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节:老夫太白云生 - 蛊真人

第一百一十八节:老夫太白云生

?天气渐渐寒冷,大风吹得野草起伏不断,兽群焦躁不安。 十年暴风雪的气息,已经初现。 偌大的北原,则是群雄逐鹿,烽烟四起。 镜湖。 马家大军,和宋家正式开战。 各自竖立了三四道防线之后,两军对阵。 马家王帐中,马家族长马尚峰坐在主位,沉郁的目光远远眺望,只见对面宋家大军,军容齐整,斗志昂扬,军力虽弱于本方,但要战胜绝非轻易。 “盟主大人,请让我出战,挑杀敌将,以振军威!” “盟主,费生请战。” “这第一战,非俺莫属,谁都别和俺争!” 王帐中,蛊师强者们纷纷请战,早已经摩拳擦掌,急不可耐。 马尚峰环顾一圈,目光在费生和成虎二人身上徘徊。 二人皆是四转蛊师,费生是木道,马家吞并了费家之后,收降了此人。成虎则是变化道,来自成家。成家在英雄大会上,被马家压服,现今是马家大军中举足轻重的第二势力。 马尚峰念头一转,便微笑着对成虎道:“就先成虎出战,振我军心。” 成虎大喜过望,匆匆行了一礼,直奔两军阵前。 “呔,俺乃成虎,谁敢来送死?”成虎大吼一声。 “狂妄!就让我苏毅教训教训你!”从宋家大军中,飞奔而来一位四转强者。 成虎二话不说,向其扑去。 轰轰轰…… 两人打法均是悍勇无双,声势煊赫。一时间不分上下,两道身影相互纠缠,战圈内围泥草翻飞。 两方大军,均聚精会神地看着。 低阶蛊师们心驰神摇,而高阶蛊师强者,则越加热血沸腾。 北原多豪雄,蛊师们骨子里流的都是战士的血! “盟主,费生请战!”费生大吼着,虎目放光。他是新降之人,早憋着一股劲头,要去表达自己的忠心。 马尚峰含笑点头,应允了他。 费生上场,宋家大军亦是立即派遣出一位大将,对上费生。 两人刚刚交手三个回合,那边成虎忽然大吼一声,整个人爆发出刺眼的橙光。 橙光散去之后,他竟变成一只巨象般大小的斑斓虎王! 成虎乃是变化道的蛊师,平时作战时,只会局部变化,形成虎尾、虎爪、虎皮等等。一旦全部变化,便是杀招! 这亦是变化道的优势——每一个变化道的蛊师,只要攒齐蛊虫,就能至少拥有一记杀招! 苏毅大惊失色,慌忙后退。 虎王猛扑过去,苏毅狂催移动蛊,于千钧一发之际,险险闪避开。 虎王也不转身,只顺势一甩虎尾。 虎尾如钢鞭,凭空一甩,立即甩出一个炸响。 苏毅连忙催动防御蛊,浑身笼罩住一层光罩。 但虎鞭攻势绝伦,落在光罩上,一下子就将光罩抽破。 防御蛊顿毁,苏毅遭到蛊虫反噬,大吐一口鲜血。他慌忙后退,但已经来不及了。 一阵猛烈的腥风扑面而来,下一刻他就见一只张得老大的虎嘴,笼罩住他的脑袋。 咔蹦! 虎王狠狠一口,直接将苏毅的头颅咬碎。 成虎获胜,为马家赢得挑将第一局的胜利! 一时间,宋家高层皆微微动容,马家上下着欢呼一片。 “胜利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今日我军,将必胜!”王帐中,马英杰狠狠地握紧拳头,眼冒奇光,心中振奋至极。 而在另一处战场…… 浩大的战场,一方杀声响彻云霄,旌旗飘扬。另一方的军阵则在动摇,士气低迷,已有溃败的迹象。 “罗盟主,对方冲势太猛,我们挡不住了!” “快撤吧……” “为帅者,在乎审时度势。此刻刘家猛将如虎,我军实难力敌啊。” 几位高层蛊师争相觐言,各个慌乱。 罗伯军环顾左右,苦涩一笑:“退?诸位,我们还能退到哪里去?这已经是我们最后一道防线了。唉……罢了,罢了,我们和刘文武开战以来,哪一道防线支撑过三天的?对方实力太强了,索性降了!” 罗伯军在第一战时,就被刘文武、墨狮狂等人打成重伤,一直都没缓过劲来。 这些天,罗家大军溃败不止,任由他做出多少努力,也无力回天。他彻底认识到敌我双方的巨大的实力差距,心灰意冷,已经再无斗志。 听到罗伯军的话后,高阶蛊师们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碍于毒誓,不好明说,但既然罗伯军自己主动提出投降,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投降的命令很快通传下去,战局迅速平定。 “哈哈哈,俺就说了嘛,只要俺们三兄弟联手,就能踏平天下!”墨狮狂仰头大笑,得意洋洋。 刘文武笑了笑,心头充斥着巨大的欢喜。 刘家盟军首战胜了! 接下来,便是吞并敌军,收降俘虏,扩充军力,再启征程! …… 猛丘。 豹群嘶吼,和鼠群展开血腥大战。 双发大军的蛊师们,反而成为了陪衬。 努尔图背负双手,昂首傲立,身边异兽豹子环绕,尽显威严气度。 反观他的对手,作为北原公认的奴道大师之一的江暴牙,却是大汗淋漓,面容苍白。 “江暴牙,你已经败了。你知道你败在什么地方么?你的鼠群数量太多,高达六十五万。兵贵精不贵多,兽群同样如此。今日一战,你就乖乖地成为我名动北原的踏脚石吧!”努尔图淡淡开口,平静的声音响彻所有人的耳畔。 “不,我还没有输,我还有底牌!”江暴牙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叫,“让你见识一下我雪藏已久的奴道杀招——鼠疫!” 话音刚落,十几万规模的鼠群,同时发生自爆。 豹群在接连爆炸中,死伤惨重。 大地都在微微颤抖,草皮翻飞,泥石飞溅,大量的黄色毒气,也随之产生。 幸存下来的豹群,在这种毒气的笼罩之下,顿时变得病怏怏的,行动迟缓,战力下降。 反观,江暴牙的鼠群,却在黄色毒气中安之若素,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哈哈哈,最后的胜者还是我江暴牙!年轻人,想要踩着我的身体上位,你还要再修炼五百年!”江暴牙狂笑着。 “哼!原本还想藏着不用,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努尔图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意。 他蓦地大吼:“杀招——豹突!” 吼! 群豹狂吼,展开无以伦比的狂暴冲锋。 “这?!”江暴牙瞪圆了双眼,豹群的战力足足暴涨了两倍有余,速度更达到惊人的八倍!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豹群快速地冲出黄色毒气笼罩的区域,呼吸着新鲜空气,宛若恐怖的海啸,淹没一切,吞噬一切! …… 独角。 一场大战,已然结束。 赤炎冲霄,整片战场都成了燃烧的火海。 火海中,傲然站立着一位蛊师,宛若火神降临世间。 他把玩着手中的火焰,令其变幻成各种形态,细长的双眼环顾周围的蛊师,声音在灼热的火海中显得无比的冷酷冰寒:“败在我巅峰的火道之下,也算是你们的荣幸。投降吧,不然……你们就和这低贱的青草,统统化为焦炭。” 周围的蛊师们,失魂落魄地互望几眼。 几个呼吸之后,纷纷跪倒在地。 “我、我们……愿降……” …… 在黑家战胜东方大军,取得首战胜利之后,在北原各大战场上,陆续展开的大战,也纷纷落下帷幕。 败者,并未失去一切,有的投降,有的奔逃,重新选择依附的势力。在这王庭之争的初期,还有希望和可能。 胜者,则吞并弱小,获取大量的战争赔款,壮大自身。 兽群、蛊师、普通凡人的无数尸骸,则化为草原的养料,在未来的日子里,沉沦在冰寒的雪地中,永无出头之日。 成王败寇! 在草府休整了十多天后,黑楼兰吸收降者,军力扩增六成,再起征途。 这一次,他将目标瞄准在关西。 在那里驻扎着古家大军,因为军力薄弱,成了黑楼兰扩充军力的上佳目标。 七日之后,黑家大军对阵古家大军。 第一战古家便不敌,大败亏输。古家盟主古国龙果断下令,抛弃三道防线不用,龟缩到自家的大本营中。 黑楼兰大笑,率领大军,以碾压之势,一路推进。 但他来到最后的战场时,他目瞪口呆,对左右道:“此处怎么有一座山?” 古家大军纵然不济,亦有独到手段。他们垒土成山,驻扎山上,于山脚出铺设无数陷阱。自身居高临下,占有巨大地利。严防死守的意图,昭然若揭。 黑家大军几次攻击,都被击退,留下大量的尸体。 方源冷眼旁观,不尽全力,动用狼群,只做表面功夫。再加上山上多林木灌丛,狼群难以展开军势,反而被分割后,一一斩杀。因此战况虽有进展,却颇为缓慢。 尤其是,古家大军还不断地继续浇筑山体,导致这座山越来越高。 黑楼兰勃然大怒:“古国龙果然如传闻一般的顽固,我胜利之后,一定要将他踩死在脚下!” 然而,军情却仍旧不容乐观。 单单凡人们徒手扔下来的滚石,在坠落之后,就具有一转蛊虫的攻击力量。 “早知如此,我就不去啃这块硬骨头!”黑楼兰已有退兵之意,就在这时,营外来了一人。 此人凭借信物,来到黑楼兰面前:“老夫太白云生,受恩人书信所托,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黑楼兰大喜,一把抓住来人的双手:“有老先生出手,大事可图也!” Ps:仍旧在设计大纲,北原王庭之争太过漫长,打算压缩,尽快进入王庭福地。其中牵扯太多,需要反复斟酌。悲呼,简直把我折磨得欲仙欲死!今天暂且一更,万望诸君海涵一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