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节:胜局已定 - 蛊真人

第一百三十八节:胜局已定

?方源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马家大军上下,都感到无边的压抑。 绝望,在他们心中迅速蔓延! “如今只能依靠鼠王,只有鼠群才能对抗狼群!”马尚峰铁青着脸,马尊的死,让他如坠冰窟。但他身为马家族长,已经走投无路,只能将目光转向江暴牙的方向。 然而下一刻,马尚峰眼中仅存的希望,也荡然无存。 鼠王居然跑了! “天呐,这狼王就是个变态!鹰王、马王、成龙、成虎、邬夜都被他直接干死了,不赶紧逃跑,我还有命在?” 江暴牙一边逃跑,一边七窍喷血。 没办法,他是发了毒誓,归附了马家大军。如今临阵脱逃,自然要受到毒誓的反噬。 但就算拼着反噬,江暴牙也要撤退! 方源恐怖的表现,已经完全击溃了他残存不多的斗志。 “鼠王,你快给我回来!!”马尚峰大叫。 但江暴牙闷头狂奔,毫不理会。 他七窍喷血,挥洒一路,彰显出他无以伦比的决意! 他的逃跑,带动了身边的人。很快,大批的马家蛊师开始撤退,大量的部族收编力量,退出战场。 “外人果真靠不住啊!”马尚峰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两眼一黑,当场昏死过去。 马家溃败,大局已定! 尽管有雪人精兵,但也无法力挽狂澜。 蛊师强者们,也陆续撤退。 “差点就要破开封印,用真身作战了。侥幸!侥幸!”在战圈中,一直被人围攻的黑楼兰,气喘吁吁,他伤痕累累,真元消耗剧烈,眼中的凶芒却是越发凌厉。 在他的命令下,黑家大军展开无情的追杀。 杀越多的人,获得的战功就越多。这是傻子都明白的道理。 功名利禄,把黑家上下刺激得宛如残暴的饿狼。 起先,还有各路精兵压阵,但很快,黑家的精兵追击归来,牵制住对方精兵。马家大军终于彻底溃败,无数人四散逃跑。 方源没有动身,而是将身边的狼群,拉到身边来拱卫自己。 “内脏大出血,魂魄被削弱到五百人魂级数……”方源检查着身躯,暗暗咽下嘴里的鲜血,一阵阵的头晕目眩不断袭击而来。 两只黄铜手臂,悄然消失。四臂地王这个杀招的后遗症,比他设想中的还要严重。 “之前几次试验,都是浅尝辄止。这一次催动到了极致,甚至要超过理论上的时间,就发现了问题。果然,实践出真知啊。” 杀招,就是蛊虫的绝妙搭配。 但不是一个杀招,设想出来,就是完善的。 只有经过不断的实践,不断地调整,才能形成完善的杀招。而这个完善的过程,可能经过很长的时间,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的不断推演,不断调整。 四臂地王,只是方源利用前世五百年的经验,以及一点灵光设想,产生的结果。本身带着仓促,以及实验的性质。 方源很快想明白了,如此严重的后遗症,出自哪个环节。 “是五转的土霸王蛊。原本这个杀招,是基于地面作战,立足大地越久,后遗症就越小。但此次激斗,几乎都在飞行。因此,才暴露出这个问题。” “看来四臂地王这个杀招,还有很多缺陷。从今天这一战看来,飞行比横冲直撞蛊方便得多,对敌人的威胁也更大。我既然在飞行上,有大师级的造诣,更应该发扬这个优势才对。” 他不愿放弃飞行,那这样一来,四臂地王的杀招,就要进行一番大的修缮。 方源坐于老迈的夜狼狼皇背上,一边看着黑家大军肆意追杀,一边静静思索。 “可恶……还真是警觉,根本不给我一点机会!”杀手无名,潜伏在远处,远远窥视方源。 他原本还想,趁着狼王追杀,心生麻痹大意之际,对他展开偷袭。 一旦他得手,将狼王杀死,那么还有的打,马家还有重整旗鼓的机会。 但方源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似乎识破了他的打算。 无名又静待了片刻,终于忍受不住附近的黑家强者越加频繁的走动,悄然撤退。 马家一路败逃,逃亡过程中,马家族长马尚峰苏醒过来。 他还不死心,在逃进防线之后,企图依凭防线固守。 但太白云生的山如故蛊,让他的这个计划破产。黑家大军冲破防线,潘平动用单刀蛊,在混战中幸运地取得了马尚峰的人头。 马家族长一死,马家上下再无斗志。 陶家、杨家、祁连家陆续投降。纳降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牵扯了黑家大部分的注意力。 “快跑啊,再快一点,再快一点!”赵怜云在车厢内,催促道。 费才担当马车车夫,拼尽全力抽打马匹,马车的两个车轮在后面飞速转动。 费才作为马英杰的贴身奴仆长,负责马家少族长的起居生活,自然要随军出征。赵怜云无家可归,只能跟在他的身边。 马家溃败,他们两人还有其他的凡人,也只能随之逃亡。 然而单凭如此马力,马车的速度根本比不过蛊师。逃亡之初,就被蛊师们远远抛下。 但正因为费才、赵怜云是凡人,反而让马家追杀的大军,放过了他们两个。 杀死凡人的战功,可是微乎其微的。 当然,如果遇到心情糟糕,或者生性厮杀的蛊师,或者不分凡人的野狼,兴许路过的时候,随手赏赐给他们一两招,就能将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但费才和赵怜云的运道不错,不仅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而且一路逃亡,竟然在无数蛊师的眼皮子底下,顺利地逃出了这片战场。 两人一路,拼命逃亡。 拉车的老马,累到口吐白沫,最终跌倒在草地中。 马车也随之倾覆,摔成破烂。 费才、赵怜云狼狈不堪地,从车厢碎片中钻出来。他们虽然身上带伤,但柔软的草地让他们伤势不大。 “接下来,我们该往哪里走呢?”没有了追兵,没有了蛊师,面对茫茫的天地,费才陷入彷徨。 赵怜云只顾着喘粗气,没有开口说话。她也感到慌张和无助。 “狼王常山阴……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强猛的变态!可恶,早知道你这么猛,老娘我何必劝说老爹,远远投靠马家呢。” 一想到方源在万军丛中,纵横无敌的恐怖身影,赵怜云的身心都为之一颤。 念及战死沙场的父亲,以及颠破飘零的处境,无情残酷的命运,不禁让赵怜云悲从中来,发出嘤嘤的哭泣声。 “小云,别哭,别哭,你放心,还有我在呢。”费才连忙安慰她道。 赵怜云将头埋在膝盖中间,哭声更大了。 费才慌了手脚,连连安慰,道歉,口舌笨拙不堪。 赵怜云哭了一阵,猛地抬起头来:“你道歉有个屁用啊!老娘我真是悲催啊,怎么到了这样一个世界里来!现在我们已经深陷绝境了,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到了夜晚,战场上的血腥气味,就会吸引一批批的野兽过来觅食。我们迟早会被饿死、渴死,甚至直接冻死。” “啊?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好呢?”费才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赵怜云。 赵怜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气极怒吼:“你果真是个废材啊!你比我大呢,你就不能想个好办法!什么都靠我想,你当我是东方余亮啊?!” 费才被骂得低下头来,只敢看自己的脚尖。 忽然,他抬起头来,双眼发亮:“我,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 “哦?什么办法?”赵怜云惊异地挑起眉头,这个呆瓜居然能想到办法? “我觉得,我们只要有一匹马,咱们就可以远离战场了。没有了血腥气,咱们就能避开那些野兽。” 赵怜云恨得猛踢费才小腿:“你当我不知道,你当我不知道么?!你这个笨蛋,大白痴!这是什么好办法?我也想有一匹马啊,你能给我搞过来么?” 费才被赵怜云踢得原地乱跳。 忽然他指着前方,大叫:“快看,那里来了一匹马。” 赵怜云回头一看,惊呆了,失声道:“他娘的,居然还真来了一头野马!” 但她很快又反应过来:“其实北原并不缺少野马,但我们缺少的是捕捉、驯服野马的手段。费才你有什么办法?” 费才啊了一声,手还指着前方,叫道:“快看,那马背上有一个人!” 赵怜云凝神一看,还真有一人。 待马走近两人,赵怜云眼眸倏地瞪圆,认出马背上的伤者身份:“是马英杰!” …… “恭喜兄长,贺喜兄长,此战黑家大胜,马家就算有蛊仙资助,也无力回天了。”一直关注着大战的黑柏,此刻通过侦查蛊,见到黑家已经开始整理战场,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向一旁的黑城道贺。 黑城淡笑一声:“同喜,同喜。黑楼兰这小子总算没有辜负你我的期望。哦,对了,支持马家的魔道蛊仙,已经查探出来了,是大雪山第六支峰的雪松子。” 黑柏脸色顿时一沉:“哼,原来是他。如果不是他横插一脚,和我争抢木鸡蛊,结果导致仙蛊突破束缚,飞射无踪,我早就将木鸡蛊得到手了。” 黑城便含笑宽慰道:“贤弟勿扰,这次若能借助八十八角真阳楼获得木鸡蛊,也是一样的。正所谓好事多磨,一旦你木鸡仙蛊在手,便能一跃成为蛊仙中的强者了。” “惭愧,惭愧!”黑柏听了这话,连忙向黑城深深一礼,诚挚地道,“若非兄长指点帮衬,我黑柏哪里如雪松子那般财力雄厚?兄长真是睿智英明,大把的仙元石投出去,叫人动容。又将狼群囤积起来,再一下子援助出去,着实打了雪松子一个措手不及。这下子,就算雪松子想要继续援助,也没了对象。” “哈哈哈。”黑城朗笑几声,感叹道,“没有投入,哪里来的收益?” 顿了顿,他又道:“也得幸此届王庭之争,其他的各大超级部族都没有真正出手。之前又得到谭碧雅女仙的通告,知晓了马家和大雪山的隐秘关系。还有一点,这狼王常山阴也是出彩的后辈,表现惊艳,此届光芒最盛,盖压北原这一代。” 黑柏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常山阴此人我已经详细调查过了,乃是常家中人,声名赫赫,就算是我等蛊仙,也有耳闻。后来神秘失踪十多年,显然是得了奇遇。如今是奴力双修,刚刚的杀招我看了,后遗症不小,但的确有些意思。” 方源的伤势,能瞒过周围人,却瞒不过蛊仙。 黑城沉默了一下,道:“这是蛊仙的种子,我打算将他收入黑家。等他进入了王庭福地后,就好好考察考察。如果他愿意归附,奉献出他的忠心,说不定日后还能成为我们黑家的外姓太上家老呢。” 黑柏笑道:“成就蛊仙,何其困难,兄长高看他了。照我说,太白云生也不错,也可以劝其归附黑家。” “嗯……就是年龄太大了点。”黑城点头道。 在他们蛊仙的眼中,庞大的黑家盟军,也只有常山阴、太白云生能入他们的眼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