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节:裴燕飞 - 蛊真人

第七十七节:裴燕飞

?夜风呼啸着,群狼在嘶嚎。 围绕着城墙,裴家和葛家正展开激战。 火焰、金光、闪电、青藤种种攻击,交汇成一片灿烂的烟火。把漆黑的夜幕掀开一角。 “杀啊,攻破城墙,将裴家也灭掉!” “都我狠狠地打,把葛家这些贼子杀个干净!!” 两边的指挥,在拼命地吼叫着,鼓舞着双方的士气。 浓郁的血腥气息,萦绕整个战场。 大量的残肢碎体,横尸遍野。往日里尊贵的蛊师,在这里也是命贱如草。当然,更多的还是野狼的尸体。 看着前线的龟背万狼王再次被打退下来,方源在心中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因为接连冲击了贝家和郑家,消息不免走漏出去,当方源率领着葛家众人来攻打裴家时,对方已经做出了严密的防备。 失去了夜狼万兽王之后,方源手中仅有龟背万狼王,以及风狼万狼王。 原本双王出击,倒也能对裴家防线构成威胁。但由于一人,方源最多只能派遣一位万兽王攻击。 此人便是裴家当代族长裴燕飞! 这片战场中,他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比方源的两头万狼王都要风头更劲。 裴燕飞身高八尺,相貌堂堂,双眼精芒逼人,狼背蜂腰,此刻在狼群中左冲右突,所向披靡,一派猛将无双的风范。 最令人瞩目的特征便是他的一对黑眉毛,乌光发亮。眉毛中间浓密,两边尖锐。眉梢上扬,宛若飞燕的双翅。 这眉毛并非天生,而是由两只四转燕翅蛊所化。 正是由于此人纵横战场,无人可制,方源防备他的突袭,只得时刻都要派遣一头狼王防护自身。 这样一来,只剩下龟背万狼王冲杀前线,对裴家方向的冲击力下降了许多。 “啊!”葛家的一位家老在临死前,发出一声惨叫。 随着这声惨叫,他的头颅冲天而起,被裴燕飞收割。 “又一位家老,死在裴燕飞的手上了!”看到这样一幕,葛家众人都是眉角颤动。 裴燕飞并未有直接找方源的麻烦,而是直接冲阵,在狼群中纵横往来,已经接连斩杀了葛家三位家老。 这样一来,他不仅没有被万狼王纠缠,解放了自身战力,并且还能间接地牵制住风狼万狼王的发挥。可见其勇武之余的智谋心智。 “还有谁来?!”裴燕飞催动燕翅蛊,飞上半空当中,凛然大喝。 他的声音,直接盖压过狼嚎声,清晰地传遍整个战场。 葛家默然,而裴家蛊师们则士气大振。 “真是猛将!”方源轻轻地赞叹一声。 裴燕飞拥有极强的飞行技巧,擅长低空飞行,虽然没有达到飞行大师的地步,但也相差不远了。 他是金道蛊师,攻势尖锐,一般人难以招架,又拥有杰出的移动能力。在战场中左冲右突,速度极快,宛若天马行空,简直是随心所欲。往往战力比他强的,没有他的移动能力。能跟得上他节奏的,却没有他的战斗力。 有几次,方源将风狼万兽王稍稍调到前线方向,裴燕飞就绕过一个弧线,直接杀向方源。 葛家众人都无法抵挡,方源只得将风狼王再调回来。 这头风狼万兽王的战力,虽然比裴燕飞一人要更强几分,但到底是野兽,智谋不足。即便由方源操纵,但灵活性上仍旧比不上裴燕飞。 “我的手中,万兽王还是太少了,对付一个裴燕飞,都显得捉襟见肘。狼群的规模,其实也不多。真正成熟的兽群,至少得有十万。当今北原的三大奴道大师马尊、杨破缨、江暴牙,手中都有数十万的兽群。甚至他们手中还有一只异兽小队,作为王牌力量。” 方源看着战场,心中有了扩张兽群的心思。 他手中的兽群,虽然是小成了,但应对接连的三战,就显得实力薄弱了。尤其是高端战力,严重不足。 蛊师世界中,真正主宰战局的,还是高转蛊师。 方源一边想着,一边调动千狼王、百狼王,率领着狼群,形成一波密集的攻势,向裴家营地推去。 狼群呼啸,气势汹汹,宛若海啸一般,令城墙上的蛊师们立即紧张起来,慌忙调动一切。 “这股攻势凌厉,快把后备队调上来一起防守!” “土道蛊师们,快快快,修复城墙!!” “顶住,一定要顶住。不要吝惜真元了!” 轰轰轰…… 大股的火焰投下,在狼群中产生爆炸。金色的飞枪、飞箭,密集如鱼,一波波覆盖打击,令狼群伤亡惨重。 几位家老联合出手,形成两三股的小型龙卷风,狼群中肆虐,把许多野狼都刮得飞起来,然后飞到五六丈的高空,最后重重地摔死在地上。 “我们也出手!”葛家等人也展开反攻。 鬼炎蛊! 两三团惨蓝色的鬼火,喷到城墙上,一片蛊师因此遭殃,浑身都被阴冷的鬼火笼罩着。 他们发出最凄惨的叫声。鬼火对他们的肉体毫无伤害,但直接灼烧他们的灵魂,这种痛楚极为剧烈。 拳石蛊! 一个巨大的石头,形如人握紧的铁拳,冲破空气,发出狮虎一般的呼啸声。然后重重地撞在城墙上。 城墙立即被砸出深深的凹坑,蛛网般裂痕迅速向四周蔓延,城墙上几位蛊师甚至立足不稳,被震倒下去。 电网蛊! 一张由电流组成的大网,飞向高空,然后落下,罩住一截城墙上。 城墙上的蛊师们,被电网束缚,有的撑起防御蛊在顽强抵抗,有的则已经被烤成焦炭,死得不能再死了。 …… 激烈的对轰,在短时间内,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也使得蛊师真元迅速损耗。因此持续了一会儿工夫后,就停歇下来。 裴家、葛家的蛊师们,都纷纷停手,后撤。有的干脆坐在原地,抓紧一切时间回复真元。 “战机,就在此刻。”骑在白眼狼背上的方源,眼眸一亮。 双方都在喘息的当口,他猛地出手。 狼烟蛊! 狼烟滚滚,覆盖战场,迅速治疗伤亡,恢复狼群的战斗力。 狼嚎蛊! 方源仰天长啸,一声凄厉的狼嚎后,狼群紧接着咆哮,战力狂涨。 又一股狼群赶赴战场,战场上残余的狼群也跟着汇集起来,形成一波崭新的攻潮。 这股兵锋直指裴家的一段城墙。 这段城墙,正是刚刚被巨大的拳石轰中,砸出深坑,岌岌可危的那段! 嗷呜! 龟背万狼王也赶了过去! 城墙上蛊师们挣扎地爬起来,发出各种攻势,但龟背万狼王强顶着攻击,轰的一声,撞塌了城墙。 城墙一垮,防线立即漏出一个缺口。无数野狼蜂拥而入,对裴家蛊师造成大量杀伤。 “不好!”一直游弋在方源周围,寻找机会的裴燕飞,看到这一幕后,再不能淡定,立即展开燕翅蛊,急速回援。 四转,金缕衣蛊! 他浑身爆发出一道金光,黯淡下来后,凝结成一片衣甲。 四转,燕翅蛊! 他的背后又冒出一对燕翅,总共两对燕翅,将他的速度提升了整整一倍。 四转,虹变蛊! 啪的一声,他双掌合十,竖立在自己的头顶,整个人笔直伸展,仿佛一支黄金飞箭,划破天空。 虹变蛊催动起来,将他的两对燕翅,整个身躯都逐渐化为金色的光晕。 三只四转蛊,一同催动,终于形成一道杀招。 裴燕飞的招牌杀招——金虹一击! 他以身化虹,变成一道金色的流星,绽放出的炽光,宛若太阳碎片,逼得人都不由地眯起双眼。 金虹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惊艳至极的弧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击中龟背万狼王。 龟背万狼王在方源的指挥下,于千钧一发之际,调转身体,将身体中最坚硬的龟壳对准裴燕飞。 轰! 金虹击中龟背,爆发一声巨响,同时绽放出无边的金色光芒。 一时间,战场上的蛊师们不由地都闭上双眼,饶是如此,眼睛也被刺激得流下眼泪。 光芒旋即黯淡下去,人们极力睁开模糊的双眼。 龟背万狼王的整个龟壳,竟然被裴燕飞彻底洞穿,形成了一个洞口,从狼王身体的左侧,就能看到它的右侧。 龟背万狼王发出凄厉的嗥叫,受到如此重创,一身战力降至最低谷。 而裴燕飞,只是面色发白,悬浮在半空中。 嘈杂的惊呼声这时才响起来。 葛家蛊师神情压抑,而裴家却是军心大定,高呼着族长威武的口号。 “大人,裴燕飞苦战良久,如今又施展杀招,重创了万狼王,一身真元所剩无几。现在正是大举攻杀的良机啊!”葛光忽然兴奋地吼道。 方源双眼眯起,葛光说得没错,裴燕飞战斗这么久,真元的确所剩不多了。 这点方源自然早就清楚。 但方源有前世五百年记忆,却知道裴燕飞手中还有一只奇蛊,名曰破釜沉舟蛊。此蛊高达五转,能令蛊师爆发出大量真元,事后则折损修为境界。 当然,单凭这点也还不足以让方源放弃。只是…… “我族营地、郑家营地、贝家营地方面,可有什么噩耗传来么?”方源转身问道。 葛光连忙答道:“不曾有。” 方源立知事不可为,冷笑一声,下了命令:“我族战力低落,裴家则伤亡更多。我们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