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节:都给我滚 - 蛊真人

第八十九节:都给我滚

?抛除消耗类的蛊,蛊师第一个选择的蛊虫,便成为他(她)的本命蛊。 本命蛊和蛊师之间的关系,最为密切,可谓性命交修。 不管哪一方受到重创,另一方也会受到牵连。 本命蛊有一个其他蛊虫,都无法企及的最大优点,那便是炼蛊失败之后,哪怕反噬再严重,也能保留下原有的蛊虫。 因此,绝大多数的蛊师都将本命蛊,当做核心蛊。一般而言,蛊师手中最强的蛊虫,便是他(她)的本命蛊了。 本命蛊一旦形成,便难以更改。 但这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 蛊师若是得到极好的蛊虫,想要将其培养为自己的本命蛊,那便要将原有的本命蛊毁去。 但这种行为极其危险。 本命蛊一旦毁去,蛊师将遭受巨大牵连。轻则重创,重则死亡。 重生之后,方源的本命蛊,便是春秋蝉,沉睡在他的第一空窍中央,再也挪动不走。 现在他有了第二空窍,便有了一次可以选择第二本命蛊的机会。 尽管可以从蛊方中有所猜测,但真正发现有这个选择的机会,还是让方源欣喜。 究竟该选择哪知蛊,充当关键的第二本命蛊呢? 仙蛊首先是要排除的。 第二空窍只是三转的凡窍,难以装载仙蛊。春秋蝉是特殊情况。 除去春秋蝉,方源还有定仙游,和稀泥两只仙蛊。 但和稀泥仙蛊只能用一次,若是作为本命蛊使用了,和稀泥仙蛊消失之后,方源必定会遭受重创。这种傻事,方源当然不会去做。 至于定仙游,远在腐毒草原,不提也罢。 没有多久的犹豫,方源就决定下来。 这便是三转的全力以赴蛊! 他要走力道、奴道双修的道路,全力以赴蛊是必须的,也是最理想的力道核心。 之前,方源谋算百战不殆蛊,就是想要确保全力以赴蛊在炼蛊过程中的安全。 但是阴差阳错,情势所逼之下,方源不得不将百战不殆蛊用来炼制仙蛊定仙游。 只要全力以赴蛊成为第二本命蛊,方源就再不用担心炼蛊失败后,失去这只宝贵的蛊虫了。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出了狐仙福地,方源通过星门蛊,再次回到北原。 狐仙福地区别外界,有五倍光阴流速。方源在福地中过了两天,而在北原只是一夜的时间。 正是黎明时分。 天边,呈现出一片柔和的浅紫色和鱼肚白。 伴随着太阳冉冉升起,远处的野草,从原先黑森森的颜色,逐渐转变为油绿色。 月牙湖上,波光粼粼,金光耀眼。 晨光照耀在方源的脸上,他笑了一笑,看向身边。 原本稀疏的狼群,已经再度充实起来,补充了许多白色的狼影。 这些都是水狼,规模已经突破一万,由一头水狼万兽王统领着,麾下共有六头千狼王。 至于其他的朱炎狼群、夜狼群、异兽狼等,方源都没有带出来。 一次性带出来,实在太惹眼,太突兀了。 方源伪装成常山阴,是想好好经营这个身份,因此要避免这种暴露的行为。 但水狼不同。 方源此行,对外宣称的就是要收编野生水狼。水狼的出现,很好解释。但如果出现夜狼兽皇,或者那些异兽狼,那就说不通了。 “接下来,就是继续收编野生水狼群。”方源骑上驼狼,念头一动,整个狼群再度启程,浩浩荡荡地向下一个目的地杀奔过去。 三天之后,月牙湖边某处水畔。 两家蛊师怒目而视。 “仲费尤,你们仲家欺人太甚,这五只黑皮肥甲虫明明是我族之物,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居然公然抢夺!”一方的族长柴章,怒吼出声。 “放屁!当初早有约定,我们两家比邻而居,以这水狼巢穴为界。所以,这里就是我们柴家的地盘。这五只黑皮肥家虫,到了我仲家的地盘,当然就是我仲家的!”仲家族长仲费尤冷笑连连。 柴家蛊师们听了这话,一个个都感到无比的气愤。 柴章更是气得满脸通红,斥责道:“无耻!我们柴家今日拔营,要赶赴英雄大会,当然要从你这边过了。” 仲费尤眼中闪烁着寒光,裂开嘴道:“所以,这就是你们柴家的过错了。你们完全可以绕过这里嘛,为什么偏偏要走我家的营地门前走呢?” 柴家蛊师一个个气极。仲家营地位置刁钻,占住要道。柴家若是绕路,更加麻烦,途中至少有三个万兽群。仲家此举,实际上就是故意的敲诈勒索。 “仲费尤,你这个吃相,未免太难看了吧?”柴章含恨咬牙,从牙齿缝中挤出话来。 仲费尤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冷笑道:“你们柴家要是不服的话,咱们两家可以较量较量嘛。” 柴家蛊师们气势一滞。 柴家是小型部族,但仲家却在两年前,扩张为中型部族。 仲家强大,若是要争斗起来,必然是柴家吃亏! 身为柴家的族长,柴章当然也清楚这点,他也想退去,但是这三只黑皮肥甲虫的身上,却载着家族中最为珍贵的物资。 这些物资,都是柴家想要投靠刘文武,精心收集而来的东西。若是放弃,柴章自然万分不甘不舍。 究竟是战,还是退?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柴章陷入犹豫之时,从不远处传来狼嚎之声。 嗷呜呜…… 狼嚎声此起彼伏,绵绵不断,同时大量兽群奔腾的脚步声,也随着风传到众人耳中。 “这样的阵容……” “是狼群!” “现在是白天正午,这里又是水狼巢穴附近,怎么会有野生狼群出没?” 仲家、柴家众人顿时如临大敌,纷纷转移目光,朝声源处望去。 就见狼群浩浩荡荡,宛若长河一般,流淌过稀疏的丛林,朝着众人汹涌而来。 这些狼群中,有矫健的夜狼,有防御深厚的龟背狼,有卓越不群的风狼。更多的则是白色毛皮的水狼。 不同类别的狼群,如此和谐地汇集在一起,组成大军。这样的情景,只有一个原因。 柴章心中咯噔一下,瞬间想到了一个人——常山阴! 仲费尤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他们仲家也想投靠刘文武公子,因此觊觎柴家的这批物资,没有想到就在关键时刻,出了一个搅局的人。 随着狼群接近,两家蛊师都不安地骚动起来。 “好庞大的狼群!”有人忍不住发出惊呼。 “嘶……这样的规模,龟背狼群至少有两万八千头,夜狼得有一万五千头,风狼比夜狼只多不少。水狼最多,有三万两千头左右。”有人倒抽一口冷气,凭借丰富的经验,略微估算了一下。 狼群实在太多了,浩浩荡荡铺成开来,形成半月形的包围圈,将两族蛊师都涵盖进去。 顿时,仲家、柴家的蛊师们就被狼群包围住,背靠着月牙湖,陷入不利的境地。 “不是说常山阴攻杀裴、贝、郑三家,损失惨重么?怎么他还有这么多的狼?!”柴章嘴唇发干,狼群密密麻麻,不仅包围了他们,还有许多隐藏在树林里,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仲费尤再也不复刚刚恃强凌弱的轻松姿态,他看着狼群中大量的千兽王,还有万兽王,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奴道不同于其他流派,往往能以一己之力,改变战局。 寻常奴道蛊师,已经不可小觑。更何况常山阴! 仲费尤心中无比的清楚,眼前的这些狼群,足够覆灭他们仲家两三次,还绰绰有余! 皆因现在他们都在野外,周围无险可依。没有营地的城墙,他们就没有纵深,没有休息的时间,没有回复真元的时间。 一只驼狼,载着方源,晃晃悠悠地走出小树林,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常山阴!”仲费尤、柴章同时出声。 一时间,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的脸上。 方源面无表情,骑在驼狼背上,按照当年常山阴的习惯,将上身挺得笔直。 他目光如箭,扫视众人,没有说话。但紧抿的嘴角充分地将常山阴的孤傲气质,演绎得淋漓尽致。 仲家、柴家的蛊师们,都发不出声音。只觉得心中压着一块巨石,空气都凝滞了,难以呼吸。 尤其是想到狼王常山阴,一夜连挑三家的战绩时,很多人的身躯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裴家、贝家、郑家,这三家都是资深的中型部族啊。而柴家不过是个小型部族,仲家却是晋升中型部族不久而已。 仲费尤、柴章不由地对视一眼,均瞧出彼此眼中的凝重,以及合作的意向。 两人心中都是同样的苦涩:刚刚还要争斗的两方,现在却有了彼此联合之心。这命运的捉弄,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常山阴大人,您的威名我仲费尤如雷贯耳……”仲费尤咬了咬牙,越众而出,向方源深深行了一礼。 没有人觉得堂堂一族之长的仲费尤,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对方可是常山阴啊! 但仲费尤的话,还未说完,方源就挥了挥手,淡淡地开口道:“都给我滚,不要碍我的事。” 仲费尤骤然瞪大双眼,眼神中有一种难以掩盖的羞恼之色。 但他没有反驳什么,而是低下头,又对方源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召集仲家蛊师:“撤。” 柴章察言观色,也赶忙喊道:“我们也撤。” 顿时,人群汹涌,蛊师们纷纷撒腿,向远处飞速撤离。 很快,原本站满人的湖畔,只余下狼群和方源一人。 当然还有那三只行动迟缓,来不及带走的黑皮肥甲虫。 方源看了一眼这三只黑皮肥甲虫,不以为意。两个部族争夺的东西,在他看来,却是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他一挥手,水狼群顿时蜂拥入水,向这湖边的水狼巢穴围剿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