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节 公子,救我……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二节 公子,救我……

?轰! 一道身影,如电般激射而出,六只手臂如重炮齐捣,将一只巨大的钢盔蟹打爆。 一时间,在这密室当中,鲜血四溅,碎肢乱飞。 “哈哈哈。”潘平披头散发,不顾身上的鲜血和碎肢,仰头大笑。 “畅快,畅快啊!这六臂天尸王杀招真是厉害!借助尸身,规避了力道底蕴的不足。因此我就算力道只是略修,也能使用出来。” 潘平双眼精光烁烁,自言自语,不断品味。 他是魔道出身,资源不足,又才情不多,因此从未掌握过什么杀招。但没吃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在北原闯荡了这么多年,潘平也开了眼界,知道这个“六臂天尸王”杀招,果然如之前记载中所讲——威力绝伦! “只要有了它,对付狼王的胜算将足足增添了一成!狼王有力道杀招,现在我也有了!狼王,你别嚣张,迟早有一天我会将我所受到的耻辱,加倍奉还给你!”潘平咬牙切齿,目光尽是仇恨。 与此同时,常飚也在试验这个杀招。 “果然不愧是八十八角真阳楼中的奖励,这个杀招太强大了!” 杀招的威力,同样让常飚也感到十分吃惊。 “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相貌丑恶了一点……”常飚看着眼前的镜子,目光深幽。 镜子中的常飚,浑身皮肤青灰颜色,嘴角獠牙伸出,双眼昏黄吐出,一头红绿相见的乱发,十分渗人。尤其是他背后长着六只怪臂,粗细不一,各个狰狞,使人望之往往心生寒意。 潘平是魔道出身,平素时资源短缺,艰难困苦,以生存为目的,对这个形象没有放在心上。 但常飚不同。 他出身常家,可谓高贵。是正道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爱惜毛羽,注重声名。若以此面貌示人,叫他心理有些不舒服。 “不过,容貌虽丑,但是为了对付常山阴也只能如此了!”一想到方源,常飚心中便有了决意。 “说起来,此招还挺像他的那个力道杀招的。他的杀招,是背生四臂,连同本身双臂,共有六臂。我的这个杀招,是背生六臂,共有八臂。这是外形方面的不同。威能上,也是我的这个杀招高出一筹来。” 常飚在心中暗暗比较,他对方源杀招的印象还停留在之前王庭之争时。 忽然,常飚心中灵光一闪,浮现一个猜想:“却也蹊跷,两个杀招如此相像。也许……我的这个杀招才是原版,而常山阴的杀招极可能是流传出去的残缺版本,被他偶然得到。”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很有可能。 “常山阴已经是奴道大师了,有奴道的天赋,怎么可能还在力道上有天赋呢?呵呵呵,将来铲除他的时候,我亮出这个杀招来,不晓得常山阴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真是期待啊。” 想到妙处,常飚嘴角不禁勾勒出一个微小的弧度。 正在这时,有仆从禀告,说潘平前来。 常飚念头一转,便大约明白了潘平的来意,吩咐下去:“将他引去我的书房,用好茶伺候着,我稍后就来。” 因为试验杀招,常飚一身的衣服早已破烂。 换了身衣裳后,他来到书房,便见客位上潘平正在端着茶杯牛饮。 “可惜了我的好茶。”常飚心中嗤笑一声,拱手招呼道,“潘兄,看你眉宇间尽是喜色,想来是试验杀招有了效果了?” “哈哈哈,常兄猜得不错,正是如此。这杀招妙到毫巅,端得厉害。”潘平大笑三声,接着话锋一转,“只是,这其中有些关隘疑难。我试用了三次,每次撤销杀招之后,都觉得腹痛难忍。且一次比一次重。莫非这就是杀招的后遗症?” “哦?”常飚闻言,目光一凝,“我的症状却和你不同,你腹部疼痛,我是脑袋眩晕,甚至暂时的眼花失聪。你不来,我也要找你探讨此事的。” 两人讨论片刻,却谈不出什么子丑寅午。 他们一不专修力道,二没有炼道造诣,所谓探讨,都只流于试用体验,无法深入根本。 潘平便建议道:“打通关卡的,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三位。不如我们将他们也邀请过来,一起探讨。交情嘛,就是交流出来的。等到交情足了,我们就邀请他们加入杀狼同盟!” 潘平念念不忘拉人入伙,常飚便笑,含糊地道:“此事我已经有了安排,相信这几天就能见效果了。” …… 王庭福地,圣宫千里之外。 苍翠茂盛的密林中,一队蛊师,正在小心翼翼地行进。 咔嚓。 一声脆响,马鸿运不小心踩碎了脚下的一根枯木。 众人行动顿止,惊怒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这个蠢货!告诉你多少次了,注意脚下,注意脚下!”队伍首领压低声音,瞪圆了双眼训斥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马鸿运连忙道歉。 “闭嘴,闭嘴!” “嘘,小声点,你这个笨蛋!” 身边的蛊师大急,马鸿运身边一人,更是情急之下直接捂住了马鸿运的嘴。 首领神情肃穆,微带杀气,也急了:“都给我安静下来。惊扰了铁喙鸟群,我们就凶多吉少了。这一次我们只是来偷鸟蛋的,偷了鸟蛋就撤。谁敢坏事,老子就先灭了谁!” 首领是此行唯一的三转蛊师,实力强,自然就有威望。 听了他的话,众人连忙点头不已,其中也包括马鸿运。 首领环视一周,视线停在马鸿运的身上,又狠狠剐了他一眼,心中已经下了决心:“等这次回去,一定把这个白痴踢出队伍去。二转实力又怎样?唉,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看他身上的二转蛊虫如此精良、全面,就答应他入伙。蛊师愚蠢到这种地步,蛊虫再好有什么用?” 哗! 正在这时,密林中响起浪潮般的巨响。 大量的铁喙鸟,扑扇着双翅,从树枝间飞腾上空。 看到这一幕的蛊师们,顿时如坠冰窟。 “怎么回事?” “糟糕,鸟群惊了!快跑吧!” “马鸿运,都怪你。老子这次不死,一定回去找你算账!!” 众人有的惊惧惶急,有的怒气升腾。 “不对,鸟群朝南方飞去了,不是我们惊动的。看来接了常家这个任务的,还有其他人!”首领发现了情况,心头大喜,忍不住叫道。 众人闻言纷纷望去,果然如此,顿时心情大转。 “救命,救救我们!”一群蛊师飞速撤退,向他们这边跑来。 望着密密麻麻的鸟群,也被吸引过来,众蛊师的眼珠子都快瞪掉下来了。 “别,别过来!”首领大喊,“再过来我先杀了你们!” “头儿,你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常家的人。”马鸿运迟疑地道。 首领瞠目,差点动手打人了,怒骂道:“你这蠢货,还要命不要?不要就去救他们!” 马鸿运想到之前,在地魁兽群那次。 他只是想提醒一下蒋冻,结果却被他陷害。 “要不是我命大……”马鸿运想到这里,一个哆嗦,又问首领,“那我们该怎么办?” 首领狠狠咬牙,看着常家蛊师不听他的警告,一意朝这边跑来,一跺脚:“还能怎么办?分开跑啊!” 众人一哄而散,马鸿运呆了呆,也连忙选了一个方向,拼命奔跑。 “大人,那就是马鸿运,马英杰的心腹。”逃跑的常家蛊师,看似慌乱狼狈,其实各个冷静,有恃无恐。 常家的首领,乃是常飚的心腹,他望着马鸿运的背影,一愣:“这人是傻子么?有移动蛊不用?” 常家要设计,自然对马鸿运的情报有所掌握,知道他手上的蛊虫俱都二转,且精良全面。 “要,要被追上了。该死的,他们怎么跑这么快?是用了移动蛊的缘故。啊!对,对了,我有移动蛊的!”奔跑的过程中,马鸿运狠狠地一拍脑门,连忙催动蛊虫,速度激增。 “终于想起来了。唉?他,他怎么还往左边跑?”首领又一楞。 他却不知,马鸿运是个路痴,方向感极差。之前费家政变时,他父亲牺牲自己让他逃跑。结果他绕了一个大圈子,反而转回去了。 马鸿运这一跑,顿时令情况严峻了。 首领连忙指挥:“你、你、你,快去跟上马鸿运,务必保护好他。另外叫常丽小姐,快去前面准备!” “是,大人。” 尽管常家蛊师俱都精锐,但马鸿运随处乱跑,常常深陷险境。常家蛊师一边吸引鸟群,一边暗中保护他,又要不被他看破,分外艰难。原本十拿九稳的谋划,反而牺牲了不少好手! “救,救命……”常丽躺在地上,有气无力,我见犹怜。又撕开衣服,露出雪白的香肩,披头散发,楚楚可怜,宛若受惊的小白兔。 马鸿运飞跑过来,只顾前方,死命奔跑,竟然没有发现常丽! 常丽一呆,急中生智,在马鸿运即将跑过去的时候,伸脚一绊。 扑通。 马鸿运摔了个狗吃屎,回头一看,呆了。 “好美的姑娘……” 他平素憨傻,但也是少年慕艾的年纪。 “公子,请您救我一救。”常丽呻吟的声音,让马鸿运心里一阵发痒。 “哦,哦。”马鸿运连声答应,手忙脚乱一阵,背起常丽就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