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节:风云急变少猛将 - 蛊真人

第一百二十节:风云急变少猛将

?北原历,六月中旬。 本是盛夏的季节,但是十年暴雪的气息已经浓郁。天空时常阴沉,寒风吹拂,霜气日益凝重。 而遍及北原的王庭之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镜湖方面,马家大军和宋家盟军开战。马家优势巨大,一连击破宋家两道防线。 期间,宋家盟主宋清吟身先士卒,率军反攻,马家遭了埋伏,不得不让出一道防线。 但随后,马家奴道大师马尊出手,出动王牌天马群,在空中围杀了宋清吟。宋家大军群龙无首,又被马家暗中离间,终于分崩离析。 马家吞并大部分的部族,只余下一些残众,四下奔离。 经此一役,作为北原屈指可数的飞行大师,五转初阶的水仙宋清吟陨落,成就了奴道大师马尊的威名。 马尊展现出来的实力,令人惊叹。隐隐的,已有人为他喊出“北原第一奴道大师”的名号。 猛丘方面,努尔图大战江暴牙。 努尔图,原本并非奴道蛊师,而是半路出家。他率领豹群,竟然力压老牌奴道大师江暴牙,最终将其击败。 单凭这一战绩,努尔图跻身成为北原奴道大师的行列当中,和江暴牙、杨破缨、马尊、常山阴并称为五兽王。 然而努尔图的成名战,虽然实现,但代价不菲。 江暴牙的反扑,令努尔大军伤亡惨重。尽管战后吞并了对方残众,又有战争赔款,但努尔大军的军势,却是受到了阻碍。 作为鼠王的江暴牙,侥幸逃生,收拢残众,他原先六十多万的鼠群,只剩下三万不到。 但即便如此,作为败军之将的他,仍旧受到各大势力的青睐。已经有十多个势力,向他发出了邀请信。 而独角方面,耶律桑身怀仙蛊加持,以五转巅峰火道的强劲个人实力,力压群雄,扫除最后的障碍,成功制霸独角地区。 然而正当耶律大军,如同燎原的烈火,开始向四周蔓延之时,却遭到了七路大军不约而同的联合夹击。 这七路大军,每一路都至少有十几万的军力。虽然都不是超级家族,但亦有出名的蛊师强者。 七路大军联合一起,气势汹汹。刚刚打开局面,正要大干一场的耶律大军,陷入了危局。 同时,黑家大军也是面临大敌,自顾不暇。 刘家,刘文武亲率大军,向黑家日益逼近! 原来,古国龙向刘文武求援,刘文武见信欣喜,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要古国龙方面能支撑得住,那么他刘家大军从黑家背后夹击,势必占据上风,从一开始就令黑家陷入被动局面。 但结果,世事变化得太快。刘家大军刚行进到半路,就传来战报说,古家战败,无奈之下归附了黑家。而造成这一切的关键人物,便是太白云生。 刘文武得到这个战报之后,大吃一惊。 太白云生这样的传奇人物,居然主动出现,帮助黑楼兰去了。黑楼兰得此一人,如得千军万马! 刘文武很快明白过来,这是黑家蛊仙在背后发力。 按照巨阳先祖订下的规矩,王庭之争中蛊仙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为凡人提供一些帮助。当然,这种帮助是有上限的,至少蛊仙绝对不能亲自出手。 不管是耶律桑身上的仙蛊,还是得到书信后支援黑楼兰的太白云生,都是蛊仙的手笔。 刘文武自然也有着权利,可以向背后支持他的蛊仙求助。 黑楼兰得了太白云生相助,在刘文武看来,比得到狼王常山阴还要可怕! 太白云生声望极重,不管正道、魔道,很多人都受到他的恩惠。这些人中,只要有一小部分存着报恩的心思,那么这股力量就很可怕了。 更何况,一旦黑家壮大,离散在外仍旧观望的魔道蛊师们,看出进驻王庭的希望,便会主动投靠过去。 太白云生的存在,让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黑楼兰。 这样一来,黑家越来越强。随着时间的推移,迟早将其他的竞争者甩到身后去。 “黑楼兰击败了东方余亮,获得了超级部族的战争赔款,本身已经赚大了。反观我方,的确击败了几路盟军,但都是大型部族组并,获得的战争赔款,本身是弱于黑家的。现在黑家又有了太白云生这块活招牌,如果给他时间坐大,恐怕将来就难以对付了。” 刘文武思索了片刻,果断地下了军令。刘家大军维持原计划不变,向着黑家推进。 黑楼兰得到这个消息,哈哈大笑,道一声“来得好”!当即下令在原地建设防线。 第一道防线建好之后,大军缓缓而动,向着刘家大军前进。每隔千里距离,就会停留下来,驻扎几天,建设新的防线。 十二天之后,黑家大军从建立起来第四道防线出发,行军五百里,对阵刘家大军。 两军排开阵势,开始挑将。 黑家大将浩激流,当仁不让,首先冲上阵前。 刘文武见此,便遣裴燕飞上场。 浩激流乃是四转高阶修为,但裴燕飞同样如此。两人交手二十回合,不分上下。 浩激流攻势浩大,令人胆颤心摇。而裴燕飞则犀利猛锐,在洪流当中,往来冲突,所向披靡。 又战斗片刻,两人真元纷纷告急。 蛊师不擅持久作战,真元一旦告罄,战力必将急剧下降。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两人的心中,同时冒出相似的念头。 水瀑蛊! 浩激流率先出手,双掌一推,就是一道大瀑布凭空而生,带着隆隆之音,向裴燕飞狠狠撞去。 裴燕飞并不硬拼,催动移动蛊,一顿大地,冲天而上,避开水瀑的攻击。 四转,金缕衣蛊。 四转,燕翅蛊。 四转,虹变蛊。 杀招——金虹一击! 裴燕飞孤注一掷,悍然使出招牌性质的杀招。 刹那间,他化身一道金虹,划破天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易而居地破开水瀑,准确地击中浩激流,一下将浩激流打爆! 但浩激流却是被打爆成水液,并非真实的血肉。 水像蛊! 浩激流战斗良久,先前又有情报,知道裴燕飞的侦察蛊虫并不强劲。因此发出水瀑,趁着巨大洪流遮蔽裴燕飞的视线时,悄然发动了水像蛊,真身则汇入瀑流当中。可谓神不知鬼不觉,蒙蔽了两军绝大多数的蛊师。 裴燕飞击爆了水像,立即在心中叫遭,他再不保留,催动剩下的真元,全数灌注到燕翅蛊中。 他背后的两对燕翅,迅速振动,带着他脱离战场。 浩激流站在原地,浑身都被水流淋死,他小胜一场,却并不高兴。对方的杀招威力惊人,这一次他利用水像蛊骗过了他,那么下一次呢? “大哥,让俺出战吧!”裴燕飞失败而归,让墨狮狂吹胡子瞪眼,急躁地请战。 刘文武含笑,没有应他。 “三弟稍安勿躁,之前的大战是你上场的。这一战应该轮到我了。”一位身材极为高瘦,硬朗精悍的光头蛊师,站了出来,拍拍墨狮狂的肩膀。 “二哥!”墨狮狂无奈地叫了声。 此人名唤欧阳碧桑,乃是魔道蛊师,早年机缘巧合,在一处遗迹中和刘文武、墨狮狂相遇。三人合力破局,获得传承,因感情投意合,结为了异姓兄弟。 “鄙人欧阳碧桑,谁来赐教?”欧阳碧桑缓缓走到两军阵前,轻喝一声。 随即,他又看向浩激流:“水魔若想与某家交手,不妨先休整片刻,将真元尽数恢复。” 水魔嘿然一笑,却没有应战:“不忙,总会有机会交手的。” 说完,他便退回阵中去了。 王庭之争,进行到如今,各方势力、强者的情报,也广为流传。 欧阳碧桑作为墨狮狂的二哥,单单这个身份就令人不可小觑。之前他在刘家几场大战中的表现,亦极惊艳。 他是变化道的强者,这个流派的蛊师至少拥有一个杀招。他的修为是四转巅峰,和墨狮狂一样,拥有媲美五转蛊师的战力! 他在第一战中,就斩杀了敌方的五转盟主。越阶挑战,这是很多人终生都要仰望的夺目战绩! 面对这样的强者,水魔浩激流就算全盛状态,恐怕也胜少败多。更何况今日一战,他的精力已经被裴燕飞消耗。蛊师的状态,可不是单凭空窍中真元的多少。 看到欧阳碧桑下场,黑楼兰感到微微的头疼。 和刘文武一对比,他现在发现自己身边,缺乏猛将可用。 在吸纳了古家大军之后,此刻黑家大军的王帐中,有三位五转蛊师。分别是黑楼兰、太白云生以及刚刚投靠的古国龙。 黑楼兰身为盟主,不能轻动。太白云生乃是医疗蛊师,不擅战斗。古国龙乃是五转土道蛊师,但对方乃是四转巅峰,若派遣他上场,不合挑将的规矩,会被人讥笑的。 再看四转蛊师,拿得出手的,也就狼王常山阴、水魔浩激流、影剑客边丝轩、小狐帅唐妙鸣以及单刀将潘平。 常山阴、唐妙鸣皆是奴道蛊师,首先排除。水魔浩激流已经退场,黑楼兰的选择只剩下两个。 他的目光,在潘平和边丝轩二人脸上游移。 潘平心知自家单靠底牌,不是欧阳碧桑的对手,显得局促不安。边丝轩则面罩黑巾,目光清冷。 黑楼兰便转头,对边丝轩道:“这场,就有劳影剑客出手才行了。” “那我只能保证不失了性命,可不保证取胜。”边丝轩冷冷地道。 黑楼兰干笑一声,他虽是盟主,边丝轩也发过毒誓,但黑楼兰却不能硬叫边丝轩拼死应战。 Ps:情节紧凑加快了之后,果然好看许多。乃们觉得呢?哦嚯嚯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