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节:好好教育 - 蛊真人

第一百四十六节:好好教育

?“我虽然不是星道流派的蛊师,但是炼出这套星蛊,对开启星门,沟通狐仙福地极有帮助。” 方源心中不禁泛起微微的喜悦之情。 他之前花费大笔投资,在狐仙福地培养了一些星萤蛊。又弄了许多气泡鱼,专门提升星萤蛊的产率。 但即便如此,星萤蛊的消耗速度还是太快了。 每一次开启星门,都会损失掉大量的星萤蛊。而培养星萤蛊,需要大量的时间。 方源在北原外界还好一点,至少其中一扇星门可以借助夜空中的星光。但到了王庭福地,这里可没有星光可以引动。因此,一旦开启星门,无疑就要消耗更多的星萤蛊。 但如果炼出这套专门增幅星道威能的蛊,一只星萤蛊能抵数只效果,这样一来,就减少了数倍的损耗。 “而且这蛊方有点意思,思维想法和主流观点不同,仿佛地球上科学数据的类比推算。想不到诗仙都敏俊,还有这样的奇思妙想。” 方源从蛊方中,琢磨出诗仙的智慧一角。 将这几个房间都搜刮一通,方源施施然原路返回。 都敏俊乃是正道蛊师,他留下的传承便属于正道传承,因此只有一道考验的关卡,并不困难。 方源回到山顶时,为难众人的虫群已经主动散去。 “常山阴大人,你终于出来了!不知道大人在里面,有什么收获呢?”潘平神情阴郁,立即走上前来。意思很明显,你狼王吃肉,总得让我们喝口汤水吧! “哈哈哈,恭贺狼王大人,得此传承,如虎添翼。”朱宰则拱手庆贺,绝口不提瓜分之事。 方源淡淡地点点头:“这道传承乃是诗仙都敏俊所设,里面还留下许多瑰宝。你们可以去取了。” 说完,他便坐上天青万狼王,徐徐升空。 潘平见势不妙,连忙大叫:“常山阴阁下!我们辛辛苦苦为你牵制住了虫群,你拿了传承中的精华,按照规矩,你至少给我们做些补偿罢。” “补偿?”方源按住狼头,悬浮在半空中,表情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的单刀将。 “你想要什么补偿?”方源问道。 潘平面无表情,要求道:“什么样的补偿,现在可不好说。大人不妨将得到手的传承,亮出来,咱们大家一起估价。” “呵呵呵。”方源笑了一声,和颜悦色地对潘平道,“你看这样的补偿,你喜不喜欢呢?” 说着,他念头一动,天青狼群一齐盯住潘平,从地上、天上将其团团围住。 潘平猛地色变,单手握住金刀手柄,惊呼道:“狼王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方源端坐在狼背上,俯瞰脚下的单刀将,只是冷笑一声。 嗷呜! 天青狼群猛地启动,向潘平发动冲锋。 潘平大惊失色,左遮右挡,使劲浑身解数。 他是四转巅峰修为,从战争中发家,一身蛊虫精良又全面,战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之前。 但天青狼,却不是普通的野狼。每一头至少都是百狼王,这就意味着,它们的身上都寄生着大量的野蛊。 潘平斩杀了几头天青狼后,渐渐招架不住,浑身浴血,险象环生。 “狼王大人,你未免太霸道了。我可是你的袍泽,你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吗?!”他大叫起来,用大义压人。 其他的蛊师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方源的霸道,让他们反感。但他们碍于实力,又不敢发表意见。 “狼王大人,请您暂息雷霆之怒。潘平不知道天高地厚,言语冒犯了大人,但大人是何等人物,何至于和他这种小小后辈计较呢?”朱宰连忙劝说道。 潘平乃是黑楼兰的爱将,据说已经被吸收到黑家里了。他如果在这里死了,将来黑楼兰追究起来,肯定不会对常山阴怎样,但对他朱宰却没有好处。 朱宰既然参加了黑家联盟,自然也想投靠黑家! “朱宰,你多虑了,我可没有生气啊。”方源对朱宰淡淡而笑,天青狼群在他的操纵下,却是攻势越加急猛。 朱宰心中焦急,更为方源的狠辣暗暗心惊。 那边,潘平已经十分危急,催动起了单刀蛊,但只能自保,却冲破不了狼群的重围。 “狼王大人,您还请高抬贵手啊。潘平可要死了!”朱宰神情惶急,再次请求。 方源这才缓缓地停下攻势,对朱宰叹息道:“唉,非我残暴,而是这后辈太不懂得尊重长辈。今天不教训一下,日后还要让他翻了天不成?” “是是是,大人教训得是!”朱宰连忙点头附和。 方源一扬手,天青狼群攻势顿止,缓缓后退,但维持的包围却没有散去。 外界的压力一去,潘平顿时瘫倒在地上。 他浑身浴血,伤痕累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对眼眸含恨,直视方源。 方源见他这样的表情,微笑道:“看来你还不服啊?也许是我教训的程度还不够,朱宰你看呢?” 朱宰浑身一颤,他分明从方源平静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暗藏的杀机。他连忙摆手道:“够了,够了,潘平他已经收到足够的教训了。潘平!你还不快点向狼王大人认错!” 潘平攥紧拳头,咬紧牙关,沉默了几个呼吸,终于还是闭上双眼,艰难地开口道:“狼王大人,我……认错了!” 心中却在咆哮:“今日的耻辱,我将来一定奉还给你!狼王,你给我记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侮辱的!” 潘平原本也是个谨慎低调的人,但王庭之争的经历,将他内心深处的骄傲激发了出来。尤其是他在和刘家大战中,先被三头六臂杀死,后来被太白云生利用人如故蛊复活。 这种死而复生的经历,促使他性情发生了改变,让他心中产生一种“天命所归”的感受。 “按照规矩,我本来就应该查看传承的所获。狼王,你太霸道了,你绝对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后悔的!你现在虽然强大,但也不过是比我早修行了几年而已。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赶超你,将今天的耻辱全部奉还给你!”潘平在心中呐喊。 方源当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思,不过方源也毫无兴趣了解他的所思所想。 “如果我当场杀了他,黑楼兰不会追究我什么。但这是赤.裸.裸的魔道行径,和我身份不符。而且对我接下来的计划,却是毫无益处。反而不如将这潘平留到后面……” 潘平身上也就那只单刀蛊,能入方源的法眼。 不过现在杀了他,恐怕也得不到此蛊。 于是方源开口道:“既然你认错了,那很好,说明我的良苦用心你终于察觉了。后辈就应该有后辈的样子,你现在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潘平紧闭双眼,心中恼怒,从牙关中挤出话。 方源冷笑一声,对他的情绪心知肚明,也不点破,只是点头继续道:“很好。既然如此,你就给我赔偿吧。为了好好的教育你,我可是花费不小,你看看这地上的狼尸,足足有十五头呢。” “什么?!”潘平大怒,陡然睁开双眼。 “怎么,你不愿意?”方源淡淡地微笑着,看向潘平的目光中毫不掩饰的嘲弄之色,宛若猫戏老鼠一般。 “我,我愿意!”潘平深呼吸几口气,终究还是点头,应承下来。 “嗯,这才是后辈该有的态度嘛。”方源呵呵一笑,笑容很慈祥和蔼。但在众人的眼中,却是更加可怕。 “都是大人您教育有功啊。”朱宰在一旁谄笑着。 “嗯,那是当然了。”方源当仁不让,将这虚伪的奉承全数笑纳。随后他扫视众人,“你们呢?想不想我来教育教育?” 众人忙道不敢,一个个面色发白,浑身颤抖,被吓得不轻。 方源哈哈大笑,当众勒索了潘平所知的蛊方,以及几只蛊虫。 潘平被气得浑身颤抖,方源选的几只蛊虫,在他的蛊虫搭配中位置关键,少了它们,潘平的战力要下滑两个档次。 戏耍了一番潘平后,方源感觉尽了兴,便一拍狼头,徐徐升空:“就这样罢,那里面还有不少好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们随意去取罢。” 众人听了,精神一振。很多人不由地心想:狼王大人还是有情有意的,他拿大头那是应该,潘平大人还是太气盛了。 直到方源和天青狼群的重重身影,消失在天边,众人这才敢挪动脚步,走向星光小门。 按资排辈,当然是朱宰、潘平二人首当其冲。 两人首先进入小院,却只发现了都敏俊创作的诗篇。至于蛊虫、蛊方,早就被方源收刮得彻底干净,没有一丝残留。 “狼王大人说得不错,这些果然都是独一无二的瑰宝。”朱宰扬扬手中的诗集,苦笑连连。 而满怀希望,想要从中捞取一些好处,弥补损失的潘平,则脸色铁青。 噗。 忽然,他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当场被气得昏迷过去。 几天后。 “按照我这样的速度,距离圣宫应该近了。”方源骑在天青万狼王的背上,暗自估算着。 蓦地,他眼神一凝,视线紧紧地盯住下方地面。 “咦?这个地貌好生熟悉,难道是……” Ps:有了一些好灵感,改大纲中。今天只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