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节 杀飞熊,最后关口生变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八节 杀飞熊,最后关口生变

?野蛊虽然是直接汲取空中的元气,可以随意发动,没有真元告罄之虑。 但一场激战中,往往越到后面,野蛊自信发动的次数会越来越少。等到战况不妙时,这些野蛊凭借对危机的本能反应,还会自行脱离宿主,当场逃跑。 因此,围攻猛兽,尤其是兽王或者荒兽,一般在战斗前期时,都是火力生猛。等战斗持续一段时间,攻势就渐渐不如之前威猛了。 “尽管如此,但也不能任由狐群和雕群这样损失。还请常山阴大人出手吧。”一旁,黑绣衣开口道。 “出手……出什么手?”方源怀抱双臂,傲立一端,闻言一声嗤笑,“按照之前的战议,由我先出手,然后有他俩合力接替,如此轮番往复,每一轮都要支撑一刻钟的功夫。但现在他们俩连半刻钟还没有达到,还轮不到我出手呢。” 现在上场,狼群只会遭受飞熊虚像的残酷屠戮。虽说会达到消耗飞熊战力的目标,但若能减少损失,方源当然乐意减少损失了。 至于其他人的损失有多惨重,那关乎方源什么事情? 黑绣衣闻言大怒,但碍于方源地位,只得憋着怒气道,“狼王大人,此战大家都要拼尽全力。现在,唐妙鸣、黑旗胜二位浴血奋战,大人你却作壁上观,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嗯?你居然胆敢来教训我?”方源眉头一扬,杀气陡发。 他双臂怀抱,脊梁后却猛地窜出一只怪臂。 怪臂势大力沉,偏偏又动若雷霆,轰然捣向黑绣衣。 黑绣衣哪想到方源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敢在如此关键的战局当中,对自己下杀手?! 拳头还未及身,他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劲风扑面而来,刮得他面部生疼。 无以伦比的恐惧感和危机感,瞬间充斥他的内心。 千钧一发之际,多年来战斗养成的意识,最终成功地救了他一命。 他想都没想,几乎第一时间就调动防御蛊虫,勉强撑起三道防御。 他本就是防御蛊师,正因为他擅长防御,王庭之争时黑楼兰曾派遣他到方源身边,保护方源。 但之后大战中,黑绣衣顾及自身安危,将这份使命抛之脑后,将方源独自留在战场。 怪拳摧枯拉朽,将他短时间内三道防御一起轰碎,最终砸在他的胸膛之上。 咔嚓。 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 黑绣衣胸骨尽碎,巨力涌来,整个人像是炮弹一般被打出去。 他飞在半空中,喷下一路鲜血。 随后轰的一声,砸在数百步外的一座小土丘上。 一声巨响,烟尘散去,他整个人都半嵌在土丘之中,陷入昏迷,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狼王大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竟然动起手来了?” “黑绣衣劝说狼王大人即刻参战,结果双方一言不合,狼王突然暴起,将黑绣衣打飞了!” 惊变之下,众人哗然一片。 内讧来得是如此突然,又如此严重。 黑绣衣身份很不简单,乃是黑旗军三大统领之一,更是黑家高层的重要人物。方源打了他,下了这样的重手,这和公然挑衅黑楼兰没有什么分别。 一旦引发黑楼兰和常山阴之间的对立,这场商定好的作战泡汤不说,说不定还会引发整个圣宫的政治风云! “狼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很想听听你的解释。”黑楼兰面沉如水,走来质问。 他平常称呼方源,都是“山阴老弟”,以示亲切。但现在直呼“狼王”,说明内心十分生气。 但哪怕他再怎么生气,方源又岂会惧他? 当即,方源毫不畏惧地平视过去,杀机逸散,冷笑道:“黑楼兰族长,你来得正好。你这下属好不懂事,居然敢来教训我?如此没大没小,没有尊卑的东西,我替你出手教训了。不要谢我,咱们俩什么交情。” 倒打一耙,“没大没小”、“没有尊卑”两顶大帽子直接盖过去。 最后一句“咱们俩什么交情”,更具深意。 似乎说咱们俩交情深,又似乎说咱们俩没有什么狗屁交情! 黑楼兰怒目而视! “这个常山阴,真是太嚣张了!居然敢打我的人!看你这无法无天的架势,真以为自己战力最高,我都收拾不了你了么?”黑暴君在心中咆哮。 他表面是暗道,实则因为大力真武体的缘故,真正修的是力道。 他战力实强,但不能随意动用力道手段,皆因会加速十绝体的灾厄。 “我忍!现下是围攻飞熊虚像的紧要关头,在这一刻内讧,那就前功尽弃了!我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找到力道仙蛊,晋升成仙!” 只要此行,成功围杀了飞熊虚像,黑楼兰就能打通这一层,手中的楼主令立刻升为一角楼主令。 一角楼主令在手,他便能查看每一层的任何关卡奖励。知道哪一层中,奖励力道仙蛊,那么今后他才有主攻的目标。 因此,围杀飞熊虚像事关重大,饶是黑楼兰脾气凶暴,也不得不忍。 “今天就暂且让你嚣张一回!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趾头。叫你闭嘴,你就不敢出声。让你叫两声,你就甩尾犬吠!” 黑楼兰心中愤怒至极,额头青筋暴起,一双虎目死死地盯住方源。 正当众人因为这僵持凝重的氛围,而心生压抑、不安的时候,忽然黑楼兰仰头,哈哈大笑:“好,山阴老弟收拾得好。这种目无尊长之辈,着实该教训一二。” 这等若黑楼兰主动服软,熟知他秉性脾气的众人无不吃惊。 “自己的人被当众打得昏迷半死,黑楼兰居然说好?!” “狼王太强势了,居然不顾黑家这个超级势力,现在连黑楼兰都要示弱。” “屁,这是黑楼兰族长以大局为重!不愿意和常山阴一般见识!常山阴打了我们黑家的人,早晚要让他尝到苦头。” 众人有的腹诽,有的暗中传音。 吼! 飞熊的咆哮,又将众人的眼球重新吸引过去。 雕群、狐群正大溃败。 “诸位大人,属下有负所托。”黑旗胜口鼻溢血,满脸惭愧之色。 唐妙鸣亦是脸色苍白,娇躯晃晃欲倒。 “保护二位大人。”太白云生呼喝一声。 “两位大人劳苦功高,有至诚之心。此战之后,当有重赏。”黑楼兰和颜悦色,主动上前宽慰道。 飞熊没了阻碍,正向众人杀来。 按道理来讲,应是狼群围杀上去,继续消耗。 但黑楼兰一瞥身后方源,只见方源抱臂傲立,一言不发,战场上的狼群却是退得比谁都快。 “我忍!早晚有一天,要狠狠地收拾你!”黑楼兰咬牙切齿,顿知调动不了方源。若是强硬要求,方源当场拒绝,反而让他下不来台面,损了威望。 于是黑楼兰大吼一声:“动手,施行第二步计划!” “上!” 立即,就有两道身影,电射而出。 前一道身影,身姿曼妙,一身蓝裙飘飘,乃是白仙子奚雪。 后一道身影,敦实厚重,穿着一身黄袍,却是古家族长古国龙。 白仙子奚雪飞在半空,双袖飘飞,娇叱一声,顿时天降大雪,飘飘扬扬。 正是其招牌五转蛊虫——漫天飞雪蛊。 古国龙则奔行在地,双腿风轮般迅速迈动,所到之处烟尘滚滚,沙石飞溅。 同样是五转蛊,名为飞沙走石。 一时间,天空飘扬鹅毛白雪,地上则涌动黄尘褐土。 大如山峦的飞熊虚像,处在雪尘之间,速度骤降数倍,视野也受到极大的干扰。 它连声咆哮,在雪尘中挥舞熊掌,击打出猛烈的气流,反而更使得雪尘飘扬,视野迷蒙。 见此情景,黑楼兰狞笑一声,命令道:“第三步!” 这一次近十个人影,赶下场去。 各个都是名动一方的高手,有边丝轩、浩激流、裴燕飞、高扬、朱宰、窦鳄、聂亚卿、陶幽、吕爽…… 这些蛊师,不是四转巅峰,就是五转强者。 再加上之前的古国龙、奚雪二人,阵容可谓极端强盛。 他们钻入雪尘当中,对飞熊虚像展开猛烈的围攻。 飞熊嗷嗷怒吼,显露狂暴,胡乱反击,当然效果不佳。 反观一众蛊师,动用早就准备好的侦察蛊虫,视野清晰,不断躲闪间,对飞熊虚像展开狂轰滥炸。 裴燕飞背生双翼,燕翼宛若剪刀,带动他划破半空。 燕翅蛊。 金缕衣蛊。 虹变蛊。 杀招——金虹一击! 他化身一道金色闪电,咔嚓一声,迅猛无比地斩下。 飞熊痛吼一声,鲜血飚飞,整个胸膛从左肩到右腰,出现一个巨大的伤口。 聂亚卿紧随其后。 他是五转蛊师,此刻催动铁钩银划蛊。 他手掌呈鹰爪状,遥遥对准飞熊虚像,狠狠一嘶。 顿时,空气中出现几道精芒,有的是铁般的黝黑,有的是白银般绚烂。 他双爪不断凌空撕扯,无数的精芒接连不断地打在飞熊的眼睛上,口鼻间。 聂亚卿专攻弱点,把飞熊打得头都抬不起来。 “叠影。”边丝轩轻喝一声,手中影剑向前轻轻一挥。 一道暗影剑芒,划过数百步,悄无声息地击中飞熊右腿,在上面留下长达三丈的伤口。 “保护我。”耶律桑大吼一声,双掌举得高高,一道火球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 火球越来越大,映得战场一片赤红,炙热的光芒连漫天的雪尘都遮掩不住。 飞熊也感受到了危机,奋力挣扎,向半空中的耶律桑冲去。 但下一刻,它便受到了窦鳄、古国龙、陶幽等人的凶猛狙击。 窦鳄乃是变化道蛊师,化身巨鳄,人立起来,且战且退。 他张开巨口,将牙齿一颗颗飚射出来。 这些牙齿打在飞熊的身上,立即深深地嵌入当中,最后两三个呼吸间,纷纷爆炸,炸得飞熊身上血肉模糊。 古国龙则大袖一挥,飞出数十颗蛊虫。 这数十颗蛊虫落到地中,顿时大地隆起,宛若土包。 土包破裂,一个个类似石人的巨大石像,站立起来,群殴飞熊虚像。 陶幽亦是土道蛊师。 但他和古国龙的手段迥异,不断提取地气,汇集到自己的身边。 随后,他连续挥拳,每一拳都有一团地气猛地喷射而出,飞在空中,化为陨石,狠狠地砸在飞熊身上。 轰轰轰…… 剧烈的陨石撞击,极大地延缓了飞熊针对耶律桑的冲击。 终于,耶律桑凝聚完毕,双掌猛地下压,巨大的火球宛若山峰盖压下来,毫无悬念地打在体型庞大的飞熊虚像的身上。 轰——! 猛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狂热的风,掀动起来,迅速向四周蔓延,将漫天的雪尘瞬间向外围吹散。 场边的蛊师们,微微变色,狂风喷涌而来,吹得他们衣摆、发梢剧烈甩动。 烟尘散去之后,战场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深坑周围的地面,都被炙热的火焰,烤成琉璃一般。 飞熊虚像缩头抱臂,团成一团,悄无声息,身上的熊皮则交替闪烁着黑白赤青黄五种光辉。 五转——五行熊皮蛊。 但此蛊虽能大大减免金木水火土五道蛊虫的攻效,但在一干强者如此猛攻之下,飞熊遍体鳞伤,鲜血外流,一些伤口深可见骨。 蛊师们站在外围,全神贯注地盯住飞熊。 飞熊虚像虽强,但两轮交战下来,取得这样的成果, “小心点,别忘了它身上有豪烈乱舞蛊。”孙湿寒提醒道。 蛊师们有的面色凝重,有的微微点头。 豪烈乱舞蛊,乃是五转蛊,能使飞熊陷入狂暴状态,速度、力道激增数倍,同时身体四肢可随意扭曲。 一旦触发了这只野蛊,飞熊的危险程度将直线暴涨。一个不小心,被飞熊捉住,很可能支撑不了几个呼吸,就会被拍成肉泥一堆。 “怕什么,别忘了我们这里可是有太白老先生在的。谁先冲,我重重有赏!”黑楼兰连声吼叫,说出的奖励让蛊师们双眼纷纷亮起。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我来!”浩激流大吼一声,卷起巨浪,向场中飞熊冲去。 众人注视之下,他迅速向飞熊毕竟。 千步,五百步,三百步! 飞熊忽然猛地抬起头来,熊瞳血红。它张口发出咆哮,吐出一个透明的气泡。 气泡闪电般膨胀,将浩激流和飞熊统统包裹进去,随后猛地收缩,彻底消失。 一瞬间,飞熊和浩激流都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