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节 战飞熊,狼王独得五成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七节 战飞熊,狼王独得五成

?众人退出八十八角真阳楼,黑楼兰当晚便发布命令,广招强者。 他是本届盟主,按照规矩,整个大军都受他调度。黑暴君的凶名,人人皆知。再加上他前番时间,不计报酬全面开放八十八角真阳楼,更增恩德。 恩威并重,黑楼兰的影响力达到顶峰。 因此命令一出,立即风起云涌,但凡受召之人,几乎没有不到场的。 狼王常山阴、水魔浩激流、魔道双煞高扬朱宰、小马尊马英杰、狐帅唐妙鸣、白仙子奚雪、影剑客边丝轩、太白云生、吕爽、陶幽、古国龙、窦鳄、聂亚卿、耶律桑…… 会盟之日,大堂内将星闪烁,尽是豪杰英雄,绞动风云翻涌。 “老先生,有你在场,就犹如顶天巨柱,我就再也不愁士气低落了。哈哈哈!”黑楼兰大马金刀,坐在主位之上,环顾左右,踌躇壮志,哈哈大笑。 在场当中,太白云生名望第一,悬壶济世,救人无数。即便是黑楼兰、常山阴也比之不及。 但位居黑楼兰右手第一位的,却非太白云生,而是狼王常山阴。 名望是一回事,战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王庭决战之后,不管是谁,都公认方源战力第一。双道兼修,飞行大师,奴道大师这些光环叠加在一个人的头上,煊赫无比,因此方源排在首位,没有任何异议。 所以黑楼兰对太白云生打完招呼,便紧接着对方源道:“山阴老弟,此次大战,还得看你的厉害!若得通关,奖励你独占五成。” 他了解方源的秉性,无利不起早,因此以重利诱之。 最后关卡的奖励,非同小可。黑楼兰一开口,就将其中的一半利益,划分给方源。这就意味着,他和其他所有人,只能瓜分剩余的另一半。 关乎切身利益,堂中顿起微微的议论声音。 很多人不忿这样的划分,但却没有人有这胆量,敢公然质疑黑暴君的划分,敢当众得罪堂堂的狼王。 “也好,就这样分吧。”方源点了点头,冷傲的目光在堂中微微一扫,嗡嗡声响顿息。 “怎么潘平长老,还没有到场?”黑楼兰问左右道。 潘平是魔道出身,如今投靠了黑家,成为外姓家老。作为当代黑家族长的黑楼兰,他的命令居然号召不来潘平,这让黑楼兰神色有些不满。 其实不知是潘平,还有常家的第一长老常飚,也没有到场。 不过常飚姓常,是常家族人。黑楼兰碍于方源,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方源不动声色。 潘、常二人的死讯,还没有传出去。 皆因闯荡八十八角真阳楼,正常都要数天,甚至小半个月。关卡越难,时间可能就越长。尤其是潘、常这样的人,身上没有巨阳血脉,每次进出真阳楼都要来客令,耗费巨大。正因为如此,这些外人更珍惜每一次进出的机会。若是有可能,常常会吃穿住在真阳楼里面。 黑楼兰话音刚落,他身边的亲信黑书就站了出来,禀告道:“启禀族长大人,潘平长老和常飚大人,在不久前双双去了第七层。属下遣人前去通知,结果发现第七层当前的关卡地形复杂,乃是一座浩大的迷宫。迷宫禁用信蛊,深处又有野生狼群游曳。下人们寻了许多时日,只发现了一些战斗痕迹,没有找到潘常二位大人。” 黑楼兰冷哼一声,摆手:“那就罢了,不等他们俩个,来客令都准备好了,我们明日一早便出发!” 到了第二日,众人浩浩荡荡,一齐杀进第五层。 这是八十八角真阳楼开辟以来,蛊师合力闯关规模,最浩大的一次,吸引了圣宫上下无数人的目光。 第五层的最后一关,是一片荒山野岭。 褐色的山土,硬如铁石,草木不生。 众人刚一降临,飞熊虚像便有所警觉,仰头一声咆哮,炸裂空气,响彻耳畔雷霆般轰鸣。 刷! 但见昏黄色的天空中,划过一道白色旋风,碾压而下。 众强者四散而退。 飞熊虚像重重地砸在地上,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狂风骤起,吹得不少人身形不定。 “果然狂猛!”裴燕飞脸色凝重,若是自己硬抗,不死也要脱层皮。 “还得多亏了黑楼兰族长的提醒,否则刚进来时,一不注意,就要遭到这熊罴的突袭了。”古国龙看着巨坑中,飞熊恣意狂吼的样子,心有余悸地道。 “这叫吃一堑长一智,上一次我们进来,就是遭到飞熊突袭,当场死了五位好手!”黑绣衣咬牙切齿,在一旁含恨回应。 “山阴老弟,就先看你们的了。”黑楼兰催促道。 按照之前布置的战斗计划,第一波攻势,由奴道蛊师发起,用来消耗飞熊虚像的战力。 不消他说,大股的狼群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对准飞熊虚像发动了冲锋。 天空中,是天青狼群。地面上,是白眼狼、狂狼、血森狼等等。 普通的野狼,方源也足足带了四十万。 一时间,狼群铺天盖地,宛若大海掀起滔天巨浪,向海岛般的飞熊虚像淹没过去。 吼! 飞熊咆哮,震荡天与地。 嗷呜——! 狼群嘶吼,不甘示弱。 激战爆发,掀起血雨狂澜。 飞熊虚像四掌狂拍,每一击至少杀伤数十只野狼。野狼只能起到骚扰作用,唯有异兽狼群才能稍稍伤害到飞熊虚像。 但奴道精髓,本来就是以下驱并上驱,最大限度地消耗对方便是重点。 方源指挥狼群,忽而如风飘扬,忽而如雪堆压,飞熊虚像宛若陷入泥沼当中,狂杀烂轰,却是突破不了包围圈子。 “这就是大师级的造诣啊。” “野兽就是野兽,没有人的智慧,被常山阴耍的团团转。” “兽群在狼王的指挥下,宛若艺术!” 众人看得目眩神迷,奴道蛊师唐妙鸣、黑旗胜,更能看出此中门道,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敬佩欣慕之情。 但好景不长,飞熊虚像忽然收了动作,嘴巴鼓起,随后猛地一吐。 这一吐,天地变色,星光灿烂,便是一挂星河。 五转——星河蛊! 星河呼啸而下,如龙如蟒,所到之处,卷席狼群。不管是狂狼、血森狼等等,被星河席卷,不断消磨冲刷,有的撑起防御蛊艰难支撑,有的没有防御蛊,很快就化为点点星屑。 一时间,狼群死伤惨重。 方源目光沉凝,视若无睹,又坚持了片刻。 直至场中的野狼不足半数,他这才依次撤下狼群。 唐妙鸣、黑旗胜顿时调动各自兽群,接替上去。 这两人,前者号称小狐帅,乃是准大师级,论奴道造诣,圣宫当中仅居方源一人之下。 后者则是超级势力黑家着力培养的奴道蛊师,虽然没有成为大师的才情,但却功底扎实,实力雄厚。 唐妙鸣控狐群,黑旗胜控雕群,一地一天,双管齐下。 但飞熊虚像却是越加威猛,星河围住一圈,拱手兼并。再一声巨吼,场中狂风大作,凭空白色云气横生。 转瞬之间,狂风凝聚成虎形,化为风虎。白云凝缩成龙形,成为云龙。 五转——风虎云龙蛊! 数千头风虎、云龙展开冲锋,和狐群、雕群绞杀在一起。 一时间,战场嘈杂,一片腥风血雨。 “糟糕,这样下去的话……”唐妙鸣满头的冷汗,头疼欲裂,咬牙切齿。 战斗太过于激烈,她又想尽量保存狐群,因此过分的精细操纵,导致魂魄方面,剧烈消耗,达到了极限。 至于黑旗胜,比她情况更加不妙。 狐群还在抵挡,黑旗胜指挥的雕群,已经被风虎云龙杀得七零八落,顾此失彼。 其余蛊师一退再退,脸色却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 星河蛊、风虎云龙蛊皆在上一次的试探中,被探察出来,众人都有了心理准备。 “探察出来了没有?”黑楼兰询问身旁的侦察蛊师。 侦察蛊师十分紧张,正盘坐在地上,全神贯注地催动蛊虫。他眉头紧皱成川字,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星河蛊的位置,探测出来了,就在飞熊的嘴里,寄生在左边的那颗最长獠牙之上。至于其他蛊虫,还有待继续侦察。” 对付猛兽和对付蛊师不同。 猛兽身上的蛊虫,都是野蛊,可以捕捉。而蛊师身上的蛊虫,基本上都被炼化。 黑楼兰命人侦察野生蛊虫的具体位置,就是因为如此。 只要将飞熊身上的野蛊捕捉到手,那么再来消灭飞熊虚像,就事半功倍了。 就算不能捕捉,只要消灭掉,也可以。 蛊虫本身是十分脆弱的,高如六转的春秋蝉,只需要方源轻轻一捏,就能将其捏碎杀死。 野兽并无空窍,野蛊都寄生在它的身体上,这又是一处巨大弱点。 黑楼兰冷哼一声,喝道:“继续查!” 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星河蛊寄生在飞熊的嘴里,这捕捉的难度太大了。 问答之间,场上的情形更加不妙。 “唐妙鸣、黑旗胜有支持不住的趋象!”裴燕飞满脸凝重之色。 “飞熊攻势太猛,幸好有这些兽群在前面吸引火力。不过,狐群雕群死了,都可以补充。消耗对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孙湿寒抚须评价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