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节:天外之魔! - 蛊真人

第二百零九节:天外之魔!

?“听我吩咐,屏气宁息,波澜不惊,自在轻松,切忌思绪芜杂……”巨阳意志语气悠悠,嘱咐道。 黑楼兰慢慢闭上双眼,放松呼吸。 赵怜云、常丽二人站在一旁看着,也不敢出声。 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营造出一股宁静氛围。 马鸿运却是左看右望,忽然瞥见霜玉孔雀,惊奇地叫起来:“快看,这头孔雀是活的,它流泪了哎!” 宁静的氛围被乍然破坏,巨阳意志声音顿止,黑楼兰忍住烦躁,火大地睁开双眼,喝斥道:“废话,地灵当然是活物了。地灵死了,就代表福地完了。你管它流泪不流泪,赶紧照着做就是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我错了,我错了。”马鸿运被生气的黑暴君吓了一跳,连忙点头应是。 “宁神静心,排清杂绪,什么都不要多想,只有这样,才能让虚情假意蛊的力量更好地发挥出来。”巨阳意志继续嘱咐道。 黑楼兰闭上双眼,呼吸渐轻,微风拂面而来,带来草木的清香之气。 “等一等,等一等!”马鸿运又忽然大叫起来。 “你这小子,找死啊!”黑楼兰捏紧双拳,胸中一股巨大的怒气迅速升腾起来,气急败坏。 “老祖宗,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要我和男的产生感情,我,我接受不了啊。”马鸿运害怕黑楼兰的威势,喏喏小声,一边小心翼翼地防备黑楼兰,一边哀求巨阳意志。 “混账东西……”黑楼兰咬牙切齿,将双拳捏得嘎吱作响,双眼凶光毕露。 若非巨阳意志就在身边,依他凶暴的性格,早就一拳打过去,将马鸿运的脑袋打爆了。 “笨蛋!现在最要紧的是拯救福地,挽回大局。男男又怎样啊,洒脱一点,没事的!我支持你!!”赵怜云立即叫道,她担心黑楼兰发难,同时眼中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之色。 “是啊,夫君,一切以大局为重。我,我不介意的。”常丽也小声地附和道。 马鸿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叫道:“喂,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老祖宗,我想到一个办法,不如让我和我家娘子来吧。我们是真心实意的,还可以给您老省下虚情假意蛊啊。” 马鸿运纯朴憨厚,没有想到其中的复杂关系。 对于巨阳意志而言,不用虚情假意蛊是万万不行的。 黑楼兰顿时杀意勃发,马鸿运这个建议大大侵害了他的利益。他怒气充盈,几乎到达了顶点,不过碍于巨阳意志在场,他不敢发作。 果然,巨阳意志否决了马鸿运的建议:“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真爱,是这么容易寻找到的么?大难临头各自飞,人间的夫妻常常不过如此。你以为你的这个小娘子,是真心爱你的?呵呵呵。” 巨阳意志的话,让常丽脸色一白。 的确,常丽没有真心爱过马鸿运。起初,她是作为政治筹码,被常飚送到马家,意图结好马英杰的。可是到了后来,常飚身死,常丽没有了后台,只能认命,栖身在马鸿运的身边。 所幸,马鸿运修到三转,成为马家代理家老,家资和当初不可同日而语,又深得马英杰器重信任,也养得起她常丽。 马鸿运将成为王庭福地主人之一,和他关系密切的常丽、赵怜云,巨阳意志早就开始调查了。 他调查的方式,简单直接又有效。 直接分出自己的意念,潜入到常丽、赵怜云的脑海中,翻看她们的记忆和想法。 有着真阳楼之利,又是仙尊出手,常丽、赵怜云此时根本就觉察不到,各自的秘密正在被巨阳意志迅速洞悉着。 “老祖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马鸿运皱起眉头,他是傻大胆,黑楼兰不敢冒犯巨阳意志,他却敢直接反问。 巨阳意志哈哈一笑:“你果然是个笨蛋啊,小子。也罢,你脑筋转不快也是情有可原的,我现在就给你上一堂课。你的这个小妻子,接近你是别有目的,是她的义父故意指派过来的。就连当初你英雄救美,也不过是一场戏罢了。” 常丽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浑身颤抖。 黑楼兰无动于衷,对于这种肮脏的政治把戏,他早已经司空见惯。 “怎么会?”马鸿运瞪大双眼,犹自不信。 巨阳意志则接着道:“还有你这位小女伴,叫做赵怜云。呵呵,算是有些早智,陪伴着你也是身不由己,局势逼迫。在她心底深处,还压根看不上你呢。只不过是利用你,保全她自身罢了……当然,到了现在,你越来越强,她已经渐渐依赖你了。” 赵怜云心底发凉,当场被人揭穿心思的感觉,极不好受。仿佛是身上穿着的衣服,被人硬生生地扒下来。 但她面对巨阳意志,又不敢反驳什么。她不是普通的孩童,她是个穿越者,命运的苦难更让她认识到这个世界的神秘和残酷。 “呃?!”就在这时,巨阳意志忽然语气一顿,凝聚在半空中的意志虚像瞪大双眼,流露出一副惊怒交织的神情。 “想不到,想不到!”巨阳意志语气大变,用充满厌恶地目光狠狠地瞪向赵怜云,吓得赵怜云倒退几步。 “你居然是一个天外之魔!居然还潜藏在马鸿运的身边!呵呵呵,真是好胆色啊,好胆色。不过可惜……你遇上了我。”巨阳意志流露出浓厚的杀意。 “天外之魔,那是什么?”黑楼兰大为惊讶,凭他见识,还是首次听说这个词。 他看向赵怜云,却看不出她的非凡之处来。 “老祖宗,你想干什么!”马鸿运就算再笨,也察觉到了不妥。 他快步跑到赵怜云的面前,张开双臂,将其护在身后。 “小子,你想包庇一个天外之魔?”巨阳意志声调一扬,神色变得冰冷。 “什么天外之魔!我不知道什么天外之魔,我只知道她是小云姑娘,没有她的帮助,我现在说不定已经被人打死了。”马鸿运极力维护赵怜云,辩解道。 巨阳意志摇摇头,嗤笑一声。他不屑解释,但出于某种原因,又不得不解释:“被人打死?小子,你是注定会成为蛊仙的人物。她不帮助你,肯定会有别人、别的事情来帮助你。天外之魔,是整个天地的敌人,是巨大的威胁!若任由他们成长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曾经有一个天外之魔,成长起来,差点将五域都灭亡!” 黑楼兰瞪大双眼。 巨阳意志的这番话,实在过于耸人听闻。听他言语,仿佛天外之魔是能和九转尊者匹敌的存在。 这怎么可能? 但说这话的人,却是黑楼兰不得不相信的对象。 一时间,黑楼兰看向赵怜云的目光,也泛起杀意。 “不,小云姑娘是无辜的,你们不能伤害她!”马鸿运坚持己见,一心要护住赵怜云。 赵怜云愣住了。 她望着马鸿运势单力孤的背影,眼眸中泪光闪闪。 她不知道什么狗屁的天外之魔,但已经猜测到这恐怕和自己的穿越有关。 她用力一抹眼泪,嘴角抿起一个坚强的弧线。 既然马鸿运不顾性命一心要维护她,那她更不能因此连累马鸿运! 她向前迈步,站到马鸿运的面前,昂首直面半空中的巨阳意志,语气铿锵:“想要取老娘的命,尽管来拿吧。” “好。”巨阳意志狞笑一声,杀意沸腾,毫无一丝同情。 他是特意蛊凝成的庞大意志,特意和其他意志的一个区别就在于:会被蛊师赋予一个特殊的动作,这个动作将在特定的情况满足后触发。 而这股巨阳意志,在形成之初,就被本尊赋予一个深沉的内涵——当发现天外之魔时,不管任何情况,都以斩杀天外之魔为首要任务! 巨阳意志必须杀了赵怜云,能够忍耐至今,按捺不发,已经实属难能可贵。 “不——!”马鸿运见机不妙,大喊一声,情急之下,伸出双臂,将赵怜云抱在怀中。 “天外之魔,死不足惜!”巨阳意志冷笑一声,就要动手。 但下一刻,他神情猛地一僵,旋即仰天怒吼:“该死——!” 怒吼声忽的戛然而止,半空中的意志影响陡然消失。 巨阳意志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难以抵御的力量,将其拽到八十八角真阳楼外。 “怎么回事?” “出了什么事情?!” 不管是黑楼兰,还是马鸿运,都愣在当场,始料未及。 刚刚还威势赫赫的巨阳意志,怎么就忽然不见了? 八十八角真阳楼外,金沙般的磅礴意志,笼罩整个真阳楼。 轰隆隆! 海量的颠乱雷球,接连轰炸,颠乱雷球能令人陷入混乱,本质上来讲,就是针对念头、意志。 巨阳意志正好被颠乱雷球克制,一时间被炸得狼狈不堪,大量分解飞溅。 而羁绊狼烟则落井下石,将一股股一块块的巨阳意志,侵吞进去。 巨阳意志实在太过于磅礴了,外层的意志遭受天劫地灾的轰击吞噬,内层则在拼命地向楼内钻去。 八十八角真阳楼本受巨阳意志主持,现在成了一座空楼。虽然骨架还在,但当中许多蛊虫都停止了运转。 就好像是万千兵卒,忽然没有了主帅,只能凭借本能、惯性行事。 这一刻的八十八角真阳楼,分外脆弱。 Ps:向大家道歉,如此更新实在是愧对大家,尤其愧对一路支持我的小伙伴们。这里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本人预期十月份将正式转为专职写手,届时,会以职业的态度来对待写作。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忙处理工作,忙装修,忙结婚。 真的是很忙,这本书又太耗脑细胞了!说实在话,我已经很挤时间了。尤其是最近修改大纲,改的头都疼,晚上睡觉时都会常常梦见乱七八糟的情节。 转专职这件事,其实一直在酝酿。经过之前的积累,我也有了一定抗风险的能力。很多朋友都在早先听过相关的风声,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 最近的更新,依旧不会稳定。我尽力而为,请大家多多包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