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节 还有后手 - 蛊真人

第二百二十节 还有后手

?飞熊虚像的战力,虽然没有真正的荒兽飞熊那样恐怖,但绝对是半仙战力。最关键的是,它看上去体型庞大肥硕,但偏偏动作迅猛敏捷。 巨阳的意志长河,左绕右绕,企图绕过飞熊虚像,直接攻击方源等人,奠定胜局。 但仍旧被飞熊虚像挡住。 飞熊虚像,就算是没有方源操纵,本身也有智慧,近乎狡诈,完全可以放任其自行战斗。 呼。 肥厚巨大的熊掌凶猛砸下,带出猛烈的风声。 砰! 金沙般的巨阳意志,被熊掌砸碎,化为点点金星,旋即消散于空中。 但只是一条支流而已。 黄金长河般的巨阳意志,宛若巨蟒一般,将飞熊虚像紧紧缠绕。 同时,又分出无数支流,袭向飞熊虚像各处。 双方纠缠在一起,一时僵持住,谁也奈何不了谁。 巨阳意志分分合合,变化随意,飞熊虚像没法克制它。但巨阳意志也被它纠缠住,抽不开身来对付最关键的人物——方源。 巨阳意志继承了仙尊的部分战斗智慧,它审时度势,清楚地明白:要斩杀方源,至少得分出长河一半的意志出来。 但留下的一半,根本不会是飞熊虚像的对手。 若是强行出击,就等若将主动权拱手相让。 方源如果带着真传光团飞速撤退,拖延时间。等到飞熊虚像将纠缠它的巨阳意志剿灭,那么局面就危险了。 随意分兵的亏,巨阳意志在之前抽调出真传秘境时,就品尝过。 那时,方源通过手头中的琉璃楼主令,悍然和一小部分的巨阳意志对拼。结果两败俱伤,最终导致:巨阳意志冒着风险,付出巨大代价,却只能夺回树人关卡。 方源面色凝重。 他一面维持真传光团,延缓巨阳意志的扩展进度,一面观察面前的战局。 “若是巨阳意志分兵来攻,那就好了。可惜,同样的错误,它并没有犯第二次。”方源观察良久,见巨阳意志和飞熊虚像打得如火如荼、不可开交,却始终没有分兵迹象,只得在心中一叹。 对手没有犯错,方源这边的处境就越来越危险。 现在,绝大多数的巨阳意志都涌出楼外,抵挡天劫地灾,保护八十八角真阳楼。只留下两部分。 一部分,和飞熊虚像纠缠。另一部分,则一直在和方源、太白云生的意念拼杀,不停地在炼化八十八角真阳楼。 代表着八十八角真阳楼归属的无上真传,原先只有一丝的黄金色彩。但现在,这丝金芒已经扩张膨胀到巴掌大小。 方源、太白云生已经拼命压榨自身潜力,两人浑身都在颤抖,脸色苍白,汗滴涔涔,却难以抵挡巨阳意志炼化扩张的大势。 巨阳意志,真的是太过浑厚了。 太白云生在对抗中,就感觉自己像是面对着崇山峻岭,无望无助。 即便是方源这般意志如铁的魔头,此刻心中也升腾起一股淡淡的颓丧之感。 若是任何局面如此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刻,巨阳意志扩张成功,将八十八角真阳楼重新掌控。到那时,方源等人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必须做点什么! 然而,方源已经陷在这道无上真传上面,抽不开身。 他手头上最大的战力,便是飞熊虚像蛊,现在也用了。 太白云生是被他诓骗过来的临时盟友,但和方源一样,已经并肩作战,在和巨阳意志对决,根本腾不出手来。 可以说,除了春秋蝉之外,方源手头的牌都用尽了。 “难道,真的要再次催动春秋蝉不成?”方源的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 但旋即,就被他否决。 “春秋蝉并不是一定成功的仙蛊,还有失败的可能。我身上的黑死霉运,如此深重。一旦我自爆,仅剩下的意志退缩于春秋蝉中,回溯光阴长河,必然是凶多吉少!就连九死一生的概率,都谈不上。” 如何才能破局? “唉……方源,事不可为,咱们撤吧!动用定仙游,我们就可以回到你的福地里去。”太白云生在一旁建议道。 真的要撤退回去吗? 且不说撒手不管,巨阳意志便能迅速掌控八十八角真阳楼。到那时,受它阻挠,定仙游蛊还能不能催动成功。 就算成功撤退了,甘心吗? 方源绝不甘心! 他筹谋太久,处心积虑,几乎已经胜利了,滔天的富贵利益就在眼前,但就差那么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啊!! “真的不甘心啊……等等!”方源神情一动,他想到了马鸿运。 “我手中无牌,但却可以利用这个棋子。”脑海中灵光一闪,方源再无迟疑,当即扇动背后双翼,拖着无上真传起飞。 “我们要去哪里?”太白云生忙问。 “跟着我就是。”方源只是这样回答。 定仙游蛊在他的怀中,又被他炼化。就算太白云生一心想要撤退,没有方源的配合,也是无可奈何。 “休想逃跑!”长河巨阳意志怒吼一声,倏地散开分解,但又旋即凝聚一体,绕过飞熊虚像,向方源二人杀来。 飞熊虚像反应过来,紧随其后。 方源冷笑一声,方向一折。三方换位之后,飞熊虚像又处在方源身后。 方源且战且走,双方战战停停。时而长河巨阳意志赶到前边,时而方源又绕开,借助飞熊虚像阻击。 这一路有惊无险。 虽有各个大小真传,四处乱飞乱撞,但却碍于无上真传的威势,不敢接近。 靠着飞熊虚像的掩护,长河巨阳意志也奈何不了方源的脚步,只能稍作拖延。 但方源的处境,其实也一样。 他和太白云生,同样奈何不了另一部分的巨阳意志炼化八十八角真阳楼。在意志比拼的战场上,方源和太白云生被死死地压在下风,金色华光一直在稳步扩张,二人落败只是迟早之事。 “原来你在这里!”当方源终于在视野中发现运道真传时,他仰头大笑。 “你想干什么?”身后的长河巨阳意志,顿时感到极度不妙,惊惶地嘶吼起来。 太白云生也疑惑地转头看向方源。 方源哈哈一笑:“你说,两个无上真传相撞,会是什么后果?” 太白云生大惊失色,方源的疯狂让他为之心悸。 但他仔细一想,却又发现: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啊! 他和方源两人,是骑虎难下。手中的真传光团无比棘手,撒手是死,不撒手迟早也要死。 但如果让两道无上真传相互对撞,必然会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 这后果是如此严重,就连巨阳意志也为此失态! “你,你不要过来!”马鸿运大叫。 赵怜云则被他紧紧地抱在怀中。 在这个舞台上,就属他们两人实力最低。若非运气太好,早就在激斗中辗杀成末了。 机缘巧合之下,运道无上真传成了他们俩的保护神,但是却又被推入真传秘境。 进入真传秘境,运道真传的威胁就降为谷底,巨阳意志要对付天外之魔,简直就是瓮中捉鳖。 若非巨阳意志一直顾忌保存运道真传,又被方源步步紧逼,无法抽手,忙于应付,否则早就对付马赵二人了。 马鸿运能安然至此,可以说,还多亏了方源和太白云生。 但现在,方源拖着无上真传,主动赶到了他这里。 “他,他想干什么?!”赵怜云浑身颤抖,透过半透明的光罩,她恐慌地看到方源脸上那抹冷笑。 “不,你不能这么做!快停下,收手!!”身后的长河巨阳意志大吼大叫。 它慌了! 一旦两道无上真传相互对撞,必定是两败俱伤。 届时,不仅是运道真传这个孤本的损毁,还有八十八角真阳楼也会遭受到难以估量的创伤。 长河巨阳意志剧烈沸腾起来,组成意志的颗颗念头,都接连自爆。 金沙般的意志长河,爆发出刺眼夺目的光辉,战斗力暴涨一半。 飞熊虚像怒吼一声,被压入下风。 方源眉头紧皱,情况危急,他不得不分出心神,亲自指挥飞熊虚像去战斗。 五百年的战斗经验,不是盖的! 在他的指挥下,飞熊虚像更加灵动,不顾伤势,终究将长河巨阳意志阻挡下来。 “方源,你这是自寻死路!你想要对付马鸿运,别忘了他身上可有鸿运齐天蛊的威能!只要你对他抱有敌意,你的运气就会急速下滑。纵使你有半仙战力,一直硬抗,但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长河巨阳意志见突破不成,又叫喊起来。 “方源,巨阳意志说的很有道理,你可要小心!”墨瑶意志也道。 方源冷哼一声,心中没有一丝犹豫。 富贵险中求,对方源而言,也只有乱中取胜,才有一线生机。 眼看着两大无上真传,已经相距不到千步距离。但就在这时,空间泛起涟漪,陡然间数十道身影,被挪移进真传秘境。 他们直接出现在方源的飞行路上,几乎都是熟面孔。 耶律桑、古国龙、边丝轩…… 为首之人,五大三粗,双拳如钵,一脸狞笑地望着方源:“原来你叫做方源!巨阳先祖已经将你们俩的罪行昭之于众了。你们的阴谋破裂了,一切到此为止,都留下命来罢!” 不是黑楼兰,还是哪个? 太白云生面色骤变,他现在抽不出手来,全力抵挡着巨阳意志炼化手中的无上真传。 黑楼兰这些人,出现得太要命了。 卡在最后的关口,成了致命的一击! “哈哈哈!”身后的长河巨阳意志大笑,“你们来得好!” 它对黑楼兰等人,不吝赞赏。 这一定是意志主体抽空通知,调来的这群援兵。 若在平常时刻,黑楼兰等人的战力对于巨阳意志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此时此刻,他们却成了救命稻草,压倒双方天平的最关键的砝码! “方源、太白云生,你们这次死定了!”长河巨阳意志大吼一声,放缓进攻。 主动权再次被巨阳一方掌控在手中。 “败了!”太白云生长叹一声,又转头看向方源,勉强振奋精神道,“师弟,你钻进我的仙窍。我们撤!我有仙元,你有定仙游,巨阳意志又被天劫地灾拖住。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方源却摇摇头:“已经来不及了!一旦我们放手,八十八角真阳楼就会落入巨阳意志掌控。此楼有摄取仙蛊之能,覆盖整个北原。就算催动定仙游,也极可能失败。”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太白云生语气急促,“但只有一搏,才有一线生机啊。再拖延下去,错失良机,我们连这丝机会都没有了!” 方源目光闪烁不定,看了一眼手中的无上真传。 真传光团中,金色的华光已经占据了光团三分之一的体积,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 方源深呼吸一口气:“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唉,若不是局势所逼,我是不会动用这一招的!” “师弟,你居然还留有手段?”太白云生闻言,又惊又喜又疑。 Ps:通知。 本书QQ书友群将于国庆节后并群。届时,《蛊真人》官方1、2、3群,以及真人幕僚团,一起合并到“蛊真人铁杆营”,方便聊天,不然窗口太多。保留《蛊真人》vip群,入此群须得全订阅。 造成的不便,还请诸位书友理解包涵。 谨请诸君移驾,请相互通知转告。 不胜感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