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节:对常山阴的议论 - 蛊真人

第八十四节:对常山阴的议论

?虽然得了大胜,马英杰却没有任何的骄狂,而是沉吟道:“暖沼谷易守难攻,拥有大片的暖泥。北原暴风雪即将到来,这里便是一处天然的庇护所。我族得之,就有了根据地。攻可进,退可守!” “但我更高兴的,却是收获了二十多万头恐爪马。这些马到了叔叔手中,将极大地充实马群的规模,为接下来的英雄大会,增添我马家的无上威势!” 他的叔叔,不是旁人,正是当今北原三大驭兽大师之一的马尊! 一提到马尊,马家蛊师的脸上无不涌现出敬佩之色。 “临行之情叔叔叮嘱我,说:我们马家成为大型部族,很不容易。历经了几代人上百年的积累、努力,还有不俗的运道,这才走到今天。但是部族大了,想要守住这份基业就更加的困难。就算是打下暖沼谷,也只是得了一个保存火种的根基。真正要护住全族上下,甚至更进一步,那就只有入主王庭!” 马英杰扫视众人一眼,又继续道:“王庭福地乃是巨阳仙尊留给子孙的恩泽。尤其是那座八十八角真阳楼中,更有仙尊的传承!叔叔说,我身上的血脉已经达到进入八十八角真阳楼的标准。若是能够获得仙尊传承,日后修成蛊仙,那我们马家便是北原新的超级家族!” “超级家族啊……” 这个名字,顿时让马家众人的脸色涌现出神往之色。 “少族长,你是我族百年来难得一出的天才。我族的未来,都在你的肩上啊。” “马尊大人虽然沉默寡言,但实际上是心系家族,高瞻远瞩……” “老夫能够见证这一切,和少族长你并肩作战,实乃毕生的荣幸!” “少族长,带领我们走向辉煌吧。” 马家蛊师们兴奋地呼喊起来。 马英杰笑了笑。 事实上,马尊从未说过这样的话,这番话不过是他临场编造的。 借助马尊的威信,马英杰成功地为自己的形象增光添彩。试想连马尊都如此看好他马英杰,其他人再不看好,岂不是有眼无珠? 马英杰也不担心马尊知道这事情后,拆了自己的台。 马尊乃是一个奇人,孩童时候就极少开口说话,沉默寡言到父母都差点误以为,他是个哑巴。 马尊爱马成痴,少年时被族人们戏称为“马痴”、“马呆子”。 他性情孤僻,一生未娶,只爱骏马,常年和马群生活在一起。对世俗权力、红尘杂务一点都不关心,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马英杰目光炯炯,宛若星辰:“诸位都是我马家的栋梁、支柱,身上有很多优秀之处,值得我马英杰学习。我还是太年轻了,马家不是我一个人能撑起来的。今后还得有赖诸位的帮衬啊。” “少族长说哪里的话!” “少族长的话,让我们汗颜啊。” “这些年来,少族长的表现深入我等的内心。我等必定跟随少族长的左右!” 马家众人连忙答道。 马英杰又道:“马尊叔叔虽然寄托希望在我的身上,但是要取得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仙尊传承,还得看机缘啊。不过就算我有负所托,在真阳楼之外,王庭福地的各处都有历代蛊师留下的传承。因此历来入住王庭的家族,实力上都会有个全方面的跃升。每每想到这些,我就不由地怦然心动啊。” 众人哈哈大笑。 “莫说是心动,老夫每次想着,都要暗流口水啊。” “哈哈,少族长不必有太多压力。失败一次,重头来就是了。咱们马家人都是不屈服的好汉!” 王庭福地有点类似天梯山,蛊师们常在里面留下传承。 北原环境恶劣,每十年就有一场暴风雪,雪灾席卷整个北原。暴风如刀搜刮一切。很多埋设在野外的传承,都会因此而损毁。 因此,将传承设立在王庭福地当中,已然渐渐成为了北原的一个传统。 王庭福地中,除了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仙尊传承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传承,留待有缘之人。 当然,这有缘之人首先得进入到王庭福地当中,才有可能收获奇缘。 能躲避暴风雪,安然生活的福地,以及遍布各处的大小传承,是以每次王庭之争,都引发草原各族的激烈角逐。 这场角逐,波及整个北原,规模极其庞大。小型部族需要生存,中型部族要更进一步,大型部族要守住基业。不仅正道,魔道蛊师们也想着进入福地,谋夺其中的蛊师传承。 为了彼此之间的合纵连横,英雄大会就应运而生。在很久以前,就渐渐形成,到如今已经是北原人不可抛弃的传统。 每当十年风雪来临之时,在北原各处名胜之地,都会在同一时段举办英雄大会。 “我们这次灭了费家,对于我们天川英雄大会之行,大有裨益。只要压服成家,我们马家将会一家独大!” “不错,只有在英雄大会上胜出,才会招揽到更多的强者,令更多的部族依附。这是北原大战的第一步,也是极重要的一步。” “我们此次要入主王庭福地,还要放眼各地。玉田的英雄大会,猛丘的英雄大会,草府的英雄大会,都是需要密切关注的。” 马家高层正热切地议论着的时候,一位传讯蛊师飞速奔来,为马英杰传来最新的情报。 马英杰展开一看,脸色微沉,旋即又将这情报递给身边众人。 众人依次传阅,不时地发出微小的惊呼、叹息或者猜测声。 “东方部族,居然提前压服了赵家,这样一来,他们就是草府英雄大会上的霸主了。” “这一次猛丘方面,努尔家居然派出努尔图,来势汹汹,吕家恐怕抵挡不住。” “至于玉田英雄大会,也是风云激荡。居然跑出了昔日的狼王常山阴!” “这常山阴凶猛啊,居然率领葛家以一挑三,连裴燕飞都败了。” “玉田方面,黑家的黑楼兰,刘家的刘文武都是人中俊杰,现在狼王一出,影响颇大。玉田方面的局势立即显得破朔迷离了。” 很快,众人的议论焦点都集中在了方源身上。 常山阴这个身份,早就在北原传播多年。现在忽然诈尸复活了不说,还造成了轰动。 葛家之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型家族,但就是因为常山阴插手,硬生生连挑三家,裴燕飞这样的猛将都败下阵来。 尤其是他们再打探到,葛家的新任族长不过还是位三转的青年蛊师时,他们心中对常山阴的评价又不由地拔高数个层次。 “每十年的群雄逐鹿,总会有牛鬼蛇神从犄角旮旯里蹦出来。只是这次蹦出个大个儿的。” “少族长,你说若是这狼王常山阴和我族马尊大人对战,结果会如何?” 众人不免心生担忧。 马英杰眉头微皱。 要是其他流派的蛊师,也就罢了。但这常山阴乃是奴道蛊师,最擅长的是以一敌万。 但他一个人,在率领麾下大军,就能改变战局! “刚刚的情报,诸位都看过了。奴道蛊师的实力如何,要看手中的兽群规模。他常山阴刚刚复出,手中都是些普通的龟背狼、夜狼或者风狼,不过只有三头万兽王。如今还死了一头,重伤一头。怎么能和我马尊叔叔相比呢?” 马英杰冷哼一声,继续鼓舞士气道:“马尊叔叔手中,原本就有三十万的马群,现在又增添了这么多的恐爪马,规模能膨胀到五十万!除此之外,他还掌控着一头马皇,九头万兽王,还有五头异兽马。你们说狼王能和他相提并论么?” 周围蛊师倒吸一口冷气,又惊又喜。 “不想马尊大人的实力已然如此庞大!” “区区狼王,和我族的马尊大人一比起来,简直是婴儿嘛。” “五十万,这个规模太大了。足以连灭七八个中型家族。” 马英杰话锋又一转:“但狼王常山阴还是不可小觑的。我族要成为王庭之主,迟早得碰上此人。更关键的是,他一旦参加英雄大会,依附黄金家族,势必会得到扶助。会有大量的蛊师,帮助他收服狼群,供其驱策。” 众人脸上的喜色又渐渐收敛起来。 这位青年蛊师说到这里,深深一叹:“我们吞并费家,只是长征的第一步。接下来必定会有更多更强大的对手。我们只有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才能击败他们,从而入主王庭啊。” “是,少族长说的太对了。” “少族长英明神武,老夫佩服万分!” “我们马家有族长,还有少族长的领导,一定会制霸北原的!” 众人在不知不觉间,被马英杰用三言两语敲打了一番,更紧凑地团结在了马英杰的身边。 这位马家的少族长,在心底深处自得一笑。 表面上,他则是云淡风轻,成竹在胸。 “阿爸,你死的好惨啊……”就在此时,一个悲怆的哭号声,从山坡下传来。 这声音,吸引了马家众人的目光。 马英杰便远远看到,横尸遍野的战场中,一位孩童,扑在一位伤痕累累的尸体上,痛哭流涕,十分伤心。 “臭小子,给我滚过来。你已经是我马家的奴隶了!”一位成年男子在旁边,对孩童拳打脚踢,然后硬生生把他拽起来。 但这个孩子极力挣扎,一口咬在成年男子的手腕上。 成年男子惨叫一声,不得不松开手。 孩子滚爬了一段路程,又扑到尸体上痛哭。 “唉……”马英杰发自内心地叹了一口气,“生灵涂炭,非我所愿。但乱世之中,谁能独善其身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人力渺小,我所能做的,就是维护自己的家族,让我马家的孩童不会有如此的遭遇罢。” “少族长仁爱啊。”周围人也跟着叹道。 马英杰手指着下方:“这孩子也是个忠孝之人,因我而有此难。着一个人,去制止他,将这孩子送到我身边,今后就作我的贴身奴仆罢。” “是,大人。”左右立即应下。 他们没有劝阻,在北原收养奴仆早就是传承。 再说一位还不到十三岁的孩童,根本没有开窍,怎么可能对自家的少族长大人有威胁呢? “小孩,快起来!”马家一位高层,制止了成年男子对孩子的殴打,一把提起孩童的脖子。 孩子极力挣扎:“不,我要和阿爸在一起。” “孩子,你的阿爸已经死了。你今天运气不错,被我家少族长看中,收为奴仆了。”马家高层语气缓和。 但这孩子不听,只是哭号:“阿爸,阿爸!” 忽然他顿住,一脸呆滞地看向阿爸的尸体。 “啊!你不是我的阿爸,我的阿爸皮肤比你黑,鼻梁比你高,头发有白色的……”小孩吃惊的自言自语,然后大怒,踢了一脚尸体,旋即又哭号起来,“阿爸,你在哪里呀?” 马家众人一头黑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