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节:三尊说 - 蛊真人

第五十六节:三尊说

?数天后。 车辚辚,马萧萧。 葛家众人来到月牙湖畔,依靠着湖边稀疏的马蹄树林,安营扎寨下来。 到了这里,葛光等葛家高层,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里水草丰美,有大量的兽群,完全可以好好进行一场狩猎大会,补足粮草后再启程。 “终于到达了这里。”方源心中感慨。 当天晚上,他就借口要率领狼群狩猎,离开了葛家一族的视野。 今夜无月,但是繁星点点。 狼群在夜风中奔腾,遇到中小型的兽群,就一一吞食掉。 狼群兴奋地发出嚎叫,这些天来它们都是半饥饿状态,今晚总算能吃个饱了。 纵然有三万的狼群,方源仍旧小心翼翼地操纵狼群走向。狼群虽然规模庞大,但月牙湖畔也隐藏着危险,栖息着更加庞大的水狼群,三角犀群,以及上千头的异兽群,数以十万计,甚至百万计的虫群。 当然这些虫群、兽群,都有着各自的地盘,不像草原上的兽群、虫群四处流动。 月牙湖畔水草丰美,它们也不需要四处流动,寻找食物。 只要方源、葛家不主动侵犯它们的地盘,它们也不会过来找麻烦。 按照前世的记忆,方源沿着湖边一路往东,来到一处石林。 这石林也普通得很,根根灰白、紫黑、青黄等等色彩的石柱,相互间隔,静静地矗立着。 月牙湖边的石林有很多片,只是这一片比较特殊。若从有人高空俯瞰,只看灰白色的石柱,就会发现石柱依稀组成一个“盗”字。 要说这片石林,来头可太大了。乃是盗天魔尊亲手布置的。 当年盗天魔尊为了请长毛老祖,为其炼蛊,便和长毛老祖打赌,五场中赢了三场,长毛老祖惜败,不得不认赌服输,答应为盗天魔尊炼蛊。 盗天魔尊一生都想要进入传说中的空门,便请长毛老祖炼制仙蛊——遁空蛊——就是能使人遁入空门的仙蛊。 他拿出用毕生精力,钻研出来的秘方,长毛老祖看了相当兴奋,觉得秘方很好,十分正确,但是还可以改进一些地方。 和盗天魔尊商讨之后,魔尊也十分高兴,大叹长毛老祖的炼道造诣要远高于自己。 两仙合作,耗时二十一年,终于将“遁空蛊”炼成。 但是此蛊虽然炼成,盗天魔尊也能催动,但死活进不去空门当中。 魔尊心灰意冷,骄傲的长毛老祖,也大受打击。 后来长毛老祖,和巨阳仙尊研究,也没有进展。遁空蛊成了长毛老祖一生中,唯一的失败作品。 据说,长毛老祖临死前,也对此念念不忘。他的好友一言仙,不忍心看着老友就这样去了,便耗费五十载阳寿,为其测算。 算得无数年后,历经三个大时代,会分别出现两男一女三位尊者。第一位是幽魂魔尊,第二位是乐土仙尊,第三位是大梦仙尊。而关于遁空蛊的难题,将会在大梦仙尊手中解决。 一言仙乃是八转智道蛊仙,精通测算,常常一言即中,因此号称一言仙。而推演出来的这道预言,就是后人皆知,鼎鼎大名的“三尊说”。 果然世道变迁,不断发展,继巨阳仙尊之后,真的出现了幽魂魔尊。魔尊死后,出现的九转男性蛊仙,隶属正道,又真的号称乐土仙尊。 如今乐土仙尊也已经老死,“三尊说”已经对了一大半,只剩下大梦仙尊还未出世。 再说,长毛老祖得知这个推演的结果,既开心又难过。 开心的是,遁空蛊的难题终于能够解决。难过的是,他却看不到那一天了。 长毛老祖死后,化为地灵,只有一个执念,就是见到大梦仙尊,只要她将遁空蛊的难题解决,那么整个琅琊福地就归她所有。 “当年,长毛老祖为盗天魔尊炼制遁空蛊,结果得了一个失败品,还查不出问题。大为羞愧,答应为盗天魔尊再炼九只蛊虫。炼制蛊虫的材料,都由他出。盗天魔尊后来又请长毛老祖,炼了六只仙蛊。盗天魔尊神秘失踪之前,他在五域布下自己的传承,并且和长毛老祖约定,将剩下的三次炼蛊机会,留给他的继承人。长毛老祖答应之后,双方就约定了暗号。” “然后距今十几年后,盗天魔尊的一处传承忽然开启,公之于众。传承的内容,是一个谜题,谜底直指琅琊福地。北原由此掀起了一个猜谜的热潮,无数人尝试破解和挖掘。流言飞起,却没有人成功。” “之后,马鸿运在战场上兵败,被迫流窜到月牙湖。在湖边,他遭到蓄谋已久的埋伏。慌不择路地逃到这片石林,结果意外地发现石林中的通道。通过这道秘密的通道,他进入了琅琊福地,见到地灵。对了暗号之后,琅琊地灵依约,为其炼了三只蛊虫。” “马鸿运得了这三只五转蛊,又修养完好,回到石林,大发神威,反败为胜,又席卷重来,最终第二次登上王庭之主的宝位。” 方源一边回忆,一边缓步行走。 然后双眼一亮,驻足在一根紫色的石柱下。 这石柱也普通,但根部有一块石头,顶端平滑如凳。 当年,马鸿运兵败之后,被敌军追杀,已经伤重濒死。他逃到这里,已经走投无路,伤重濒死。 他坐到这个石凳上,偎依着石柱,仰头望天。 忽然觉得,这石柱宛若他的爱妻容貌。 他的神志近乎昏迷,用沾满血的手抚摸着石柱,深情地唤道:“怜云啊,怜云……我真后悔没有听你的劝诫。我想要见到你,想要当着你的面,对你说:我爱你,我错了……” 这时,敌人已经赶到,眼看着马刀已经高举起来。 但下一刻! 马鸿运陡然消失,他由此进入了琅琊福地。 方源坐在这个石凳上,试着将后背依靠在石柱上,然后抬眼仰望。 却没发现,这石柱有什么类似女子容颜的地方。 方源失笑一声:“看来这马鸿运,是睹物思人。心中思念深重,看着什么东西都能想成赵怜云。” 这赵怜云也是个奇女子,日后成就智道蛊仙,是马鸿运的贤内助,帮助他谋划算计。不过现在,还只是个小小女童而已。 方源取出匕首,割开一道伤口,将鲜血涂在这根紫色石柱上。 这紫色石柱,曾经被盗天魔尊暗施了神秘蛊虫。鲜血只是开启通道的第一标准,还有第二个标准,就是说出“想要”两个字。 当方源刚刚说出这两个字后,他的身躯瞬间消失,视野骤然剧变。 待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处房间之中。 房间中,丹炉飘香,龙柱金幔,鹤灯朱窗。 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盘坐在云床上,正在闭目冥思。 他身形瘦长,白发如雪,胡须垂胸,面目似婴儿般红润,身穿一身宽大的衣袍,两袖飘飘浮动。 “魔尊后人常山阴前来拜见。”方源以右手抚胸,微微一礼。 “你叫常山阴?”老者微微睁开双眼,眼中闪烁着精芒,四下扫视着方源,目光宛若实质,“你的这皮囊有些意思。嗯……是用了人皮,还有愧梅子、秋声草。嗯,还有丹火蛊,药力蛊。还有一些……” 地灵深深皱着眉头,用手抚摸胡须,神情迟疑。 他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方源的伪装,甚至仅仅在观察之下,就反推出人皮蛊秘方的大体内容。 “小子,你的这个蛊虫秘方换不换?我用同等的蛊虫,作为交换。或者你也可以挑选一个同等的蛊虫秘方。哦,对了!暗号,对暗号!”说了一半,地灵才恍然大悟,一拍额头,想起来还有暗号。 方源耸耸肩:“魔尊当年约定的暗号么?哈,那就是没有暗号。至于人皮蛊的秘方,我现在还不能换。” “你居然不换?为什么!”地灵大怒,空气中降下沉重的压力,方源动弹不得,整个骨骼都被压得嘎吱作响。 但他冷笑一声,不以为意:“我不换当然有我不换的理由。你却不需要知道!” 地灵森然一笑:“呵呵,你就算不换,那我把你囚禁在此,把你的皮扒了,几下研究,也能反推出这个人皮蛊的秘方。” “不,你不会动手的。”方源语气笃定,“我是魔尊的后人,在完成当年的三蛊之约前,你不能拿我怎样。” 按照地球思维的理解,地灵就相当于一段智能程序。 只是长毛老祖所化的这个地灵,智能颇高,擅长恐吓别人。五百年前世,马鸿运就是被他吓唬得一愣一愣的,结果丧失了炼制仙蛊的宝贵机会,只炼成了三只五转蛊。事后,马鸿运懊悔不已。成就蛊仙之后,他每每想到这事,更常常扼腕而叹。 “你!”地灵吹胡子瞪眼,眼中仿佛喷着怒火,做出一副怒而杀人的姿态。 但方源不为所动。 地灵老者瞪了半天,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委顿下来。 然后他哭丧着脸,下了云床,走到方源的面前,拉着他的衣袖口,软语哀求道:“少年郎,你就行行好,换了这道秘方吧!” 方源无语! 这,这什么情况?变脸也太快了吧! (ps:今天要去吃酒,时间上来不及了,只有两更。明天的更新,也可能要晚点。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总的来说,这个月是疯狂的月份,我居然坚持下来了!的确也有些不足的方面,以后慢慢提升吧。总之很感谢诸君的体谅理解,以及一直都相当给力的支持!)(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五十七节:换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