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节:马英杰 - 蛊真人

第八十三节:马英杰

?踏踏踏…… 一连串急促的声音,由远及近。 很快,一队蛊师骑着恐爪马,来到这处泥沼地。 恐爪马双眼赤红,长有獠牙,食肉不食草。 它浑身无毛,皮肉紧实,肌肉贲发,有不可小觑的战力。最奇特的是,它没有马蹄,而是长着四只巨大的利爪。 利爪之间,还相互关联地长着肉蹼,使得恐爪马不仅适合攀爬,还能在泥沼地中自由前进。 “家老大人,他们从这里经过,向那边去了。”一位侦察蛊师,双眼闪烁着红光,四下扫视之后,禀告道。 旁边一位青年蛊师,顿时皱起眉头,语气焦急地道:“不好,叔叔!再往外走,就是乱石滩。过了乱石滩,他们就会逃出暖沼谷。到那时追杀他们,可就难了。” “放心,费清中了你爹的毒蛊,危在旦夕,又带着他儿子。他越是催动他那朵鬼云逃跑,中毒就越深。呵呵,他跑不了多远的。我们继续追!” 家老冷笑着,一挥手,带着众人,继续急追出去。 待他们追近稀疏的枯林,原本在他们脚下的泥沼地,忽然翻滚起来,随即钻出一只土黄色的蚕蛹。 蚕蛹从内破开,走出两个人。分别是一位中年蛊师,一位孩童。 两人狼狈疲累,大口呼吸着空气,瘫倒在地上。 “总算将他们骗过去了。”中年蛊师费清脸色青紫,中毒很深。 他用来移动的疾鬼云蛊,被人动了手脚。费清一路被追杀,察觉不对,立即舍弃疾鬼云蛊,使其独自飞离。而他则带着他的儿子,一起隐藏在泥沼地中。 但这样一来,他失去了移动蛊,身中剧毒,已经再无逃生的希望。 “费长你这个卑鄙小人!为了族长之位,居然对我这个堂弟实施暗算毒杀的手段。可恶可恨……” 费清越想越怒,在绝望之下,又怒极攻心,忽然张开口,噗的一声,吐出一口惨绿的鲜血。 “阿爸,阿爸!你没事吧,你要振作啊。”孩童被这滩鲜血吓得大哭,扑到费清的怀中。 “我儿……”费清绝望的双眸中,又挣扎出一丝希望和决然。 他慈爱地看向自己这个唯一的子嗣,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才,阿爸走不了了。费长老谋深算,阿爸只能骗他一时。不久之后,他一定会发现不妥,返身追杀回来。你快走,阿爸为你阻挡住这些人。你照着阿爸告诉你的那条小路,兴许就能逃出生天。” “不,阿爸,我要和你一起走。咱们一起跑吧……阿爸,我求你了……”儿子费才伤心欲绝,泣不成声。 费清心中大急,奋起精神,伸出双手抓住费才的双肩:“小才,不要哭!北原的男儿流血不流泪。你要有自信,你的身上流淌着巨阳仙尊的血脉,你是黄金家族的成员。你身上血脉之浓郁,相当罕见。你是有资格进入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人。” “咳咳……”费清的嘴鼻中溢出缕缕绿血,“小才,你要保住性命。将来若有可能,进入王庭福地,便可去八十八角真阳楼中,获取巨阳先祖留给后人的恩泽。只有这样,你才能给我报仇雪恨啊!” “阿爸……”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费清一把推开自己的儿子,费才退开几步,无助地看向他的父亲,泪流满面。 “快走!!”费清吼道。 费才伸出手臂,擦去旧泪,瞬间新泪又涌了出来。他狠狠地咬了咬牙,扭头就跑。 “我儿,为父已经尽力了,但愿你能逃出魔掌啊。”费清坐在地上,看着费才跑远,他的双眼却又渐渐瞪大。 “笨蛋,你给我站住!”费清忍不住直起上身,对着儿子大吼起来。 “阿,阿爸……”费才跑了几步之后,这才听到费清的吼声,迟疑地回望。 费清额头冒出青筋,恨铁不成钢地吼道:“你这个蠢材,往西北方向跑啊。你往东南方向跑个什么劲?想回到家族营地里去找死吗?!” “哦,哦!”费才连忙换了方向。 但费清旋即又大吼起来:“蠢货,这是西南方向!” 费才连忙又转变方向,这才走上了正确的路线,让费清吐出一口浊气。 “唉……”中年蛊师在心中无奈地叹气,自己这个儿子虽然血脉浓郁,但从小就有些蠢笨,而且是个实实在在的大路痴。他真的能够逃出生天吗? 想到费长的老谋深算,费清也觉得希望不大,但能做的他已经都做了,只要寄希望于上天了。 片刻之后,不出费清的意料,费长阴沉着脸,率领着三位蛊师,骑着恐爪马,回到这里。 “费清,哼,你果真躲在这里!”费长的声音阴沉沙哑,目光如刀,浓郁的杀意毫不遮掩。 “想不到我今日会死在你这个小人手中。”费清不屑地嗤笑一声,此刻的他已经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费长嘿嘿冷笑,宛若猫戏老鼠的神色:“我不会这么快就杀了你的。费清,你不是很清高孤傲么?待会我逮到你儿子,我会让你亲眼看到你儿子被虐杀的情景。呵呵呵……” 费清再不待定,他猛睁双眼:“费长,枉你是他的长辈,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哼,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来人,把费清给我拿了。”费长一声令下,左右蛊师立即动手,将费清五花大绑,然后用一根麻绳拴着,拖拽在地上。 “呵呵呵,费清你就在地上给我好好地尝尝泥土的滋味吧。追,务必要把那小子追杀致死!”费长大笑一声,充满了快意。 费长觉得:费清既已抓到,再捉到那傻小子不过易如反掌之事。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费长来到乱石滩,除了他们,没有一个人的身影。 “他娘的,这小子居然没有往乱石滩的方向走?说,他去了哪里?”费长冷声喝问。 费清一路被拖拽过来,早已经鼻青脸肿,昏死过去。 费长用力将其踢醒,却只换来费清讽刺嘲笑的目光。 费长狞笑一声:“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 说着,他眼中冒出诡异的光芒,照住费清全身。费清浑身颤抖,魂魄立即受到重创。 搜魂蛊! 费长伸出枯瘦如柴的右手,一把抓住费清的头颅,然后他闭上双眼,鼓动真元。 费清浑身颤抖,口吐白沫。如此情形,看得一旁的两位蛊师噤若寒蝉。 须臾之后,费长睁开双眼,脸色苍白,目光迷离。 这三转搜魂蛊,能搜索他人魂魄,搜查魂魄中蕴藏的部分记忆。但也多有局限,首先得到的记忆十分凌乱和残缺,其次不能经常使用,否则会魂魄混杂,神志迷离不清,对自身极为不利。 费长和费清积怨已久,也知道他儿子费才身上血脉浓郁,必须亲手斩除方能安心。因此才不惜动用了搜魂蛊。 “原来这附近,还有一条隐蔽的小路。哼哼!”费长得意地一笑,他很幸运,搜刮出了他想要的记忆。 他翻身上马,立即动身,向那条隐蔽小路探去。 但到达此处之后,他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足迹。 “怎么可能?这小崽子年岁不到,还未开窍,只是凡人。不可能瞒得过我的侦察蛊虫。难道我搜刮的记忆只是关键的一部分?”费长侦察一番之后,看着杂草丛生的阡陌小道,脸上阴晴不定。 呜呜呜…… 就在这是,从暖沼谷外忽然传进来低沉雄浑的号角之音。 费长等人顿时面色大变。 “家老大人,家老大人,请速速回援!马家挥动大军,不宣而战,家族营地已经告急!”一位传讯蛊师,骑着飞鸟,匆忙赶来。 “什么?!”费长这一惊非同小可,如今费家内乱刚平,就被马家侵略。这时机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若是费家没了,我就算登上费家族长之位,那又有什么意思?守,死守,必须守住这一切!暖沼谷易守难攻,击退马家大军不是没有可能的。对,我还有希望!”想到这里,费长顿时将费才抛之脑后,惶急无比赶回家族营地。 然而,马家这才入侵,早有预谋。专门趁着费家内乱的时机,发动突袭。 费家虽然占据暖沼谷的地利,却终究没有抵挡住马家兵强马壮,人才济济的兵锋。 就在方源进入琅琊福地的同时,北原发生了一件大事—— 身为大型势力、黄金家族,坐拥暖沼谷的费家被灭! 毫无疑问,这个事件将给整个北原的局势,造成影响。 山坡上,马家高层各骑着战马,俯瞰着已成废墟的费家营地。 这些人如众星拱月般,环绕着一个年轻人。 看到一批批的物资,被整理上车,一队队的俘虏,被押解而走,马家高层各个喜上眉梢。 其中一位三转蛊师老者,向中央的年轻人抱拳道:“恭喜少主,贺喜少主!全赖少主的离间之计,诱使费家内乱。此番轻易拿下暖沼谷,吞并葛家,为家族立下头功!” 这年轻人,正是马家少族长马英杰。 他狼背蜂腰,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一身修为已经达到四转中阶。本身更是奴道蛊师,薄有威名,人称小马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