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节:鸿运之威 - 蛊真人

第二百一十四节:鸿运之威

?黑楼兰暴露出真正的底牌,濒临自爆的十绝体,战力惊人,竟然将堂堂蛊仙太白云生压入下风,追赶撵杀。 这战况叫人意外,但思考一番,也不意外。 “打败不了黑楼兰,就夺不来虚情假意蛊。没有虚情假意蛊,我如何收复地灵?可恶……”方源狠狠咬牙。 他的计划破灭了。 “这就是鸿运齐天的厉害吗?我才刚刚想要动手,就爆发出这么一个意外!”方源回望马鸿运,面色凝重。 不知为何,他心中的杀意反而更加盈沸。 他怀抱双臂,站在高高的枝干上,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越来越有意思了,鸿运齐天……哼,现在黑楼兰和太白云生纠缠,我执意杀你,你又能如何反抗?” 这一次,方源没有动手,而是直接操纵树人。 最内层的几棵树人,一齐高高地举起重锤般的巨手。 它们在方源的调度下,一起举拳砸下。 轰! 一声巨响,霜玉孔雀凄惨哀鸣,昂起的头颅也软倒在地。 它奋尽全力撑起的防御光罩,彻底破碎,化为点点金芒,很快消散不见。 最后的阻碍也消失了。 离得最近的树人,迈出一大步,伸出狰狞巨大的手掌,似缓实快地抓向马、赵二人。 赵怜云尖声惊叫,马鸿运则将其紧紧抱在怀中,背向树人的手掌。 “死吧。”方源轻声喃喃,全然不顾头顶的黑棺气运急速扩张。 树人完全张开手掌,巨大的阴影牢牢笼罩马、赵二人,只需轻轻一捏,马、赵二人必然被捏成碎骨肉泥。 但就在此刻! 八十八角真阳楼陡然发生剧烈的震动。 天摇地晃! “贼子,竟敢驱逐我,快快受死!!”洪亮至极的声音,陡然爆发。贯穿天与地,震得方源耳膜都微微发痛。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马鸿运惊喜地抬起头来,叫道:“是老祖宗。老祖宗没有被害死,他又回来了!” 黑楼兰脸上,同样呈现出惊喜的神色。 太白云生则面色骤白,巨阳意志一旦回归,八十八角真阳楼将展露出八转仙蛊屋真正的威能,完全能困死蛊仙。这绝不是闹得玩的! “怎么可能!就算我在狐仙福地耗费了不少时间,但一刻钟,还远远没有过去啊。”方源瞳孔猛缩成针尖大小,震惊非常。 他连忙动用琉璃楼主令,查看情况。 八十八角真阳楼外。包裹着一层又一层金沙般的光粒。 那是体积无比庞大的巨阳意志。 它仍旧在怒吼,在咆哮。一边抗衡着天劫地灾的轰炸吞噬,一边不断施压,企图钻进真阳楼里。 “外面的巨阳意志,根本没有进来。这里面的巨阳意志。又是怎么回事?它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方源万分疑惑。 但这股忽然冒出来的巨阳意志,并不想给他任何从容思考的时间。 天地震动,奔跑着的,帮助太白云生进攻的,伫立的,围困马鸿运的树人们,统统都静止下来。宛若雕塑石像一般。 方源脸色涨红,他手中的琉璃楼主令,炙热如火! 一道道裂纹,迅速地在楼主令上产生。转瞬之间,琉璃楼主令濒临崩溃!! “该死!”方源狠狠咬牙,这股神秘的巨阳意志。正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来扫除中洲蛊仙的布置。 中洲蛊仙布置的第三手段,隐秘非凡,就是巨阳意志也不易发现。 但现在方源彻底发动了第三手段,也就无所遁形。被忽然冒出的巨阳意志逮个正着。 一旦琉璃楼主令完全破碎,就意味着第三手段彻底失效,外面的巨阳意志也将自由进出真阳楼! 届时,哪怕巨阳意志不动用八十八角真阳楼,仅靠自身的威能也能将方源轻易辗杀。 空前的危机陡然降临! “难道说,要我动用春秋蝉?不!动用春秋蝉的风险太大了,还不到万不得已!我要拼,我还能拼!”方源怒吼一声,鼓动自身意念,疯狂地灌注到手中的琉璃楼主令中。 轰。 下一刻,通过琉璃楼主令,他的意念和忽然冒出来的巨阳意志,狠狠地拼了一记。 噗。 方源浑身巨颤,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他灌输的意念被消灭得一个不剩! 头脑剧痛,简直想要裂开一般。脑海都被波及,墨瑶意志在里面连连尖叫。 方源身躯摇晃,头晕眼花站不住,坚持了几个呼吸,一头从高高的树枝上栽倒下去。 呼! 大风骤起,靠的最近的三只树人,忽然都伸出树枝藤叶编织的巨手,带着满满的恶意,向方源抓去。 方源比拼失败,巨阳意志已经重新掌控了此关。这些树人也就成了方源的敌人,杀不死方源绝不罢休! 趁着这个变故,马、赵二人却是逃脱一劫。在求生的欲望驱使下,他们在杂乱的树根下开始了盲目的逃窜。 危难关头,方源勉强清醒过来。 他轻喝一声,真元灌注蛊虫身上,催谷力量,对抓来的木叶巨手挥拳直捣,拳脚相交。 轰轰轰! 三声炸响,他直接轰碎手掌,在半空中调整身姿,踉跄落地。 和巨阳意志力拼的后遗症仍在,双耳充斥巨大的嗡鸣声,几乎丧失了听力。 但方源毫无后悔之情。 反而咧开嘴,大声一笑:“痛快!” 刚刚意念的直接对撼,毫无花巧,不仅令方源成功地保住琉璃楼主令,而且更发现了巨阳意志的虚实。 这股新冒出来的神秘意志,并不像想象般强大。 他似乎没有料到,方源会做此选择。 这股意志分出三股。大部分意志纠缠于第三手段,一小部分又忙着争夺此关的控制权,还有一小部分顺着琉璃楼主令和方源争胜。 结果方源灌输的意念,消灭了争胜而来的巨阳意志。同时又结合第三手段,拼到自家意念全灭,终于成功坑害了那股大部分的巨阳意志。 因此巨阳意志,只剩下最后一小股。控制着此道关卡。 巨阳意志陷入极度的愤怒当中,他没有料到,小小的凡人居然敢有胆量,和他直接对拼意念。 更没想到,这个凡人的脑海中,竟然存储着如此多的意志。 这其实还要亏了墨瑶。 方源为了对付墨瑶意志,以防万一,在脑海中积蓄存储着大量的意志。 有特意、玩意、刻意、心意、留意等等,种数也十分繁多。 巨阳意志大大低估了方源的军力,又心急如焚。忙于挽救局面,结果被方源反攻,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措手不及。 “贼子,我要将你挫骨扬灰!”巨阳意志愤怒至极,不断指挥树人来攻。 方源左闪右躲。拼尽全力进行治疗恢复。 这些树人皮糙肉厚,打碎了分枝、手脚,也不会死,生命力非常悠长。和其硬打蛮干,绝不是好主意。 躲闪中,方源伤势迅速好转。 他很快发现,树人攻击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太白云生,更有马鸿运。 准确的说,是马鸿运身边的赵怜云。 马赵二人在树人的追杀下,拼命逃窜,局面岌岌可危。 他们慌不择路,居然渐渐接近方源。 “请救救我们!”马鸿运终于看到方源。高声求救。 “真是天真。”方源狞笑一声,立即前去接应。 双方迅速靠近,方源大叫:“巨阳意志想杀你们,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来我这边!” “小心!”飞奔中的赵怜云。则表示迟疑和犹豫。 但局势所逼,只有方源能护住他们。 他们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 肯定会被树人拍死,若是到方源这边,兴许还有活命的可能。 “救,就是要救!快出手救下他们!!”脑海中,墨瑶意志忽然叫道。 “什么?”方源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墨瑶语速极快:“你还不明白吗?巨阳意志乃是一股巨大的特意,他十分清楚鸿运齐天蛊的厉害,并不想对付马鸿运。但他凝造之初,应该被本体定下特定动作,那就是见到天外之魔,必须铲除!” “天外之魔啊,别说你不感兴趣!但真正的关键是——你救下那个赵怜云,就是对付巨阳意志的最佳武器。马鸿运既然和赵怜云真正相爱,一定会和巨阳意志为敌。到那时,巨阳意志就会惨遭鸿运齐天蛊的施虐了。” 墨瑶的话,令方源大为心动。 一时间,他暗藏着的对马鸿运的杀意,也骤然削减。 “等一等!马赵二人岌岌可危,也许下一刻就会被树人踩死,或者捏碎!我现在如果出手,岂不是正好救下他们了?”方源忽然想到这里,不禁一愣! 马鸿运虽然只是三转,但他真的太难杀了! 方源第一次动杀手,黑楼兰揭露底牌,成了十绝,追着太白云生打! 第二次动杀手,竟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巨阳意志,将方源重创。 到现在,他的双耳仍旧嗡鸣,脑海直接削减三成。尽管保住了琉璃楼主令,坑害了巨阳意志,但也失去了对此关的掌控权。 现在方源第三次动杀手,居然是墨瑶来劝阻他!偏偏劝说的,还这么有道理!!就算方源自己也不得不心动! 因为之前方源要杀马鸿运,是要令地灵重新认主。 但现在黑楼兰爆发真正战力,保护住虚情假意蛊。方源没有虚情假意蛊,还要斩杀马赵二人做什么? “难道第三次,阻止我的,居然就是我自己吗?”现实打击而来,方源一时都不免瞠目结舌!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