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节:大战(上) - 蛊真人

第一百二十六节:大战(上)

?北原的清晨,越加寒冷。 片片白霜,凝结覆盖在草地之上。人们呼吸间,吐出一团团的热气。 两只大军,数十万人相互对峙。 旌旗飘扬,军士如林。 在第一次交战之后,刘家和黑家休整了十数天,便下战书,于今日双双出营,再度开战。 “二哥,上次是你出战的,这次该轮我了!”墨狮狂早就蠢蠢欲动,大吼一声,迫不及待地冲上阵前。 墨狮狂雪发高扬,墨肤豹眼,气势汹汹而来,临阵大吼:“谁来受死?” “又是这黑厮!”黑家高层望见此人,心中既恼怒又忌惮。之前大战,死在墨狮狂手中的四转蛊师不在少数。墨狮狂勇猛无畏的战斗风格,让人心惊。 黑楼兰冷笑几声,神情却比之前从容。他转过目光,看向王帐中的两位新面孔道:“不知,二位由谁先动手?” 这两人正是高扬、朱宰,皆有四转巅峰的修为,号称魔道双煞,名传北原。 早年时,魔道双煞受过太白云生的恩惠,发誓要报答他。不久前,太白云生试着用信蛊相招。就在几日前,他们俩主动来投,归附黑家大军。 有了他们俩的加入,立即弥补了和刘家盟军的差距。使得黑家的高层战力,也不显得捉襟见肘了。 魔道双煞历来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但挑将的规矩,却是每方只出一人,单独对战。 二人相望了一下,根据黑家提供的情报,他们俩在之前已经有所商议。此刻,朱宰便站出来,微微一礼:“就有在下先出马吧。” 黑楼兰点头应允。 朱宰下到战场上,墨狮狂双眼一瞪,流露出喜悦的神情。 “来了个四转巅峰,好,很好!不过,你可别中看不中用,打几下就被俺干趴下啊。” 朱宰冷哼一声,催动蛊虫,身体如炮弹一般,直接向冲去。 墨狮狂一动不动,舔舐干燥的嘴唇,站在原地招架。 轰! 朱宰狠狠地撞向墨狮狂,发生雷霆般的轰响。狂暴的力量相互作用,朱宰后退几步,而墨狮狂则被击飞出去。 “三弟小心,此人乃是魔道双煞之一的朱宰,走的是力道!”那边的王帐中,刘文武大声提醒道。 “哈哈哈,力道蛊师吗?很好!俺就喜欢和这样带劲的对手战斗了!”墨狮狂受伤吐血,从地上一跃而起,身上的伤痛反而令他更加兴奋。 他煤炭般漆黑的脸色,涌现出疯狂之色,一声爆响,气流喷涌,墨狮狂向着朱宰冲锋过去。 “找死!”朱宰狰狞一笑,合身扑上。 砰砰砰。 双方进行贴身肉搏,硬打猛攻,发出一连串的震荡声响。墨狮狂以短击长,本是气道蛊师,和力道蛊师朱宰激战,居然不弱下风! “怪哉,难道这个墨狮狂是气力双修不成?”黑家王帐中一片震动。 “并非如此,墨狮狂看似贴身作战,其实每一次出手,并未拳拳到肉,而是他身罩透明气甲,同时利用爆气蛊,在瞬间使得气甲爆炸,形成媲美力道的爆发力量。”狈君子孙湿寒沉声道。 他擅长侦察,仔细观战,洞察了墨狮狂玩得把戏。 配合爆气蛊,气甲蛊就成了攻防兼备的利器。蛊师用蛊,存乎一心。不同的蛊虫相互搭配,往往形成相辅相成的效果。 “这墨狮狂好生狂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居然在正面压制住了朱宰兄弟!”高扬神情凝重,双方动手之后,他就一直在观战。 他对朱宰十分了解,明白朱宰已经几乎全力出手,但对方却游刃有余,明显比朱宰从容许多。 忽然,空气中爆发出一阵野猪的狂吼。 一只帝豪猪的力道虚影,大如巨象,威势凛然,在半空中悍然显现。 帝豪猪乃是猪中的异兽,它的兽力不容小觑。 交战了十几个回合,朱宰终于打出了力道虚影。顿时他的攻击力爆发出来,墨狮狂措手不及,巨力涌来,他顿时就被打翻在地。 朱宰趁胜追击,催动王牌蛊虫。 半空中,渐渐消散的帝豪猪虚影,又重新凝结起来。并且同时,又升腾起两只帝豪猪虚影。 三头帝豪猪力! 砰! 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朱宰挥拳直捣,打出音爆巨响。 墨狮狂心中涌动出一股危机之感,他疯狂大笑:“这才有意思!来吧,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厉害!” 他催动移动蛊,身形倏地飞升上去,顺势闪过朱宰的三猪爆轰。 朱宰的拳头,落到草地上,立即土石翻飞,砸出一个巨坑。 墨狮狂雪发飘扬,悬浮在半空中,对准地上的朱宰,拳影纷飞。 轰轰轰…… 一团团拳气,像是流星雨一般,覆盖下来。 朱宰不断躲闪,同时挥拳直击,打爆这些拳气。很快,他就落入了下风。 面对气道的对手,朱宰身为力道,最普遍的缺陷凸显出来。他可不像方源之前那样,拥有力气蛊。朱宰缺乏远程打击的手段,墨狮狂一改变战术,他就被对方压制了。 “不妙,守久必失,再这样下去朱宰兄弟就撑不住了!”高扬知道朱宰的底细,看到这幅情景,心中十分焦急,连忙请战。 黑楼兰也看出不妙的前景,直接点头应允。 “区区异人而已,我来会你!”高扬轻喝一声,身边缭绕出丝丝云气,凝成丝带,带动着他飞上前去。 “休想以多欺少!”那边,欧阳碧桑冷哼一声,几乎同时出动。他速度奇快,抢在高扬之前,拦截在半路上。 高扬心系朱宰,没有心思和欧阳碧桑战斗,远远地就催动云索蛊。 欧阳碧桑身边陡然间翻腾出滚滚云气,乳白色的云气凝结成绳索,将其牢牢束缚。 高扬本就擅长的就是牵制和防御,而朱宰则擅长进攻和侦察,两人相互配合,才能互补不足。 欧阳碧桑挣扎了几下,云索震破旋即又重新凝聚,竟有生生不息之势。 欧阳碧桑大怒,真元灌注到空窍中的修罗尸蛊中,暂时化身为僵尸。 他一化为修罗僵尸,顿时防御大增,同时气力澎湃。 欧阳碧桑低吼一声,连发三次力道,将云索彻底挣断,脚下一蹬,飞到半空中,再次拦住高扬。 修罗尸,乃是五大飞僵蛊之一,自然有着飞行之能。 高扬根本不像和欧阳碧桑纠缠,看到后者又拦在前面,他深深地皱起眉头,心知对方是想给墨狮狂争取斩杀朱宰的时间,他直接催动了王牌蛊虫。 五转,波云诡谲蛊! 顿时,他空窍中的真元海面骤降,几乎消耗了一半。 一团灰白色的云朵,只有马车般大小,云层翻腾,里面有暗红的波光泛动,迅速飞向欧阳碧桑。 欧阳碧桑挪动身形,几下躲闪,但这云朵如影随形,最终被灰云罩住。 欧阳碧桑中了波云诡谲蛊,顿时方向感骤然失去,脑海中念头运转极为缓慢,思绪被延缓数倍! 他分辨不清东西南北,更丧失了对上下左右的距离方位的感应。一时间被灰云罩住,宛若无头苍蝇,在天空中上下折腾。 “墨狮狂,你休要猖狂!”高扬撇开欧阳碧桑,终于及时赶到,支援朱宰。 两人合力,配合极为默契,饶是墨狮狂凶猛无畏,也被渐渐压制。 但三人交手,只不过进行了二十几个回合,就听见欧阳碧桑的大吼:“修罗变!” 立时,六只粗壮的手臂,宛若青铜浇筑,砰的一声,探出灰云。 在外面,隐约可见灰云里面的身躯,吹气球般膨胀开来。 欧阳碧桑施展杀招,战力暴涨数倍,雄躯一震,将黯淡无光的灰云尽数震散。 “你们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受死吧!”欧阳碧桑胸中怒火升腾,飞在空中,和墨狮狂两头夹击。 有了这样的大高手参战,朱宰、高扬二人左右遮挡,局面急转直下,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盟主,高扬、朱宰乃是我方不可或缺的好手,不能就这样折了!”太白云生见机不妙,连忙觐言。 “先生所言有理!”黑楼兰面色凝重,蓦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虽然有高扬、朱宰二位的加入,但比高层战力,黑家还是弱于刘家一方。黑楼兰索性大手一挥,向方源学习,干脆直接下达了全军出击的命令! 一声令下,大军齐动。 刘文武冷笑:“挑将不过,就来群殴。好,我奉陪到底!” 军号嗡鸣,战鼓震天,刘家大军也紧接着发动。 两方数十万人,宛若倾泻而出的山洪,向着对方席卷而去。 双方距离迅速缩短,当相差数百步时,蛊师们几乎同时出手。一时间,大量的丹火、冰锥、骨矛、风刃,向着对方飞射过去。光甲、骨盾、水罩种种,也随之升腾起来。将原本朴素的场面,描绘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绚烂画卷。 轰轰轰…… 双方的攻击,同时落在对方身上。 就像是一场急雨,落于湖面中,荡漾起阵阵涟漪。只有少数的蛊师,运道不好,同时被几道强烈的攻击击中,或死或伤。大多数的蛊师们,则继续着冲锋,直到双方大军狠狠地冲撞在一起。像是两道山洪相撞,飞溅起无数的血花,形成大混战的场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