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节:“父子”相见 - 蛊真人

第一百三十节:“父子”相见

?刘文武败了。 败得很不甘心,但铁的事实,并不会随着他的心意而去转变。 刘文武、欧阳碧桑、墨狮狂,都有飞行的手段。但是要论飞行造诣,当然远不及方源。 天空和地面不同,人在天空中可以自由的翱翔,可以上下左右、东南西北的去躲闪,去游走。而在地面上,人闪避的空间就小了很多。 不管刘文武三兄弟,如何围追堵截,仍旧拿方源无可奈何。 而方源却在闪避的同时,调动狼群大军,残杀屠戮大批的刘家大军。 刘文武三人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追杀方源,支援低阶蛊师,屠杀狼群。 但这正和黑楼兰、方源等人的心意! 用狼王或者异兽狼群的生命,来消耗掉刘家三兄弟的宝贵真元,这是非常划算,对方源非常有利的对耗。 一位蛊师,只要不晋升成仙,他的真元终究是有限的。蛊师一旦消耗光真元,那么他(她)的战斗力,将急剧下降,滑落谷底。 狼潮汹涌不止,刘家三兄弟屠杀越多的狼,他们的真元的消耗就更加剧烈。 狼群规模庞大,绵绵不绝,刘家三兄弟杀到手软,真元也见了底。 当他们必须保存真元的时候,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去战斗了。黑家高层战力,终于意气风发,将他们压制。 “黑楼兰,我今日不是败于你手,而是败给了太白云生和常山阴!”刘文武鬓发缭乱,伤痕累累,风度不存,发出不甘的呐喊。 他觉得:以他们三兄弟的杀招“三头六臂”,战力极强,能碾压全场。若当时,找上方源,凭借绝对的速度,肯定能斩杀方源,从而使得狼群崩溃,大胜黑家大军。 但是太白云生的五转治疗蛊虫“人如故”,效果实在超绝,极大的削弱了他们杀招的效果。 当他们亡羊补牢,追杀狼王的时候,绝望地发现身为奴道大师的常山阴,居然还他娘的是一位飞行大师! 三兄弟追之不及,只能坐视大局倾颓。最终刘家大溃败,被黑家乘胜追杀,伤亡惨重,降者不计其数。 而身为盟主的刘文武等人,也因真元耗尽,尽数被擒。 黑家、刘家一直相互竞争,两大超级家族的关系紧张,是北原众所周知的事情。但黑楼兰虽然擒获了刘文武等人,却没有杀掉他们,而是明智地向刘家换取了海量的战争赔款。 刘文武乃是刘家蛊仙的种子之一,杀了他,就触犯了这场王庭之争的游戏底线。 更关键的是,此战黑家惨胜,本身损失惨重。如果没有刘文武作为赔款的重要筹码,单靠寻常的战争赔款,难以将黑家盟军的实力恢复。这对接下来的王庭之争,十分不利。 三日之后,刘家接引使到来,将刘家部族,以及投靠他们的家族,统统带回福地去。 而伤亡惨重、疲惫无力的黑家大军,则就地扎营,整编降者,重新建盟,统计战功,发放物资,对战果进行消化。 大蜥屋蛊中,方源盘坐在蒲团上,闭目苦修。 一只四转的狼魂蛊,随着他的心念一动,而调出体外。 狼魂蛊只有大拇指大小,仿佛一只狼形的灰色小布偶,此刻悬浮在空中,浑身笼罩着一层幽蓝色的光辉。 方源空窍中的真元海下降一小截,狼魂蛊得到真元灌注,迅速膨胀。 嗷呜! 狼魂蛊膨胀变大,化为一头纯灰色的狼魂,犹如象般大小。 紧接着,狼魂张口,发出无声的呼啸,向方源的身体撞去。 方源微微一笑,千人级魂岂是这么轻易,就能够撼动得?狼魂直接撞上他的千人魂,立即偃旗息鼓,被千人魂死死的压制着。 两个魂魄一阵翻腾,形成魂雾。片刻之后,千人魂融合狼魂,重新显现而出。 此时的千人魂,在头顶上已经有一对修长的狼耳,整个身型比方源的肉身更加削瘦,鼻子也高挺上去。只是还未显现出及腰的长发,以及狼瞳、狼尾。 “自从王庭之争以来,我每天都在消耗狼魂蛊,淬炼自己的魂魄。如今已经小有成就,大约有三成的狼人魂了。” 一旦他彻底转化成狼人魂,他对狼群的驾驭,将再次发生质变。不仅控制的狼群数量暴涨,同时更加如臂使指,随心所欲。 一场激烈的鏖战下来,他的魂魄疲损程度,也会下降很多。 “不过,按照这样的进度,当我将狼人魂彻底淬炼出来,王庭之争早就结束了。我只有四转的狼魂蛊,淬炼魂魄的效率实在太低了。”方源叹息。 如果是五转的狼魂蛊,还好一些,和方源现在的处境相匹配。但是四转狼魂蛊,就仿佛大汉拿着小刀砍大树的感觉。 其实,方源在魂魄上的修行效率,已经极快。 普通蛊师,至少花费二三十年,才能到达他这样的程度。就算天才蛊师,又有家族支援,也顶多类似东方余亮,将这个时间缩短到十年左右。 方源拥有荡魂山,魂魄底蕴一日千里,已经将眼光养叼了。 “如果我能通过那道盗天传承,拥有落魄谷的话……”方源思绪漂移,忍不住遐想了一下。 但片刻后,他就收回思绪。 狐仙福地当中,荡魂山被和稀泥不断地侵蚀,如今只剩下了一小半的山体。 他的当务之急,还是救活荡魂山。至于落魄谷,只有等到王庭之争结束之后,再去探索。 在方源修行的时候,常飚带领着倪雪彤、常极右,来到大蜥屋蛊的门前。 “在下常飚,被狼王大人召见。”常飚声音低沉,态度恭谨,向守卫蛊师说明道。 两位三转蛊师,表情淡漠地站在门的两边,其中一人答道:“狼王大人正在修行,我们不能进屋通传,你们只能等候!” “呵呵,等一等是应该的。”常飚笑道,尽力隐藏着心中的酸楚和凄凉。 他和常山阴有着深仇大恨,他当然不会愿意归附黑家。本来他是想投靠刘家,但刘家要他放弃家名,直接并入刘家,这个要求让常家众家老难以接受。 常家是大型部族,一旦放弃家名,就直接成了刘家的人,等若常家彻底消亡了。 再加上黑楼兰活捉刘文武,为了示好此战最大的功臣常山阴,又在战争赔款中提出了纳降常家的具体要求。 所以,常家就成了刘家和黑家交易中的牺牲品。常家若不归附黑家这方,必将遭受黑家大军的剿杀。受到两家逼迫,常家无奈,只能向黑楼兰低头,成了黑家的俘虏。 常山阴和常家的恩怨,如今已经众所周知。黑楼兰擒获了常家上下,就将常家交由方源处置。 方源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对黑楼兰表示了感谢,但事实上他并不在意。 他只是借着常山阴这个身份,冒名顶替,进入王庭福地。狼王的恩怨,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但如果草率处理,恐怕也不符合他现在的身份,会招来怀疑。方源便于今日,召见常家现任族长常飚等人。 常飚一直从傍晚,足足等候到半夜三更。 这个时候,北原的夜,已经寒意深重。常飚三人,都被没收了蛊虫,以至于空有真元,却难以抵御严寒。在夜风的吹拂下,冻得瑟瑟发抖。 常飚故作平静,但倪雪彤做贼心虚,掩盖不住内心的忧愁。常极右年轻,血气旺盛,被冻得鼻子通红,浑身颤抖,但双眼仍旧发亮,神情振奋。 从小到大,他都是听着“狼王常山阴”的大名,而长大的。 别人都称他为“英雄之子”,他一出生就被赋予了独一无二的光环,这带给他困扰,带给他骄傲,带给他麻烦,也带给他机遇。 当他首次听到,狼王常山阴重出江湖,并未身死,却要向常家复仇的消息时,他的心境万分复杂。当他知道自己将和父亲作战时,他的斗志发生了强烈的动摇。之前约见,常山阴没有应约,而是狠狠揍了一顿孙湿寒,这让常极右既失望又敬佩。刘家失败,他成为俘虏,这反而让他暗中松了一大口气——终于不用和父亲作战了! 如今刘家大败,而他将真正见到自己的亲身父亲,常极右心情十分激动。 就算是被晾在外面,受着天寒地冻,也浇灭不了他内心的火热。 “赋予我这一切的,我的父亲啊,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好奇的同时,还带着丝丝的迷茫和慌乱。 又消耗了三只狼魂蛊后,方源睁开双眼。 房间温暖,从窗外隐约传来呼呼的寒风之声。 方源有意给常飚一个下马威,但此刻算算时间,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于是,他传音出去,同时操纵大蜥屋蛊,张开门户。 “狼王大人修行结束,召见你们三人。”门口的护卫蛊师接到传音,面无表情地说道。 常飚呼吸一滞,他心中忐忑不已,率先走进去,脚步极为沉重。 如果狼王查明了真相,那么他将死无葬身之地,更可怕的是身败名裂。就算狼王没有查出真相,若是他一心报复,屠戮常家全族也不过只是他的一句话而已。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世情景就是这样的无奈! 方源打量身前跪着的三人。 常飚低眉垂首,咬紧牙关。倪雪彤则一脸苍白,浑身颤抖。至于常极右,则呼吸急促,眼神时不时地偷瞄常山阴,神色激动。 方源轻声一笑。 笑声传到三人耳中,令三人俱都浑身一震。 常飚闭上双眼,心已沉入谷底,等候方源对他的宣判。 而倪雪彤则差点瘫软在地,常极右则更加激动,这可是父亲的笑声啊,他觉得这笑声中充满了一种温暖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