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节:中流砥柱 - 蛊真人

第七十三节:中流砥柱

?“哦?”听到贝家、郑家、裴家已经结盟,汪家族长微微扬起眉头。 北原上,各个部族相互结盟并不奇怪。王庭之争在即,合纵连横之类的事情,发生的也会越来越多。 “我有一个疑惑。葛家实力原本要弱于严家,怎么一小吞大得了?”汪家族长询问道。 贝草绳笑了笑:“葛家能吞灭严家,皆赖一人。不知道,汪家族长大人听说过常山阴这个名字吗?” “常山阴?”汪家族长微微皱起眉头,乍然听到这个名字,在他的内心深处就升腾起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里听过。 旋即他眉头一展,脸上涌现出诧异的神色:“常山阴……莫不是昔日诛杀哈突骨的狼王?” “呵呵。族长博闻广志,在下佩服。”贝草绳拱了拱手,“正是因为此人插手,才导致葛家获胜。谁能料到,当初的北原英雄竟然还活着。没有人知道,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出世得很低调,以一己之力,促使葛家以小吞大。当然,这也是因为严家高层被常山阴算计,在先前就一网打尽。这才导致葛家冲击严家营地时,占尽优势。” 贝草绳侃侃而谈,竟然对此中内情十分清楚。 而事实上,严家被灭之后,自然有漏网之鱼,逃出生天,来到贝家寻求庇护。有这样的通报者,贝家自然对情报掌握透彻。 汪家族长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昔日,狼王能以一己之力,越级斩杀五转蛊师哈突骨,并且还屠尽马匪。如此实力,实在令人叹而生畏。以你我之力,如何能对付得了如此强人?” 四转蛊师,已经是中小型势力的首脑人物。五转蛊师,则是凡俗的巅峰。 是以当年,常山阴斩杀哈突骨,对整个北原都造成了轰动。 人的影,树的皮,常山阴的事迹在北原流传了这么多年,汪家族长有所忌惮,也是自然。 贝草绳大笑:“哈哈哈,族长大人有所忧虑,也是人之常情。狼王的确是了不得的人物。但此一时彼一时,今日的狼王却绝然没有昔日强悍。” “哦?愿闻其详。” “众所周知,奴道蛊师之强,在于手中的阵容。狼王刚刚复出,狼群完全没有当初的规模,甚至连一头异兽都没有。如今他的手中,只有普通的风狼、夜狼以及龟背狼。之前,又和严家一战,已经损失很多。战力并没有多么的强大。” 贝草绳继续道:“再者,狼王无故进攻严家,此乃魔道行径,屠戮百姓,着实坏了北原的规矩。他已经不再是我们北原的英雄,而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我们此次制裁的,就是发动战争的罪人,任意侵略的歹徒!我们占据大义,而葛家却是多行不义,穷凶极恶。英雄大会还未举行,王庭之争还未开始,他们就公然发动部族间的战争,简直胆大包天,罪无可恕。纵观北原历史,这样触碰底线的人物,哪有一个善始善终的呢?” 贝草绳的话,充满了激昂之情。不愧是贝家的说客,话语中充满了煽动人心的力量。 但汪家族长也是年老成精的人物,并非轻易之间就能被打动的人物。他目光闪烁不定,犹豫地道:“虽是这样,但狼王终究是狼王。龙争虎斗,必有一伤。战斗结束之后,必然有巨大的伤亡啊。” 贝草绳摇头,不以为意地笑道:“呵呵呵。狼王虽强,但双拳难敌四手。葛家刚刚吞并严家,吃得太撑了,膨胀得厉害,并不安稳。只要汪家加入,我们四家家联合,还怕他区区葛家一方吗?” 汪家族长沉吟了片刻:“我不惧葛家,但狼王毕竟是狼王。他神秘失踪了这么多年,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有了奇遇。他此番出世,必有所图。这样的人物,手头上肯定有着底牌未出啊。” 贝草绳嗤笑一声:“任何的名声,也是被吹嘘出来的。汪家族长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何惧狼王?他已经过气了,就算有底牌,也终究不过是个奴道蛊师。既然是奴道蛊师,那我们就有克制他的手段。” “实话实说,我们贝家也有奴道蛊师,我族的草兵军团,在北原上也有一席之地,完全可以正面应战常山阴。除此之外,郑家有闻名遐迩的电矛战阵,裴家族长裴燕飞大人,更是北原著名的猛将。如今,他已经进阶四转巅峰。就算狼王有千军万马,裴燕飞大人也能纵横披靡,直捣黄龙,将其斩杀!” 众所周知,奴道蛊师最忌惮的,就是斩首战术。 只要斩首成功,万千大军便会立即陷入混乱,主动崩溃逃散。 听了贝草绳的话,汪家族长却仍旧犹豫,只推脱着,事关重大,要多考虑几天。 贝草绳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事关重大,汪家族长大人多虑一些也是应当。只是此事宜早不宜迟,若是让葛家缓过神来,逐步消化战果,我们再战之时,花费的代价势必就要更大了。请族长大人明察啊。” 汪家族长点点头:“最多三天时间。在此期间,就请阁下好生安住在我族中,接受我族的款待。” 贝草绳听汪家族长这话,只好主动辞别。 他前脚刚走,从会客厅之后,便转出一人来。 此人清瘦,面皮发黄,下巴上有三缕胡须,一对眼睛精芒烁烁。乃是汪家族长的得力臂助,擅长谋略的汪家家老汪德道。 “族长大人,我们真的要答应贝家,参加此次联盟吗?”汪德道有些担忧地问道。 “呵呵呵,当然不是,德道勿忧。”汪家族长笑了笑。 汪德道松了一口气:“族长英明,没有受人蛊惑。王庭争霸在即,接下来将是连年战乱。我们自当以保存实力为首要任务。贝家、裴家、郑家这三个中型部族的心思,简直昭然若揭。严家是刘家的姻亲,严翠儿是刘家公子刘文武的未婚妻子。看来他们是想当刘家的走狗,一心想要讨好刘文武公子,却还想分担风险,将我族拖下水。” “嗯。”汪家族长点点头,“我们汪家乃是大型家族,一举一动都要慎重。王庭之争,龙蛇纷起,究竟谁能成为最后唯一的胜者?我们要好好观望,谨慎选择依附的对象才是啊。” 北原每隔十年,就有一场威力惊人,祸及一域的恐怖暴风雪。 只有入主王庭,才能得到庇护,不会被暴风雪波及。 但王庭名额有限,想要入住其中的人太多,非得经过惨烈的搏杀,优胜劣汰之后,才能决出一位王庭之主。 汪家虽然是大型家族,但属于底蕴浅薄的那种,没有争霸之心。只想依附正确的人,成为从龙功臣,入住王庭,免遭天灾。 “如果我们不能进入王庭,那风雪之后,汪家势必损失惨重。从大型势力,跌落到中型、小型,甚至因此灭族,也有极大可能。但若是我们能入住王庭,经过王庭的资源供养,休养生息,运气好的话,甚至能有竞争下一轮王庭霸主的资格!”汪德道神情凝重地说着。 此事关乎整个汪家的兴衰存亡,汪家上下都是慎之又慎。 “那么,这个贝草绳又该如何处理呢?”汪家族长问道。 汪德道摸了摸胡须,沉吟了一会儿道:“我们应当好生款待此人,三天之后,委婉回绝了他的联盟邀请。同时背地里,向葛家传信,示好狼王,告知他们此事。就让他们狗咬狗,我们坐山观虎斗。若是有机会,也不介意充当一次得利的渔翁啊。” “哈哈哈,德道之言,深合我心啊。”汪家族长不禁大笑几声。 望着手中的信笺,葛家族长葛光一片忧色。 在他身边,各个葛家家老也是沉默。 葛家的王帐之中,氛围凝重,压抑得叫人窒息。 “贝家、裴家、郑家已经联合起来,要合力制裁我家。如今正在大肆地招揽盟友。今天汪家也来通风报信,恐怕不久之后,盟军就要大举来犯,诸位家老有何良策呢?”葛光开口问道。 “此事不妙啊。我族刚刚吞并了严家,虽然士气高昂,但整个战果根本没有来得及消化。” “敌人一旦来犯,难免严家的这些投降的人,不会再起异心。” “到时候,他们再来个里应外合,我们葛家破灭之期不远矣!” “那不如撤退吧?” “撤退?往哪里撤?现在有个营地,还能固守。一旦撤退,无据可守,等着被几家围追堵截么?” 众家老议论纷纷。 葛光失望地扫视一眼,家老们你一言我一语,却没有人拿得出靠谱些的建议。 反而,帐内的氛围变得更加压抑,斗志在隐隐涣散。 “好了,都不要说了。”他抬起手,制止了家老们的讨论。 “不瞒诸位,几日前,狼王常山阴大人已经答应,成为我族的太上家老。此事还需邀请他过来。”葛光开口道。 此事原本秘而不宣,此刻说出来,就像是一计强心剂,令诸位家老的心气劲猛地一抬。 “狼王大人,成为我族的太上家老了?” “好,好,这是大喜事啊!” “有狼王大人在,我们就有一线生机啊。” 帐内压抑的氛围,顿时一扫而空,低落的士气在迅速上涨。这就是强者的作用,在危难的关头,是撑天踏地的中流砥柱。 看到这一幕,葛光终于明白,为什么部族里头,只有修为高的蛊师才能充当权利高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