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节 终过关,方源索要仙蛊 - 蛊真人

第一百八十节 终过关,方源索要仙蛊

?这一次,斗空蛊维持的时间比之前要长得多。 足足半天的功夫,斗空这才消失,庞大如山的飞熊虚像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糟糕,果然如猜想的那样!”孙湿寒失声道。 “哼!”黑楼兰的表情亦是难看至极。 飞熊虚像浑身无伤,雪白的毛皮上流淌着炫目的光晕。它目光有神,战意高昂,却似完全恢复了状态。 飞熊身上,有一只五转治疗蛊,这是已经探查清楚的情报了。 至于,它的对手,被它一起拉近斗空当中的血森狼,只剩下一堆白骨架子。 “这还怎么打?”饶是斗志熊烈如火的猛将裴燕飞,此刻也是满脸的彷徨。 一旁,太白云生抚须,沉吟道:“不管飞熊虚像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只需触动斗空蛊,将其拉入斗空当中,休养半天,就能恢复如初。这段时间,我们却只能干看着。” “是啊,斗空蛊虽然是野蛊,不受飞熊的控制。但野蛊对危机感应敏锐,当它感觉到危险时,为了保护宿主,就会随意选择对象,将其拉入斗空之中。” “这样一来,岂不是狼群也不能用了?狼群是近战,围在飞熊身边,这不等于是最好的拉入斗空的对象吗?” “看来只有我们蛊师亲自动手了!” 某人说到这里,场中忽然安静了下来。 撤掉狼群,让蛊师围攻,恐怕也不行! 飞熊速度奇快,将蛊师拉入斗空。蛊师必定强烈挣扎,苟延残喘,尽一些方法存活下来。 要破斗空蛊,让飞熊没有治疗的安逸时间,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让困入斗空中的蛊师立即自杀。 但没有人会想自杀,求活是人的天性。 即便是太白云生,也救不来。水魔浩激流就是血淋淋的,尽在眼前的例子。 “这最后关卡,实在太难了。我们这届人才济济,英豪辈出,居然合力之下,也拿这头飞熊虚像无可奈何!” 飞熊静静地趴在地上,警惕地看着众人,暂时没有进攻,只是发出低吼。 “也不能这么说,关键是斗空蛊没法克制。禁道、气道等等手段,我们偏偏没有。” “黑家族长,我建议换一层攻略吧。”耶律桑同样是超级势力的族长,别人不敢劝,他却能直言。 黑楼兰冷哼一声,没有答话。 他心思电转:“如今情景,要想解决斗空蛊的难题,几乎不可能了。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主动接战,令飞熊将我拉入斗空。在斗空中,我动用力道杀招,将飞熊斩杀!” 他的力道杀招,非同小可,威能浩荡,乃是黑家秘藏之术。 黑楼兰单凭表面的暗道修为,不足以收拾飞熊。但是一旦他动用力道手段,再加上本身大力真武体的增幅,斩杀飞熊并不困难。 但这样一来,他就要打破身上暗渡仙蛊的遮掩效果,令十绝灾厄加快来临。 “本来留给我的时间就不足了,我现在若动用力道杀招,杀了飞熊,时间就更短了。我还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攻略一层,打通百道关卡,取得力道仙蛊。这其中的难度未免太大!” “但如果不打通此关,我没有一角楼主令,如何能得知力道仙蛊的位置?不管我换令一层攻略,还是向部族求援,都需要时间。” “最糟糕的情况,是即便我动用了力道杀招,斩了这头飞熊,有了一角楼主令。这八十八角真阳楼中,未必有力道仙蛊啊……” 黑楼兰犹豫不定。 事关生死,前面一条路又是黑的,也难免他彷徨无措了。 “要破斗空蛊,并不困难。” 一语惊人。 众人循声望去,说话的不是别人,又是狼王。 “山阴老弟,你又有妙计?”黑楼兰连忙问道。 方源轻笑一声:“事关五成奖励,我也得尽心尽力不是?此计分三步。第一步,我们尽量远战,消耗飞熊。第二步,派遣死士,前去近战,一旦拖入斗空,立即自杀。第三步,飞熊没有喘息之机,我们继续远战,持之以恒,必能杀得此兽!” “妙计啊!”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当即,便有人大叫起来,有人惊喜得猛拍大腿,有的人却沉吟暗叹此计毒辣。 但不管怎么评价,众人都心知这是能解决问题的法子。 在这战乱频繁的北原,死士但凡哪个部族都有,只是或多或少,精锐不精锐的区分。 黑家是超级势力,培养的死士不仅数目众多,而且十分精锐。 “这样一来的话……”太白云生轻轻皱眉,有些不忍。 孙湿寒双眼闪动精芒,只是望着黑楼兰,没有吭声。 战死沙场,和主动送死,完全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勇士的荣耀,后者却是当权者为了一己私利,祸害他人性命。 这个事情要是真做出来,黑楼兰这个黑家族长的名声,也就坏透了。 这违背了正道的价值观。 混正道的,首当其冲的就是混个名声。 名声不好,混正道的成就就有限了。魔道则不一样,不管名声如何,关键是实力强盛!所以,魔道复杂中有为祸一方的浩激流,也有救死扶伤的太白云生。 正因如此,孙湿寒没有劝。 他是个精明的人,知道这个时候怎么开口,怎么劝都不妥当。 他甚至早就想到了这个法子,但是没有开口建议。 他不敢。 如今的孙湿寒,已经成了黑家的外姓长老。这建议一旦说出口,是要坏名声的,他还在黑家混不混了? “恐怕也只有阴狠残忍的狼王,才毫无顾忌地说出口吧。”孙湿寒偷瞄了一下方源,又恨又惧,脸颊上似乎还隐隐作痛。 但孙湿寒不知道的是——对黑楼兰来讲,命都快没有了,还要名声有个屁用?! 黑楼兰听到方源的这个法子后,瞬间便决定采纳。 但他仍旧皱眉思考了半天,犹豫不决,悲天悯人地连连叹息,将自己“宅心仁厚”的一面演绎得入木三分。最终他才长叹一声,滔滔不绝说出一大堆文绉绉的话来。 大意便是:采用此法,是迫不得已。死去的族人,他都会以兄弟的身份厚葬他们。他们的亲人,他都会亲自抚养等等。 众人心知肚明,也不点破。这就是正道的游戏规则了。 走了这个流程,黑楼兰当即下令,号召黑家死士进来。 这些黑家死士,都是二转修为,从小就受到黑家栽培,日夜灌输思想,忠诚不二。 至于三转死士,也不是没有。不过一般修到三转,那就人才可贵了,几乎都会脱离死士的身份。 但超级势力当中,也有少数死士,有三转,甚至四转的修为,绝不会轻易动用。 黑楼兰乃是当代黑家族长,让这些死士去死,他们绝无二话。 君要臣死,臣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 这就是体制。 接下来的战斗,再无意外。 连续死了十多个死士之后,飞熊虚像一头栽倒下去,奄奄一息。 正当众人想要施展致命一击之时,他们忽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 “怎么会这样?!” “是八十八角真阳楼的力量,令我们动弹不得!” “这,这也太赖皮了吧,明明只差一下,就能杀了这头飞熊!” 众人大喊大叫,瞠目结舌。 唯有方源面色平静,他暗藏六角楼主令,知道到此这个关卡,已是通了。 黑楼兰亦有所感,他连忙取出楼主令,双眼死死地盯着,只见原本浑圆边缘的楼主令上,缓慢生出一角来。 同时,福至临心的感应传达到他的内心,让他知道,他已经彻底掌控了此层。 “原来这最后一道关卡,并非要斩杀掉飞熊,只需将其揍得濒死即可!”黑楼兰心中大喜,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悲戚之色,他长叹道,“诸位稍安勿躁,战斗结束,大功告成,此关已经通了。唉……可惜了我黑家的好儿郎们。若非斗空隔绝内外联系,我一定用傀儡或者野兽替代。” “通,通关了?”众人又惊又喜。 “黑楼兰族长,不知道这道关卡的奖励是什么?可否让老夫开开眼界。”太白云生询问道,他闯荡八十八角真阳楼的目的,就是寻得寿蛊。然而寿蛊稀缺珍贵,只有在九十道关卡之后,才可能作为奖赏存在。 黑楼兰闻言,脸色古怪,指着奄奄一息的飞熊虚像道:“这便是此关的奖励。” “什么?” “竟然就是这头飞熊虚像?” “怎么回事?” 众人又吃一惊,唯有方源心知肚明。 他有六角楼主令,现今八十八角真阳楼中的任何关卡奖励,他都了如指掌。早在闯关之前,他便知道这关奖励,乃是一只六转虚道仙蛊,名字简单易懂——飞熊虚像蛊。 果然下一刻,在众人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奄奄一息的巨大飞熊,渐渐化为一团山般庞大的白光。 白光猛烈收缩,最后化为一点,迅速飞到黑楼兰的面前。 黑楼兰连忙伸手接过,小心翼翼地端详。 他是楼主令之主,此关一通,奖励便是他的。他刚刚接触到这只飞熊虚像蛊,因为八十八角真阳楼的力量,就将其轻易炼化。 方源的六角楼主令,则不一样。是作弊的产物,只有掌控某一层之后,才能尽取该层奖励。当然也不是争不过黑楼兰的楼主令,但一旦争了,惊醒巨阳意志,那就得不偿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个风险,能不冒,就不冒。 飞熊虚像蛊萎靡不堪,濒临消亡,气息微弱,状态极为不佳。 但黑楼兰目不转睛,这是什么? “这可是仙蛊啊!” 他刚刚在心中感叹,耳边就听到有人开口:“这只仙蛊,就转让给我罢。” 言语平淡,却有不容置疑的决心。 黑楼兰眉头顿时皱起,他不用回头,便知此人是谁。 除了狼王常山阴,谁还有胆子提这样的要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