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节:杀人的好天气 - 蛊真人

第七十四节:杀人的好天气

?方源被请进葛家王帐。 “哦,有三家联盟企图对付本家?”方源听到这个消息,目光微微一闪,旋即又问,“是哪三家?” 当即就有家老回答道:“启禀太上家老大人,分别是裴家、贝家以及郑家。” 顿了顿后,这位家老又补充道:“裴家族长裴燕飞,有四转巅峰修为,是北原有名的猛将。贝家虽然只是中等部族,却培养了两位奴道蛊师。而郑家虽然成立不久,但其电矛战阵,却是威力不凡。” 方源点点头,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那就是裴燕飞。 此人的确是北原有数的猛将,投靠刘文武后,立即成为刘家帐下第三猛将。 在之后的几场战役中,常单枪匹马杀入战阵,左冲右突,扰乱敌阵,于披靡纵横之中,斩杀敌首。 至于贝家、郑家,方源虽然没有印象,但是却不妨碍他估算两家的实力。 这两家任何一家,都相当于在红炎谷时葛家的实力。 贝家有两位奴道蛊师,这就意味着可以正面抵抗方源手中的狼群。而郑家是根据电矛战阵起家的,这是郑家的看家本领,自然也不容小觑。 “不过,我正巧需要大量的魂魄,灌溉荡魂山,来壮大我的魂灵。三家联盟,可以杀不少人吧?呵呵呵。” 想到这里,方源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丝冷笑。 “如今三家结成联盟,情势危急,常山阴叔叔,我们葛家该何去何从呢?”葛光恳切地问道。 方源猛地扬起眉头,声音充满了杀意:“还能怎么办?既然对方想要杀我们,那我们就先发制人,直接杀过去!须知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什么?进攻?!” 听到这话,葛家高层们都大吃一惊。 他们之前商议,有人建议撤退,有人提议固守,却没有一个人提出进攻的想法。 这个想法,实在太激进,太冒险了。毕竟三家联盟的实力,要远远大于葛家。而且葛家现在刚刚吸纳了严家俘虏,本身也有着内忧。 “直接进攻,这是否太过于疯狂了?”家老们面面相觑,从彼此的对视中传递着相同的感受。但是碍于方源的威势,他们不敢直接明说。 一时间,众人陷入了沉默。 葛光迟疑了一下,终于懦弱出声:“常山阴叔叔,如今敌强我弱,我方却仍旧要首先出击,放弃稳固的营地吗?” 方源冷哼一声:“你们这么想,敌人也这么想。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主动出击,才能打得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今晚深更半夜,我们将精锐集结在一起,进行夜袭!哪一家离我们最近?” “当是贝家,其次是郑家,裴家离我家最远。”葛光回答道。 方源冷酷一笑:“很好,那就先灭贝家,再屠郑家,最后伺机干掉裴家。这一战,将相当惨烈,诸位都要有心理准备。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吞并了三家之后,我们葛家将进一步壮大!” 家老们面面相觑,暗自咋舌,惊叹方源的雄心。 以葛家如此的情况,居然还要吞灭掉比自己强大两三倍的敌方联盟。这是家老们想都不敢想的。 见众人还在犹豫,方源大手一挥:“就这么办了,你们下去安排吧。” “是。”众人只得应下。 当晚,夜风呼啸,月黑风高。 葛家营地大门洞开,狼群如长河一般,尽皆奔腾喷涌。无数蛊师,夹杂在其中,一个个奔行蹦跃,影影绰绰,心藏杀机。 “好天气,真是杀人的好天气啊。”方源坐在一头异兽的背上,哈哈一笑。 这异兽正是那只白眼狼,原本是幼体,但被方源动用了宙道蛊虫催熟,加速成长。如今白眼狼的体型,已经比较之前壮大了数倍。 一身白毛如雪,身躯如水般流畅,神骏异常,只比驼狼稍小。 只是它现在的战力,只相当于普通的百狼王。它的身上,还没有野蛊寄生。 野蛊寄生在兽王身上,需要时间。在兽王漫长的成长过程中,会有数只野蛊主动投靠。 但这头白眼狼,成长的速度太快,缺少时间的底蕴,又常在方源的身边,因此身无一蛊。 方源索性将其作为坐骑,放在身边。有时候,借助它的视力,进行侦查。 大军一路急行,直扑贝家。 贝家营地设立在一个山丘之上,山丘上原本长着密林,被贝家采伐殆尽,搭建成高大的营地城墙。 城墙上,搭建有瞭望塔,雪亮的灯光,照得营地周围透亮。城墙表面,生长着嶙峋狰狞的木刺,几位贝家的蛊师间隔地站立着,一派防卫森严的气象。 “大人,真的要攻吗?”大军悄悄潜近到极限位置,葛光打量着城墙,心中打鼓,有退缩的意向。 方源却笑道:“此战胜矣。” “太上家老大人何出此言?”有家老不解,发问。 方源手指着城墙:“正是因为城墙坚固,反使得贝家蛊师心生懈怠,只有几位蛊师值守。我们能潜近如此地步,便是明证。再者,这灯火过于明亮,是贝家一心想惊退宵小之徒。这种虚张声势之举,企图显得自家防备森严,却反把自身暴露无遗。” 听闻这话,葛家上下顿时心中一定。 方源又嘱咐道:“待会我先遣狼群冲垮城墙,你们再派严家降者冲锋,葛家蛊师作为督战队。稍有一人脱逃反叛迹象,就地斩杀!” 冷冽如冰的声音,令众人心中一凛。 话音刚落,不待家老们回应,方源就一招手,两只万狼王率领着狼群,悍然冲出阴影。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冲入灯光当中。 “狼,怎么有这么多的狼?!”贝家的蛊师擦擦双眼,觉得不可思议。 “敌袭,敌袭!!”有人反应过来,大声嘶吼,催动蛊虫发出信号。 “挡住它们,支援马上就到!”蛊师们竭力地呼喝着。 但方源的攻势,是如此的猛烈,仿佛两只早已经蓄力半天的铁拳。 万狼王的战力,绝不容小觑,往往一头万狼王需要一位四转蛊师,再加上一干的三转强者,才能应对。 两只万狼王,在方源的心意操纵下,奋不顾身,发出最强的冲击。 砰砰砰! 每一次撞击声,都令人心惊胆战。坚固的城墙此刻仿佛是孱弱的纸片,在风中摇晃。 尤其是龟背万狼王,皮糙肉厚,体格最为壮硕,对城墙造成的危害最大。 贝家蛊师连忙还击,但是稀疏的攻击,都被万狼王身上的野蛊尽数防御下来。 当贝家支援的部队,急急忙忙地赶到这里时,恰好看到整段城墙坍塌,两头万狼王率领着滔滔不绝的狼群,冲入营地的景象。 “夜狼万兽王!龟背万狼王!”贝家族长在远处看到这一幕,惊得睚眦欲裂。 这是两种不同的狼,野生的狼群,从不会有这样联合的情况。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有人在幕后操纵。 究竟谁是幕后黑手? 贝家族长没有多想,在心中就蹦出一个人的名字——狼王常山阴! “常山阴……”贝家族长咬牙切齿,双眼简直要喷火。 但他的怒火,显然不能阻挡狼群的入侵。 普通的野兽倒还罢了,但是在方源的指挥下,力量和智慧达成了搭配。 贝家极力阻挡,组成数道防线。当狼群冲势以成,方源不计伤亡,一味猛攻。 跟在狼群身后的葛家蛊师们,几乎成了看客。 四转——草傀蛊! 贝家族长疯狂地催动真元,灌注到脚下的草地上。 青草在刹那间长到一人多高,化为草编的傀儡,手持青叶长剑。 这是草剑精兵! 大量的草剑精兵,支援前线,向着狼群冲杀过去。 草剑精兵的支援,果然成功地阻挡了狼群的冲势。它们在王帐周围,结成战阵,宛若青色的磐石,抵挡着狼群如潮水般的冲击。 但这个情况只是一时而已,当贝家族长的真元消耗殆尽,草剑精兵没了补充,磐石渐渐消磨缩小,最终淹没在狼群的脚下。 “撤,我们向郑家那边撤!只要我们活着,贝家就保留了火种,还有重建的一天。”贝家族长见大势已去,倒也果断,立即选择了撤退。 “哈哈哈。”方源骑着白眼狼,望着贝家高层抱头鼠窜,放声大笑。 “大人,我们赢了!”葛光激动无比地道。 “只是赢了三分之一罢了。留些人手,清扫战场。我们追杀过去!”方源大手一挥,万千狼群齐声呼啸,纷纷调转方向,向郑家冲去。 “他们追杀上来了!”贝家逃亡的蛊师,被这样的军势,吓得亡魂皆冒。 “不对,常山阴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郑家。”有人顿悟道。 “他攻占了我家不说,还想攻打郑家?!”有人怒吼道。 “族长,我们怎么办?我的真元快耗尽了,再过不久,就要被追上了。”有人着急地大叫。 贝家族长犹豫了片刻,他的真元也不多了,只好换个方向,钻进了旁边的密林。 方源率领着大军,没有管这些家伙,而是直朝着郑家前行。 “他没有追来,果然是去郑家了。”贝家高层都喘着粗气,站在密林中,心有余悸地看着万狼奔行。 贝家族长脸色铁青,双拳捏得青筋直暴,心中的仇恨和愤怒的火焰,烧得他几乎要爆炸,但他却又无可奈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