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节:身份暴露 - 蛊真人

第二百零八节:身份暴露

?“好痛,好痛!”马鸿运捂住通红的额头,咧着嘴,从地上爬起来。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他这才发现,瓢泼的大雪不见了踪影,周围温暖如春,竟然不是冰天雪地,而是一片广袤的古木森林。 在他身边,巨大的古树,高有近百丈,粗壮得十几个成年人手拉手,都围抱不住。 古木参天,茂盛的树叶遮蔽天空,敞亮的天光顺着树叶的缝隙泄露下来,形成幽静的绿荫。 和外界相比,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 “你们现在,就是八十八角真阳楼中。”一道声音,忽然回响在马鸿运和黑楼兰二人的耳畔。 “是谁?”黑楼兰瞳孔一缩。 马鸿运则惊叫一声:“鬼啊!” 他慌不择路,下意识跑到黑楼兰的身边。 “鬼?我可不是鬼,如果能成为鬼,那办事就方便多了。可惜,我只是本尊留下来的一段意志,连鬼都不如。” 巨阳意志叹息一声,半空中忽然出现金沙般的光粒。 这些光粒微微旋转,又猛地凝聚,化为一个伟岸的半身光影,正是巨阳仙尊模样。 “啊,你,你是!?”马鸿运结结巴巴,手指着巨阳意志,震惊不已。 黑楼兰瞳孔一缩,到底是黑家族长,知道的很多。他脸色肃穆,以手抚胸,微微一礼:“后生晚辈拜见巨阳先祖!” 巨阳意志又叹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们二人心中充满了困惑,长话短说。就在不久前,这个人闯入真阳楼,解开了地灵霜玉孔雀的封印,从而导致王庭福地危在旦夕。” 随着这话,金沙光粒又凝聚出常山阴的影像。 “啊,是狼王大人!”马鸿运立即认出来。 “竟然是他?!”黑楼兰亦是不禁失声。 但巨阳意志紧接着又道:“你们所看到的,并非是这个人的真正面貌。” 说着,半空中常山阴的影像,就逐渐变化,最终竟变化成方源的本来相貌! “这才是此人的真面目。”巨阳意志道。 方源冒充常山阴,是用的人皮蛊。此蛊乃是凡蛊,蒙骗黑楼兰等人还行,却骗不过仙尊意志。 尽管方源闯荡真传秘境时,巨阳意志陷入沉睡。但八十八角真阳楼中,自然有不少蛊虫记录下他的影像。 看到方源的真面目,黑楼兰、马鸿运二人就不认识了。 “原来这个常山阴,是冒充的!居然胆敢入侵王庭福地,简直是胆大包天!”黑楼兰冷哼一声,察觉到其中浓郁的阴谋气味,不由惊怒交加。 “他不仅胆子大,而且准备得相当充分。从暗算我的两次手段上来看,这绝非一个人能办到的,在他的背后一定有规模庞大的势力。你们都是我的血脉后裔,真阳楼遭外人谋算,深陷险境,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力量。”巨阳意志道。 黑楼兰、马鸿运对视一眼,都表示愿意配合巨阳意志。 巨阳意志言语简洁,短短功夫,便将大概解释清楚。 “原来是这样。”黑楼兰恍然大悟,这才明白真阳楼为什么会帮助太白云生。 他心头砰然直跳,巨阳意志的意思,是让他成为王庭福地的主人之一,这其中代表的利益可太惊人了。 “王庭福地的认主条件很特殊,福地的主人也有两个。难怪当初,巨阳仙尊要布设圣宫,专门给圣后居住。他对圣后宠爱有加,现在看来圣后就是王庭福地的女主。” “动用虚情假意蛊,就能蒙蔽地灵,这点很好。只是这个小子,何德何能被巨阳先祖选中,成为和我并驾齐驱的福地主人?” 黑楼兰目光炯炯,瞥向马鸿运的目光中,藏着深深的鄙夷。 “难道说,巨阳先祖是看他比较容易控制?”想到这里,黑楼兰目光一颤,顾忌巨阳意志,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 和黑楼兰不同,马鸿运却是忽然猛地想起什么,大叫一声,:“等一等!小云姑娘和小丽娘子都还在外头呢,我不要当什么福地主人,我要赶紧出去救她们!” 小云姑娘,自然是指赵怜云。 而小丽娘子,则是常丽。当初常飚为了笼络马英杰,将义女常丽嫁给马鸿运,因此常丽便是马鸿运的妻子。 巨阳意志似是相当看中马鸿运,朗声大笑:“哈哈哈,怜花惜玉,不愧是我巨阳的后裔。小子,只要你成为王庭之主,这里就是你的地盘。到时候你安置多少女人都可以。” 马鸿运一愣,旋即执着地叫道:“不,现在外面那么危险,我得先救下她们俩个。不管什么事情,咱们待会再谈。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傻小子,凭你的力量,自保都困难,如何保得住他人?”巨阳意志哈哈一笑,“你就给我乖乖地呆在这里,配合一下,成为王庭福地的主人。你的女人,就由我来救罢。” 巨阳意志雷厉风行,话音刚落,就动起手来。 大量的蛊师被摄进真阳楼中,这些人几乎都身具巨阳血脉。 这是他的后人,八十八角真阳楼布置之处的目的,本就是遗泽后代。 当然,没有蛊师资质的后辈,巨阳意志都没有出手相救。 方源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巨阳意志又出手了,这一次将许多人都摄进了楼里……”脑海中,墨瑶意志道。 方源依旧坐在天青狼王的背上,悬浮在高空当中,遥望着极远处的圣宫。 但这和他原来的位置,已经相距数千里。 灾劫威力越加恐怖,方源避其锋芒,只能一退再退。 圣宫周围,天劫地灾持续加重,已经险恶到了极点。霜玉孔雀这招太过于釜底抽薪了,就连北原十年大雪灾的力量,都被吸引了过来。 现在圣宫已经损毁大半,断壁残垣随着狂风四处飞舞,再没有昔日的巍峨和辉煌。 八十八角真阳楼情况堪忧,被天劫地灾重重包裹。内层是颠乱雷球、羁绊狼烟,外层则是越卷越厚的狂烈凶猛的暴风雪。 “巨阳意志已经苏醒了,他恨不得你死,没有针对你已经是好事了,绝对不会来救你我的。我们还是撤退吧,回去那里取走近水楼台。近水楼台中,有我当年留下来的不少仙元,完全可以自我驱动。你回到中洲,将近水楼台还回灵缘斋,你得到的好处超出你的想象,何必在这里冒险呢?”脑海中,墨瑶继续劝道。 事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整个王庭福地都被波及。巨阳意志苏醒,近水楼台也潜藏不下去了,此时撤退趁着真阳楼自顾不暇,被天地灾劫压制,这是大好良机。 “撤退?”方源目光冷漠,视线转向手中的琉璃楼主令,轻声冷笑。 这枚琉璃楼主令,被他攥得紧紧的。 这是一张重量级的牌,他还没有用尽。 中洲蛊仙留下来三个手段,用来对付巨阳意志。 第一个是特意蛊的蛊阵,专门对付巨阳意志。第二个是封印蛊阵,能将巨阳仙尊遗留下来的黄杏仙元暂时封印。 第三个手段,更加隐蔽,威能更大,却是能将巨阳意志暂时抽离到真阳楼外! 琉璃楼主令,就是开启这三大手段的关键钥匙。 现在,前两个手段都用掉了,只剩下这第三个手段。 但这第三个手段,可比前两个要强多了,堪称杀手锏! 尤其是现在。 八十八角真阳楼被天劫地灾包裹,一旦将巨阳意志暂时抽离出楼,必然会遭受天劫地灾的恐怖打击! 墨瑶所言,的确是老成谋国、稳妥之见,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与此同时,真阳楼中。 常丽和赵怜云被巨阳意志,摄进楼中,凭空出现在马鸿运的面前。 “小云姑娘,小丽娘子!”马鸿运大喜,飞奔而去。 “夫君!”常丽脱离险境,又惊又喜,直接投入马鸿运的怀抱里。 赵怜云也快步到马鸿运的身边,脸上充满了绝处逢生的喜悦。她轻轻地踢了马鸿运一脚:“傻小子,想不到你也有有用的时候。”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啦。”马鸿运松开怀抱,诚挚地看向半空中巨阳意志,感谢道,“谢谢你啦,老祖宗。” 话音刚落,忽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 一时间,整个森林都在摇晃。 “怎么回事?”常丽、赵怜云双双失色。 “好了,不要废话了,天地灾劫越来越重,再这样下去,就算是八十八角真阳楼也抵挡不了。你们必须尽快成为王庭福地的主人,快,抓紧时间。”巨阳意志面色一变,开口道。 轰轰轰…… 一群高大的树人,缓步而来,每一次的脚步声都如同雷霆在轰鸣。 树人们弯下腰杆,将枝丫繁茂的手掌张开,露出里面动弹不得的巨大孔雀。 “这就是王庭福地的地灵,霜玉孔雀!”巨阳意志介绍着,同时,虚情假意蛊也缓缓飞临到霜玉孔雀的面前。 黑楼兰、马鸿运一齐站到霜玉孔雀的面前,虚情假意蛊绽放出迷雾般的黄光,渐渐笼罩在黑楼兰、马鸿运,以及霜玉孔雀的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