凡在中洲范围的任何地方,洞地蛊都能相互联通。但出了中洲,就力所不逮了。 洞地蛊无用,方源就想到了星门蛊。 此蛊是五百年前世,五域混战的时代,才研发出来的新蛊。 它也是五转的消耗蛊,使用比洞地蛊更多限制。只有黑夜繁星点点的时候,引动黑天的星辰之力,才能成功催发。 但它范围广大,能够跨越五域。 方源手中就有星门蛊的秘方,但是材料稀缺,要用到不少的上古蛊虫,甚至其中一两件辅料,更源自太古时期。 而且星门蛊的成功率极低,一百次未必能有一次炼成。 方源之前和仙鹤门交易,没有打星门蛊的主意,这就是一部分的原因。 还有一个重大的缘由,那就是魅蓝电影。 魅蓝电影自从被方源排出福地之后,一直徘徊在天梯山上,对攻入狐仙福地没有丝毫的死心。 仙鹤门也没有管这个麻烦,天梯山上的蛊仙也只管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为什么星门蛊的运用,和魅蓝电影有关系呢? 前头已经说了,星门蛊需要时刻勾引黑天星辰之力,才能凝聚形成。但狐仙福地自成一局,本身的天空中是没有太阳和星辰的。 若要勾引星辰之力,就得打开门户,引动外界的星光落下。 但这样一来,魅蓝电影就会趁虚而入了。 这是万万得不偿失的事情。 荡魂山正在死亡,威能大减,若是让魅蓝电影进入福地,必定是雪上加霜。 这样一来,星门蛊的路子也行不通了。 “看来只能看看琅琊福地中,有没有解决的方法了。按照现在的这个速度,大约再过七天左右,就能到达月牙湖了。” 方源叹了口气,将希望寄托在琅琊福地上。 …… 黑夜中,明月朗照,星辰稀疏,凉风吹拂。 草原上,一片月牙般形状的湖泊,湖长约十五千里,平均宽度五千里。湖泊两头又弯又尖,中段略显宽阔,仿佛一片月牙。湖面平静,泛着粼粼波光,和夜空中的弯月交相辉映。 正是月牙湖。 这里水草丰盛,宁静优美,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生灵。 有三角犀、水狼、龙鱼,有铁壳花、断崖草,马蹄树包围着这片湖泊,组成稀稀疏疏的树林。 一片漆黑的阴云,从远处滚滚而来,邪气凛然。 乌云将月光尽数遮挡,投下浓重的阴影。阴影宛若一头恶兽,划过月牙湖的表面,最终停留在它的中心处。 “就是这里了。”阴云上站着几人,其中一位磔磔大笑。 他相貌丑陋,额头高高鼓起,眼眶深陷,双眼紧闭,耳朵又大又招风。披头散发,又是一身黑袍,邪气森森。 不是别人,正是六转蛊仙——鬼王。 “琅琊福地就隐藏着这里?”一旁的红玉散人随意地问了一句。 他也是六转蛊仙,青年模样,大圆脸,白白净净的。 “这是本王亲自探查出来的,绝不会有错。算算时间,马上就到琅琊福地迎来地灾的时刻了。磔磔磔,我们先静观其变,到时候,再一起出手。”鬼王语气中自信满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