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节:阴险无耻小人! - 蛊真人

第二百一十九节:阴险无耻小人!

?真传秘境中,方源和太白云生分列左右,四掌紧紧擒住无上真传。 多亏了墨瑶意志的指点,再加上原先的巨阳意志抽调一空,才使得方源、太白云生二人能够接触真传。 最关键的一点,还是真传秘境中没有元气。 野生蛊虫,可以直接吸收周围空气中的元气,自我催动。 没有元气,绝大多数的野蛊,就丧失了威能。这也是为什么,巨阳意志千方百计地要将巨阳运道真传,重新推入真传秘境的原因之一。 原先的无上真传,通体散发着温暖的橘红之光。此刻,在方源、太白云生的手中,却是沾染三色。 银白色占据主体,乃是太白云生利用蛊仙意念,炼化所致。第二种颜色,是方源的灰色。第三种颜色,则是墨瑶的黑色。 银白色最多,灰色其次,黑色最少。 八十八角真阳楼,乃是八转仙蛊屋,组成的蛊虫数目极多。方源等人为了尽快地炼化八十八角真阳楼,不得不全力出手。 可以说,不管是方源,还是太白云生,都倾尽了全力。 “就差最后一丝了,再加一把劲!”太白云生情急嘶吼。 巨阳意志回归真阳楼,它发出的怒吼,三人都听在耳中。 成人大小的圆球光团,的确只剩下最后一丝的橘红色彩。只要将这色彩侵蚀吞没,那么八十八角真阳楼将彻底易主,战局将大大倾向于方源这一方! 但就在最后一刻,巨阳意志惊怒出手。 仙尊留下的意志,果然非同小可! 再加上这股意志,原本就是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主宰。只一瞬间,剩下最后一丝的橘红,就被夺目的金光所取代。 看到这抹色彩,方源等人顿时心头一沉。 这就代表着,巨阳意志炼化了最后一丝空余! “小辈,你们简直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打八十八角真阳楼的主意!我要让你们付出世界上最惨重的代价!”从手中的光团中,传来巨阳意志的咆哮。 “快!巨阳意志只是微微一丝,我们竭尽全力,一齐动手,必须将其剿杀!!”方源大吼一声。 太白云生满头大汗,无须他人提醒,他早已经清楚眼下的当务之急。 二人轻喝一声,一同发力,鼓动意念大军,向最后一丝阵地展开猛烈冲锋。 巨阳意志的咆哮声,戛然而止,全力抵挡方源等人的进攻。 它虽然主体庞大,但只是炼化了真传一丝,占据的阵地太少了。即便是有浩荡磅礴的军力,远远超过方源等人的意念联军。但是没有宽敞的阵地铺成军力,发挥出来的战力不足主体的万分之一。 无上真传中刚刚新生的野生意志,已经被彻底绞灭。 安安静静的真传光团,就成了方源等人,和巨阳意志拼杀的另类战场。 意念的比拼,自有一番玄妙技艺。 但不管是方源,亦或者太白云生,都并非真正的魂道蛊师。方源算是半路出家,刚刚接触,太白云生更是新手,只凭借本能催动意念。 至于巨阳仙尊的魂道造诣,必定超凡脱俗。可惜如今对敌的,只是他遗留下来的特意。 因此双方的意念拼杀,根本毫无花巧。甫一开战,就是硬打猛冲,铁血的对撞。 十几个呼吸过后,方源等人的意念皆是损失惨重。 巨阳意志的阵地虽小,不足真传光团的百分之一,但就是岿然不动。 巨阳的主体意志,浩瀚磅礴,军力源源不断。每损失一分,就立即补充一分。 反观方源等人,虽然占据了阵地宽阔的便宜,但军力稀少,很快就捉襟见肘,乏力难继。 “糟糕!我们驱除不了巨阳意志,大势已去了!”太白云生脸色惨白一片,刚刚的合力进攻已经是他们最有力的手段,却还不见效。 巨阳意志则哈哈大笑。 方源等人缺乏后力,它撑过了最猛烈的进攻之后,开始扩张。 真传光团上,金黄色的部分,正一丝一丝的扩大着。 方源等人瞪大双眼,死死盯住,他们拼尽全力,却只能延缓巨阳意志的扩张速度。 巨阳意志着实过于恐怖。 哪怕之前,三番五次遭受暗算。更有大部分意志,在真阳楼外被天劫地灾摧毁灭亡。 但是剩下来的部分,对于方源等人而言,仍旧是高山一般庞巨。 这是实力的巨大差距,宛若天堑鸿沟。 “我们要败了!”太白云生语气沉重,“这还只是巨阳仙尊遗留下的一股意志而已。真是难以想象,仙尊在世时,会是多么的强大!” “可恶啊,就真的只剩下最后一步啊!!”墨瑶意志则抱着头,声音中夹杂着哭音,她遗憾痛惜至极,“如果再早一步,只要三个呼吸的功夫,我们就能成功了呀。” “无妨!”方源面沉似水,咬牙切齿。 他仍旧没有放弃,发狠道:“按照这个局面,八十八角真阳楼是无法得手了。我们剿灭不了巨阳意志,迟早会被它一步步扩展吞并。但是我们还没有输!别忘了,真阳楼外还有天劫地灾!” “你是说?”太白云生面色一变,顿时失声。 他性情仁慈软弱,但并不笨,被方源提点之后,立即明白过来。 “不错,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八十八角真阳楼既然不能到手,就干脆毁了它罢。”方源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语气冰寒,叫人听了不禁要打寒颤。 “这可是八十八角真阳楼呀……”墨瑶叫道,但声音却越来越弱。 她不得不承认,这是摆脱困局的最好办法。 巨阳意志终于杀进真传秘境。 “你们这两个小东西,居然敢将我逼迫到如此地步!两个处心积虑的鼠辈,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你们罪恶滔天,死是便宜你们,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我要将你们的皮肉都扒开,抽筋放血!我要将你们的魂魄放在火焰中烧烤,让你们时时刻刻都品尝到无边的痛楚。” 金沙般的意志,如同大海咆哮,掀起滔天海浪! 三番五次地被方源算计,被天劫地灾肆虐轰击,巨阳意志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最顶峰,誓要铲除方源这等罪魁祸首。 和金色的浪潮相比,方源等人渺小得宛若蚂蚁。 飞行中的真传,被金沙海浪吞并,炸起一朵朵浪花,但旋即就消弭。 巨阳意志将这些真传,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 只是,绝大多数的蛊虫,都需要真元或者仙元,才能驱动起来。单凭巨阳意志,却是使用不了。 现在八十八角真阳楼的绝大部分,都被方源等人掌控。 只要不让巨阳意志得到巨阳仙元,这些蛊虫就不能发挥作用。 “开始吧。”方源低喝一声,眼中精芒爆闪。 巨阳意志的强势逼近,也打消了太白云生的犹豫。他已经被彻底绑在方源的战车上了,只能硬着头皮跟进。 八十八角真阳楼,原本华光绽放,但随着方源等人的动作,光华迅速黯淡,直至消失。 黄金怒海陡然一滞。 下一刻,巨阳意志愤怒咆哮:“混蛋!你们居然让八十八角真阳楼停止运转,你们,你们这群该死的,阴险无耻小人!!” 先前八十八角真阳楼,虽然新生野生意志,但是过于幼小,仍旧按着惯性运行着。 但现在方源等人,炼化绝大部分真阳楼,故意令其停止运转。 再强大的堡垒,也难以抵挡内部的坍塌。 八十八角真阳楼虽然没有坍塌,却是停止了运转,只剩其形,威能不再。 没有威能,如何抵御恐怖凶猛的天劫地灾? 方源等人可以不管八十八角真阳楼,反正按照这个局势发展下去,他们也得不到八十八角真阳楼。 但巨阳意志,却是不能不管的。 这是巨阳仙尊留下来的传承之物,为子孙谋福利,必须得有此物才行。 巨阳意志被仙尊本体,留下来掌管八十八角真阳楼,哪里能眼睁睁地看着真阳楼毁灭呢? “你们给我等着!”金沙般的意志海洋,倏地退去。 浩荡的巨阳意志,宛如海水,涌出楼外,结成黄金盔甲一般的防护。 为了保护着脆弱的八十八角真阳楼,巨阳意志不得不再次承受天灾地劫的摧残轰炸。 但它并未全部撤走,仍旧留下一股意志,仿佛长河滚滚,向着方源等人冲杀过来。 方源却是吐出一口浊气。 和之前的磅礴怒海相比,这股意志虽然强大,却勉强可以应付了。 方源勉强抽出一只手,从怀中取出一只蛊来。 正是飞熊虚像蛊。 方源意念一动,随手一抛,飞熊虚像蛊便飞上前去,陡然绽放绚丽白光。 白光消散之后,一头巨大的飞熊,护住方源等人,阻挡在意志长河之前。 “该死的,是飞熊虚像蛊!”巨阳意志狠狠地咒骂一声。 飞熊虚像蛊比较特别,虽是仙蛊,但只要意念一驱,无须仙元,便可催动开来。 它炼制艰难,喂养不易,每次都得食用荒兽飞熊的新鲜血肉。 幸好方源有着狐仙福地,可以沟通宝黄天,才有能力喂养这只仙蛊。 即便如此,也付出巨大代价。 养兵一日,用兵一时。现在终于到了飞熊虚像蛊展现价值的时候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