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节 互有阴谋各算计 - 蛊真人

第一百八十三节 互有阴谋各算计

?不多时,马英杰便听宣,赶来拜见。 作为黑家最大的对手——马家部族,在决战时遭遇惨败。马家强者几乎被屠戮一空,少族长马英杰侥幸获救,勇敢地承起族长重担。 他原本计划,龟缩在暖沼谷中,尽量休养。但却被黑楼兰逼上门来,强行将马家吞并。 随后,马家只得跟随黑家,来到王庭福地当中。 马英杰原本以为,黑楼兰是想剥夺马家家名,将整个马家尽数吞并消化。为此,他做了多番努力,甚至不惜吸纳外人,赐给他们马姓。 但结果,他估算的遭遇,一个都没有发生。不仅如此,马家来到王庭福地之后,也没有受到黑楼兰方面的任何苛责,反而一视同仁。黑楼兰无私地开放八十八角真阳楼,马家获利不小,如今整个马家都得到了良好的休养,家族势力蒸蒸日上。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马英杰为此一直惴惴不安。 得到黑楼兰的突然召见,他心中的不安顿时又增长数倍,达到极致。 看着眼前的马英杰,黑楼兰微笑着道:“马家族长,这些天来,马家可还好?” 马英杰心中十二分警惕,立即答道:“还好。这要感谢族长您的不计前嫌,宽宏大量,马家苟延残喘,如今算是微微恢复了些许生机。” “如果我记得不错,此届马家是受到大雪山福地,魔道蛊仙雪松子的资助吧?”黑楼兰和颜悦色。 马英杰张口结舌,一时间冷汗直流,说不出话来。 马家作为黄金血脉,私自沟通魔道蛊仙,毫无疑问,这是坏了巨阳先祖订下来的规矩。 “黑楼兰莫非此刻要来秋后算账不成?糟糕,现在他为刀俎我为鱼肉,想要消灭马家,只需要黑楼兰他轻飘飘的一句话!”马英杰大为紧张,振兴马家是他毕生夙愿,马家就是他的命根子。 “哈哈哈。”黑楼兰大笑,笑声回荡在整个书房,“马家族长不必紧张,只要你乖乖合作,荣华富贵都将滚滚而来。” “族长请讲。”马英杰咬牙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形势逼人,他不得不低头。 “什么?” 然而,紧接着黑楼兰说的话,让马英杰一脸惊愕,呆若塑像。 …… 大雪山福地。 巍峨雪峰,耸立其间。苍穹湛蓝,流转华辉。 第五支峰。 冰湖宫殿内,一场谈判已进入尾声。 雪松子神情焦灼,看着面前的龙胆魔君,不耐烦地道:“魔君,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谁在紧急时候,借你的仙元石,替你还债。是我!现在我遇到了些小麻烦,向你寻求帮助,你却如此推三阻四,实在让人太心寒了吧?堂堂的龙胆魔君,就是这样的小人吗?” 龙胆魔君微笑品茗,语气缓和:“松子君,请慎言。之前的情谊,本君都记在心中,未感有一丝忘怀。但这一次,松子君,你的麻烦不小啊。我帮助了你,就是得罪了黑家蛊仙。本君在宝黄天的生意,才刚刚有所起色,可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雪松子以贩卖雪人为生,身家富有。但最近数月,他在宝黄天的生意,遭到了来自黑家的剧烈冲击。 黑家蛊仙大肆搜捕雪人,用低价贩卖出去,大大破坏了雪人奴隶贸易的规矩和利益。 这是一场另类的交锋,牵扯广泛。雪松子为了保住自己的财源,只得应战,勉强和黑家蛊仙僵持不下。 他虽然身家富有,但毕竟只是一己之力。 和万载经营起来的超级势力黑家,还是相形见绌的。 因此,渐渐支撑不住,开始向周围蛊仙求援。 龙胆魔君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让雪松子气急:“魔君,不要绕弯子了,直说吧,你要怎样才会出手?” 龙胆魔君哈哈一笑,双目炯炯,盯住面前的雪松子:“松子君,我知道你手中有一只百年寿蛊,只要你将它让给我,我必定全力以赴,给你援手!” 雪松子闻言,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手指着龙胆魔君:“你这个要求,居然也好意思说出口?” 龙胆魔君扬起眉头,声音低沉下来:“怎么不好意思?谁会凭白无故出手?雪松子,我劝你不要冲动,再手指着本君,本君就要生气了。” “哼。”雪松子心知自己不是龙胆魔君的对手,冷哼一声,收起手指,当即拂袖而走。 龙胆魔君也不挽留,阴沉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也是一声冷哼。他早看不惯雪松子,仗着自己有两个闲钱,平日里态度倨傲得很。 当初他向雪松子借仙元石,雪松子居然敢向他放高利贷。雪松子趁人之危,大发了一笔。 龙胆魔君吃了一个闷亏,一直将此节记在心头。 雪松子铁青着脸,回到自己的第七支峰。 没有了外人,他盘坐在蒲团上,紧绷的脸色终于跨了,唉声叹气起来。 “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插手王庭之争了。”他深深后悔。 成王败寇。 之前,他在王庭之争中投入巨多,却毫无所获。现在,他还要受到黑家蛊仙的发难,立身之本的财源都要不保。 “到底还是正道团结,魔道人心离散。大雪山福地这么多的魔道蛊仙,我却不能得到任何一位的帮助。反观黑家蛊仙,却能得到众多势力的帮衬,联合起来向我施压。” “唉,经此一役,我多年的积累都消耗一空,损失惨重。王庭之争的水,太深了,不是我能趟的。之前多少魔道蛊仙,插手王庭之争,能得善终的有几个?唉,我是被木鸡蛊勾动了贪婪之心,想着反正已经得罪了黑家蛊仙,索性直接插手罢。却不知背地里,多少魔道蛊仙正看着笑话呢。唉,是时候反省了!” 雪松子连连叹息,正当要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的时候,一只信蛊穿空而入,出现在他的面前。 “咦,这不是我交给马家,用于联络的信蛊么?” 雪松子大感奇怪,捏到手中,心神一探,顿时脸现惊愕之色:“什么,这是什么意思?黑楼兰居然要找我合作?” 雪松子不屑地嗤笑一声:“以木鸡蛊为诱饵,还想让我上当受骗,说不定这又是黑家的阴谋!咦,等一等,这居然是……难道黑楼兰真的想和我合作?有趣,哈哈哈哈,有趣!!” 大半个月后…… “娘!娘!!”黑楼兰猛地从床上坐起。 他大口喘息,浑身冷汗淋漓。 良久,他的瞳孔渐渐恢复焦距。 又一次噩梦。 从很久以前,这个噩梦就一直开始折磨他。 每一次噩梦,宛若一堆薪柴,令他心中的仇恨之火,愈加熊熊燃烧。 平复呼吸,黑楼兰从床榻上起身。 他身躯臃肿,宛若暴熊,一对三角眼开始闪烁起慑人的精芒。只是脸上,有一股深深的疲惫之色。 但等到他推开窗户时,这股疲惫已经被他尽数掩盖,让人感受得到的,只有萦绕在他身上的凶残霸主之气。 他仰望八十八角真阳楼,心中则琢磨起和雪松子合作的事情。 在信中,他不惜犯险,将心中最大的秘密说出,又送出关键蛊虫,等若以身为质,终于换取雪松子的信任。 如今,第三十九层早已凝成多时,他和雪松子的合作进展不错。得益于这位魔道蛊仙的帮助,黑楼兰闯荡第三十九层,一直顺风顺水,可谓高歌猛进。 他这样做,等若背叛了黑家。 黑家蛊仙,绝对不会放过他。 甚至这个事情能瞒多久,黑楼兰都没有把握。 但他清楚,只要他在王庭福地一天,他就是安全的。王庭福地,禁止蛊仙出入。 做到此步,他已经无法回头,只能一路往前走到死了。但在黑楼兰计划中的最关键的,能够改变整个局面的力道仙蛊,却还未出现。 他只好继续等待。 …… 八十八角真阳楼,第七层。 第九十关卡。 “常极右,拜见太上家老大人。”常家族长满脸羞愧之色,拜倒在地。 “知道我为什么召见你么?”方源站在他的面前,语气淡淡。 “属下惭愧,辜负了太上家老大人的信任,属下无能至极,令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请太上家老大人责罚!”常极右不断叩首,额头撞击在地上,发出砰砰的闷响。 不多时,他的额头就见了血迹。 方源冷哼一声:“你倒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无能。不要磕了,起来答话。” “属,属下不敢。” “起来。”方源再一次强调,语气平静,却充满了不可置疑、不可反驳的决断。 常极右站起身来,低垂脑袋,血迹顺着脸颊缓缓流淌而下,好不狼狈。 “唉。”方源轻叹一声,伸出手来,抚慰在常极右的额头伤口上。 白光泛起,在治疗蛊虫的力量下,常极右的伤口迅速痊愈,不留丝毫疤痕。 常极右浑身一颤,双眼不禁流淌出两行热泪来。 从“父子”见面之后,这还是常山阴首次,对自己的儿子常极右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 Ps:今天下午14点加一更,晚上正常20点更新。这一章献给hehe117同学,即便是断更的日子里,你也每天打赏。你这样的坚持不懈,让我这个作者都感到了惭愧。谢谢你的一再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