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节:早有准备,墨瑶惊疑 - 蛊真人

第一百九十一节:早有准备,墨瑶惊疑

?炼道蛊师们神色严肃,迅速结阵。灰色的光芒渐渐绽放,连成一片。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黑楼兰挥手一扬,将二角楼主令抛向半空。 楼主令悬浮在空中,圆阵中凝聚起一根巨大的灰光芒刺,刺向楼主令牌。 灰光闪耀,令人不可逼视。 “哈哈,就是此刻。”方源一直可以处于外围,心念一动。 二角楼主令瞬间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掌控此层,要挪移一个小小的令牌,简直是呼吸般轻易之事。 没有了楼主令,灰光顿时崩解,杀招灰融被强行终止,结成圆阵的炼道蛊师陡然惊嚎,一齐喷血,刹那间死个七七八八。 噗。 位于圆阵中央的黑楼兰也不例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身躯宛若遭受重击,一连后退几大步。 “我的楼主令!”他失态大吼,脸色充斥着极度的震惊、愤怒、疑惑。 众人也被这个异变惊呆。 孙湿寒目光发怔,唐妙鸣捂住嘴巴,裴燕飞也因此失神。 就连墨瑶意志,也在方源的脑海中叫喊:“小子,你干什么?他现在的楼主令,才不过二角。算上你的六角,只是八角而已!你着什么急?等到他的楼主令升上四角,不好么?!” “你懂个屁。”方源嗤笑一声,在宽大的袖口的覆盖下,不动声色地将二角楼主令收好。 整个过程,就在旁人眼皮子底下发生,却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耶律桑冲进来,神情焦躁,对黑楼兰发问,“楼主令呢?” “我,我怎么知道!!”黑楼兰双眼直欲喷火,气得火冒三丈,声高八度,爆了粗口,“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历代记载中,还从未有过楼主令忽然消失的情况! 灰融这个杀招,各大势力、历代胜者用过的很多,怎么偏偏到黑楼兰手中,居然消失了? “该死,没有了楼主令,我们怎么办?”方源这时也赶过来,他眉头紧锁,情真意切,一脸阴沉尽显对局势的焦虑,不禁让人感同身受。 被众人寄予厚望的杀招,功亏一篑。二角楼主令,都莫名其妙地丢掉了。 青藤群的攻势,越发猛烈,真个如山洪海啸般,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时间。 士气低落到谷底,很多地方发生了溃逃现象。 “完了,完了。”奚雪喃喃自语。 “想不到老夫要葬身此地?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么?”太白云生苦笑,最近一段时间,他饱受良心煎熬,整个人都看上去憔悴不堪。 但忽然间,有人惊喜地大叫起来:“能出去了,有人出去了!我们能出去了!!” 原来,方源并不想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放开一条生路,让蛊师能够再次自由出入此层。 如果将黑家全部灭掉,必然会引发黑家蛊仙的全力报复。 而且,方源还需要太白云生炼成江山如故蛊。 于是绝望的溃败,变成了大撤退。 “我居然还活着!” “这次太惊险了,我可不想再进去一趟。” “呜呜呜……父亲,你死的好惨呐。” 真阳楼周围的广场上,一片惨淡凄凉。 黑楼兰纠结大军,进楼前气势如虹,出楼后却落到这样的下场,这几乎超出所有人的意料。 黑楼兰脸色铁青,看了一眼广场,一声不发地离开。 黑家族人紧随他的身后,垂头丧气,默默无语。 耶律桑长叹一声,摇摇头也走了。 太白云生神情复杂,他看着黑楼兰离去的背影:“经此一役,短时间内,恐怕再难阻止一次像样的队伍。” 太白云生猜测错了。 就在第二天,黑楼兰便再度纠结队伍,大举攻略第二关。 丢了楼主令又怎样? 就算用不了灰融,也得用蛮力打下去! 黑楼兰欺骗了两大蛊仙,矢志复仇,早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他必须硬着头皮往下走! 不过,就在失败的当晚,方源便悄悄地进入八十八角真阳楼。 “你太心急了,现在总共只有八角。我看你怎么办!”脑海中,墨瑶冷笑连连。 方源行走在秘藏阁中,他抚摸着水晶墙壁,缓步而行,看着一份份珍宝在眼前掠过。 他面容带着微笑,从容地对墨瑶意志道:“你是堂堂的炼道大宗师,灵缘斋的仙子,想要问就明说,何必做如此浅薄的试探呢?” 墨瑶闻言,顿时换了副脸色,娇笑起来:“少年郎,看来你早就有所计划了……” “那是当然的。”方源说着,脚步微微一顿,双手轻抚右侧水晶墙壁,取出壁中一件珍宝。 自从他炼化了来客止步碑后,这段距离的珍宝,任其拿取。 方源又走几步,取走顶上的三只蛊虫。 再往左边靠,又拿走当中事物。 如此接二连三,方源收获数十件蛊方,上百只蛊虫,各种传承消息、修炼心得二十多份。 方源只取出其中八十多只蛊虫,便将其余东西一概收入蛊虫储藏。 整个过程,墨瑶都默默注视着,越加奇怪。方源取出来的这些蛊虫,并不搭调,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方源的脑海中,则浮现出前世中洲蛊仙进攻王庭福地的影像。 进攻王庭福地的蛊仙,共有十一人,有男有女,各个气度非凡。 又以一位女仙为首,霸意萦绕,气魄压人,其余蛊仙都对其态度恭谨。 她号称黑月仙子,罩半张面甲,遮住鼻翼、嘴巴和脸颊。只露出的上半部分,却是线条硬朗,剑眉入鬓,星眸闪辉,英气勃发。又一身黑金铠甲,让人看上一眼,都会感到沉重的压迫之感。 方源如今的动作,正是依照黑月仙子的行径,一五一十地照做不误。 他取出来的秘藏,其实大有来头,乃是中洲蛊仙无数年来,派遣优秀蛊师潜伏到北原,最终上等通关,进入秘藏阁,不断布置下来的东西。 整个过程,耗费近千年光阴。 越过来客止步碑后,方源又在水晶长廊中走了三百多步,终于止住。 “就是这里了。”他环顾一周,确认之后,开始将手中的蛊虫,放进水晶墙壁当中。不管是左右墙壁,还是顶端,或者脚下,都依照某种规律选择放置。 至于水晶墙壁中原有的珍宝,方源取走一些,放过一些,又挪移一些位置。 “这个,难道是……”墨瑶仔细观察,凭借炼道大宗师的深厚底蕴,渐渐看出些许端倪,语气惊疑。 方圆数十步内,经过方源的调整置换,水晶墙壁中的各只蛊虫,巧妙地结成一股阵势。 “不错,这正是炼道杀招灰融。不,更准确的说,是源自灰融,效果却更加强大的炼道杀招!”方源呵呵一笑。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墨瑶问。 方源目光深幽,嘴角翘起一个自信的弧度:“你看着便是。” 说着,他身上飞出数只蛊虫,悬浮在半空当中。 周围墙壁中的蛊虫,纷纷微震。 空气中似乎扬起尘埃。 尘埃越来越浓,形成一股浓厚的灰雾。 灰雾越来越浓,很快就将方源的身影全数吞没,伸手不见五指。 方源伫立在浓雾中,双眼紧闭,右手紧紧握住六角楼主令,仔细感受,酝酿片刻。 忽然他双眼陡睁,轻喝一声:“回来吧,定仙游!” 轰! 水晶长廊震动,八十八角真阳楼猛地一颤。 楼中第二十一层,还剩下十七道关卡,在这一刻冰消瓦解。 十七道奖励,穿透长空,直接挪移到方源的面前。 其中一只蛊虫,逸散着六转气息,绿光莹莹,翩翩飞舞,形如翠玉蝴蝶。 它气度最盛,将其余蛊虫都挤到一旁。 不是定仙游,还是哪个? “仙蛊!这是——定仙游?!”墨瑶失声。 方源将其他奖励,皆用存储蛊收了,留下定仙游蛊,停留在自己的肩膀上。 定仙游蛊,乃是六转蛊,十足状态,他的凡窍还承载不了。 之前的飞熊虚像蛊,方源也没有收入囊中,而是直接揣在兜里。 “还有一只呢。”方源舔了舔嘴唇,目光兴奋。 又是一声轰鸣。 真阳楼巨颤一下,楼中第三十四层十二道关卡,顷刻打通! 奖励凭空传来,其中一只仙蛊,其貌不扬,宛若一块土疙瘩,正是—— “仙蛊和稀泥!”脑海中,墨瑶意志脱口而出,说出了答案。 方源哈哈一笑,照例将其他奖励收了,将和稀泥收入囊中。 当初,他在北原地下深埋定仙游、和稀泥,就是等的这一刻。 八十八角真阳楼凝聚时,收刮整个北原福地。这是仙尊布置,上穷苍天,下及深渊,威能无俦。 木鸡仙蛊,逃脱雪松子、黑柏二像的追捕,但仍旧被八十八角真阳楼捉拿。 野生的仙蛊尚且如此,方源特意深埋地下的两只仙蛊,本就没有反抗之心,自然就被八十八角真阳楼收罗。 收罗之后,它们分别成为第二十一层、第三十四层的最终奖励。但由于巨阳意志沉睡,两只仙蛊一直处于半炼化的状态。一切正如方源计划的那样。 “臭小子,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哼,这手笔不小啊。居然直接动用了两只仙蛊。说吧,你来自哪一域,是哪家势力派遣来的?”墨瑶看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连连发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