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节:影响 - 蛊真人

第七十九节:影响

?呼啸的夜风渐渐平和下来,浓重的霜露浸染了脚边的丛丛野草。 葛家大军,沿着月牙湖畔,缓缓而行。 从战场中顺利的撤退,这些人的胸膛中还残留着滚烫的战意。 虽然最终没有攻下裴家,但这一战彻底打出了威风,葛家众人都在兴奋地交谈着。 “这一战,打得真是太爽了。那什么狗屁的三家,居然想找我们葛家的麻烦,真是找死!” “哼,什么郑家、贝家、裴家,都不过如此罢了。” “现在贝家、郑家的营地都被我们攻占了,裴家的伤亡也很惨重。今夜一战,我们葛家将名扬北原!” 以一家之力,连挑三家。这样的战绩,这样的豪勇,让葛家蛊师们打心里觉得自豪、骄傲。 “还是多亏了狼王常山阴大人啊。”一位蛊师感慨道。 这话立即引来了周围一片的共鸣声。 “嗯,是的。要不是有狼群在前头血拼,我们葛家必定伤亡惨重啊。” “这就是奴道蛊师的厉害之处。难怪许多势力,哪怕紧衣缩食,也要培养出一两位奴道蛊师来。” “狼王大人,已经成为我族的太上家老。现在和我们是一家人了呢。” “嗯,真是荣幸啊。有狼王大人在我们身边!” 这一战,令方源在葛家族长心中的威望,拔升到一个相当高的程度。 方源重新骑在白眼狼的背上,身边陪伴着的是葛家的族长,以及一干家老。 作为太上家老,方源的权势甚至可以直接罢免葛光这个族长。当然,葛光是个很听话的棋子,方源并没有替换他的打算。 大军首先回到郑家营地,留在那里的葛家蛊师,将大部分的物资都整理好,组成整整三十头的蓝田蛞蝓运输队伍。 这些蛞蝓,俗称鼻涕虫蛊,像是蜗牛脱了壳。 它是三转蛊,体型比大象还要庞大三倍,浑身水蓝色,体表生长有颗粒状的蓝水晶。是最佳的运输蛊。 这些蓝田蛞蝓蛊,使用起来也十分方便。 它们消耗真元较少,蛊师们只要将物品直接“塞”进它们的身体里,就可以了。 蓝田蛞蝓蛊,没有任何的攻击能力,“吞”下物品后,体型也会变得更加庞大。 现在这三十头的蓝田蛞蝓蛊,体型庞大到原先的五倍。就算是万狼王,也抵不上它们的一半。 但就算这样,郑家营地当中还有一小部分的物资,一次性装载不下,只能暂时留在营地里。 留守的家老,奉上初步统计的清单。 方源浏览了一番,的确是丰厚至极。 “我们发了!”葛光等人看了之后,更是喜上眉梢。 “这次是暴富了!” “还掠夺了这么多的人口,我们葛家成为大型家族指日可待!” “这些天我们要提高警惕,必须增强防范,防止周围的势力眼红啊。” “但是这些投降的蛊师怎么处理呢?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就是奴隶蛊师。但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奴隶蛊啊。” 葛家众人又开始苦恼起来。 葛家只是中型家族,底蕴薄弱。若是大型家族,消化战果的能力就强多了。 依旧是留下一批人,协助防守,并叮嘱他们若是裴家大军前来,就放弃郑家营地,主动撤退保存实力。 葛家大军带着三十头蓝天蛞蝓蛊,以及大量的俘虏,继续回撤。 到了贝家营地之后,队伍停下来。再启程时,队伍的规模又庞大了数倍有余。 终于到达葛家大本营后,凯旋而归的战士们,得到了葛家族人们的热烈欢迎。 欢呼声响彻云霄,黎明的晨曦照亮每一个葛家人的脸庞。反观那些俘虏们,则各个如丧考妣,或者神情麻木,两方形成鲜明的对比。 方源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一路回撤,他也在担心裴家的追击。 “看来裴燕飞,还是顾忌自家安危,吝惜兵力,没有再主动出击,否则归程就要麻烦多了。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我放出白眼狼,显示出实力,给他们造成我还拥有万兽王级战力的假象。” 但事实上,方源的白眼狼,只是他用三更蛊催熟的。白眼狼的身上,没有一只野蛊寄生着。 这是蛊的世界,没有野蛊在身,白眼狼甚至连千狼王都打不过。 若真正战斗起来,白眼狼也只是一只放大版的野狼罢了。 如果裴燕飞、贝草川没有被吓住,而是继续展开追杀,那方源就麻烦了。 他已经将手中的狼群,发挥出了一百二十分的战力。力道修行上,才刚刚起步,浑身上下只有三十钧的力道。魂魄方面,也还达不到千人魂的程度。 “我手中的实力,还是薄弱了。今夜连续三场战斗,更显得捉襟见肘。” 现在暂时安全了,方源清点了一下狼群。 原本六万的狼群,死伤惨重,只剩下一半不到。更重大的损失,在于万兽王。 方源原本有三头万狼王,但今夜之战后,夜狼万兽王直接战死沙场,龟背万狼王伤势极重,虽然初步稳定了伤势,但已经陷入昏迷当中。风狼万兽王浑身伤痕累累,身上的野蛊损失不轻,战力下滑得相当厉害。 不过方源并不后悔。 相比较收获,这些损失实在太值得了。 且不说数目庞大的战利品罢,单说方源此次作战的目的,都全盘达到了。 主动出击,以一挑三,相信不久之后,狼王常山阴的名号将再次在北原响起,被人广泛议论。 这是方源的一次正名,对他接下来参加英雄大会,对付太白云生的计划,大有帮助。 再者,这些死去的野狼,也被方源充分地利用。 它们的魂魄,大多被方源收入囊中,只待将来浇灌荡魂山。 “今夜一战,已经彻底打出了威风和凶名。相信足够震慑别有居心的各方势力,葛家可以休养生息,我也有一段消停的时间,可以扩张狼群,再修狼人魂,同时准备奴道方面的五转蛊虫。” 躺在床上,方源的思绪渐渐平定下来。 蛊屋外,葛家族人们欢天喜地的呼喊声,越来越大。 方源缓缓闭上双眼。 他感到累了。 一夜连战三场,操纵这么多的狼群进行激烈的对抗和攻伐,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一种源自魂魄上的疲倦,弥漫他整个身心。 而在他安然入睡的时候,一场轩然大波已经扩张到整个月牙湖畔。一大早,几乎所有的暂时栖息在湖畔休整的部族首脑,都收到了关于此战的情报。 怀疑者有之,忌惮者有之,惊恐者有之,愤怒者有之。 但不管何种反应,一时间,葛家、狼王常山阴成为各方争相讨论的焦点。 “原本以为是只花猫,没想到竟然是头豹子!”汪家族长双眼紧紧地盯着手中的情报,沉吟良久之后,这才满怀感慨发出一声叹息。 他原本想坐山观火,若是情况允许,也想渔翁得利。 但没想到的是,葛家在方源的带领下,一夜连挑三家,灭了其中两家,重创裴家。贝家族长贝草川成了丧家之犬,郑家族长直接战死沙场,而北原有数的猛将裴燕飞则硬生生掉落了一个小境界的修为! “这实在是太胆大妄为,太过凶残了!”就连汪家族长的智囊汪德道,看了这份情报之后,也不由变色,感慨连连。 “葛家竟然不宣而战,主动出击,三家被打个措手不及,两家被灭,一家重创。这行为已经严重坏了规矩,破了底线。他们就不怕其他部族的联合讨伐吗?”汪德道气愤地道,葛家这种疯狂的侵略行为,连他感到了不安。 就在这时,门外蛊师送来一份信笺。 这是葛家的来信,传达给月牙湖畔几乎所有的势力。 信由葛光亲笔而写,大书三家图谋不轨,葛家为了保护自身,这才逼不得已自卫反击。信中关于严家的前因后果也做了书写,将当年常山阴的恩怨纰漏出来。 “原来当年,常山阴是受人陷害,这才以一人之力,独斗哈突骨等人。此次出世,就是回来向家族报仇。而常家已经依附于刘文武公子,严家是刘文武公子的姻亲,不懂得这个恩怨,向常山阴求救,这才引出接下里的事情。”汪德道看了信后,脸上阴晴不定,更加气愤,“常山阴这是以私怨殃及无辜,算得了什么北原英雄?!” 汪家族长则神情淡然,一针见血地道:“不过这样一来,葛家就有了出兵的名义。虽然还有些牵强,但却是一块合格的遮羞布了。葛家有常山阴庇护,大胜三家,实力必定急剧膨胀。其他部族看到三家这样的惨状,联合讨伐葛家的可能性极小了。” 汪德道点点头:“那我们接下来?” “狼王的动作太快了,如今战局已定,我们已经没有了插手的机会了。唉,我是低估了狼王……”汪家族长叹息一声。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传报,说贝家族长贝草川,携带一干家老拜见汪家族长。 “贝草川?他来干什么?”汪家族长立即皱起眉头。 汪德道提醒道:“族长大人,你莫非忘了,贝家之前派遣家老邀请我族参加联盟。现在那个家老还住在我们这里呢。” 汪家族长一拍额头:“嗯,我差点忘了。说好款待他三天,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不成,贝草川这人我还是不见的好,你去接待他罢,就说我今日来炼蛊要紧,不宜出关。” 贝草绳这三天来,一直被汪家盛情的款待着。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在这期间,他数次求见汪家族长,结果都是推脱。 见到贝草川时,他显得很意外:“族长大人,还有诸位家老,你们怎么亲自来了?” 不待他们回答,贝草绳一脸愧疚地道:“诸位,在下此次有失所托,辜负了诸位的信任。那汪家族长一味推脱,并没有答应加入联盟。不过不要紧,以我们三家的实力,对付葛家完全是绰绰有余!” 贝家的家老们听到这话,有的眉角颤抖,有的神情阴沉。 贝草川的心中充满了苦涩,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对这还不知情的家老说明实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