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节:狼嚎声起 - 蛊真人

第九十三节:狼嚎声起

?黑楼兰看着斗场上的墨狮狂,脸色阴沉。 从墨狮狂登场,他的心中就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但当墨狮狂一击将毒蛇郎君打成肉酱,黑楼兰的心中还是一沉。 对方竟然是四转巅峰的强者,还是气道蛊师。 人是万物之灵,可以通过希望蛊开窍。 异人,既然沾上了一个“人”字,自然也有野兽不及的灵性。但这种灵性,要比人小许多。因此很少有异人,能够在蛊师修行中,取得这样的成果。 绝大部分的异人,终其一生,连空窍都不曾开启过。但也有一部分的幸运儿,开启了空窍。 幸运儿中的幸运儿,则能修炼有成。 众人眼前的这位墨狮狂,就是这样的特例。 “难怪刘文武会结交墨狮狂,四转巅峰的战力,换做我来也愿意干啊。”一时间,不少人恍然大悟。 “喂,对面的黑皮胖子,就是你想要和俺大哥作对?来来来,有什么好手尽管派上来,让俺一掌将你的走狗们都拍扁!”墨狮狂拍拍胸脯,放声大喊着,粗鲁中倒显得豪迈之气。 “黑皮胖子……”黑楼兰眼角抽了抽,心中十分恼怒,“我虽然胖,但我能有你黑吗?这黑厮可恨!” “黑绣衣。”黑楼兰轻唤一声,平静的声音下,蕴藏着熊熊的怒火。 “在!”一位身材瘦削的男子,立即回应道。 “去给我教训教训这个家伙。”黑楼兰指示道。 “是,族长大人。”黑绣衣面无表情地答应一声,缓缓迈出。 他目光冷漠如冰,在走动的过程中,浑身涌动出黑色的光芒。黑光凝结,形成甲胄,将其牢牢包裹住。 随后,又有一道惨绿的光圈,飞上头顶。 五十六面飞骨盾牌,飞散而出,悬浮在他的身边,将他全方位护住。 同时,九面灰蓝色的鬼脸,呜咽哭号着,盘旋在他的左右。 当他走上斗台时,他已经全面武装,牢牢防护住。 众人大哗,黑楼兰说得气势十足,实际上却是派遣了一位防御蛊师,专门用来测探墨狮狂的底细。 “啊哈哈哈哈。”墨狮狂却是大喜,“一看你就是个讨揍的货色,来,吃你家爷爷一拳!” 话语未落,他就右手捏拳,对准黑绣衣猛地一捣。 瞬间,他的拳劲就化为一股凝实厚重的拳气,飞过数十步距离,重重地轰击在黑绣衣的身上。 换做旁人,单单这一击不死也残。 但黑绣衣却是硬生生地接下这一拳,只是上身晃动了几下,下半身却是纹丝不动。 “好!”墨狮狂见此,喜色更加浓郁。他和普通的墨人不同,极其嗜战,见猎心喜之下,大呼,“再来!” 言罢,他缓缓飞升而起,雪白的毛发漂浮蓬散,拉开和黑绣衣的距离之后,他迅速挥拳。 拳影密密麻麻,如暴雨一般,一团团半透明的拳气,飞射向黑绣衣。 轰轰轰…… 拳气击打在黑绣衣的铠甲上,爆发出雷霆般的炸响。 但黑绣衣仿佛化身为一块巨大的礁石,任凭海浪多少次的冲刷,都屹立不倒。 五十六面飞骨盾牌,为他分担了大部分的压力。 零碎的拳气,击打在黑铁般的甲胄上,没有一丝效果。 分散的气流,被九面鬼脸吸收殆尽。 当墨狮狂的狂轰滥炸停息之后,黑绣衣他头顶上的光圈,则散发出惨绿色的光辉,照耀在飞骨盾牌上,又将盾牌上的裂痕修补完整。 “你的东西,还给你。”黑绣衣冷笑一声,九面鬼面一齐张开大口,连续地喷吐出数十团的拳气。 赫然是将墨狮狂的攻击,原封不动地返还回去。 墨狮狂看着这数十团拳气扑面而来,楞了一下,被连续轰中,砸落在地面上。 “哈哈哈,四转巅峰也不过如此嘛。”顿时,就有人在场外叫嚣起来。 “公子!”刘文武身边的人,紧张地唤道,“黑绣衣此人,乃是黑旗军的三大统领之一,四转高阶蛊师,最擅长防御。咱们是不是将墨狮狂唤回来了?” “无妨。”刘文武却一点都不紧张,反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看了看黑楼兰,以及场中的黑绣衣,“我三弟的性情,是嗜战如命。越是强大的对手,他越是兴奋。嘿嘿,接下来,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哈哈哈……爽啊,好爽啊。”墨狮狂忽然发出狂放的笑声,施施然从地上爬起来。 他的双眼,呈现出火焰般的红色,盯着黑绣衣,目光灼灼逼人。 “你有点意思,值得我动用一半的力量。”墨狮狂认真地说道。 黑绣衣自然不悦:“哼,大言不惭的家伙,尽管放马过来!” “喝啊——!”墨狮狂雄躯一震,一股强烈的,如狮虎如熊象的非人气势,随之爆发出来,压迫众人的内心。 嗖! 他猛地窜上高空,威势滔天,宛若魔神一般,抬起自己的右脚。 “接好了!”他兴奋地大吼一声,右脚照准黑绣衣,猛地一踏。 呼! 风声骤起,磅礴的空气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脚掌。 这脚掌,大如山丘,隐隐透明,夹裹着无以伦比的刚猛凶悍的气势,飞速下落。 “这样的攻击!”一时间,不仅是黑绣衣,还是黑楼兰等人,都瞪圆了双眼。 “防御,用尽全力!!”几位负责防御,维护场地的三转蛊师,纷纷怒吼。 巨脚踩踏而下,黑绣衣咬紧牙关,连忙驱使五十六面飞骨盾牌顶上。 但飞骨盾牌连眨眼的功夫,都支撑不住,在巨脚的踩踏下,尽皆粉碎! 随后,巨脚宛若山峰压来,悍然砸下。 苍绿的光圈,被顷刻残碎。九面鬼脸拼命吞吐,但只削弱了十分之一的力量,就纷纷崩散。 混乱的气流,还未四处扩散,就被巨脚狠狠镇压。 黑绣衣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重重地压在他的脊梁上。他想支撑,但有心无力,几个呼吸之后,就被压倒在地上。 他赖以成名的黑铁甲胄,被巨大的压力碾成碎末。 咔嚓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地响起来。大量的内出血,从黑绣衣的七窍中流淌出来。 巨大的力量,还向四周蔓延。几位防御蛊师豁出了好命,这才险险支撑住光罩,不至于崩散。 烟尘散去之后,黑绣衣像只死狗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黑楼兰脸色骤变,腾的一下站起身来。黑绣衣乃是他的嫡系,黑旗军的三大统领之一,少了他,黑旗军的战力就要削减至少两成。同时,这黑绣衣乃是黑家一位太上家老的重侄孙的小儿子,关系重大。 黑楼兰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墨狮狂如此强大,刚刚那一击,几乎已经可以越阶挑战五转蛊师。 黑绣衣不能有失,黑楼兰伸手一指,连忙下令:“来人,给我将黑绣衣抢回来!” 顿时,两道身影扑出,皆是三转蛊师。 几位防御蛊师犹豫了一下,不愿得罪黑楼兰,没有阻拦,而是松懈了护罩。 “公子,这黑楼兰无耻至极,居然想破坏规矩!让我也上吧!”一位刘家家老忿忿不平地大吼起来。 但刘文武却呵呵一笑:“无妨,就让他们好好领教一下我义弟的厉害。” “一群鼠辈!”墨狮狂爆喝一声,怒目圆瞪,挥动强健有力的右手臂。 他的手臂,好像是拖着千钧的重物,给人沉缓用力的感觉。 一支巨大的气流手臂,长达五丈,宽达近一丈,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迅速形成。 呼…… 一时间,气臂带动出好像是龙吟虎啸,又仿佛飓风席卷的声音。 巨大的气臂,猛烈横扫,张扬狂放,遇山崩散,遇海捣海! 两个赶来支援的三转蛊师,就好像是苍蝇一般,被巨大的气臂狠狠地扫飞出去。 气臂旋即横扫当场,惊骇声惨叫声骤然响起。 无数躲避不及的观战蛊师,被气臂撞成肉泥碎块。黑楼兰等人,则慌忙后退,避其锋芒。 “找死!” “杀,杀了他!” “居然向我们出手,我们就一齐动手!!” 黑楼兰等人避过锋芒,接连出手,立即打碎气臂。 “哈哈哈,来得好!”墨狮狂面对诸多蛊师,不仅没有一丝惧怕之意,反而更加兴奋,战意熊熊。 他不退反进,宛若下山的猛虎,髭须毕张,向黑楼兰等人冲锋而去。 “不好,三弟又打疯了。”刘文武再不能淡定,手一挥,“诸位快随我支援!” 刘家一方也参入战场,英雄大会顿时变成乱糟糟的一团,前所未有的大混战猛然展开。 墨狮狂在战场上横冲直撞,黑楼兰等人顺利地抢回黑绣衣。柴家蛊师针对水魔浩激流,不断攻杀,原本就有重伤的浩激流只好四处逃窜…… 场面一片混乱。 “糟糕!这才只是英雄大会,绝不能如此激战,损失惨重的话,如何争夺王庭?” “怎么办?就算我方得胜,也绝对是惨胜啊!” 刘文武、黑楼兰二人都心生不妙,想要阻止,却都没有效果。 嗷呜——! 就在此刻,从远处传来一声激越苍凉的狼嚎之声,彰显兽皇气度。 嗷呜…… 然后,无数的狼嚎声纷纷跟随响应。声势连成一片,回荡在天地之间,浩荡磅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