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节:赵怜云 - 蛊真人

第九十七节:赵怜云

?书房中,赵家族长一脸疲惫地将手中的文书放下。 阳光透过窗棂,打在他的脸上。 这位年仅五十的五转初阶蛊师,因为长期操劳族中事务的缘故,已经白发苍苍,满脸皱纹。 这些天来,因为黑家大举来访,东方余亮主动力邀,导致族中上下分出两派。 这两派争吵不休,一方主张投靠东方部族,化解旧怨。另一方则力争依附黑家,毕竟黑家更加势大。 但投靠东方家族,真的能够化解旧怨吗?一想到本家和东方家族世代积累下的深厚仇怨,赵家族长就没有了信心。 而依附黑家,也是不妥。 赵家的大本营毕竟是在草府这块地方,而黑家代表的玉田豪强们,已经立下了盟约。作为一个后来依附的部族,难免会被其他人联合欺侮,获得的利益能有多少呢?说不定还会被当成炮灰对待。 因此,赵家族长也深陷矛盾和犹豫当中。 尤其是这些天,族中高层已经争执得不可开交,赵家族长一面要对外,防止那狡猾的东方余亮阴谋鬼算。另一方面也要对内,镇压局面,总领家族。赵家族长已经感到深深的疲惫。 “唉……” 他深叹一口气,背靠在椅背上,双眼无神,望着阳光下的浮尘。 在灿烂的阳光下,灰尘纤毫可见。赵家族长感到自己就仿佛是这其中的一颗浮尘,迷茫彷徨,现在是悬浮在半空中,但说不定一阵风吹来,自己就会被贬落到地上的尘土之中。 而黑家和东方家的大战,就是即将席卷而来的一阵狂风。 面对这样的狂风,自己、家族又给何去何从呢? 就在赵家族长心烦意燥之际,忽然从窗外传来一阵哭声。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家族长立即皱起了眉头,流露出关切的情绪,而是立即对外面问道:“怎么回事?” 门外的侍卫立即回答:“族长大人,是大小姐刚刚跑过来时,不小心在台阶上滑倒了,磕破了头皮。” “啊!”赵家族长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一脸心疼的神色,“我的小心肝,怎么就摔到了呢?流了多少血?快,把她搀进来。” 赵家族长虽然有过几个儿子,但都被东方余亮阴谋暗算死了,如今膝下只剩一女。 女儿不过五六岁的模样,生性顽皮,但眉宇之间,却极似前妻,赵家族长十分宠爱。 很快,书房的门打开。 侍卫将一位女童,搀进了房间。 女孩儿粉雕玉砌,一身锦衣,模样可爱至极,此刻却呜呜咽咽,手臂掩盖住眼眉,正在哭泣。 “我的小心肝哟,我的小云云哟,摔到哪里了呀?”赵家族长连忙迎身过去,将小女儿抱起来,关切地询问。 “老爹,你眼睛瞎掉了吗?伤口就在额头啊……”女童在心中怒吼,表面上则坐在赵家族长的臂弯上,顺势躺在他的怀里,撒娇地道,“阿爸,云云头痛……” “哦哦哦,阿爸看看,阿爸看看。”赵家族长轻轻地抚开女童额头的头发,顿见一块头皮有微小的擦伤,隐隐发红,但是离破皮出血还有一段距离。 但就算如此,赵家族长也心疼地不得了。 他对小女儿温言安慰,对随后赶来的老嬷嬷冷声喝斥起来:“吴妈,你是怎么办事的?叫你跟紧小小姐,时时刻刻地看护着,你看看她额头伤的!” “老身该死!请族长大人恕罪。”老嬷嬷吓得立即跪倒都在地上,满头都是冷汗。心中则叫苦不迭,这孩子是她平生所见最刁蛮,最难缠的小魔王。平日里古灵精怪,一不留神就会跑得没影,狡黠无比,把她这个成年人捉弄得欲生欲死。偏偏在族长面前,却是一副乖巧可怜的小模样,表演才华与生俱来。她竟然还抓不住这个小鬼的丝毫把柄! “阿爸,你不要怪嬷嬷了,是云云自己走路不小心。”女孩儿轻声地道。 心中则补充一句:“这老太婆烦死了,整天就跟着老娘转来转去的。老娘为了进这书房,专门自残,容易吗我!” 赵家族长顿时长叹一声,抚摸小女儿柔顺乌黑的小头发,满脸欣慰之色:“女儿啊,你和你娘一样的善良啊。” 老嬷嬷则在心中咆哮:“族长,你被蒙蔽了啊,你这女儿绝对是个小魔鬼啊……” 但她也只能在心中呐喊,因为她知道,除了她之外,很少有人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她当然更不敢说出口,若说出这话,指不定今后受到女童如何的捉弄和虐待呢。 “没用的东西,要不是今天有云云给你求情……哼,下去吧。”赵家族长将老嬷嬷挥退下去,又和颜悦色地看向小女儿,“小乖乖,怎么跑到阿爸这里来玩了呀?” “阿爸,云云担心你。听其他人说,这些天那些家老们都在和阿爸吵。阿爸被吵得心烦,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面了。”小女孩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关切地看着赵家族长。 但实际上,她心中却在叫着:“废话,老娘再不来,性命就危险了。便宜老爹啊,你这个人就是太优柔寡断。现在这局面,还不赶紧跑路?磨磨蹭蹭地干神马呢?!” 赵家族长听了小女儿这么一说,鼻子一酸,双眼泛红,差点流下泪来:“乖女儿,知道心疼阿爸了。阿爸平时没有白疼你,不过你放心,阿爸身体好得很,阿爸看到你心情也变好了。” “便宜老爹,现在都生死存亡了,你还这么麻木乐观,要不得呀!算了,为了我日后的幸福生活,我这次就表现得出格一点,也在所不惜了!” 女童一边在心中咆哮,一边挥动粉嫩的小手臂,用满不在乎的神情道:“阿爸,云云想过了,那些争吵的人都笨透了。我们赵家好像一头羊,东方家族是一头狼。现在玉田的猛虎过来了,狼打不过虎,就想找羊帮忙。但是羊不管帮哪一边,到最后虎、狼都不会放过羊的。” 小女儿的一番话,让赵家族长心中一震。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有时候当局者就需要旁观者这样一番话的点醒。 是啊,不管是依附东方家族,还是黑家,都是与虎谋皮。但我们赵家难道还能置身事外吗? 不,十年一度的天灾暴雪,早已注定北原无一处世外桃源。王庭之争是要角逐的,只要能挤进王庭福地,那其中的利益是惊人的。但赵家的方向又在哪里呢? 女孩儿一直在察言观色,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她便立即补充道:“阿爸,我听说马家很强大,待人也很好。羊和马都是吃素的,虎和狼却是吃肉的。不如我们去和马家做朋友吧!” 赵家族长身躯一震。 是啊,为什么不呢? 马家和黑家、东方家不一样,后两者都有蛊仙老祖,背后都有福地支撑。他们都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超级家族。 马家也是黄金家族,但他们没有一位蛊仙支撑着,如今正朝着超级家族的方向迈进。马家族长和少族长,都是英雄豪杰。马家是绝对欢迎赵家的到来的。只是要跋涉道天川去,这路途可就要遥远了…… “便宜老爹,你还犹豫神马啊?快下决心吧!”近距离观察着阿爸神情变幻的女童,心中早就焦急无比。 但赵家族长一想到,要长途跋涉到天川,去投靠马家。这一路上的风险,又使得他陷入了犹豫和迟疑当中。 无奈之下,女童只好再加一把火:“阿爸,咱们快走吧。现在走,是最好的时候了。狼虎相互对峙,谁也分不出余力来管咱们呢。” 赵家族长心中一凛。 “是啊,自己还犹豫什么?再犹豫的话,连最好的脱身的机会都没有了!不管是黑家、东方家都不是善类。本家要在王庭之战中分得一杯羹,在他们身上下注,是十分不妥的事情啊!” “乖女儿,你说得对极了。这场大战,咱们赵家不能插手。咱们的家底,也不能投到这场漩涡里去。对,这就走!”赵家族长下定了决心。 他怀中的小女孩在这一刻,差一点喜极而泣,在心中感慨道:“老爹,你终于开窍了啊。不枉费老娘我煞费苦心,跑过来劝你啊……” “不过,乖云云,这些东西都是想出来的?是不是有人教你这么说的?是谁教你的,你告诉阿爸。”赵家族长反应过来后,终于察觉到不妥之处,又盯住自家的小女儿,询问道。 小女孩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连忙眨动着大眼睛,尽显无辜之色:“没有人教啊。阿爸,这都是云云自己想到的。阿爸每天这么辛苦,云云不想阿爸这么辛苦,云云就帮阿爸想呢。” 说完,她又小心翼翼,可怜兮兮地道:“阿爸,云云是不是想得不对呀?” 赵家族长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喜之意。他不认为,眼前的这个小天使,会欺骗自己。 这小孩子才多大? 又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不过,她自小就这么聪慧,长大后的修行天资恐怕也不一般呐。 看到小女儿害怕自己责骂的样子,赵家族长的心中,又升腾起一股爱怜之意。 他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云云,多亏了有你啊。阿爸真开心,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 “唉,谁叫老娘穿越过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呢。这人生,朋友有的选,但爹娘是天注定的。念在你平时对我那么好的份上,老娘我当然要投桃报李啦……” 小女孩心中这样说着,表面则主动抱住赵家族长的脖子,撅起小嘴在便宜老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阿爸,女儿最喜欢你了。” “哈哈哈,乖女儿,你真是阿爸的心肝宝贝儿呀。”赵家族长大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