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节:为他整理容貌 - 蛊真人

第一百二十五节:为他整理容貌

?刘家防线,营帐内。 “母亲,父亲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常极右神情犹豫,嘴唇蠕动了半天,这才问出心中最想问的话。 他没有见过常山阴一面,当年常山阴母亲身中剧毒,常山阴与哈突骨死战时,常极右还只是肚子里未出生的婴孩。 他的母亲倪雪彤,满是愁容地叹了一口气,用深情和怀念的语气道:“我的孩子,你的心动摇了吗?别忘了我们现在的处境。不要担心你的父亲,他是北原的传奇,当年一己之力斩杀哈突骨马帮,为民除害的大英雄。” 常极右打断母亲的话:“阿妈,你说的我早就听腻了。从一出手开始,我就听着这些故事长大。我走到哪里,做过什么,身边总会有人说‘看,果然是常山阴的儿子’。父亲就像是天上的雄鹰,飞在天上,将巨大的阴影投在地上。过不了几天,我就要见到他了,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我就是想听听他……” 常极右的话没有说完,营帐的门帘就被掀开,走进一位精悍逼人,威势凌厉的中年男子。 正是常家当今的族长,常山阴曾经的兄弟,四转高阶的风道强者常飚。 “拜见义父大人。”常极右连忙施礼。 “我的孩子,你先出去吧,我和你的母亲有话要说。”常飚温声地开口道。 “是。”常极右只好离开了营帐。 门帘被放下,又有护卫把守着,营帐中就只剩下常飚和倪雪彤二人。 “夫君!”倪雪彤投入常飚的怀中,双眼流下柔弱无助的泪水。 “唉,这些天,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好受!”常飚将倪雪彤抱在怀中,轻轻地抚摸着爱妻的秀发。同时催动蛊虫,隔绝声音的外传。 倪雪彤低泣着道:“右儿又向我打听常山阴的事情,我该怎么说?你知道吗,就在刚刚,我心里涌动着冲动,差点要告诉他真相,告诉他:他根本就不是常山阴的亲骨肉,而是我们俩爱情的结晶!” 常飚身躯一颤,他的心中何尝不是纠结,充满了痛楚? 他沉声道:“这都是我的无能!当年我们青梅竹马,是常山阴横插一脚,觊觎你的美貌,在我们成婚的那天,将你抢走。我不是他的对手,只好暗中和你来晚,有了常极右这个孩子。可是一旦常极右出生,检测血脉,查出真相,那就完蛋了。于是我和哈突骨商议,最终将常山阴陷害。” “后来我以常山阴兄弟的名义,将你娶回来,将常极右纳为义子。这些年来,部族虽然境况不好,但却是我们最幸福快活的日子。常极右也被我成功地立为少族长。但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更不能将这个秘密吐露啊。” 一旦将这个秘密吐露,常飚、倪雪彤二人就成了众矢之的,背负“奸夫淫妇”的骂名,一生都抬不起头来。又陷害亲族强者,为一己之私,不顾大局,可谓罪孽深重! 而常极右,也会成为被人不耻的“私生子”。不管是他的少族长之位,还是常飚的族长之位,都会岌岌可危,被野心家算计动摇。 正道有正道的游戏规则。 一直以来,常飚照顾亡兄的妻子,对义子视如己出。这样的义气,叫人佩服。这样的美德,叫人赞颂。 正是因为如此,常飚才以微弱的优势,成为常家的新任族长。 一旦这个真相暴露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部族中蠢蠢欲动的野心家,不会放过他。为了招揽常山阴,但有一丝可能性的刘文武,也不会放过他。 到那时,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和倪雪彤,带着自己的亲骨肉常极右一起私奔,成为魔道蛊师。被正道唾弃,被部族追杀。 “为什么?为什么!长生天要这么对待我们!我们明明是真心相爱的,却沦落到如此的境地!明明常山阴才是凶手,是恶徒,为什么却受到赞扬。而我们只能活在面具下,连自己的儿子都要蒙骗?”倪雪彤痛哭流涕,情绪十分激动。 这些天,她的心理压力大极了。 自从“常山阴”重新出现,她就再也睡不好觉,曾经的梦魇再度复苏,令她陷入深深的困扰和忧虑当中。 “你说,刘家盟主是不是想招揽常山阴?如果常山阴答应,我们是不是要过以前的那种日子?常山阴这次四处宣扬报复,是否发现当年是我们合力算计他的?他要真的重归部族,我们该怎么办?”在爱郎的怀中,倪雪彤仰起脖子,连连发问。 “不会的,不会的。你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严重啊。”常飚温柔地宽慰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 “首先,常山阴应该没有发现我们就是凶手。要不然,依他的性子,早就直接宣扬,令我们名誉扫地了。他只是怀疑常家有内鬼,但不确定究竟是谁。” “刘家盟主的确是想招揽常山阴,他到底是狼王,奴道大师,没有哪路大军的盟主不想得到他的帮助。但刘文武公子绝非庸人,他心中雪亮,明白招揽希望渺茫,行此计的最大目的是离间,还有动摇狼王的斗志。” “你想想看,常山阴还不知道常极右的真正出生,心中认定这是他的儿子。身为一个父亲,他会有什么想法?这可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啊,一想到常极右可能被他的狼群杀死,在将来的大战中,他还会全力以赴吗?” “是这样……”倪雪彤听了这番话,渐渐平静下来。 “好了,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呢。”常飚满脸柔情,轻轻地拍抚倪雪彤的背。 营帐中,充满了温馨的氛围。 但是这样的时刻,还能持续多久呢? 不管是常飚,还是倪雪彤的心中都没有底气。 嘭! 一道身影,破开大蜥屋蛊的窗口,直接横飞出去。 狈君子孙湿寒栽倒在地上,鼻青脸肿地爬起来,惊怒中夹杂着怨毒和慌张,他立即嘶声大叫起来:“狼王动手了,狼王对我动手了!他要反叛了,他要杀人了,救命,救命啊!” 孙湿寒乃是黑楼兰身边的红人,他的求救声很快吸引了许多蛊师围观。 方源冷哼一声,顺着窗口跳出来,对准孙湿寒又是一脚。 孙湿寒不敢首先催动蛊虫,只能躲闪。 但方源及时变招,右拳横扫,打在孙湿寒的鼻梁上。 孙湿寒惨叫一声,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再次栽倒在地上。他满脸是血,鼻梁被方源直接打断,门牙也掉了两颗,好不凄惨。 但寻声而来的蛊师们,却没有动手,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管是方源,还是孙湿寒,都没有催动蛊虫。这就没有坏规矩,顶多算是口角。 人和人相处,总会有些摩擦和矛盾。相互之间发生口角,也相当正常。只要不催动蛊虫内斗,就不算触犯违背了毒誓。 “常山阴,你太嚣张了!你的妻儿都在敌军阵营,我只不过是来好心劝你,你居然恼羞成怒,殴打我!你这是心中有鬼!”孙湿寒爬起来,嘶叫着,声音尖锐刺耳。 这话不禁让周围的蛊师们,窃窃私语起来。常山阴和常家的联系,众所周知,这些天来也被黑家大军上下议论纷纷。 看着孙湿寒看向自己的得意而又阴毒的目光,方源不屑的一笑,根本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再次挥动了拳头。 砰砰砰! 方源招招势大力沉,孙湿寒虽然也有点力道底子,但哪里比得上方源在力道上的巨大投资? 几下招架之后,他再次被方源打倒,躺在地上,被方源乱拳围殴。 “狼王厉害啊,虽然是奴道大师,但力道底蕴也很强。”众人惊异。 “打得好,狈君子这个贱人我早就想揍了。”又有大军高层暗中称快。 “常山阴,你真当我好欺负的!”孙湿寒被揍了一通,浑身无处不痛,脑袋也昏昏沉沉,但内心充斥着巨大的愤怒和羞恼。 “你居然还有力气说话。”方源冷哼一声,再度出手,一轮暴揍。 孙湿寒被打得满脸开花,口吐鲜血,门牙全部掉落,后槽牙都阵阵摇晃。 “狼王好凶残啊……” “孙湿寒说到底,也是是四转强者,居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太逊了吧。” “笨!这是他发了毒誓,不敢催动蛊虫。真正要论近身战,狼王可是奴道大师,还要被孙湿寒压制呢。” 众人议论声渐大,不管是常山阴还是孙湿寒,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现在他们居然徒手相搏,这种场面可是稀罕的,众人看得双眼都发亮。 孙湿寒依稀听到耳畔的议论声,巨大的耻辱感,让他差一点要咬碎牙齿。 尽管他的牙齿已经所剩不多。 他当然想反抗,但不管是力量还是招数,都不是方源的对手,只能被他按在地上狠狠暴揍。 “忍住,我一定要忍住!我如果催动蛊虫,那我就真正输了。只要挨到盟主到来,就能为我主持公道,让常山阴好看!!”孙湿寒在心中疯狂的呐喊。 “盟主来了!” “拜见盟主大人!!” 围观的众人一阵纷乱,迅速地让开一条道路。 黑楼兰以及浩激流等人,来到场中。看到这一幕,黑楼兰大皱眉头,冷声质问方源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湿寒浑身一颤,不知从哪里涌现出一股力量,让他挣扎着爬起来,大叫道:“盟主啊,请你为我主持公道啊……” 扑通。 他还未刷完,就被方源一脚踩在头部。这一脚用力是如此之猛,孙湿寒的整个脸,都被埋到土里去。 黑楼兰厉声大喝:“住手!狼王,你这是做什么?!” “榻,要烦!榻要饭……”孙湿寒大叫,嘴里被塞着泥土,口齿很不清晰。 方源冷笑一声,脚下出力,公然连踩三次,将孙湿寒的叫声彻底掩埋在泥土里。孙湿寒口鼻都被堵住,头颅也被重击,一阵阵发晕,感到强烈的窒息,四肢在疯狂的挣扎,但奈何不了方源的巨力。 黑楼兰的脸,彻底黑成了煤炭。 方源目光如刀锋,冷冷地注视他,以及他身后的众位蛊师强者:“我做什么,你们还看不清楚?当然是揍他了。” 黑楼兰怒视方源,低喝道:“狼王,今日你得把话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揍他?!难道你真的想通敌反叛不成?” 方源不屑地冷笑一声,慢条斯理地道:“黑家族长不用动怒,我若想反叛,又何须如此大张旗鼓呢?” 说着,他松开脚。 孙湿寒失去了压制,立即翻身仰躺,喘若风箱,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但方源旋即又踩下去,踩在他的右边脸颊上。 孙湿寒拼命用双手,推举方源的小腿。但他已经力乏,双手软弱无力。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就这样被人踩着脸面,大半辈子的名声都丢尽了。 方源慢条斯理地道:“我虽然没想过通敌反叛,但也不想对妻子儿子有什么阴谋暗算。来日大战,我自会全力出手,尽我的本分。到那时,若他们死于我手,死在战场上也是荣耀。我狼王既然参加了黑家的大军,自然不会为了儿女情长,而动摇了立场。不过……” 说到这里,他微仰头颅,傲然一笑:“你们怀疑,那都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我若能得到异兽狼群等等支援,也是我用战功换取而来,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我从来不欠你们什么。黑家族长,如果你怀疑我,大可扣下异兽狼群,不交由我指挥。将来大战,我以狼王之名担保,仍旧会尽全力便是。” “你……”黑楼兰心中大怒。 方源丝毫不受他的威胁,反而掉头来直接威胁他们。 你们怀疑你们的,也可以不把异兽狼给我。但如果大战输了,那就是你们的责任。 黑楼兰能不给吗? 他是大力真武体,就算用暗度仙蛊的力量,也渐渐压制不住。非得需要力道仙蛊,才能成功晋升蛊仙。 而且,现在狼王当众大闹一番,谁都知道了这茬。如果不给异兽狼群,全军上下会怎么想他?恐怕都会认为黑楼兰空有狼王,而不用。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若大战失利,大家都会怨怼他黑楼兰。 “好,狼王你好的很。”黑楼兰的目光充满了寒意,他怒极反笑,“我当然知道狼王你的忠心,但你暴揍孙湿寒,又算什么?他可是你的战友,大敌当前,你公然内斗,这是要干什么?” “呵呵呵。”方源轻轻地一耸肩,“这都是我的错。孙湿寒这东西长得太丑,我越看心里越是不舒爽。所以把他揍了一顿,为他整理了容貌,果然我觉得好看多了。这是我的个人行为,此事我一力承当。按照规矩,我要赔偿孙湿寒一万战功。没有关系,我赔!” 孙湿寒听了这话,气急攻心,当场喷出一口鲜血,直接晕了。 这话一说出口,当即有蛊师强者憋不住笑。 太解恨了! 早有人看孙湿寒,这个道貌岸然的奸诈小人很不爽了。 方源此次出手,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便是太白云生,看向方源的目光,也流露出了欣赏之意。觉得这个常山阴,虽然狠辣了一点,但没有向亲人动手,又保持立场和大义,很有底线,不失真性情。 黑楼兰的脸色更黑了。 孙湿寒是他的人,方源当中殴打孙湿寒,也就意味着再打他的脸。 方源说得真轻巧,他的战功现在还都是赊的! 但黑楼兰又能怎么办呢? 要对付刘家大军,他还真得依靠狼王的力量! 威胁狼王,也是要让他背负屠戮亲族的罪名,声名下降,方便他黑楼兰的驾驭。 但现在既然威胁没有效果,那黑楼兰能选择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妥协。 Ps:大章,第二更放在明天,一顺水的大战,看起来会更爽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