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节:墨狮狂 - 蛊真人

第九十二节:墨狮狂

?天空湛蓝如洗,地上则一碧千里。 这里的土地,尤其肥沃,水草茂盛鲜美,及人膝盖。 这便是北原有名的玉田,被誉为最为丰美的草场之一,如今这里人头攒动,旌旗飘扬。 玉田的英雄大会,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之久了。 前七天,各个部族都发出自己的声音,喧嚣尘上,一片纷杂扰乱。但渐渐的,经过合纵连横,各方势力相互组并。到了如今,只剩下两个最强的势力。 一方是刘家刘文武,另一方则是黑家黑楼兰。 此刻,两方人马,尽皆精悍逼人,相互对峙。 两方人马的中央,是一块搭建好的宽阔的斗台。 斗台上,两位北原蛊师正展开激烈的对战,皆有四转修为。 台下众人,大多看得目不转睛。族长级的战斗景象,平时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观察。 尤其是这台上的两人,一正一魔,都是成名的人物,还相互之间有着私仇深恨! “水魔,纳命来吧!”其中一位中年蛊师,大吼一声,脚下一顿,猛地跳上天空。 在空中,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张口,朝着脚下的对手吐出一团栲栳大小的黯淡火焰。 水魔浩激流的心中,却是警兆大起。 他眼中蓝芒一闪,空窍中的雪银真元疯狂灌输到水壁蛊中。 “起!” 他提起双掌,由下而上,动作沉重,像是提起万钧之物。 随着他的动作,磅礴的水汽形成一道蓝色的瀑布,从地面上升腾起来。 瀑布逆冲而上,在半空中,席卷而下,形成一道拱形的厚实水壁。 黯淡的火焰,缓缓地落在水壁上,随即熄灭。 “哈?”观战的众人,惊愕出声。正要奚落讽刺水魔的小题大做之时,忽然只剩下一丝光的火种,猛地爆炸! 轰!!! 爆炸声震耳欲聋,如晴天霹雳。 大量的火气,汹涌爆发,将厚实的水壁在瞬间炸成水汽。 强力的冲击余波,形成狂暴的风,向四周迅速蔓延。 但是最终,冲击的风暴没有波及到斗场外围去。在斗场的四周,各站立着蛊师,施展防御蛊,形成圆球光罩,将斗场牢牢护住。 “好厉害的手段!” “如此强烈的爆炸,已经直追四转蛊虫的效果了。很显然,这是火浪子柴明一直暗藏的杀招啊!” “水魔虽然察觉到了,但还是低估了柴明大人的这一击。” 从爆炸的震动中缓解过来,众人纷纷议论,一片嘈杂。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斗场上。 就连黑楼兰、刘文武二人,也变得目不转睛。 但圆球光罩中,水汽蒸腾,白茫茫一片,叫人难以看清。 众人只好耐心等待,当水汽渐渐消散之后,斗场上柴明昂首站立,气喘吁吁,瞪视脚下的尸体,放声大喝:“水魔,当年你杀死我的父亲,可想到有今天!” 水魔浩激流口吐鲜血,被柴明踩在脚下,满脸的痛苦之色。 “哈哈哈,是我们胜利了!” “柴明大人威武!” 看到此景,观战者们都楞了一下,旋即刘文武一方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 反观黑楼兰一方,或是沉默,或是撇嘴。 “楼兰兄,承让了。”刘文武从座位上站起来,微笑着向黑楼兰一拱手,显得风度翩翩。 黑楼兰是脸色不虞,冷哼一声,正要说些撑场面的话来,就在这时。 哧! 一声轻响,柴明惊愕地看向自己的胸膛。 他的心口处,突兀地冒出一片水光利刃。 他艰难地回头,就看到自己的杀父仇人浩激流,满脸都是火燎的水泡,狼狈且狰狞地朝他冷笑着。 “这是真身,那么我脚下的又是……”柴明心中疑惑万分。 嘭。 恰在此时,他脚下的“浩激流”猛地化为一滩流水溃散。 “是水像蛊!”有人惊呼。 “水像蛊本来就是四转珍稀蛊,但水魔很显然又用了其他手段,这才令他的水像显得如此逼真。” 耳边传来的呼喊声,让柴明了解了他失败的原因。 “卑鄙……”他说出生平最后的一句话,然后带着万分不甘的心情,身死当场。 “柴明大人!”一时间,无数人悲呼。 “吾弟!!”柴家族长更是满脸泪流。 “哈哈哈……”黑楼兰仰头大笑,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他对走下斗台的水魔竖起大拇指,“浩激流,你干得不错!来,喝了这杯酒!” “多谢大人赏赐。”水魔走下台,遍及浑身的烧伤令他痛得龇牙咧嘴,但他仍旧接过酒碗,将酒一口干掉。 “真是好酒!”他谄笑着,又将酒碗递给黑楼兰。 众人虽然不耻他的谄媚,但对方的实力摆在那里,又有远播的恶名,却是没有冷嘲热讽。 黑楼兰摆了摆手,声音嘶哑粗犷:“这酒碗也一并赏你的。来,严翠儿,给我换上新的大碗,再给我斟上最好的美酒!” 随着他的呼唤,一位如花般貌美的年轻姑娘,身着艳丽的盛装,乖巧地走上前来,在黑楼兰身前的案几上摆上酒碗,然后优雅地添满酒水。 正是严家的大小姐,刘文武的未婚妻,水魔浩激流将其绑架过来,献给黑楼兰当做了见面礼。 黑楼兰便迫不及待地,在英雄大会中,将严翠儿带在身边,用来打击刘文武。 “刘家小公子,你是打不赢我的。不如主动认输,这样我将你的未婚妻,还给你如何?”黑楼兰满饮一口酒水,粗豪地一抹胡须上的酒渍。 “呵呵呵,大丈夫何患无妻?此女虽是美人,但如何能取代你我大好男儿心中的志向?楼兰兄,岂不闻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古言?楼兰兄既然喜欢,那就让你好了。”刘文武呵呵一笑,却没有丝毫的恼怒。 “刘公子好志向!” “刘文武公子,才是我们北原的真男儿啊。” “不错,这样的人物,才是值得我们追随!” 刘家一方,纷纷出言,支持着刘文武。即便是女子,也没有丝毫动容,或者反驳之意。 北原历来男尊女卑,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话,也不是别人说的,正是巨阳仙尊之言。 巨阳仙尊流传下的血脉,在如今北原,统称为黄金家族。 各大黄金家族,把持着北原的至高权利,也遵循着老祖宗的传统。 刘文武既然能和黑楼兰分庭抗礼,自然不是省油的灯,这番话连消带打,反而暗讽黑楼兰好色无志,彰显自身不迷恋红尘的英明形象。 黑楼兰怒哼一声:“你们刘家向来能说会道,有三寸不烂之舌。不过那又如何?来来来,我们再遣人上斗场,大战一回!” 刘文武顿时面色微变。 相比较严翠儿,这才是他的最大软肋。 之前的九场战斗,他只赢下三场,丧失了许多好手。刚刚那场,更使得四转强者火浪子柴明丧命。 现在黑楼兰又再邀战,他却不得不答应。 若不答应,就显示出他的懦弱。北原的男儿,最看不起懦弱的主公。 但答应下来,他势必输多赢少。 “可恶,这黑厮是故意挑战,明摆着要削弱我的高层战力。但偏偏英雄大会,我又不能示弱。这次该派谁上场?” 刘文武暗暗咬牙,目光在身边逡巡。 投靠他的这些人,有正道,亦有魔道,不乏成名人物。但此刻却不敢面对刘文武的目光,纷纷垂首,或者逃避似的看向远处。 就在刘文武左右为难之际,一个大嗓门远远喊道:“大哥勿忧,让俺来!” “是三弟来了。”刘文武闻言大喜。 人群让开一个通道,走来一人,众人纷纷侧目。 但见此人,身材魁梧雄健,虎背熊腰,狮口阔鼻,一声皮肤漆黑若墨,头发茂盛和胡须连成一片,洁白若雪,宛若狮鬃。 白发黑肤,如此奇特的相貌,令众人呆愣了一下,旋即就有人惊呼,道破此人的跟脚——“这人……竟是一位墨人!” 石人、蛋人、毛民、墨人,皆不是人祖后代,而是异人。 墨人在《人祖传》中,早有记载。他们的家园,便是书山。 书山中,有一道墨瀑,垂落而下,砸在文泉中,激荡出的墨汁,落在山石上,便形成墨人。 “大哥,小弟来迟了!”这个墨人来到场地中央,向刘文武深施一礼。 “不迟,不迟。来了就好。”刘文武拍拍墨人的肩膀,便当众介绍,“诸位,这位就是我早年行走天下时,拜下的结义兄弟墨狮狂。” “墨狮狂……刘家公子倒是好眼光,区区异人都要如此勾搭。也罢,就让我毒蛇郎君称一称你这兄弟的斤两。” 黑楼兰这边,一位三角眼的男蛊师,主动走了出来。 “来啊。”毒蛇郎君走上斗场,向墨狮狂轻佻地勾勾手指。 墨狮狂被这动作挑衅,立即勃然大怒,大吼一声,跃上斗台:“死吧!” 说着,双掌一拍。 轰隆! 一股无形的巨力,所向披靡,挡无可挡地向毒蛇郎君碾压过来。 “什么?气道!?四转巅峰!!糟……”毒蛇郎君的惊呼还未说完,就被打爆成肉酱,四处纷飞。 一招之下,立见分晓。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一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