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节:大手一挥 - 蛊真人

第一百零四节:大手一挥

?两军对阵,黑家刚要派遣潘平,上去挑战,但东方余亮早有准备,率先派出唐妙鸣。 唐妙鸣是唐家专门培养的奴道女蛊师,四转中阶,喜好狐狸,操纵精妙,但历来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 但偏偏东方余亮,就专门派遣她出战,还直接挑战狼王,很显然东方余亮有一套专门针对方源的计划,唐妙鸣不过是其中的第一环罢了。 智道蛊师便是如此,对付敌人,一环套一环。被智道蛊师针对的人,或许刚开始还不觉得,但当发现的时候,往往泥足深陷,已经晚了。 唐妙鸣的公然挑战,让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 方源态度悠容,喝了一口酒,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看向黑楼兰:“盟主,那我就应战了?” 黑楼兰哈哈一笑,对方源能临阵请示自己的行为相当满意:“就看山阴老弟大展雄威,震慑群雄!” 方源施施然站起身来,催动蛊虫,对外扬声喝道:“小丫头,你来挑战我,勇气可嘉,但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这时间也不早了。” 阵前,唐妙鸣紧握住缰绳的双手,都是汗渍。听到方源的回话后,她的娇躯微微一颤,心中思绪电闪:“狼王答话了!他果真傲气十足,不出东方盟主所料。那我就依计行事,用言语来挤兑他,令他只用一只百兽群,和我同等规模的狐群相拼。不过……他后面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坐于王帐中的东方余亮,一直在关注着局势。 唐妙鸣是他不久前,意外发现的一个奴道强者。东方余亮了解之后,发现唐妙鸣极擅长小规模的狐群操控。她在这方面的造诣,相当深厚,尤其是再加上她身上的那套辅助蛊虫,甚至可以比拟奴道大师! 东方余亮立即想到,用唐妙鸣来当众暗算一下狼王常山阴。 狼王的威望,深入人心,如果在万众瞩目之下,让他灰头土脸一次,必然能极大地振奋士气。 更妙的是,狼王常山阴傲气十足,而唐妙鸣不过是他的晚辈,又是女子,只要摆低姿态,万人面前他常山阴也不好意思以大欺小。 “常山阴,你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的高傲。呵呵呵,只要你下场交手,唐妙鸣一定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东方余亮暗自兴奋的同时,也有一丝疑惑:“时间不早了?他想说什么?” 不止东方余亮疑惑,其他人也疑惑。 但方源的下一句话,就作为了解答:“时间不早了,就赶紧开战吧。打完了,我还要吃午饭呢。来吧,想来挑战我的,都尽管上场吧!” 说完,他站在王帐中,大手一挥。 嗷呜——! 五十万狼群,一齐嚎叫。 巨大的狼嚎声响彻云霄,磅礴的气势让风都一时停住,群雄震动。 “山阴老弟,你这是……”黑楼兰手一颤,将杯中的美酒洒在裤子上。 “难道,狼王他是想?!”东方余亮瞳孔一缩,脸色微变。 紧接着,五十万的狼群,如海啸,如巨浪,浩荡恢弘,展开奔腾之势,竞相向对方的大军冲去。 “我,我的天!” “狼潮,这是狼潮啊……” “常山阴他直接进攻了,他把所有的狼都派出来了!” 东方盟军一阵混乱,狼群奔涌的巨大气势,震慑住了他们。很多人发出惊恐的大叫声,无数的防御蛊虫被催动起来。 一时间,东方大军中亮起无数的光罩,色彩缤纷。有的单单罩住个人,有的则覆盖一大片阵地。有的穿着甲胄,有的地面迅速隆起,形成土墙。 唐妙鸣面色如纸! 她身处两军之间,狼群奔涌而来,她首当其冲。 面对绵延千里的狼潮,她仿佛置身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只小舢板,面对的是一股滔天骇浪的吞噬。 “该死的,狼王不守规矩!我来挑战他,只带了一支千兽群而已!!”唐妙鸣心中惊怒交加。 一般而言,两军开战,都会进行阵前挑将。 这是历来北原的惯例。 蛊师强者之间的捉对比斗,不仅是在胜利后,振奋己方的士气。而且能摸清楚对方的一些底细,在今后加以防备。同时,挑将也是在套交情。一旦战争结束,失利的一方的蛊师投降时,也有台阶下。 但说好的挑将呢?! 方源甫一出手,就动用全部的狼群,跳过挑将的环节,直接扑杀了过去。 狼王,你还讲不讲规矩啊! 一时间,不管敌我双方,无数人都在心中狂啸、质问。 两军相距不远,狼群奔跑如飞,很快就越过这段距离,和东方大军展开了激战。 “快动手,别发愣了,狼群扑过来了!” “杀,把这些该死的狼都屠杀掉!!” “兄弟们,亮家伙,一齐动手,并肩作战!” 嘈杂的喊杀声,在东方大军中爆发出来。九彩缤纷的光芒亮起,滚石、金光、木刺、水汽、风刃等等,落到狼群之中,一瞬间对方源的狼群,造成巨大的伤亡。 黑家大军,则还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对面热火朝天的战况。 “山阴老弟!”王帐中,黑楼兰瞪向方源。 方源对黑胖子微微一笑:“东方余亮乃是五转智道蛊师,若是进行挑将,必给他收集更多的情报,助长他推演之能。还是盟主大才,直接叫我动手。” 黑楼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是命方源动手,但不是让他这样大动干戈。很明显,方源这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但这节骨眼上,他却不好与方源计较。 “上!全军突击,进攻,进攻!!”黑楼兰咽下一口恶气,转头面向前方,狠狠地挥手,大声地嘶喊。 “盟主有令,全军突击!” “盟主有令,全军突击!” …… 命令一层层的传达下去,大军缓缓启动,数十万人跟在狼群之后,向着对方扑杀过去。 唐妙鸣靠着手中的狐群,轮番变阵,将她自己死死的护住。 她不愧是东方余亮看中的人物,在狼潮的冲击下,她仅靠着一支千兽群,不断变阵,硬生生地撑住了。 在她身边,狐狸围绕着她,结成圆阵。阵型不断自转,行云流水一般,又仿佛是一张磨盘,一块礁石,外面的狼群如潮水,一波波袭来,却始终冲不破狐群圆阵。 但唐妙鸣没有一丝的喜悦自得之色,她在心中疯狂的呐喊—— “该死的狼王,简直像疯子一样!” “可恶,我虽能暂时撑住,但也陷落在此,动弹不得。” “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呃!” 忽然间,唐妙鸣浑身一僵,脸色骤然刷白,双眼中尽是恐慌绝望之色。 在她的面前,黑家大军缓缓启动,迅速加速,在狼群的掩护下,展开了铺天盖地的狂攻之势! 唐妙鸣心神失守,狐群圆阵瞬间崩溃。 双头犀牛如雷般隆隆奔踏,黑楼兰居高临下,唐妙鸣的美色让他心中微微一动。 “谁于我擒下此女?”他刚一开口,就有潘平电射而出。 他腾挪跳跃,猛地闯到唐妙鸣的身边,闪电般出手,几下功夫,唐妙鸣被他顺利活捉。 看到这一幕,黑楼兰满意的点点头,又将目光转向前方。 “东方小儿……”他狰狞一笑,双眼中燃烧起报复的快意火焰。 片刻之后,两军正式接战,大乱战全面展开。 在方源的一手促成之下,这一场大战才刚刚开始,就步入白热化的阶段。 “畜生!” 面对扑上来的夜狼,唐方怒吼一声,空窍中真元调动,灌输到丹火蛊中。 呼! 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飞射而出,激起一阵急风。 这团橘红色的丹火,直接打在夜狼的身上。 夜狼呜咽一声,被打翻在地,浑身都燃烧着火焰,一动不动。 “杀!”唐方喘着粗气,还要向前冲锋,却被赶来的唐家家老拦住。 “三少,不要往前冲了。族长命你赶快回去!” “但是大姐被对方活捉了!”唐方瞠目,不愿转身,他的大姐便是唐妙鸣。 “可是三少,你这样是冲不过去的,只能白白的上去送死啊。”家老急忙劝说着。 “可恶啊!”唐方咬住一口钢牙,双拳攥紧,感到一阵的无力。 他是唐家的天才,不过二十二岁,已然有三转的修为。但往日,能掌控局势的三转战力,放到如今的大战场中,却显得孱弱渺小。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三转战力,在这里随处一扫,就可看见。 三转蛊师,已经沦为中坚力量,在他们的上面,是那些四转蛊师强者。再上面,还有五转强者。 “姐姐,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唐方冷静下来,在心中暗暗发誓,往回撤退。 “哼,想走就走?给我把命留下来罢!”就在这时,一位汪家的三转蛊师扑了上来。 “是汪疆!三少,你快走,我来挡住他。”唐家的家老瞬间认出了来人身份。 汪疆的未婚妻罗育奉,就是被唐家抢走,仇怨很深。现在大战之际,是他报仇的绝世良机,他自然不会放过。 类似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 有人就有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情仇。 现在,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