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节 不自由毋宁死 - 蛊真人

第二百零四节 不自由毋宁死

?天地中心,三气融汇。 得到巨阳意志的帮助,浓厚气流几乎将太白云生包裹成一个气茧! 他身处其中,浑身伤势已然全无,整个肉体、魂魄、精神都在不断地升华着。 他回顾过往一生,一幕幕在他脑海中快速闪现。 大道的奥妙,在他心中流淌,灵光不断爆闪,以往桎梏他的修行难题,一个接着一个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这一刻,天地仿佛是一位无私的教师,对太白云生倾囊而授。 但天地的奥秘,实在太过于浩瀚博大,太白云生知道得越多,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他只能从自己的宙道出发,不断精深,延展开去。 他对宙道的理解,达到了毕生的巅峰! 师法自然! 人乃万物之灵,蛊乃天地真精。蛊师用蛊、炼蛊、养蛊,其实是在不断交流,不断探索,不断向天地学习的过程。 升仙之际,蛊师再不用通过蛊虫,间接地了解天地,而是和天地形成直接的交流。 这种交流的宝贵机会,终其蛊仙一生,恐怕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五转巅峰,是凡人蛊师的终点。而六转蛊仙,则是超凡脱俗,成就蛊仙的新起点。 在这个关键的起点,各个蛊仙们达到的成就,为将来积蓄的潜力也各有差别。 “真是美妙的体验啊,可惜我的人气不足了……”太白云生意犹未尽,一脸惋惜之色。 他的人气已经消耗殆尽,这还是得到了人气仙蛊的帮助,否则时间更短。 气茧消散,半空中重新显露出太白云生的身影。 三气融合压缩成混元三色气团,凝聚在太白云生原先空窍之处。 到此程度,升仙第二步纳气,已然完成。 接下来,便是升仙的最后一步——放蛊! 太白云生郑重无比,取出江如故、山如故、人如故三蛊。 这三只蛊,是他最核心的蛊虫,极为熟悉。其中人如故,更是本命之蛊。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太白云生首先将本命蛊,直接投进体内的混元三色气团当中。 轰! 耳畔骤然响起雷鸣般的幻听,太白云生浑身剧震。 三色气团,原本相互交融,不断流转。人如故闯入之后,像是点燃了炸药一般,令混元气团瞬间发生剧烈爆炸。 不破不立,死中再生! 以凡登仙,就在此刻! 这一声炸响,真正妙不可言,炸出一场生命的奇迹,炸出一片全新的天地! 凡窍已碎,仙窍生成。 好仙窍,里面天空湛蓝如水晶,大地荒野如黄石! 仙窍宛若刚刚出生的婴孩,急剧需求营养,对外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吸摄之力。 呼呼呼…… 天气、地气对准太白云生疯狂灌输,直达仙窍。 仙窍中,地域急速扩张。一百万亩、两百万亩、三百万亩…… 而时光流速,亦从原先的一比一,不断攀升,到一比十,一比二十…… 气流汹涌而来,仙窍渐渐不稳。 太白云生便再投入江如故、山如故,稳住局面。 仙窍面积不断扩张,冥冥当中亦接引光阴长河的支流,使得时光流速稳定攀升。 期间,太白云生不断放入蛊虫,始终维持仙窍的稳定。 五百万亩、六百万亩、七百余万亩! 一比三十,一比三十一,一比三十二,一比三十三! 到达此步,仙窍成长到了极点,宛若吃饱喝足,戛然而止。 但天空中,仍旧在倾泻清辉天气。地面上,金黄地气也不断涌上来。 到此刻,仙窍吸取天地二气的速度缓慢下来。起先是大口牛饮,现在如徐徐小酌。 天地二气汇入仙窍,如青金二色云雾,充斥整个仙窍。 浓郁的气流中,酝酿出颗颗仙元。 正是六转蛊仙的青提仙元,足足生成三十六颗。 苍穹中的劫云,地面上的灾尘,开始渐渐消退。 仙窍中,却仍旧有雾状的天地二气,并未散去。 它们凝聚在人如故、江如故、山如故等等蛊虫周围,使得这些蛊虫附近气雾浓郁,结成气茧。 二气融汇,天地交感。 在气茧中,个别的蛊虫开始酝酿着某种玄之又玄的变化。 “正是此刻。”太白云生心中划过一道蛊方。 这蛊方,只是理论蛊方,从老乞丐的蛊仙传承中来,是留下传承的蛊仙的理论推演。 太白云生并不能保证,这个理论蛊方的成功。 但他已经毫无退路了。 他寿命无多,即将耗尽。成仙之后,他感官达到一个全新的层次,尤其是对时间的感应提升最高,精确到每个呼吸。 这种新奇的提升,让他没有多久的高兴,就陷入到无声的压迫,甚至惶恐之中。 因为他感觉到,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宛如阳光暴晒下的小小泥水洼,而他的寿命就仿佛水洼中残留下的那薄薄一层的水迹。 原先他图谋寿蛊,因为方源暗中阻挠而失败。血道大殿中的经历,更成了他的心结。 现在他的唯一希望,就在于人如故蛊。 按照理论蛊方所示,将人如故蛊提炼到六转,便能给自己施展。 “给我炼!”太白云生轻喝一声,脑海中浮出无数念头。 这些念头,组成理论蛊方,直灌而下,进入仙窍之后,径直扑入人如故蛊的浓厚气茧当中。 这天地之气,乃是万物母气。相互交感,演化天地千材万物。 这两股气,便是万物的源头,可以替代任何一件炼蛊材料。 太白云生的念头,像是一把钥匙,又或是给了天地二气一个精准的方向。 念头扑入气茧当中,顿时引起激烈变化。 虽然不及刚刚,放蛊第一步时,三气爆炸般剧烈,但亦声势不小。 气茧爆发出吞吸之力,不断吸食仙窍中羁留的天地二气。 呼呼呼…… 气流不断卷席而来,形成呼啸的狂风。 以人如故蛊为中心,化为一个风眼,大量的天地之气投入其中,化为炼蛊的资粮。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太白云生漂浮在空中,轻声喃喃,语气中有欣慰,亦有沧桑。 多番的努力和冒险,终于让他在此刻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尽管过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若没有真阳楼出手,太白云生必然陨落在第二步中。 想到这里,他回眸望了真阳楼一眼。 自己并非巨阳血脉,但偏偏真阳楼帮助了他,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巨阳意志莫非苏醒了?”太白云生暗中猜测道。他有蛊仙传承,见识并不比黑楼兰、耶律桑等人少。 “巨阳仙尊严禁蛊仙出入福地,我在这里升仙,已经犯了他的忌讳。他怎么还会出手帮我?”太白云生心中疑惑。 任凭他阅历丰富,也想不到真阳楼中发生的事情。 真阳楼中,霜玉孔雀尖啸连连,周身青泥碎片乱蹦,锁链不断晃荡,相互之间碰撞出铛铛声响。 封印它的力量,在和稀泥的侵蚀下,不断消融。 但霜玉孔雀却没有一丝高兴的心情,而是充满了惶急。 巨阳意志则在朗声大笑:“小麻雀,你这样的挣扎是没有用的。” 通过太白云生之手,巨阳意志利用仅有的手段,巧妙地打击到王庭地灵,从根本上削弱了它的力量。 尽管束缚霜玉孔雀的力量,不断减弱,但巨阳意志已经赢得了时间。 围困他的特意蛊阵,他已经参透大半。 仙尊布置,岂是那样简单? 只要巨阳意志,彻底腾出手脚来,自然有大把的手段,譬如金道、水道、炎道等等,将地灵重新封印。 “我沉睡得太久了点,不过不要紧。先将不听话的地灵收拾掉,再来个彻底扫荡,将真阳楼中的微小漏洞都消除干净,到那时八十八角真阳楼,又将是铁桶一般,足以再矗立十万年!”巨阳意志语气深沉缓重。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听到“矗立十万年”这个话,霜玉孔雀彻底炸毛了。 地灵是执念所化,对于认主一事,本就是无法通融。霜玉孔雀,更和旁的地灵不同,骄傲无比,不肯任何的屈服。 但霜玉孔雀没有再用力挣扎,而是忽然诡异地萎靡下去。它躺倒下来,但目光仍旧宛若刀锋,充满了仇恨和绝然。 巨阳意志一愣,旋即意识到什么,怒道:“小麻雀,你竟敢如此!” 真阳楼外。 “劫云和灾土,都在渐渐消散,难道说太白云生大人成功升仙了吗?”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这里,心怀激动。 “想不到太白云生,居然达到了第三步!看他的样子,仙窍已成。就是不知道,他成就的是何等福地?”耶律桑口中喃喃。 蛊师升仙,若过第二步,便能生仙窍。 六转、七转蛊仙的仙窍便是福地,八转、九转蛊仙的仙窍便是洞天! “福地分大中小三等,融合的天地人三气越多,福地就越高等。小福地方圆至多三百万亩,引动光阴小脉支流,生成仙元十余颗,资源贫瘠。中等福地方圆四到六百万亩,引动光阴中脉支流,生出仙元二十余颗,物产丰富。上等福地则有七到九百万亩地域,引动大脉光阴长河的支流,仙元数量超过三十,天地二气残留得多,相互交感,将凡蛊炼成仙蛊!” 黑楼兰目不转睛地望着,脑海中则划过相关信息。 他眉头微皱,太白云生得到真阳楼的帮助,渡过了第二步,到达第三步骤。目前看来,他升仙的希望很大。 “若是太白云生成仙,那么我又该用怎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他呢?”黑楼兰思考这个难题。 “若不出意外,太白云生必得上等福地无疑。然而炼成仙蛊,却有风险,会在仙窍中酿成灾劫。”方源目光不断闪动着。 以凡升仙,自然别具风险。 蛊师如此,蛊虫亦如此。 人吸纳天地二气,三气融汇,酿出天劫地灾。蛊虫吸纳天地二气,亦会产生灾劫。 在自己的福地中产生灾劫,外人难以插手。 真阳楼能影响太白云生,却影响不了他体内的仙窍福地中来。 换句话说,太白云生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力量了。 “嗯?”方源忽然仰头,看向天空。 王庭福地的天空,白天金光灿烂,夜晚银辉温柔。 但此刻,金色的苍穹中却显出一道道的漆黑的痕迹,从中痕迹中,绽射出点点星芒。 这是外界北原的夜空。 随后,整个王庭福地开始颤抖起来。 众人惊呼不止。 原本快要消散的劫云、灾尘,又重新浓郁起来。大量的天地之气,像是扑火的飞蛾,义无反顾地灌输到太白云生的身体中,直达他的仙窍。 “怎么回事?!”黑楼兰瞠目结舌。 “到底发生了什么!”耶律桑抱着脑袋,失声大叫。 “王庭福地过度汲取天地二气,伤及根本,因此显露外界,要贯通北原了!”方源心头震动,目光从太白云生的身上,转移到八十八角真阳楼。 他猜到了真相。 霜玉孔雀居然如此骄傲,宁愿自我消亡,也不愿再受到巨阳意志的镇压。 它说到做到! ps:本来早已经码好的,但是不满意,那样写节奏太慢了,于是改了好几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