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节:伟力逆流惊圣宫 - 蛊真人

第一百五十九节:伟力逆流惊圣宫

?整个圣宫,陷入到惊愕和震恐当中。 片刻后,掀起一阵哗然的磅礴声浪。 “这,这个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烟霞正在缩减?” 从未有过的景象,就在众人的眼前发生了。 原本渐渐凝练的八十八角真阳楼第二层,正缓缓转淡。大量浓郁的彩色烟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变浅。 “怎么搞的?!”黑楼兰大皱眉头,伸出粗臂,一把抓住黑沛家老的衣领,拉到他的面前。 他神情扭曲,怒目而瞪,低吼道:“给我查!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楼兰乃是十绝体之一的大力真武体,只有晋升成仙,才能避免死亡压力。 然而十绝体晋升成仙,须得相应的仙蛊协助。 黑楼兰寄希望于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寻找到他成仙的关键——力道仙蛊,怎么容许八十八角真阳楼出事? 黑沛家老被吓得浑身哆嗦,黑楼兰让他查,他区区一届凡人,怎么查?能查出什么东西来?声音带着哭腔,答道:“这,这个属下不知啊,史籍上也没有记载啊……” “淡了,更淡了!”有人手指着八十八角真阳楼,吼道。 彩霞越变越小,浓郁的霞光越发黯淡下去。 许多蛊师呆呆地仰望着,恐慌的情绪迅速地传播开来。 “难道八十八角真阳楼要完了吗?” “这可是咱们仙尊老祖宗亲手布置的啊。” “难道八十八角真阳楼,也难以抵挡光阴长河的流逝吗?” 一群人脸色发白,更有人双手捂住额头,目光中全都是惊慌失措。 “乱作一团了。”远处,方源目光幽幽,嘴角溢出丝丝冷笑。 即便是相距甚远,但是圣宫处的惊惶呼喊声,仍旧远远地传播过来。 这位制造恐慌的罪魁祸首,遥遥一瞥圣宫之后,旋即又低下头,盯着脚下的地丘深洞。 他目现奇光,交口称赞:“厉害,真是厉害!” 方源原本估着算,顶多只是一成的霞光被反吸吞纳,没想到真正运转开来,倒流过来的伟力远超预料! 单凭这点,方源便看出这位蛊仙对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了解,绝不在自己之下。 “这位神秘蛊仙,究竟是谁?是什么身份?我是机缘巧合,有重生便利,更有琅琊地灵的第一手资料。他(她)又是如何对八十八角真阳楼如此了解的呢?” 此刻,地洞当中,已经是彩霞充裕,更有一股满溢而出之势,但始终被洞口处的一层黑光禁锢。 霞光翻滚跌宕,里面有一道强光,越来越盛。 咔嚓嚓…… 一道道的裂痕出现在八十八角真阳楼的第一层楼上。 黑沛等家老们,各个脸色惨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至于在圣宫顶层下面的其他蛊师,已经有许多人跪倒在地上,不断叩首。 他们或高喊,或哭泣,或哀求—— “不要塌,不能塌啊!” “老祖宗,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们吗?” “求求老祖宗您大发慈悲,再给一次机会给我们这些不孝的子孙吧!” 这些声音传入黑楼兰的耳中,他死死地瞪着八十八角真阳楼第一层。 一道道的裂痕,不断地在第一层楼面上蔓延。 即便黑楼兰乃是五转蛊师,又是十绝体,占据凡人巅峰的存在,此刻也感到手足无措,力不从心的无奈和彷徨! “不,不能这样!我绝不允许这个事情发生!!”陡然间,黑楼兰爆发出愤怒的嘶吼。他满脸狰狞,目光中充满了炙热的怒火。 “母亲的仇我还未报!我的复仇大计!我的力道仙蛊啊!”他在心中咆哮。 砰。 一声轻响,却是地动山摇! 八十八角真阳楼原本凝实成形的第一层完全崩散,还原成漫空的彩霞。 霞光宛若冲破堤坝的洪水,喷涌而出,迅速蔓延开来,几个呼吸之间,就将庞大的圣宫笼罩,又将天际浸染。 噗! 黑楼兰双目失神,胸口烦闷无比,一股郁血逆冲到咽喉,不得不喷涌而出。 “不——!我绝不允许!给我凝,给我回来!”他张开双臂,十指撑开,想要抓回烟霞。 仿佛是回应他的努力一般,喷涌而出的霞光,渐渐缩小。外围的霞光,不断后退。 黑楼兰目光一闪,刚刚燃起希望的火花,但旋即就彻底黯淡下去。 霞光虽然往后退缩,但当中并没有重新凝练出第一层的虚影。霞光越来越少,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巨兽,正在贪婪的吞噬。 “不,不要……”远处,太白云生口中喃喃,双目失神。 “难道天要亡我黑家?”黑沛大家老将头发都揪断了一大把。 八十八角真阳楼若在黑家的手上出了问题,那么黑家就彻底完了。其他的超级势力,各大黄金部族都不会放过他们。 “天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八十八角真阳楼竟然……”耶律桑捂住心口,惊惶不已。在他的心口处,寄托着火道仙蛊。乃是王庭之争前,耶律家的太上家老耶律莱借给耶律桑所用。此刻,这只火道仙蛊正在不断地颤动着。 与此同时,方源亦是脸色微变。 在他的空窍当中,春秋蝉显出实体,不断颤动,散发着仙蛊威严,压得五转空窍咯吱作响。 “这是天地大道的相互感应了。”方源心知肚明。 人乃万物之灵,蛊乃天地之精,大道载体。如果说凡蛊只是天地法则的一块细微碎片,那么仙蛊则是大道一角,天地至理的完整一段。 正是如此,所以仙蛊唯一。 每一次仙蛊诞生,周围的其他仙蛊都会发生颤动,产生感应。 蛊虫身上承载的道理越是相似或者相克,那么仙蛊之间的感应就会越深,颤动的幅度便越大。 “从春秋蝉的颤动程度上来看,这只即将出世的仙蛊并非宙道了。”方源估算着,目光一直盯着地洞,没有丝毫的放松。 地洞中,霞光不断地从八十八角真阳楼处汲取过来,又不断消减,哺育着当中一道强光。 这道强光越来越盛,洞口处的黑膜也有禁锢不住的趋势。 “可以了。要再不动手,黑膜被冲破,就会霞光冲天,暴露出我来。若是被黑楼兰等人发现还是小事情,万一惊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沉睡着的意志,那我化为灰灰,只是仙尊意志一念之间的事情。” 前面好几次,方源都强忍着动手的冲动。此刻见到时机彻底成熟,终于出手,一下子洒出漫天的蛊虫。 蛊虫从一转到五转,各道多有,如花雨洒下。 这情形看似繁杂无序,其实别有奥妙。蛊虫不仅分区别类,相互间隔多少都有讲究。甚至有些蛊虫落得慢些,有的蛊虫落得快些。 此乃炼蛊上乘手法,名为花洒。如同奴道造诣、飞行术,非得天资纵横之辈才能掌握。但就算天资再高的蛊师,也至少得有千百次的历练,才能像模像样。 方源这手法造诣,远超像模像样的程度,足以让部分炼道大师都会为之惊叹。 蛊虫洒落之后,但见彩霞渐渐化为一色,如碧水苍穹,由动化静。 碧光当中,飞荡着无数飞鸟,又似游鱼的白光。点点白光时而扎聚成堆,时而分散如星。方源盯着只看一会儿,便感到头晕目眩。 他连忙转移目光,抬头看向圣宫方向。 圣宫方向传来的喧哗声,已是小了。笼罩圣宫的彩霞缩减了一小半之后,速度慢慢缓解下来。 见没有人关注到这里,散布开来的狼群也没有传来交战的信息,方源心中暗松一口气。 “一切都进行顺利,接下来该是最后一步了。”他谨慎细微,没有丝毫自得之心,反而更加戒备。 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地球历史上,功败垂成的事情,难道还少么? 而且这最后一步,动静颇大。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环节。 方源手中早已暗扣一只臭屁蛊,此刻手一甩,轻轻飞入洞中。 顿时,地洞中就飘出一股异香。 异香无风而散,旋即蔓延出去。 “停,停住了,停住了!”惊愕了片刻后,圣宫中的蛊师们欣喜若狂。 “大人,霞光停止了缩减,又开始缓慢增长了!”一位黑家家老兴奋地大叫,结果换来黑楼兰的一脚。 “我看得到!”黑楼兰将家老踢倒在地,目光如狼似虎,口中发出低吼声,难掩喜悦之情。 但他心中还是紧张无比。 八十八角真阳楼霞光缩减,甚至楼层坍塌的情况,还是首次出现。 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黑楼兰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他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会让人感到焦虑不安。更叫黑楼兰感到无奈郁愤的是,八十八角真阳楼乃是仙尊手笔——“即便我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单凭能力,恐怕也解决不了啊……” 若是让他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方源在捣鬼,恐怕冒着性命危机,他也要撕破暗渡仙蛊施加在他身上的封印,和方源拼个你死我活了。 (ps:老表喝醉了,搞得一塌糊涂,因此拖到现在,万分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