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节 仙凡之别差万千 - 蛊真人

第一百八十二节 仙凡之别差万千

?光阴流转,时间匆匆,一晃又是一月。 北原。 狂风怒吼,大雪飘飞。 乾坤白茫茫一片,皑皑白雪覆盖万里草原,大风刺骨冰寒,卷席天地。时而汇成龙卷暴风,时而掀起地上深雪。 十年暴风雪灾,肆虐着整个北原。生灵哀叹,万物凋敝,在有限的地点,幸存的人类和动物们苟延残喘着。 他们不仅要克服寒冷,而且还要和雪怪等等展开激战。 如此严酷的环境下,雪人却如鱼得水,活动十分频繁,变得非常活跃。 冰寒的风雪,在雪人看来,却是温暖的春风。 他们在风雪中狩猎,大量的野生雪道、冰道、水道蛊虫,纷纷寄生在他们的身上。 在平常时期,被蛊师们狩猎、打压、贩卖的雪人部落,都得到了巨大的发展,势力飞速地扩张。 呼啸的暴风雪中,闪现出两道黑影。 黑影站定在悬崖上,仙气盎然,正是黑家的两位蛊仙——黑柏、黑城。 他们居高临下,俯瞰脚下的山谷。 风雪依旧狂暴,但却丝毫动摇不了二人的衣摆。大雪飘飞,却阻挡不了二人探查的目光。 山谷中,已经搭建起来一座座的冰屋,密密麻麻,足有数万。 一群英武的雪人战士,刚刚狩猎回来,他们又一次满载而归,正从谷口进入。 六转木道蛊仙黑柏,皱起眉头:“哼,这群雪人,倒是趁机发展得好!三天来,这已经是我们第七次看到如此规模的部落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雪人虽然带个人字,但却是异人。 等到暴风雪灾结束之后,北原人族积极发展,必将和这些雪人有多番大战。 雪人数量越多,对于人族而言,敌人就越多越强大。 一旁的黑城,拍拍黑柏的肩膀,微笑道:“贤弟应该高兴才是,换个角度来看,这些雪人都是你我的财富啊。我们将这些雪人俘虏,不仅可以向其他蛊仙换取仙元石,而且还能给雪松子一点颜色瞧瞧。” 黑柏的嘴角也翘起一丝弧度:“兄长想的周到。要不是雪松子,木鸡蛊我早就到手了。这一次王庭之争,他居然也来插手。这些天来,我们四处捕猎雪人,贩卖到宝黄天去。呵呵呵,我真想看看雪松子现在的表情。” 说完这话,黑柏嘴角的笑意旋即消失,目光中透着一股焦急:“兄长,黑楼兰进去王庭已经这么久了,按照时间推算,八十八角真阳楼也已经形成了二十多层。怎么还不见木鸡蛊的踪影呢?” 黑城哈哈一笑:“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八十八角真阳楼一共有八十八层,这才不过多少?黑楼兰这孩子,脾气虽然暴躁了点,但大事他都是谨慎处理。自从他进入王庭之后,和我们的联系都没有断过,不是吗?而且现在黑楼兰的手中,已经有了一角楼主令,只要木鸡蛊一被摄取,还未形成一层之时,黑楼兰就能察觉,我们便能得到消息了。” 黑家乃是超级势力,虽然没有才情,做得到媲美墨瑶仙子的程度。但是利用蛊虫内外传信,还是有他们自己的门道的。 黑柏叹息一声:“王庭福地和北原外界,时间流速不同。外界一天,王庭福地已过去二十多天,我有点担心黑楼兰会通告不及,那样的话,我们能够提供的帮助就少了。” 黑城笑着宽慰道:“贤弟啊,你这是关心则乱。放心吧,依照黑楼兰这届的实力,打通三四层,还是不成问题的。在此之前,我们先将眼前的这支雪人部落收拾了罢。” “好。”黑柏心中的焦虑稍解,点了点头。 两人身影电射而下,直接冲向山谷中的雪人部族。 黑城张口,轻轻一笑。 立时,恢弘的笑声震荡天地,响遏行云!整个山谷都被震得嗡嗡作响,磅礴的雪势也为之一滞。 砰砰砰砰…… 音波扫过,无数冰屋震成冰雪碎末。 一瞬间,雪人部族便损失惨重! “敌袭!敌袭!” “有强敌,有强敌出现了,勇士们,保卫家园的时候到了!!” “保卫家园,记住,我们不能倒下,我们的身后还有我们的妻儿父母!” 雪人们呐喊大叫,经过短暂的惊惶之后,准备奋起反抗。 “哼,螳臂挡车不自量力。”黑柏悬停在半空,看着雪人们蜂拥而来,目光冷淡,宛若看待蚂蚁结群。 他轻轻一挥大袖,嗡嗡嗡…… 一片黑压压的蛊群,飞窜而出。先是数百,上千,至万。 最终,数十万的蛊,覆盖整个山谷的上空,宛若乌云压城。 雪人们仰望天空,脸上俱都是震恐呆滞之色。刚刚涌起的斗志豪情,被蛊仙的威势彻底冻结。 这一刻,他们真正感觉到了风雪中的刺骨冰寒。 蛊仙拥有仙元,一颗仙元可以看成无限的真元。这就意味着,但凡一位蛊仙都可以操纵海量的凡蛊,而不虞真元匮乏。 雪人部族虽然强盛,但是面对蛊仙战力,便是待宰的羔羊,只能任人宰割。 下一刻,黑柏轻轻一指,蛊群轰然扑下。 山谷中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十多天后…… 王庭福地。 黑楼兰缓缓地放下手中的信蛊,连连冷笑。 信蛊来源黑家蛊仙,内容陈词滥调,仍旧是一再催促黑楼兰加紧搜索木鸡蛊。 王庭福地本不可以内外通信,但这么多年下来,就算是巨阳仙尊的布置,也经不起光阴长河的冲刷,而有了漏洞。 虽没有墨瑶仙子的才情,但黑家、刘家诸多超级势力,也都琢磨出内外通信的手段。 “蛊师一旦晋升成仙,整个生命都将升华,拥有仙元。凡人根本不是仙人的对手,要对付蛊仙,还得是蛊仙!” “力道仙蛊……” 黑楼兰轻声喃喃,缓缓起身,离开座位,来到窗前。 他举目望去,圣宫之巅绚彩纷呈,八十八角真阳楼的最新一层,在这一刻将将凝聚成形。 “第三十八层了。”黑楼兰心中感叹,这种情形看多了,他心中早已没有了第一次的激动。但对于巨阳先祖的推崇,却在每一次真阳楼凝成时积蓄,如今对先祖的通天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 “只有依靠八十八角真阳楼,借助巨阳先祖的力量,我才能报仇雪恨!”黑楼兰取出他的那枚楼主令。 时间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他的楼主令仍旧是一角楼主令。 黑楼兰通晓历史,心知肚明自身的实力。 此届阵容,和历届王庭之争的胜者相比起来,不算差,但也不算太好。满打满算,只能通关三四次。 黑楼兰要取得自己的力道仙蛊,同时还身负搜刮木鸡仙蛊的家族任务。这就意味着,两次通关的名额,已经被早早预定。 所以这些天来,他按捺不动,以休养生息为主,同时仍旧开放八十八角真阳楼,让蛊师们尽量增强自己的实力。 他这么做,自然收获了黑家之外的蛊师们的感激和崇敬。当然,黑家内部则是许多的不满和不解,但碍于黑暴君的凶名,黑家族人皆是敢怒不敢言。 “来人。”黑楼兰轻轻一唤。 他的心腹黑书,立即出现在他的面前,悄无声息地跪拜在地,低首垂眉:“族长大人,请吩咐。” “最近局势如何?”黑楼兰摩挲着手中的楼主令,悠悠遥望,目光仍旧停留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上。 “最近局势看似平稳,却有汹涌暗流。常家蛊师屡遭暗害,不少蛊师外出时神秘失踪。常家族长常极右,亲自出马,四处搜索,企图逮捕凶手,却一无所获。反而常家蛊师被害的情况,越加严重起来。”黑书禀告道。 “哦,是何人如此大胆?” 黑书露出羞惭之色:“属下还在查。” 黑楼兰微微点头,语气中微有幸灾乐祸之情:“不要着急,呵呵,这事也不该我们着急。常山阴行事,太过阴狠毒辣,失了人和,现今品尝到苦果了。数月前,他扫荡地魁兽群,指派常家蛊师捕捉了不少蛊师,居然尽数杀了。哼,这在当时就激起很大民愤,但都碍于狼王凶名,虽有复仇之念,却不敢动弹。” 此时,黑楼兰记得很清楚。 因为,方源拿做试验品的这些倒霉蛊师中,就有人和黑楼兰攀亲带故。 狼王居然不卖自己的面子,将这人杀了,这让黑楼兰暗中一直记恨。 “族长英明,属下等人也认为是这样。”黑书拍了马屁,附和出声道,“常家族长虽是常极右,但此人乃是狼王亲子,被狼王一句话,任命为族长。他太年轻,难以服众。整个常家的事务,其实还在常极右的义父,原常家族长常飚身上。” “但不久前,常飚和潘平二位大人,闯荡第七层第九十道关卡而身陨的消息传出,常家便隐有动荡,常极右难以维持常家局面。复仇者看到这个良机,也许是因为真阳楼的奖励而实力大涨,便四处暗算常家蛊师。” “嗯。”黑楼兰点点头,黑书的分析,也是他对此事的看法。 “尽快查清楚此人,能够不顾狼王凶威一心复仇,是勇。这些天来,四处暗杀常家蛊师而不被发现,是谋。此人有勇有谋,就应该吸收进我黑家。也只有我黑家,才能保得住他(她)的性命。”黑楼兰吩咐道。 “是,大人。” “常山阴那边,有什么动静?” “自从常飚尸首被人发现,送还常家之后,狼王或许从常飚的尸体上得到了什么线索。当天,便扎进真阳楼中,如今还未出来。属下着人四下打探,狼王应该是去了第七层第九十道迷宫关卡。自从他进去之后,迷宫中便时常传来狼群的嗷叫。”黑书汇报道。 黑楼兰皱起眉头。 常飚、潘平,以及之前水魔浩激流的死,都是他不愿看到的情况。 但现在他们既然已经死了,黑楼兰也就只好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完全可以预料,狼王一旦出楼,得知常家的遭遇,必定会大发雷霆,搜索凶犯。到那时,恐怕整个圣宫都会被掀个底朝天吧。 黑楼兰巴不得狼王引起更大的民愤,但他担心的是狼王牵连无辜,四下捕杀内斗,大大削弱他闯关时可以调动的力量。 这点,是黑楼兰必须要阻止的。但是该如何阻止呢? 黑楼兰沉吟不语,陷入思索当中。 黑书静静地跪在地上,耐心地等候着黑楼兰接下来的命令。 黑楼兰的思索没有持续多久,他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惊异的神色。 他的目光瞬间锐利起来,重新盯住圣宫之巅的真阳楼上。 在那里,第三十九层,正在缓缓凝聚。 虽然还未有成形,但通过一角楼主令,黑楼兰却能得知此层中现有的蛊虫。 “木鸡蛊!木鸡蛊终于出现了!” 黑楼兰心中震动,旋即,他冷静下来,目光如冷电,转身注视黑书。 “去,召马英杰前来见我。立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