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节:正道英雄 - 蛊真人

第六十八节:正道英雄

?“是时候了。”方源心中一动,夜狼万兽王率领着十多只夜狼千兽王,参入战团,挡在严家众人的面前。 在狼群的攻击下,严家蛊师出现了首次的伤亡。 狼嚎蛊! 方源仰天长啸,发出狼一般的嗷叫,叫声覆盖的范围内,狼群战力激增。 狼烟蛊! 旋即,他又发出滚滚浓烟,笼罩战场,迅速治疗狼群的伤势。 严家众人尽皆大惊失色。 水魔浩激流的脸上,也变得苍白如纸。 先前方源只是调度,现在猛地出手,一下子就将优势转换为胜势。 数十道充满仇恨、惊惧、愤怒、冰寒的目光,射向方源。在众目睽睽之下,方源淡淡而笑,牵着驼狼,缓缓后退,拉开与严家等人的距离。 为了防止对方的斩首战术,方源身边狼群众多,还有一只白眼狼,虽然还未彻底成熟,但也有超越一般千狼王的战力了。 看到方源的这个举动,被围困的蛊师们,尽皆心沉谷底,斗志涣散,生出一股陷入魔手,在劫难逃之感。 时间缓缓流逝,严家蛊师宛若深陷泥沼,越是挣扎陷得就越深。 方源先前动用炮灰野狼,消耗他们的真元,如今已见成效。 严家家老一个接着一个,惨死在战场上,一股悲愤的气息笼罩在战场中央。 “常山阴,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一位家老大吼,临死前发出诅咒。 但这声诅咒,只换得方源心中的一个冷哂:“你没有机会做鬼了,你的魂魄将是我灌溉荡魂山的养料。” “狼王,有种的就和我单挑!”严家的战堂家老咆哮。 “来啊,你这个孬种,你这个胆小鬼!”他极力挑衅方源,鼓动残留不多的真元,向方源发动人生最后一次的冲锋。 方源面无表情地看着,脑海中念头一动,立即狼群如浪涛般,汹涌过去,将战堂家老悲壮的冲锋扼杀在途中。 狼群散去之后,他残破的尸体留在原地。白骨破露出体表,鲜血汩汩地往外涌,愤怒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瞪向空中。 “战堂家老……”严天寂发出低沉的嘶吼,浑身都在颤抖。随着家老一个个的牺牲,强烈的悲痛一次次侵袭他的心脏,现在已经让他近乎麻木。 “常山阴,你不得好死!你枉为正道英雄,居然阴谋暗算你的战友!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刘文武公子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严天寂脸上充满了仇恨,已近扭曲。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吃掉方源的每一寸肉,喝干方源身上的每一滴血。 “哼,失败者的咆哮,就像是野狗临死的哀鸣。寄希望于他人帮助复仇,更是弱者的心理。”方源冷冷地评价一句,然后一挥手,夜狼万兽王仿佛一道漆黑闪电,猛冲上去,将严天寂撞飞。 严天寂真元消耗殆尽,被这一撞,撞得粉身碎骨。 他像个断了线的风筝,远远地抛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线。落在地上时,整个身体的正面已经被撞烂,彻底没了气息。 “大人!”葛光带领着一众家老,兴奋地赶过来。 “狼王威武!经此一战,严家高层尽没,严家营地中,只有一位三转家老主持局面。严天寂等人所发出的信蛊,皆被我们拦截,严家上下还被蒙在鼓里,正是突袭的好机会啊。”葛家的战堂家老欢呼道。 “只可惜让水魔浩激流逃跑了,狼王大人,你看我们是继续追杀水魔,还是突袭严家营地呢?”葛光问道。 方源不以为意地笑了一声:“当然是直接进攻严家营地了。” 一只蚌蛊,旋转着身躯,在月牙湖里急速潜行。 噗! 蚌猛地钻出水面,一对贝壳张开,吐出藏身在里面的两个人来。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水魔浩激流,女的则是严家的大小姐严翠儿。 “呼呼呼……”浩激流喘着粗气,心有余悸地望了身后一眼。见没有追兵,这才心头一缓。 这里是月牙湖中的一座浮岛,浩激流勘察环境时,选择的第三号逃脱路线。 “狼王常山阴……”浩激流在心中不断地咀嚼着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仇恨、羞怒、恐惧、忌惮混杂在一起的复杂神色。 从出道至今,这尚是他第一次栽这样大的跟头。 四转高阶的修为,足以让他纵横北原。但今天碰上方源,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孤独感。 “这就是奴道蛊师的强大吗?这应该还不算他的巅峰状态。当年,常山阴能越阶斩杀掉哈突骨,灭掉整个马匪,又该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浩激流想到这里,便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 方源的驭狼术,让他联想到江暴牙,杨破樱,马尊。 “看来今后北原的一流奴道大师中,将不再是三足鼎立,而是四大对峙了。幸亏他手中的水狼数量不多,否则今天我恐怕也要交代了。” 想到逃出生天时的惊险情形,浩激流不由地感到一阵后怕。 “但怎么我总是感觉,常山阴似乎故意放我一条生路呢?”浩激流心思敏锐,此时回想当时的情景,又觉察出一丝蹊跷来。 “可惜严家高层几乎都被常山阴一网打尽,我要继续勒索,已经不现实了。不过算了,背水一战蛊已经到手,此次行动已经成功。接下来还是按照原计划,将这严家大小姐送给黑楼兰公子,当做见面礼。”盘算到这里,浩激流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北原十年的大风雪,对于常常独来独往的魔道蛊师来讲,也是一场艰难的考验。 再加上修行资源缺乏,浩激流便想通过英雄大会,依附某一势力。将来若有幸入主王庭,浩激流不仅保住性命,而且修行上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次王庭之主的争夺,有几大热门。 浩激流思前想后,决定将宝都押在最大热门——黑楼兰公子的身上。 黑楼兰好色之名,早已广为流传。浩激流若将严翠儿献给黑楼兰,必定受到重要。皆因严翠儿不仅本身貌美如花,而且身份特殊,是刘文武公子的未婚妻。 而刘文武则是此次王庭争霸中,黑楼兰的最大劲敌之一。 把劲敌的未婚妻纳入自己的后宫,这对黑楼兰来讲,是绝对拒绝不了的诱惑。 “若是严家还在,这份礼的份量就重了。可惜了,狼王杀了严家高层,必定会再去对付严家。”想到这里,浩激流嘲讽地看着神情呆滞的严翠儿,吹了一个口哨。 他轻佻地戏弄道:“小美人儿,说起来你还要感谢我呢。如果不是我把你救下,你就要死在常山阴的手里了。” 严翠儿浓密的睫毛,闪动了一下,像是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你什么意思?” “哼,还有什么意思?常山阴杀了你的父亲,还有一众家老。接下来必定会吞并严家,现在狼群想必已经在赶往严家营地的途中了吧。呵呵呵,你这样的一个大小姐,不久之后,就会成为孤家寡人了。” “不,不会的!”严翠儿连连摇头,脸色苍白。她极力否认,但心中的理智却告诉她,浩激流推测的正确。 “常山阴可是正道的大英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她不愿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眼泪如珍珠一般,顺着白皙细嫩的脸颊,一颗颗地掉落下来。美人垂泪,如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正道英雄?”浩激流冷笑不已,“有时候正道的英雄,比我们魔道还要可怕。我浩激流不过勒索绑票而已,但常山阴一出手,就是吞灭你们严家。但偏偏他有理由,有报仇的口号,又是胜利者。严家一灭,谁还能反驳什么?哼哼,这就是这个狗屁的世道!” 严翠儿被说的一阵失神,忽然她跪在了地上,抓住浩激流的裤脚,哀求道:“求求你,救救我们严家吧。我父亲他们的信蛊被尽数拦截,严家现在群龙无首,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危险降临。” 世事奇妙而又残酷,严翠儿从未想过,居然有这么一天她会跪在地上,向曾经最憎恶的人哀求。 “我父亲死了,我就是严家的下一代族长。浩激流,你帮帮我,帮我传信,提前通知他们。只要我们严家不灭,我就是严家的族长,我可以做主,任命你为严家的外姓家老,严家的资源敞开来供你修行!”严翠儿开出价码。 这话说得水魔浩激流一阵怦然心动,外姓家老?严家的资源? 貌似是个不错的提议啊! 但是当浩激流的脑海中,浮现出方源的身影后,浑身便一个激灵。 “哼,你居然想诱惑我?”他脸色一变,啪的一个巴掌,对着严翠儿甩过去。 严翠儿捂住热辣辣的脸颊,美眸含泪,一时间被打懵了,呆呆地看着浩激流。 “放心,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归宿。嘿嘿嘿……”浩激流冷笑几声,将神情呆滞的严翠儿提起来,扔到蚌蛊之中。 大蚌的两个贝壳合拢起来,浩激流踩在水面上,最后一眼回望岸边。 在严家营地的位置上,已经燃起了冲天的战火烽烟。 “严家完了!”浩激流心中既幸灾乐祸,又凛然冰寒。 这世界弱肉强食,一山还比一山高,高人之上有高人。严家对于他来讲,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对于常山阴看来,不过是一块肥肉吧。 “接下来王庭之争,北原动荡,群雄逐鹿,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丧命呢?” 浩激流感慨一声,随着大蚌,向西面行去。(未完待续。)

下一篇   第六十九节: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