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节:真武秘辛等支援 - 蛊真人

第一百二十三节:真武秘辛等支援

?销魂福地。 浓郁的阴云永久笼罩在这里,地面上生长着女体树。 这些树,长相奇特,树干委婉,树枝纠缠,宛若女子赤身,做着各种妖娆的姿势。 女体树连绵一片,形成森林。 在森林的最深处,矗立着一株最大的女体树,高达百丈,树根扎根土壤,覆盖方圆万里。 这株女体树王,却不妖媚,反而散发出丝丝圣洁之气。 树王主干笔挺,带着昂扬奋发之意。两根巨大的树枝组成手臂,相互合拢于胸前。由分叉的树枝组成的两只手掌,丰腴宽广,托举着一座翠绿树屋。 树屋上长满了鲜红色的朱果,赤褐色的藤条相互纠结,仿佛是一颗红心。 在这树屋当中,坐着两位蛊仙,俱是一身黑袍。 左边的这位,是位面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年轻时号称“黑家石人”,拙于言辞,朴拙内秀,正是黑柏。 而右边这位,则眼若点漆,面冠如玉,丰神俊朗,倜傥潇洒,正是黑家太上家老黑城,黑楼兰的亲身父亲,北原有名的美男子,苏仙夜奔的男主角。 “这么说,你刚从逆雨福地回来,是见过东方长凡了?他究竟如何?”黑城抿了一口清茶,悠然问道。 黑柏点点头:“东方前辈没有寻到寿蛊,寿元无多,恐怕只能再活两三年。不过他胸襟宽广,为人豁达,早已看破生死之难,如今一心想培养出后继者东方余亮。” “为人豁达,胸襟宽广?”黑城冷哼一声,不屑地摇摇头,“贤弟,你看得差了。东方长凡是个实实在在的小人,他算计北原,阴险至极,被蛊仙们恨之入骨。若非如此,他早就能买到寿蛊,何至于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呢?这些年我隐隐查探到,你嫂子苏仙儿的死,也是他在背后策划的阴谋!” 黑城吐露秘辛,说出的话,让黑柏十分惊愕。 “什么?竟然有这等事情?”黑柏惊呼。 黑城的正妻,名为苏仙儿。两百多年前,苏仙儿不过是苏家庶出之女,在酒宴上担当侍女,为当时的黑城公子倒酒,顿时一见倾心。 那场晚宴,黑城被苏家族长种下毒蛊,实力降至低谷,被人追杀。 苏仙儿在无意中得知之后,毅然决然地在三更半夜,奔出家族营地,去救援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黑城。 其时,苏仙儿不过一转修为,夜晚北原野兽游荡,杀机四伏,根本不是她所能抗衡的。 但机缘巧合之下,她寻到昏迷倒地的黑城。 黑城因此得救,保存了性命。便带着疑惑之情,问苏仙儿:“我是被你苏家的族长暗害,你又是苏家族人,为什么你会来救我这个苏家的仇人呢?” 苏仙儿便答:“公子有英雄之气,小女子一见倾心。苏家族长鼠目寸光,受小人撺掇,暗害公子,却没有考虑到得罪黑家的下场。如果让他这么一意孤行,苏家注定成为两大超级家族中间的,被牺牲的棋子。人们常说,公子你有恩必涌泉相报。小女子今日救下公子,只盼公子能收容在下。公子报复苏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只望公子慈悲,能留下苏家一条血脉。” 月光下,美人如玉,手如柔荑。 黑城见此大为感动,紧紧抓住苏仙儿的手,发下誓言:“卿之深情似海,我黑城并非狼心狗肺之辈,岂能不报?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唯一的妻子!任凭其他美人如何天下绝色,也于我无关。此生,我必不负卿!” 苏仙儿救下黑城,等于背叛部族。黑城感恩,和其成为夫妻,共结连理。 在今后的日子里,两人相互扶持,举案齐眉。百年后,双双成为蛊仙,成为北原的一段佳话。而苏仙夜奔的故事,也广为流传,激励着北原无数女性,为爱情而勇敢地主动出击。 黑柏语气变得沉重:“难道二十多年前,大嫂不是因为福地地灾,而丧生的吗?” 黑城冷笑一声:“的确是地灾,但地灾也是可以被人影响的。贤弟可别忘了,老祖宗巨阳仙尊可是有这样的手段呢。东方家族作为黄金血脉,多次入主王庭,兴许就从八十八角真阳楼中,获得了与此相关的传承。唉,我如今也只是查到一丝证据,还不足以证明东方长凡就是元凶。” 黑柏怔怔无语,好半天才叹息一声:“真是人不可貌相。” 黑城拍拍他的肩膀,温声宽慰道:“贤弟,你才刚刚成就蛊仙,不到十年。蛊仙的圈子虽然不大,但里面的阴谋诡谲,比凡人只多不少啊。” 黑柏正要开口说话,就在这时,他神情一愣:“黑楼兰那边有书信传来。” 黑城点了点头,心念一动,放送销魂福地的一丝防护,顿时虚空破开,飞进来一只蝴蝶。 黑柏伸出右手,这只蝴蝶盈盈飞舞,轻巧地落在他的手掌之上。 这是五转蝶信蛊。 黑柏轻轻地闭上双眼,探入心神,蝶信蛊带来的正是黑楼兰的求援信息。 “怎么,我那不争气的孩子,又向你求援了?”待黑柏睁开双眼,黑城冷哼一声,神情不悦地询问道。 黑柏苦笑:“老哥,黑楼兰可是你和苏仙儿大嫂所生的儿子。虽然苏仙儿大嫂,因为产下黑楼兰,导致身体亏败,得了重病,实力大损,这才在几年后的福地地灾中身陨。但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能因此就一直冷漠他啊,还把他过继给了二十七房姜钰仙子,每年都不许他祭拜他的亲身母亲。” 黑城不悦地冷哼一声,却没有搭话。 黑柏叹了一口气,又道:“按理说,这是老哥你的家事,小弟实在不该多嘴。但小弟这些年看在眼里,老哥你良苦用心,将黑楼兰过继给膝下无子的姜钰仙子,是想借助姜钰仙子的仙蛊暗度,来吊住黑楼兰的性命。黑楼兰是十绝大力真武体,你为了激发他的斗志,又给他提出要求,只有晋升蛊仙,才允许祭拜生母。小弟深感佩服,但老哥你的做法,却只会令父子之间误会更深,长期以往,并不可取啊。” 黑城叹了一口气,没有正面回应黑柏的话,而是问道:“那小子的求援信,是怎么说的?” 黑柏一拍手掌,笑道:“看吧,老哥你面冷心热,还是很在意楼兰贤侄的安危。贤侄在来信中,希望我们能替他筹备出一支异兽狼群,同时还需要一只五转的潜魂兽衣蛊。” “哼,这小子还真不客气!潜魂兽衣蛊也就算了,异兽狼群我们黑家可没有。” “现在咱们黑家和刘家交战,刘家这一辈的族长刘文武,是个不可小觑的后生。当年和合仙的传承,就落到了他的手中。他有两个结义兄弟,都是猛士,可以于万军丛中轻取敌首。不过,楼兰贤侄手下,也有大将,叫做狼王常山阴。此次求援,想来他是将希望,寄托着常山阴的身上了。”黑柏解释道。 黑城沉吟地道:“五转的潜魂兽衣蛊好说,我这里就有一只。但是异兽狼群,还需要到宝黄天收购。这就要拜托贤弟你了。” 黑柏连忙摆手:“老哥你无需这么客气。我还要靠着贤侄入主王庭,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为我寻到木鸡仙蛊呢。” 黑城长叹一声,声音中透出一股疲惫:“大力真武体若要晋升蛊仙,非得需要一只力道仙蛊。可惜仙蛊难寻,我们黑家也无一只力道仙蛊。成败有天定,我们尽最大努力便是。该帮的已经帮了,一切都看黑楼兰的努力和造化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黑柏心中带着感慨,和黑城辞别。 回到自家的枯木福地,他立即沟通宝黄天,大力收购异兽狼。 狼皇是福地底蕴,很难有机会碰到蛊仙主动贩卖。但异兽狼,只相当于四转,这就容易多了。 黑柏并不担心,只要仙元石给的足,异兽狼也不是什么珍稀的东西,自然能买入一大批。 当然,高价买入异兽狼群,对黑柏来讲自然是亏本的。但他为了图谋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仙蛊,给予前期的投资,也是应有之义。 谁叫王庭福地,被巨阳仙尊布置,除非是达到九转,否则任何蛊仙都进不去呢! 放出要高价收购异兽狼群的消息,很快,黑柏就收到一股神念,来自“狐仙”。 “狐仙”手中有上百只异兽狼,开价亦较高,显然是看准了黑柏所求,有些趁人之危。 黑柏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这个“狐仙”伺机而动得这么快,这么准。他咬了咬牙,将这批异兽狼买下。 卖这批异兽狼的,当然不是别人,正是得到方源授意的地灵小狐仙。 自从方源上次,又倒卖了一次仙蛊蛊方,收获了十多颗的仙元石,就嘱咐小狐仙,一方面收购紫晶舍利蛊,另一方面时刻关注宝黄天,有什么便宜的狼群,就收买下来。 到如今,狐仙福地中已经积累了上百头的异兽狼,其中包括血森狼、狂狼、鱼翅狼、白眼狼等。 然后就在刚刚,小狐仙将这些异兽狼,高价转卖给了黑柏,着实赚了一笔。 而方源,则安坐营帐中,等着黑家的支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