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节 水魔陨,方源一语惊人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九节 水魔陨,方源一语惊人

?突发的异变,令众人变色。 “怎么回事?他们去了哪里?” “竟然消失了!” “难道是这个关卡,别有奥妙不成?” 众人猜测,议论纷纷。 黑楼兰紧皱眉头,大惑不解。 孙湿寒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用迟疑的语气道:“难道这是斗空蛊?” “斗空蛊?”一瞬间,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孙湿寒的身上。 黑楼兰眼中精芒一闪,沉声道:“这的确是宇道蛊虫,但如果是斗空蛊的话,那么浩激流长老就危险了。” “斗空蛊消失了这么多年,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重现踪迹。”太白云生叹息一声,似已经确认。 他从老乞丐处获得仙道传承,自然见识不凡。 “到底什么是斗空蛊?”众人追问。 耶律桑目光沉凝,他同样是超级势力耶律家的当代族长,只是因为战败,无奈加入了黑家。 他身怀神秘的炎道仙蛊,家学渊博,这时开口解释道:“所谓斗空蛊,乃是宇道五转蛊虫。一旦催动,便能将敌我双方拉入到另一个空间中去。在那里,敌我双方进行死战,只有分出了胜负,或者等时间结束,才能从空间里出去。” “唉,没有想到,飞熊身上居然还藏着这么一只蛊虫!”黑楼兰仰天长叹,语气恨憾。 众人脸色顿时沉重无比,纷纷对浩激流表示担忧。 飞熊虚像如此强悍,集合众人之力,都杀之不死。单靠浩激流一人,如何是它的对手? 这场决斗的结果,任何人都能轻易猜得出来——必然是飞熊胜,浩激流败。 浩激流虽有水像蛊等一系列逃生的手段,但刚刚耶律桑已经说明了,斗空蛊营造的空间,非得敌我双方分出胜负生死,才会关闭。 浩激流用尽了逃生手段,迟早都会被飞熊虚像捉到,剿杀。 除非他有宇道蛊虫可以克制。 但浩激流是水道蛊师,这点众所之知。 即便是在场的一干强者,都没有宇道流派,因此对斗空蛊无可奈何。 “也许还有希望。耶律族长刚刚说过‘分出胜负,或者等时间结束’。这个‘时间结束’,是什么意思?”唐妙鸣问道。 耶律桑长叹一声:“唉,这个时间结束,是对蛊师说的。维持斗空蛊,需要不断地消耗真元。蛊师若一直用它,等到真元消耗殆尽,斗空自然就会消失了。” 这下众人彻底失去了希望。 飞熊虚像身上的斗空蛊,乃是野蛊。 野蛊汲取的是空中的元气,而这里的元气源源不绝,指望“时间结束”,根本就不可能。 “如果我们能将空中的元气彻底吸收,不就可以了吗?”边丝轩提出一个很好的想法,让众人眼前一亮。 但没有用。 众人商议了片刻,发现要对付无形无质的元气,须得用到气道手段。 但气道,乃是上古流派,曾经盛行一时,但之后被组建兴起的力道所取代。 到如今,力道已经如此式微,更遑论气道了。 气道可以说是早已灭绝。 极少能见到一个气道蛊师了。 太白云生行走北原这么多年,也只见过三个气道。其中最近的一个,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正是刘文武的结义兄弟之一——异人墨狮狂。 但此人早已跟随刘文武,归顺了刘家,怎么可能在黑楼兰帐下效力呢? 就算能请他出手,他是擅长攻击的蛊师,也未必有能耐对付元气。就算有能耐,如今的王庭福地外人也进不来啊。 “没有气道,其实也重要。关键是斩断元气和斗空蛊之间的联系,并非一定要排空这里的元气。”太白云生抚须,言道。 但这点,众人也无能为力。 斩断元气和野蛊之间的关系,这是禁道的拿手好戏。 禁道同样是偏门流派,禁道蛊师数量同样稀少。 在场众人,没有一个是禁道蛊师。 “唉,我之前打过上等通关,在八十八角真阳楼的秘藏阁中,发现禁道蛊虫断元蛊,正好可以用在此处。可惜我哪里能料到此点,换了另外的东西。”吕爽拍着大腿,十分遗憾。 方源怀抱双臂,目无表情,立在一旁,没有开口。 “再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黑楼兰话音刚落,空中一阵晃动,陡然现出飞熊虚像的巨大身影。 它张口大吼,狂态毕现。 众人心中一沉,连忙张望浩激流的踪影。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但却没有浩激流的尸首。 “你们快看飞熊的嘴角!”孙湿寒乃是侦察蛊师,第一个发现了蛛丝马迹。 众人循声望去,便发现飞熊嘴角掺着明显血迹,张口大吼时,利齿之间还缠绕着碎布料。 这布料看着眼熟,众人很快就联想到,浩激流不正是穿着这身衣裳么? 恍然大悟。 原来浩激流竟被飞熊咀嚼,吞吃了! 可怜浩激流,声名赫赫的魔道强者,人称“水魔”,在王庭之争中大放异彩,结果却死在了这里。 命运的无常,现实的残酷,让众人难免有兔死狐悲的凄凉之感。 太白云生此刻也束手无策。 他虽然有人如故蛊,但也得有施展的目标对象。如今浩激流的尸体,被飞熊咀嚼稀巴烂,又吞进了肚中。 他怎么救? 蛊师们士气大降。 “飞熊虚像太凶残了,这还怎么打?” “斗空狭小,飞熊身上有五行熊皮蛊、风虎云龙蛊、星河蛊、豪烈乱舞蛊,若是单对单,谁能是其对手?” “万万料不到,这最后关卡居然难到这种地步!” 八十八角真阳楼的关卡,越后越难。最后一道,第百道便是最难。 如今八十八角真阳楼已经凝聚出来十多层,蛊师们不断努力,打通各层关卡,但大多都卡在最后的九十关左右。 这道最后关卡,尚是众人首次闯荡。 “糟糕,士气降至低谷,难以再战,莫非这次还要铩羽而归?”黑楼兰脸色铁青。 这次大张旗鼓,又损了一位高手,结果什么都捞不到,这对他的威信绝对是一场重大的打击。 这还罢了,黑楼兰想要力道仙蛊,就要一角楼主令。 打不通这一层,他手中就只有普通的无角楼主令。 若是放弃这层,重新选择其他层数,那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时不我待,黑楼兰等不起啊! 就在军心不定之际,方源一脸平静,缓缓开口:“斩杀飞熊,又有何难?” 这话顿时换来数十道目光的转移注视。 但很快,这些目光都低垂下来。 狼王不是以前传闻中的狼王了。 以前的狼王常山阴,是北原鼎鼎大名的英雄豪杰,一人之力剿灭哈突骨悍匪的传奇。 现在的狼王,是飞行大师、奴道大师,是此届王庭之争北原公认的第一猛将。决战之时,于万千军阵中轻取敌方将帅,力挽狂澜! 他秉性更加孤傲,甚至阴狠残忍,说动手就动手,差点被他杀死的黑绣衣就是摆在众人眼前的例子。 再往前看,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孙湿寒。 他曾经被常山阴,公然掌掴,众目睽睽之下,整张脸都被踩在脚下。什么尊严、面子都丢尽了。 唯有黑楼兰目光紧紧地投过来。场中也唯有“黑暴君”,不惧行事无忌,阴狠孤傲的常山阴了。 “山阴老弟,某愿意恭听你的妙计!”黑楼兰拱手道。 方源轻笑一声:“也谈不上妙计,说出来不值一提。” 他顿了一顿,继续道:“这斗空蛊虽然奇妙,但只是五转蛊,必然有范围的限制。以我看,只需要远战,避开斗空蛊的攻势范围即可。” 黑楼兰一呆,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众人眼中亦是齐齐放光,有人一拍脑袋,兴奋地道:“我是被斗空蛊的名头吓到了。” 的确如此,只要是蛊虫,都有作用的范围。 斗空蛊的范围,应该不广。要不然为什么浩激流靠近之后,斗空蛊才会发动呢? 当然,斗空蛊是野蛊,具体的范围还需要进一步测量。 “接下来,就由我操纵狼群,围困飞熊。你们在外围,进行远战。”方源指挥道。 黑楼兰大喜,他指挥不动方源,现在方源主动参战,他连忙道:“就按狼王说得办!” 战斗再度打响。 狼群在内,围住飞熊。而蛊师们身处外围,遥遥打出雨点般的攻势浪潮。 如此,形成蚁群噬象般的格局。 飞熊咆哮不断,时不时触发星河蛊、风虎云龙蛊、豪烈乱舞蛊等等,令狼群死伤惨重。 而一干蛊师,却是安然无恙,再无伤亡出现。 黑楼兰起先,还有些担心方源会因为狼群的巨大伤亡,而中途撤下。 但方源表现强硬,死战不退,对遍地的狼尸更是视若无睹。 黑楼兰自然疑惑,想了想,将方源死战不退的原因归结到他之前的许诺上——一旦通关,狼王便可得五成的奖励呢! 他却不知,方源真正在意的是黑楼兰手中的楼主令。 黑楼兰想要提升他手中的楼主令,这正合方源之意。等到他的楼主令晋升到四角,方源便会出手抢夺,从而形成十角楼主令,获得一道巨阳真传。 因为方源的出手,胜利的天平渐渐向蛊师一方倾斜过去。 飞熊伤势越来越重,鲜血横流,宛若山上瀑布。 吼! 忽然间,飞熊又大吼一声,再度吐出一颗透明气泡。 五转斗空蛊,再次触发了。 蛊师们早有准备,连忙后退,透明气泡却只是对准了一头血森狼。 嗖。 一声轻响,飞熊和血森狼骤然消失。 “故技重施,又有何用呢?”有人见此,当即大笑。 “只要我们不靠近它,还怕什么斗空蛊?哈哈哈!” “都给我闭嘴!”黑楼兰怒喝一声,脸上神情却显得烦躁。 不仅是他,方源、太白云生等人,亦是目光沉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